[ 内容简介 ] : 
一个好汉三个帮,四个恶男闹得慌——他们不是F4,但他们是帅过F4、酷过周杰伦的1年3班恶男军团! 

身世凄惨的苦命少女韩雪依,在即将踏入高中的门槛时,一个晴天霹雳轰然劈下—— 

自己的亲生爸爸因为欠了巨额赌债,竟然把自己卖给了恶少林锡辰! 

更要命的是,此恶男生得不丑长得不凶拥有万贯家财也就算了,偏偏长成更是人见人爱、四处引爆人潮的绝世好模样……

楔子
一道寒光划破天际,“轰隆”一声响雷,仿佛整座城市都在摇晃。我颤抖着身体看着假惺惺的老爸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仍然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话是真的。 

“爸,你……你再说一遍。” 

“女儿啊,爸爸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会输那么多啊,我是一时糊涂才签字的,现在虽然很后悔,可是那些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爸爸的。爸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当然不舍得……”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而且你那是不舍得的样子吗?”我上前一步,在一片风雨大作声中进行最后的挣扎,“那些人都是坏人,而且很恐怖,你干嘛要招惹他们?反正我是不会去的!绝对不去!” 

“宝贝女儿,你要看着爸爸走投无路横尸街头吗?” 

又来这招了……每次遇到麻烦他都会这样,可是一旦危机过去又会马上卷土重来。我怀疑老妈根本不是病死的,而是被老爸气死的!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 

老爸抱起老妈的照片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老婆啊,我们的女儿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去陪你了,还不出钱又不能履行契约,我只有死路一条。这样也好,总比活着受罪要强。老婆啊……你等着我……呜呜呜……” 

“爸!”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的女儿,她才刚刚考上高中就要一个人生活了……呜呜呜……” 

演戏也要有个限度吧,很假耶!老爸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老妈,那可是他的杀手锏。每次一提到老妈我就会心软,明明知道爸是在演戏也会答应他的所有要求。 

“唉!好吧。”在说完这几个字的0.01秒之后我就已经后悔得想要去自杀了。 

“真的?太好了!我就知道,哪有不关心自己爸爸的女儿!”老爸摇身一变立刻换上了另一副轻松的嘴脸,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变魔术似的从床底下抽出大大的旅行袋。 

“爸,你要去哪?”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事情虽然暂时解决了,可我还是不放心。女儿啊,你也知道他们是坏人嘛,万一说话不算数,爸爸还是会有危险。我看先到外面躲一阵子的好。” 

Oh,my god!我真是笨得像头猪!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嘛!我居然被自己的爸爸出卖、抛弃了!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为什么我会有一个这样的爸爸?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得到幸福? 

“爸!你走了我怎么办?” 

“那些人很快就会找你的,女儿啊,要做个漂亮的新娘哦!” 

“轰隆轰隆……”又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响。小小的、阴暗的陋屋内只剩下我孤独无助的身影。

第一章——英雄温柔的抚慰眼神
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天,我的心情却无法和窗外明媚的阳光遥相呼应。小心翼翼地从候车大厅里出来,做贼一般四下张望,随后找了一条最简捷的道路逃命似的奔向学校。不敢想像,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不管是哪路的神仙,都请保佑我平安到达学校吧。 

转弯、转弯、直走……胜利在望。正当我从修剪一新的装饰树后面探出半个头观察“敌情”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天而降。 

“站住!不准动!”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东躲西藏了好几天,难道还是被抓住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犹如放进了冰箱最底部的草莓冰淇淋,冷得透骨。连转过身看一眼的勇气都荡然无存了。 

“随意践踏草坪罚款二十元!” 

什么?!原来是……我低头看着脚下绿油油的草地这才恍然大悟。还好,还好,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当我把那“巨额”罚金交到对方手上的时候,我的 心……那叫一个疼啊!谁让我现在是穷人呢!老爸跑路的时候竟然连钱也带走了大半,家里本来就没什么积蓄,我还想着要不要去打工来养活自己,可现在是非常时 刻,还是保命要紧。 

“小姑娘,下次注意。不然的话罚金加倍!”管理员大叔露出阴森恐怖的笑容,比《海贼王》里的克洛克达尔还要令人讨厌!下次?我还敢有下次吗?翻翻口袋里的钱,剩下的不知道能不能过活一个礼拜。 

隐约可以看到德远高中的大门了,如释重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我摸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缓缓露出一个笑容。终于又逃过了一劫,万岁!万岁!我兴奋着朝学校跑去,像突然飞出牢笼的小麻雀。乐极可是会生悲的,这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我为自己的麻痹大意感到无比的后悔,后悔得恨不得挖个洞跳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柱子一样站在我的面前,形成了天然的人墙,并且很快后面也出现了同样一身黑装戴着墨镜的家伙,我被死死围在了中间,逃跑的几率迅速降低为零。我的眼泪在飞…… 

“你们要干什么?”我惊慌失措地看着步步朝我逼近的坏蛋们,“我要叫了喽,我真的要叫喽!” 

带头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分特!这台词听起来好耳熟啊。现在可不是在播放电视剧,为什么我还是觉得那么不真实?统一的黑色着装、油光黑亮的头发、还有黑色墨镜、黑色皮鞋……拜托!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高中女生,这种只能在电视上才会看到的画面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倒在地上装死?他们又不是熊,好像没多大用处。报警?这些“大哥”级的人物会乖乖站在一旁看我打电话吗?逃跑?除非我用最快的速度长出一对翅膀。要怎么办?怎么办?老爸!我恨死你了! 

“别做无谓的抵抗了,和我们走吧。”站在最前面的人摘下眼镜平静的对我说道,语气中夹杂着毋庸置疑的坚定,“今天我们必须带你回去。” 

“求求你了,我爸爸欠的钱我会想办法还上的。你们就放过我吧。” 

“老板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不提这个还好,一说起来我就忍不住要流泪了。他们那个变态老板竟然……竟然…… 

“我还只是个学生啊,怎么可以结婚?” 

“契约上是这样写的,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可签字的是我爸爸,又不是我!” 

“这个我们管不着。”带头的家伙使了一个眼色,四周的人一起朝我扑过来。救命啊!光天化日之下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住手!” 

Bingo!如果真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现在也该是英雄出场的时候了。我万般期待地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随后整个人再次被推进无底深渊。看起 来那么单薄的男生,文文静静的样子,别说是打架了,估计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指望他救我吗?别逗了。韩雪依,你认命吧。现实毕竟不会像电影剧本写的那样上 演。 

“小子,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躲一边去!” 

我就说嘛!战斗指数这么低的人谁会放在眼里!那些人根本不理会突然出现的男生,继续架起我朝街口走。

“放开她。”男生没有一丝的改变,站在原地冷冷地说道。 

一个小弟像是被激怒了,咒骂了一句:“混蛋!找死是不是?”并且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带头的人伸手将他拦了下来,“别把事情闹大了,先回去再说。”然后转向对面的男生,“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乖乖去上学吧。免得连累自己受伤。” 

“谁受伤还不一定呢。这么多人绑架一个女孩子,不觉得过分吗?” 

“臭小子!看我怎么好好教训你!”被拦下的小弟终于按捺不住冲了过去。我吓得闭起了眼睛,都是因为我,事情似乎越来越糟糕了。如果那个男生因为要救我而受伤的话,我会于心不忍的。 

一想到这我拼命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住手!请你们不要伤害他,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等到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倒在地上被修理得惨兮兮的竟然是那个嚣张的小弟。男生仍旧毫发无伤地站在那,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哇噻!真是人不可貌相!我对此人的佩服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是他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帅哥!加油啊! 

男生朝前走了两步,一只脚故意踩在那人身上:“该小心的究竟是谁?你们要不要把人留下?” 

好忧郁的眼神!好有型的POSE!一场无可避免的战役是不是就要彻底拉开帷幕了?气氛突然变得格外紧张,两边都不再说话,取而代之的是相互的对望。这样的感觉太讨厌了吧,好像一不小心呼吸大一些都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线。 

“出什么事了?喂!你们——”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前望去。 

“你们挡住我的路了,快点滚开!”狭小的巷子因为不断有人出现而变得拥挤,男生迈着嚣张的步子慢慢踏入雷区。那样凌厉的眼神、那样不可一世的表情、那样肆无忌惮的动作,他也会是一个不简单的角色吗? 

“没听见吗?我让你们滚!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给我消失!”这样的震慑力连我都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到底是怎么回事?架住我的两个人居然松开了手,我的身体也因而重获自由。带头抓我的人重新将墨镜戴好,然后一摆手示意所有的人离开。刚刚还一触即发的战事就这样解除了警报。 

“一群笨蛋,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真的被救了?真的吗?幸福来得太快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以为自己这次真的死定了,谁知道上天还是眷顾我的。 

“谢谢你救了我……” 

文静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嚣张男推到了一边:“你很能打吗?” 

“还好。” 

“哪天我们较量一下。” 

“好。” 

“你——” 

“我?” 

“就是你,过来。”嚣张男不知道为什么把矛头指向了我,他那是什么表情,怪怪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见我站在原地不动,他径自朝我逼近,我只得朝后退。一步步逼近,一步步后退。最后我的整个身体倚在了墙上,终于没有了退路。可是嚣张男仍然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他坏坏地笑着,两只手抵住我身后的墙,整张脸凑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 

“睁大你的眼睛。” 

“干……干嘛?” 

“好好看着我的脸,给我记清楚这张脸!”他用命令的口吻喊道。 

那热热的呼吸直扑到我的面颊,让我怎么也不敢睁开眼睛。周围变得异常诡异,静静的、静静的好久都没有了下文。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狂跳的心终于平复了下来。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空荡荡的巷子里早已没有了人影。

因为和那群黑衣人“激战”的缘故,我几乎是踩着上课铃冲进学校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分班公告,我焦急地在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汉字中寻找自己的名字。 

“韩雪依……韩雪依……有了!一年三班!咦?好像是最后一班耶。今天只招了这么少的学生吗?”先不管这么多了,到教室再说。我调整呼吸,对准远处的教学楼飞一般地冲了过去。 

“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的人,是不是该好好惩罚一下?” 

“当然啊!PP班导我一定支持你到底!哇噻!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老师?”我悬在半空中的手离教室门只有一厘米距离的时候,里面传出这无比花痴的声音。不会吧?我好像也迟到了,在说我吗?提心吊胆…… 

“那好,就请郑亦南同学自觉地站到楼道里去吧。放心,老师只是想给你一点小小小小的忠告。”好温柔的人,可是我怎么觉得心里凉凉的? 

“没关系,没关系!就算是非常严重的惩罚我也吃得消。喂!锡辰,不要睡了!我们很好运耶!竟然碰到这么年轻这么有魅力的班主任,以后连逃课都会舍不得了对不对?” 

“郑亦南同学……” 

“好了,好了,班导不要生气,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咔嚓”一声,教室的门突然打开,还没等我来得及做出反应整张脸就贴在了一面硬硬的肉墙上面,这家伙是练健美的吗?没事胸肌长这么发达干嘛?痛……痛……鼻子痛死了! 

“咦?你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鬼鬼祟祟地站在我们班教室门口?”郑亦南一拍脑门,张大嘴巴叫起来,“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垂涎我的美色,想自告奋勇做我的亲卫队!可是我在罚站耶,麻烦!要不然你下课再来好不好?我会记得签名给你。” 

啊?怎么会有这么臭屁的人?我盯着那张得意万分的脸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拜托!拜托!饶了我吧,今天我已经够倒霉了。 

“郑亦南同学,请你让开。”又是那温柔的声音。 

“好的,班导。”肉墙迅速离开,我的视野在瞬间变得宽阔起来,连呼吸都顺畅了好多。 

“这位同学是我们班的新生吗?” 

我抬头顺着声音望过去,哇!真的是很精致的一张美脸哦!连我这个女生都快要被迷倒了,难怪刚刚听到郑亦南那么花痴的叫声。我机械地点了点头,努力克制着想要流口水的冲动。 

“你迟到喽。”美女班导微笑着走到我面前,伸出纤纤玉手擦了擦我额头上的汗,“不过看在你拼命赶来的份上老师就原谅你一次,快点找自己的位置坐好吧。” 

这个老师不仅人漂亮、身材好,而且还这么温柔!我快要被感动死了,道了声谢谢之后赶紧走进教室。 

背后突然传出连串的抱怨声:“何老师,这样很不公平啊。同样是迟到,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罚站?” 

原来漂亮班导姓何啊,我这才知道。 

“郑亦南同学你忘记了吗?你刚刚在老师的抽屉里放了什么?” 

“那个……那个……”郑亦南立刻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好无辜,“我也是听到谣言,说我们班的班导是很恐怖的变态老太婆,所以才会忍不住放蟑螂进去。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呢?” 

“我这就站出去。” 

“乖。那么其他同学,我们开始上课。” 

位置,位置,我的位置在哪?我惊慌失措的寻找空位,可是整间教室似乎都坐得满满的。 

“小心点啦!书都被你碰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 

“你是笨蛋吗?我脚被你踩得好痛!” 

“对不起,对不起。” 

“让开!我看不到黑板了!” 

“对不起,对不起。” 

Oh,my god!我的位置到底在哪?呜呜呜……别耍我了好不好? 

就在这时我的左手突然被人拉了拉,我反射性地抽了回来。 

“别怕,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有空位。” 

“你是……你不就是……刚刚……” 

“嘘。”文静男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我不要乱叫,然后将身子朝里面挪了挪,把外面的座位让出来,“先坐这吧,继续站着会影响到其他人。” 

“喔。”我感激涕零的一笑,赶紧坐下。 

将东西放好之后我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近距离看过去他的脸好有型哦!轮廓分明、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怎么看都是标准的“王子型”。只可惜他的眼睛里面总是透着淡淡的忧伤,这么犹豫的眼神让人觉得莫名的伤感。 

“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文静男保持着面对前方的姿势问道,原来他知道我一直在“偷窥”啊。 

“没……没啊……呵呵。”我赶紧把头缩回到课本下面。 

“你书拿反了。” 

我抬眼一看,可不是嘛。糟糕!在王子面前出丑可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我赶紧将书拿正并装出可爱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对了,还没谢谢你刚救了我。” 

“没什么,我只是看那些人很可恶想教训一下。” 

“哇!你真的很厉害!几下就把那个人修理得爬不起来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严七海。” 

“严七海?很好听的名字。我叫韩雪依……” 

“喂!”火山爆发一样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本来安静的教室像被炸开了一样,“吵死了!从一进门就开始念个没完,没看到我在睡觉吗?要聊天到外面去!” 

好熟悉的声音,在哪里听过似的……不会是……一个很可怕的感觉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林锡辰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哦。”美女班导放下手中的粉笔,满脸微笑地提醒道。 

林锡辰?原来他叫这个名字。 

“你谁啊?” 

喷血!这家伙不会从一进教室就开始睡到现在吧?居然连班导都不认识。气氛变得好奇怪哦……就算再有修养、脾气再好的人也会生气吧。我看着美女班导慢慢收起笑容,努力猜想着这个贪睡鬼的悲惨下场。 

“林锡辰,你这样说老师真的会生气哦!” 

呵呵,想想都知道。特别是那个家伙竟然还摆着一副好死不死的样子,好像更加的火上浇油。 

“林锡辰你现在马上到外面楼道上,站在那边的郑亦南同学会很详细地告诉你我是谁。” 

“亦南?那小子怎么会在外面?搞什么飞机啊!出去玩也不叫我!”林锡辰风一样地站起来,想都没想就大步流星地朝教室门口走。 

我赶紧闭起眼睛,浑身的细胞都紧张了起来。拜托!拜托!直接走出去就好了,千万不要回头…… 

随着门“怦”的一声被重重地关上,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还好他没有看到我。想起刚才在巷子里发生的一幕,我真是百感交集。我很感谢老天安排我和七海王子在同一班,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那个嚣张男也到一年三班来? 

正在我胡乱抱怨的时候,教室门再一次被打开。 

“你——” 

“我……我我……我?”在全班同学好奇目光的注视下,我惊慌失措地用手指指向自己。 

“笨蛋!就是说你!”林锡辰双手撑在门口,样子还是那么嚣张,“给我出来!” 

Oh,my god!他什么时候看到我的?救……救命啊! 

在这么多人面前料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况且还有班导在啊。七海王子也不会袖手旁观吧?这次我绝对不会屈服在嚣张男……哦不对!是林锡臣的淫威之下! 

“我……我我我……我干嘛要听你的?现在……现在可是上课时间……” 

还没等我的话说完,林锡辰便再次气势磅礴的折返回来,宽大有力的手掌不偏不倚地落在我的衣领上。 

“罗嗦这么多干嘛!让你过来没听到吗?” 

“喂……喂喂喂……” 

“闭嘴!你在打电话啊?喂个没完!” 

“等一下。”本来只是有一点点吵杂的教室随着这三个字的响起而变得喧闹起来。我顿时满怀感激的望过去。幸好……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有“正义”两个字存在。 

林锡辰也愣住了,好像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班上会这么快就出现和他作对的人。这个嚣张的家伙!我真想……真想让七海王子替我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七海静静的坐在位置上,连头都没有动一下,继续保持着看向黑板的姿势。可我确定他是在和林锡辰讲话。 

“你没发觉她不想和你出去吗?勉强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是不是太粗鲁了?” 

我在心里拼命点头:是啊!是啊!他真的好粗鲁……我的衣领被他抓得已经严重走样了! 

林锡辰的嘴角挑衅的上扬起来,伸手指向七海:“你想挺她?” 

“我只是不喜欢看到有人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哇噻!七海王子真的好有型哦!在这个时候我竟然还不知死活的闪动着两颗小桃心。 

我好像隐约感觉到林锡辰握紧了一下拳头,我的背后也因此变得寒气逼人。好冷……好冷! 

“一句话:想挺她就跟我出来打一架!” 

“我的确很想和你打,不过……”七海终于将头转向了这边,“现在不是时候。” 

“很好。那现在你就给我乖乖的坐在那,不要再发出让我讨厌的声音!”林锡辰并没有忘记本来的打算,我像可怜的小鸡一样被无情的拎出了教室,大家全 都目瞪口呆的样子除了七海之外居然再没有一个人向我伸出援手。美女班导一个劲的叹气摇头,七海王子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模糊,天啊!怎么会这样?让我越发绝 望的是,还有个把女生十分没品味地喊着:“好帅哦!怎么这么有型!” 

分特!我究竟被分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班里?一年三班未免太恐怖了吧!

“锡辰?太好了!”一个人在楼道墙壁上胡乱涂鸦的郑亦南看到拎着我走出来的林锡辰兴奋地打招呼,“我一个人在这很闷耶!还是你最好了,一醒过来就出来陪我。说吧,锡辰,我们要玩什么?好久没打架了,要不要比划比划?” 

“我很忙。” 

“你忙什么?” 

“不关你事。”林锡辰理都不理年糕一样的郑亦南继续朝前走。咦?不是说要到楼道里罚站吗?他这是要带我去哪? 

“放……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听到我的叫嚷声,郑亦南才恍然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不过这个超级没大脑又少根筋的家伙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 

“她不是我们班的吗?为什么你凶巴巴的把她拉出来?我知道了!她是奸细对不对?该死!刚我还把她当成我的超级Fans呢!原来是迷惑我的!喂!锡辰,用不用我帮你一起处置她?” 

林锡辰背对着这个白痴男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干嘛走这么快?好像没走几步就到了似的。oh,my god!我只不过是多说了两句话吵到他睡觉而已,不用这么狠要把我从这扔下去吧?五层楼高多少米?摔下去的话……我踮起脚尖伸出头小心地朝底下看了看,晕……头好晕……对了,我有恐高症! 

林锡辰一把将我拉到中间:“小心点,我可不想成为杀人凶手。” 

“你不是要把我扔下去才带我到这来的吗?” 

“你白痴啊!我干嘛要杀你?” 

“呵呵,也对哦。”我转身朝楼梯口走,“那我不打搅你欣赏风景了,我还要去上课。” 

林锡辰一把将我揪了回来,由于力气太大,我的整个人几乎悬空。这个嚣张男似乎很喜欢把人吊起来讲话。不过我的衣领被抓得太紧,呼吸都觉得困难了。就算他不打算把我从这扔下去摔死,我也快要窒息而死了。 

“我同意你离开了吗?不准自作聪明。” 

“咳……咳咳……”我的脚终于落地了,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费力调整好呼吸我开口问道,“那你到底为什么带我来这?” 

林锡辰朝我走过来,那种坏坏的笑容、那种凌厉的眼神怎么如此熟悉,他又想做什么?一步步紧逼、一步步后退……最后我又完全陷入了他的掌控之中。在巷子里的一幕重新上演。 

“看我的脸!”他再次发号施令。 

拜托!拜托!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之内他已经第二次让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了。我真的不习惯和男孩子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面对面,好像一不小心嘴巴就会碰到一起似的。偏偏这个任性的家伙又要让我看他的脸,难道他不知道我已经快要难为情死了吗? 

“快点看啊!”林锡辰空出一只手来扭住我的下巴,使我不得不面对他。 

英俊?帅气?冷酷?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那张脸,只知道自己现在委屈得快要掉眼泪了。他干嘛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总是要让我看他的脸?长得好看就可以随便欺负别人吗? 

“我长得很难看吗?” 

“不是……” 

“我的身材不好?”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要从我的身边逃走?” 

“什么?”我呆呆的像是被雷电到一样,顾不上难堪的处境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自己要结婚的对象连夜逃走,这对我来说是件很侮辱的事情!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从来不知道自己那么令人讨厌,居然一个女孩子为了逃避和我结婚而东躲西藏,韩雪依,好好看看我这张脸,告诉我,你就那么讨厌它吗?” 

“你……你是……你是……” 

“这么快就把契约的事忘记了吗?还是你不喜欢有蕾丝的房间?告诉我!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要逃走?” 

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要逃走?那还用说吗?换做是谁都会逃的。 

时光倒退,噩梦重现。 

老爸走后的一个小时,突然大票的黑衣人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冲进小屋。(大晚上干嘛还要戴着墨镜,这是我一直搞不懂的问题。)正在熟睡的我被惊醒,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架上了车。我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像只小野猫似的蜷缩在两个猛男中间。 

“你们要带我去哪?” 

“你爸爸没和你说吗?我们老板要见你。” 

“就是我爸爸欠很多钱的那个老板?” 

“契约上写着,你答应结婚的话,那笔钱就一笔勾销了。” 

“你们老板多大?” 

“四十七岁。” 

“这怎么可以?!”我一蹦三尺高,头撞在车顶上痛得直掉眼泪。 

“小心点,这车很贵。弄坏了你赔不起。”木头人一样的家伙冷冷地说道。 

“什么破车啊!”一想到那可恶的变态契约,我怒上心头忍不住又胡乱踢了两脚。 

“宾利。” 

“宾利?没听过啊。多少钱?” 

“一千多万。” 

“@%&$%&”杀了我吧…… 

车子在陌生的道路上行驶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我的一只脚刚落地就听见一连串的狗叫声,人恶连养的狗都凶巴巴的…… 

“快点进去吧。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老板会来见你的。” 

虽然是晚上,可那豪气万丈的别墅还是格外惹眼。我还从来没住过这么高级的房子呢!如果在平常我一定会对主人万分感谢,可是谁让他是要逼我结婚的人,我不仅不会感谢他,还会更加鄙视他!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满是蕾丝装扮的房间,堆满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公仔玩具。柜子的门是打开的,里面竟然全都是为我准备的衣服。正在我瞠目结舌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口传来黑衣人讲电话的声音。 

“老板,是的,人已经接来了。我们会看好她的,婚礼会按照您的指示尽快举行……” 

婚礼?!真的要我和那个四十七岁的大伯结婚吗?就算给我再多的玩具再多的漂亮衣服我也不会被感动的。我韩雪依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可也不是这么好收买的。逃!我一定要在天亮之前逃出去! 

我装出很感恩的样子,并且乖乖地吃了他们为我准备的消夜然后上床睡觉。但是我整晚都没有合眼,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偷偷爬了起来,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切。值得一提的是,我在逃出来之前还把整间屋子里的东西狠狠破坏了一通。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要和我结婚的对象换成了林锡辰。

从天台上下来之后我的脑袋里就被稀奇古怪的猜测装得满满的,一整天都不得安宁。奇怪的是林锡辰并没有再纠缠过我,他安静得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只会趴在桌 子上睡觉。偶尔被那些花痴女生的尖叫声吵醒,除了瞪一瞪眼睛之外也没有了下文。在班上最活跃的还要算郑亦南,这个会耍宝的家伙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瞬间便 成为了班上男女生目光追随的焦点。 

好不容易盼到了放学时间,可是林锡辰会乖乖让我离开吗? 

“为什么不走?”是七海王子的声音耶!我顿时像被推进了温暖的海洋。 

回头看了看还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林锡辰,我欲言又止。如果他能一直这样安静地睡下去,直到我离开就好了。可惜偏偏有喜欢捣乱的人插一脚进来。 

“喂!瞌睡虫!该走了。”郑亦南像兔子似的跳过来,一巴掌拍在林锡辰的头上。哇噻,好像很痛的样子。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头……真是恐怖的人! 

“你想死是不是?!” 

果然……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喜欢往枪口上撞。 

“人家好心叫你起来回家,你居然还凶?!讨厌!锡辰只会欺负人,不理你啦!”郑亦南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学起了女声,而且还做出恶心的动作。我和一旁的七海王子差点吐出来。不过这招果然奏效,林锡辰像摸到大便似的迅速松开了手,拎起挂在椅子上的书包大步流星朝门口走去。 

“锡辰,你要去哪?” 

“回家。” 

“等等我!”郑亦南赶紧追了过去。他们俩似乎一早就认识的样子,好像关系还不一般。可是林锡辰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我了吗?他居然把我当空气一样忽略掉,从我身边走过去也没有低头看上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七上八下的心反而因为他的平静越来越不安了。 

“你不走吗?” 

“走……走啊。”我慌忙收起思绪对着七海王子挤出一个笑容。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早上的那些人也许还会来找你麻烦。” 

好细心、好体贴、好温柔的男生哦!我的心快要被彻底征服了!不过我怎么能告诉他我已经无家可归暂时躲在候车室里呢?这么丢脸的话我实在说不出口。 

“没关系,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那些人被你教训了一下,估计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严七海同学,真的很感谢你。” 

“叫我七海就可以了。” 

“好啊。”感觉好亲密哦!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也许只有认识了七海这一件是算得上幸运的。 

喧闹的候车大厅内形形色色的人在我身边川流不息。虽然很难静下心来做功课,但我还是尽量克制着烦躁的心情。终于搞定了最后一道习题,周围也渐渐安静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肚子好饿啊……旁边一个抱着孩子的阿姨在吃汉堡,很美味的样子! 

“小姑娘,你肚子饿了吗?” 

“是啊,我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什么?这样可不行!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不吃东西呢?来,我的汉堡分你吃。” 

“真的吗?真的吗?谢谢阿姨!” 

如果可以像这样吃上一口该多好……我擦了擦不争气流下来的口水,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美味的汉堡一点一点的减少,不管内心深处设计了多少处对白出来,事实还是那么残酷。睡觉!睡觉!睡着了就不会觉得饿了。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Oh,my god!饥肠辘辘的时候根本无法入睡啊! 

“什么声音?什么声音?”不知道何时我的另一边竟然坐着一个打扮很奇怪的中年男人。 

我看了看他,警觉地挪了挪身体。 

“小姑娘,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没啊。” 

“咕噜……咕噜的,很像打雷。” 

啊?原来他是指这个啊。我很不好意思地回答:“那是我肚子在叫。” 

“呵呵,饿了就该吃东西啊。” 

废话!有的吃谁还会饿肚子! 

奇怪男人像是看出了我的难处,伸手从背后的包包里掏出一个纸袋递过来:“吃吧。” 

“给我?” 

“放心吧,这只是普通的食物。我经常救助那些没饭吃的穷人,特别是可爱的小姑娘。这么小就流落街头,真是可怜。”奇怪男人摆出夸张的表情,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落下来了。 

“我哪里有流落街头?我在`````我在等车啊。我要乘坐的那班车很快就要到了,我……我才不是穷人呢!而且我肚子也不饿啊!” 

咕噜……该死的肚子偏偏很不配合地又发出了讨厌的声音。 

奇怪男人面露得意的笑容将袋子塞了过来:“吃吧,小姑娘。” 

我含着眼泪打开,里面竟然是炸鸡腿!犹豫三秒钟……让那可怜的自尊心见鬼去吧!快要饿死的人怎么会拒绝美味食物的诱惑呢? 

“怎么样?很好吃吧?” 

“对啊对啊!真是太好吃了!”也许是饿太久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眼前的食物上,根本没有看到奇怪男人脸上的诡异笑容。怎么头变得昏昏沉 沉的?眼睛也很难睁开的样子……难道是因为今天太累了让我疲惫得在吃东西时都想睡觉吗?鸡腿滚落在地上,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个白痴!笨蛋!”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的耳旁响起了恐怖的咒骂声。那个气势汹汹朝我跑过来的人是谁?

蕾丝窗帘、毛绒公仔、装满漂亮衣服的柜子……怎么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熟悉?我是不是来过这个地方? 

蕾丝?!我反射性的从床上坐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房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无数个问号充斥着我的大脑。 

“终于醒了?”一个不明物体突然跳到我面前,整张床也因为他的加入而摇摆个不停。 

“郑亦南?” 

“没错!就是我!你记得我叫什么?”郑亦南露出开心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忽闪个不停,冲着半开的门嚷嚷道,“喂!听到没有?锡辰,你救回来的笨女人居然对我念念不忘!你猜,她会不会已经喜欢上我了?” 

在我刚要坚决否认的时候,林锡辰便半裸着身体走了进来。他用一条大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下身只穿了一条牛仔裤,上面……上面…… 

“哇!太性感了!”郑亦南这个喜欢大惊小怪的家伙比我抢先一步做出反应,一个健步冲过去对着林锡辰的身体色眯眯地看个没完,“很棒!很棒哦!锡辰,让我摸一下好不好?就摸一下!别这么小气嘛!” 

“滚开!”林锡辰厌恶地打掉那只毛手若无其事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郑亦南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想出了新的花招:“我们比一下好不好?我的胸肌和腹肌也很漂亮啊!来来来,比一下!比一下!”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居然边说边开始脱衣服,丝毫不介意我的存在。拜托!他的性别观念也太淡薄了吧! 

“郑亦南!”比狮子吼叫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怕输给我吗?” 

“不要再给我耍宝了!乖乖坐一边!” 

“锡辰,玩一下嘛!”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好啦!好啦!无聊。”难得见郑亦南这么听话,不仅把脱了一半的上衣重新穿了回去,还煞有介事地坐到了床边不再讲话。安静下来的他仔细看过去居然有一丝的可爱,特别是噘着嘴巴赌气的样子,很像拿不到糖果的小朋友。 

“韩雪依,你那颗猪头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刚刚还在心里偷笑的我这才注意到林锡辰投过来的杀人般的目光。他干嘛那么凶的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对了,我怎么会在这?我记得自己明明在候车室里吃鸡腿啊……鸡腿! 

“鸡腿呢?”一想到这我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拜托!锡辰,我们为什么要救她?你看!你看!她在流口水耶!”安静了没几分钟的郑亦南又在乱念了。被他这么一吵,林锡辰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我赶紧做贼似的低下头。 

谁知道那个喜欢虐待别人的嚣张家伙再次故技重施,上前一步扭住我的下巴问道:“你是乞丐吗?” 

痛……痛……咦?好发达的胸肌哦!身材好好!自己没穿衣服就不要随便凑过来,难道他是想引诱我吗?第一次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看到男孩子的身体,两抹红霞迅速飞上我的脸颊。糟糕了,一定会长针眼的……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睁开!” 

他是暴露狂吗?为什么非要让我看他的身体? 

“听到没有?给我睁开!”那只大手再次用力,我痛得只好乖乖就范。 


“回答我,你是乞丐吗?” 

林锡辰你个禽兽!你才是乞丐呢!你不仅是乞丐,而且还是个超级可恶的大坏蛋!不仅嚣张,还暴力!连我这样弱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你个变态! 

我幻想中的台词……如果可以这样说就好了……呜呜呜…… 

“快——点——回——答!”那个家伙不耐烦地再次发问。 

“我不是啊。” 

“既然不是乞丐,为什么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食物?” 

“肚子很饿啊,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没抢你的鸡腿,你干嘛要凶我?林锡辰,你很奇怪……欺负我你很开心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欺负我?”看着那张想要把我生吞活剥的脸,我终于吓得哭了出来。委屈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 

“笨女人,你真的很笨!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和锡辰及时赶到,你已经被人贩子拐走了耶!” 

在说什么啊,我一点都听不懂。 

郑亦南一边挥拳头一边解释道:“给你鸡腿吃的那个大叔其实是坏人,也就是电视上经常提到的人贩子啊。他们在食物里下迷药,目标就是那些只身乘车的人。特别是像你这种头脑简单的笨蛋!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被迷晕了。”

被迷晕了?我努力回想着,好像有一丝丝的记忆。 

“就是说你们救了我?”到了此时此刻,我仍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我也不想啊,是锡辰拉我去的。”郑亦南很委屈的抱怨。 

此刻的林锡辰已经放开了扭住我下巴的手,冷冷地说道:“我知道你很讨厌来这个地方,可是没办法,这是我家,我必须回家睡觉。你只是作为附属品被带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终于真相大白了。 

“谢谢。” 

“什么?什么?”郑亦南把耳朵凑过来,“我听不到!” 

“我说谢谢。” 

“锡辰,她在谢我们耶!怎么样?要她以身相许吗?” 

“郑亦南!” 

“锡辰,我们不能白白救她啊。” 

“你给我回家去!” 

“可是……” 

对了,虽然我没有家可以回,但也不想呆在这里。别忘了前几天我可是千方百计才从这逃出去的。 

我试探着说:“那么我也要走了。天亮了,我要去上课了。” 

“上课?哈哈哈哈……”这么夸张的笑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发出来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刚从学校回来,笨女人你睡糊涂了吧?” 

什么?!已经是转天的下午了?难道说我睡了一天一夜吗? 

“郑亦南,你可以走了。” 

“锡辰,不要嘛!她很好玩,让我再留下来多玩一会好不好?” 

“快点给我消失!” 

“叫你恐龙真是一点都没有错!动不动就喷火,不知道你的火气为什么这么大!”郑亦南一边碎碎念,一边拿起丢在地上的书包十分不情愿地朝门外走,“和你做朋友真的很没劲!走了!” 

门“怦”的一声被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锡辰两个人。气氛变得很奇怪,我有些局促不安。 

“那个……我也要走了。”这是我搜肠刮肚了好久才想出的一句话。 

“给我乖乖呆在床上!”林锡辰的一只大手无情地把我按了回去,“我同意你走了吗?不要忘了,按照契约你本来就该留在这里做我的新娘!” 

“那是我爸签的啊!” 

“你必须遵守,没有选择的余地!签字的是你爸爸,债主是我爸。但是要结婚的却是我们两个人,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我爸到底欠了你爸多少钱?” 

“反正是你倾家荡产也还不起的数字。如果你想顺利念完高中,甚至是大学的话,就给我老实地留在这。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必须要尽快熟悉这样的生 活。韩雪依,你给我听好!”林锡辰突然转过身再次逼近我,那样认真的表情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逼我做出可怕的事情。” 

看着那个嚣张的身影在我的视线中消失,我终于认命似的瘫软在床上。

創作者介紹

.*""*°☆…·艾豆剧乐部·…☆°*""*.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