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游泳馆少年打斗事件

噔噔噔噔……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教员室。现在除了找何老师来主持大局我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可是当我气喘吁吁地推开教员室的门时,却没有看到那美丽的身影。 

"哪班的学生啊?这么没礼貌!进来也不懂得敲门。"一个戴着"啤酒瓶底"式眼镜的老师抱怨起来。 

"对不起。我是一年三班的学生,请问我们班导在不在?" 

"一年三班啊。难怪呢!末班学生的素质不管怎么样也无法和我们一年一班的学生相比啊。"刚才的老师面露轻蔑的神情,边说边得意地推了推眼镜。 

的确。学校是按照分数来排班的。这样说起来一年一班被称做"天才的摇篮"一点都不夸张,据说连IQ到200的人都存在。可是只是运气好教到这个班而已,她也没必要在这羞辱我吧? 

"你们的班导出去了。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老师。整天都不见人影,恐怕是靠脸蛋才被留在学校的吧。哈哈哈哈……" 

我实在不想听那个丑八怪继续念下去,赶紧转身退了出来。可是找不到班导还有谁能阻止林锡辰他们呢?我急得团团转,却想不到办法。还是先到游泳社那边看看情况吧,搞不好现在已经有人需要叫救护车了。 

"唉呦!痛……"整个人摔在地上,最近我怎么总是用屁股落地?我只顾着朝前跑,在拐弯的时候躲闪不及和突然出现的人撞了个满怀。

"是你?!"和我撞在一起的人竟然是上次在保健室遇到的大叔。 

"韩雪依小朋友,你还记得我?"奇怪大叔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微笑地问。 

像他这样的人想轻易忘记也很很难吧,等一下!他怎么会?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么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了!要快点赶去游泳社才行啊!我想都没想利落地起身朝游泳馆的方向跑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等我只剩下半条命赶冲进游泳馆的时候,之前幻想的血腥的场面居然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班导在训话以及郑亦南"花痴"的附和声。那群惹是生非的高年级学长们正站在对面的角落里不知所措。 

"要不是我刚巧出来透气看到你们三个人气势汹汹的样子才跟过来,后果一定很严重。林锡辰,你平时上课的时候就只知道睡觉,老师已经很不高兴了,现在还带头惹事,这次老师真的要生气了!还有你,郑亦南同学,你不是很听老师的话吗?" 

"老师,我说过要挺你的,你说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只不过这次……"郑亦南像变了个人似的,小鸟伊人似的凑上前去用撒娇般的口吻说道,"老师,你看啊!是他们先动手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亦南英俊的脸差点被暗算成猪头耶!就这样算了的话,以后还怎么在一年三班呆啊!" 

"你还说是不是?!"漂亮班导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看来这次郑亦南施展美男计失败! 

"严七海同学,老师万万没想到你也会和他们一起胡闹!要知道,你可是我们班唯一的希望,如果因为打架斗殴被记大过的话,那不是太可惜了吗?而且我们一年三班已经很让人瞧不起了,难道你们就不想令其他班的同学和老师刮目相看吗?" 

"讲得好!讲得好!"就在这时游泳馆内突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鼓掌声。 

奇……奇怪大叔?他什么时候跟来的?真是个神出鬼没的人! 

"这位老师,你讲得真不错。只不过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如果不好好发泄一下的话,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轻易平息哦。" 

还没等漂亮班导说话,林锡辰暴躁的声音首先插了进来:"老头子,你又想干嘛?你少来管!" 

"林锡辰同学!你怎么可以……" 

"好了!好了!老师你消消气。"奇怪大叔并没有因为林锡辰的话而退缩,他一副思考的样子,随后灵光一闪提议道,"我看不如这样,两边的恩怨就一次性解决好了。这里是游泳社对不对?那边的小朋友!你们是游泳社的对不对?" 

高年级的几位坏学长相互看了看,一起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对啊。" 

"那就用游泳来决胜负好了。双方各派出四位选手,输的一方就退出游泳社。胜利的一方自然可以加入游泳社了。这个办法是不是很棒?" 

"搞什么?老头子,我们现在不是因为要进社团的事情才打架,你明不明白?" 

"郑亦南小朋友不是很想加入游泳社吗?"奇怪大叔指了指对面,"有他们在你们是不可能加入的吧?如果硬要打起来,学校可不会袖手旁观的哦!倒不如按照我的提议去做,又可以解决恩怨,还不必大动干戈。怎么样?" 

"我看这个办法不错!"美女班导第一个赞成,"省得你们浑身的火气没处发泄,在水里可以好好运动一下。" 

"既然班导这样说了,我也没意见啦。" 

"郑亦南!"林锡辰像看叛徒似的投去杀人般的目光。 

"严七海同学呢?" 

"我无所谓。" 

又是这样不确定的回答,汗下! 

奇怪大叔拍手问道:"那么对面的学长们呢?如果输了以后不可以再找一年三班几位小朋友的麻烦,并且退出游泳社把这里留给他们,好不好?" 

"比就比!谁怕谁啊!"站在一边半天没说话的学长们终于开口了。 

"一致通过!"奇怪大叔最后拍板。 

"什么叫一致通过?我反对!他们打了我兄弟,这件事情当然应该用拳头来解决,老头子,你给我闪一边啦!"林锡辰第一个提出抗议。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高年级学长们,因为他的话又要跃跃欲试了。 

奇怪大叔走到他跟前,语透玄机的说道:"小朋友,还是这么暴躁。有些事情用拳头解决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尝试其他方法的话也许会达到更好的效果哦。你也不想你的朋友再受伤吧。" 

林锡辰终于做出了最后让步:"随便你们。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四个人?他们是针对我和亦南,至于严七海,他要报仇随便啊!但不关我们俩的事。要比赛我们俩来比!还有为什么要把韩雪依算进来?" 

"要有女生加入才有看头一点嘛!"奇怪大叔边说边把我推了过来,"叫韩雪依小朋友参加啊,泳装美女哦!" 

"啊?!要这个笨女人参加?她身材又不好……" 

郑亦南!你这个混蛋! 

"胸这么小,要买童装泳衣吗?" 

林锡辰!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暗杀你! 

"我……" 

严七海同学,拜托你不要再说什么刺激我的话了,求你! 

"我没意见。" 

七海王子!!!还是你最好!!!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比赛就在三天之后举行。"这场风波暂时宣告终结了是不是?

可以看到穿泳装的七海耶!不知道他的胸肌和腹肌是不是像林锡辰那样发达,好期待!而且终于有机会和七海一起并肩作战了,想起来就超甜蜜。咦?有……有问题!我……我好像不会游泳!Oh,mygod! 


难得的周末,新学期开始以后就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这压力的来源自然不用说了,幸好今天林锡辰没有跟我一起出来,只不过……我回头看了一眼身 后,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紧紧跟随着,才消失不见一会的压力又波涛汹涌地滚滚而来!我好命苦啊!这如同坐牢一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 束? 

我指了指背后的柜台问:"这里是内衣部,你们也要进来吗?" 

"少爷交代过,今天出来是买泳衣的。"木头人似的家伙机械地回答道。 

"可是我也想顺道买一些需要的东西啊。" 

"那么就打电话给少爷请示一下吧。" 

什么?我买内衣要向林锡辰请示?疯了!疯了!这是哪跟哪啊?!垂头丧气地转换目标,终于找到了卖泳衣的地方。 

"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们在外面守着,请快些。" 

在售货员小姐奇怪目光的注视下,我含着眼泪挑选起来。这件颜色不好看,这件款式好落伍……一想到要在七海面前穿,我的心就忍不住"怦怦"乱跳起 来。还有那个郑亦南,不管我穿什么样的泳衣出现他都会说出一些很欠扁的话来吧?林锡辰想必也不会安静地呆在一边,他就那么喜欢大胸脯的女生吗?可是平时他 只知道睡觉,根本不正眼瞧那些迷恋他的女孩子。这家伙脑袋里面在想什么,真是叫人难以琢磨。 

"这件怎么样?韩雪依小朋友!你穿上一定很性感!" 

"大……大叔?!你怎么会在这?"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颗人头突然从挂着的衣服里冒出来,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让林锡辰眼前一亮。" 

"大叔,你乱说什么啊。况且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眼睛往往只能看到表面的一些东西,还有一些事情是需要用心去观察的。当你觉得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也许你只是被自己的眼睛蒙蔽了。而你的心是永远不会欺骗你的。" 

这个奇怪的大叔又在讲莫名其妙的话了,他到底要说什么呢?看着我似懂非懂的样子,他笑了笑,又补充道:"有的时候闭起眼睛反而会看得更清楚。韩雪依小朋友,你并不了解林锡辰。这么早就下结论的话,你会后悔哦。" 

我不了解林锡辰?奇怪的大叔,他在发表什么奇怪的言论啊?他干嘛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而且这么神出鬼没的样子,他又是谁呢? 

"这件不错,不妨试一试。" 

我呆呆地捧着他塞到我手上的泳衣,看着他再次消失,多么不真实的感觉啊。可是他刚才说的话却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大脑,好像怎么也挥之不去似的。鬼使神差的我竟然真的买下了那件看似性感的泳衣。 

从商场出来已经中午了,肚子在"咕噜咕噜"叫,刚想上车就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话。 

"你这样身份卑微的人怎么配坐宾利。" 

我回过头,眼前出现的是位个子高挑的女生。她梳着个性的马尾辫,穿着超短裙,连唇膏都涂得格外鲜艳。好耀眼的人啊! 

"穷人家的孩子就应该住进草屋里。" 

"在和我说话?"我指着自己发问。 

女生扬了扬嘴角,脸上满是傲慢的神情。 

"本来你连和我讲话都不配,但是今天可以破例一次。你叫韩雪依,对吧?" 

最近似乎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好像我是什么大人物一样。可是我并不认识他们啊,特别是眼前的这位贵族小姐一样的女生。 

我呆呆地点了一下头,虽然觉得不服气可是在她面前我好像一下子变得很渺小很渺小,突然就找不到自我了。 

"你知道吗?"女生走过来单手托起我的下巴,近距离看过去,她的脸的确很美,"在没见到你之前我还有一丝的顾虑。但是现在我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是不会把锡辰让给你的。韩雪依,你最好快点觉悟吧。" 

什么?林锡辰?!我没有听错吧?她的确是这样说的。难道眼前的人和林锡辰有着密切关系?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把我当成敌人来看待了,从那不屑一顾的目 光中我能深刻地感觉到,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天啊!又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敌人,怎么我总是那么的被动?林锡辰,每次提到这三个字我就会一个头两个大,究竟 我还要和你纠缠多久呢? 


"锡辰,把你家游泳池改成室内的可以吗?这样在外面练习我的皮肤会晒黑的。"郑亦南身上围了大大的浴巾,可嘴巴上还在抱怨。 

林锡辰不耐烦地回答:"我又没请你来,有意见的话可以走啊。" 

"好冷淡哦!锡辰你不爱我了吗?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郑亦南,死小子给我滚开!" 

我换好衣服走出来,刚好把这恶心得足以将隔夜饭都吐出来的话尽收耳底。拜托!就算要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真是会耍宝的家伙! 

林锡辰将那块"大年糕"扔到一边,转过身的时候刚好看到站在一边傻乎乎的我。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皱了皱眉毛。 

我立刻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很难看吗?"

"还好。"只是淡淡的两个字之后他的目光便从我身上移开了,看来我真的没什么魅力。不管穿在身上的衣服有多好看,若穿它的人平凡无奇的话,衣服的光彩也会被淹没的吧。 

"哇!笨蛋雪依,很漂亮哦!很漂亮!"郑亦南对我的称呼什么时候换了?不过他的话确实让我感到意外,他在夸奖我吗?这个坏嘴巴的家伙居然说我漂亮?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这件泳衣太棒了!在哪里买的?我们交换好不好?" 

分特!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脱下来我们交换,快点脱下来啊!" 

天啊!饶了我吧! 

"笨蛋雪依,你发什么呆啊!脱啊!你嫌我的这件不好看吗?" 

这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吧? 

"郑亦南,如果你再继续捣乱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开个玩笑嘛。干嘛动不动就喷火,锡辰,你超没幽默感耶!" 

林锡辰理都不理他,径直走向泳池,然后问一起跟过来的我:"以前有没有学过游泳?" 

"没有。" 

"起码看过吧?" 

"看当然看过。" 

"其实游泳很简单,首先不可以对水产生恐惧心理。" 

说得轻松,那是因为你会游泳所以才不会怕水啊。像我这种旱鸭子每次到海边充其量只捡捡贝壳、堆堆沙子而已,后来年纪越来越大了,怕被人说幼稚干脆去都不去了。现在不光要学会游,还要和人家比赛,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吧? 

"试着下去。" 

"啊?下……下去?!"我低头朝游泳池里看了看,起码也有一米七左右深,他当然没问题啦,很轻松就可以踩到底。可我才1、65米的身高,垫起脚尖还有些费力。 

见我站在原地不动,林锡辰又重复了一遍:"下去啊,站在这怎么学游泳?" 

"起码也要套个救生圈吧?" 

"带那种累赘东西干嘛?" 

"就这么跳下去?" 

"有我在还能淹死你吗?"林锡辰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指着水嚷嚷道:"我数三声,你闭起眼睛勇敢跳下去,我会跟着一起下去的。1……2……" 

"等一下!" 

"又怎么了?" 

我不确定地看了一眼他受伤的手:"你可以下水吗?万一感染怎么办?" 

"我有办法,你不用操心。反正都是为了教你。" 

为了我?为了我!这三个字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险些被自己奇怪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会的!不会的!林锡辰的好胜心这么强,一定是因为不想在过两天的比赛中输掉,所以才拼命想把我教会。可是他的手真的没问题吗?我疑惑地看过去。 

"我说没事就没事!快点!"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背后的一只大手便硬生生地将我推了下去。也许是太过突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在入水的那一刻我惊慌失措到嘴巴都忘记了闭起 来。失控的身体怎么样也踩不到池底,脚越是悬空心就越紧张,接连灌了好几口水之后我吓得哇哇大叫起来:"救……救命啊!快……快救……我!" 

林锡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身体放轻松,手不要乱扑腾,先把重心放稳……" 

我很想照着他说的话去做,但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怎么能冷静下来按部就班地做每个动作呢?难道他看不到我现在拼命地挣扎着?看不到我害怕得快 要崩溃的表情吗?我还是第一次那么的无助,那么的绝望。林锡辰,你不是说会跟着我一起跳下来吗?你刚说过的!为什么你却只站在高高的地方看我挣扎?为什么 你那么无动于衷?就算我淹死了也无所谓吗? 

眼泪混淆着游泳池里的水迷蒙了双眼…… 

"扑通"一声响,在我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一股外力支撑住了我的身体,然后用力把我拽了上来。 

"咳……咳……咳咳……"终于可以呼吸顺畅了,我一边抹着脸上的水,一边委屈地抬起头。映入我眼帘的却是郑亦南失望的表情。 

"锡辰,我看我们这次真的错了。你干嘛要听那个奇怪大叔的话?用拳头解决不是很好吗?现在这样就算我和七海取胜,最多也只是打成平手。笨蛋雪依根本不是这块料嘛!" 

"没到最后,别说这种泄气话。" 

他们竟然还在谈论比赛的事情?难道他们一点都不关心差点溺水的我吗? 

林锡辰递过一条毛巾,背过身说道:"休息一下再继续练。" 

"还要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还要继续用这样的方式来教我游泳吗?" 

"要不然怎样?"对于刚才的一幕林锡辰好像没有任何的歉意,语气中夹杂着不悦,好像错的人是我。 

我一把丢开毛巾,站起身大声喊起来:"我不练了!不练了!林锡辰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你有没有感情?就算我是用来抵债才来到你家的,你也没必要这 么冷酷地虐待我啊!你是故意要令我在你好兄弟的面前难堪吗?还是说你要在全世界人面前证明我是个笨蛋?!林锡辰,人都是有自尊的!你搞清楚好不好?"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赤着脚,穿着奇怪的泳衣,全身湿答答的……流着泪,像个没有人要的孤儿…… 

背后传来郑亦南惊奇的叫喊声:"锡辰!笨蛋雪依不是你家亲戚吗?你是这样对我说的,怎么现在?什么抵债啊?"

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喧闹的街道上,路过的行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脚下偶尔会传来疼痛的感觉,和心里面的痛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就这样跑了出来,该去哪里我根本不知道。仿佛就在一瞬间我成了被上帝遗弃的孩子。 

"韩雪依?" 

我抹着眼泪回头,温柔的阳光下是一身素装的七海。他的惊讶程度要远远高过我,像是根本不该看到我一般。 

七海几步走到我跟前,上下打量一番问道:"怎么回事?" 

林锡辰说过不准把我和他之间的事情说出去,所以我也只好编谎话来搪塞。 

"没什么啦,我和家人吵架了。"慌乱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勉强挤出笑容,"对了,七海你怎么会在这?" 

"买东西。"七海举了一下手里的袋子,"刚从超市出来。" 

"原来是这样……"我把头埋得低低的,虽然拼命拼命想让自己笑得好看一些,可还是忍不住难过的心情。特别是看到七海之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有种亲切的感觉。是因为他曾三番五次地体贴和救过我吗? 

"真的只是和家人吵架了?"七海半信半疑地看着我的脸。 

"是……是。"我艰难地点了一下头,终于抑制不住此刻的心情扑进了他的怀里。七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凭我抓着他的双臂将脸深深埋进他的胸前。 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停止地涌出,带着我的委屈然后打湿在七海的衣襟上。我看不到周围行人投来的奇怪目光,看不到狼狈不堪的自己,仿佛在这一刻整个世 界就只有我和七海两个人的存在。 

七海,如果你真是来拯救我的王子,那该有多好…… 

"对不起。"哭得有些累了,我的心情也稍稍能够平复下来。虽然有些眷恋,但我还是很不好意思地离开了那温暖的怀抱。 

七海将手中的袋子塞给了我:"帮我拿着,在这等一下。"随后他便匆匆忙忙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种落寞的感觉让我局促不安。可是这次我却格外坚信着一点,七海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这便是恶魔与天使的区别。林锡辰总 是那样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慢样子,甚至连我的生死他也不在乎。但是七海不会,我就是那么毫不动摇没有任何原由地深信着这一点。感情真是奇妙的东西, 不是吗? 

当七海气喘吁吁跑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个袋子。他在我面前蹲下,从其中一个袋子里面掏出一个漂亮的鞋盒……打开……轻轻托起我的脚…… 

"七……七海?!"我惊慌失措地抽回来。那样脏兮兮的脚怎么能见人呢? 

"不准动!"这是七海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话,虽然看似微怒,却夹杂着一丝的关怀,"你打算一直赤着脚走下去吗?如果被石头、玻璃之类的东西 割破怎么办?就算侥幸可以平安无事,路上行人投来的看怪物似的眼神你也不在乎吗?"说完他再次伸出手,慢慢的,手心向上像是邀请的动作。 

那么温柔的人,那么温柔的举动让我根本无法拒绝。看着他把买来的新鞋穿在我的脚上,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动着。最后七海起身,从另外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件宽大的上衣套在我身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样就行了,走在路上也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了。" 

"可是下面……"我拉了拉衣角,宽大的上衣只盖过屁股而已。 

"你的腿很好看,就露在外面吧。"又是那温暖得足以融化冰雪的笑容。 

"真的?真的好看?"这还是我最近以来第一次听到别人称赞的话呢!我不是在做梦吧? 

"接下来去吃点东西,然后去哪?" 

"去哪?" 

"你没有想去的地方吗?"七海一副思考的样子,几秒钟以后做出了决定,"游乐场怎么样?敢不敢进鬼屋和坐过山车?" 

"七海,你确定要带我去玩吗?" 

"今天是周末,不玩做什么?" 

"可是后天就要比赛了,我还要学游泳……" 

"比赛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好了,你不用担心。今天什么都不要想,痛快地去玩吧!" 


一下午的快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美中不足的是中途竟然下起了雨。为了不让七海知道我和林锡辰的事情,所以我坚持一个人回家。等到冒雨跑到那熟悉的别墅门口时,我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落汤鸡。 

咦?雨停了吗?我仰头看了看,竟然有一把雨伞遮在了我的头上。转身…… 

"锡……锡……锡辰?!"那么阴冷的脸,怎么会有这么不好的预感? 

"有本事跑出去就不要回来啊!"果然!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说,只不过语气更加强硬了一些。 

"我只是路过这,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再留下去只会遭到更加猛烈的谩骂吧?所以在此之前我还是溜之大吉的好。 

"我让你走了吗?"那只熟悉的老虎钳又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我的肩膀上,"给我进来!" 

"哦……哦。" 

结果我又被他一路拖进了屋子里。这也许已经成了我们俩独特的行走方式了吧。 

"去哪了?" 

"喂!你干嘛用这种审犯人的口气和我讲话?我去哪好像不关你这个野蛮人、冷血动物、大恶魔的事吧?既然我要和你结婚,这就是我的家,我喜欢走就走,喜欢回来就回来,要你管!哼!"

唉……什么时候才能这样理直气壮地和他讲话? 

"怦"的一声,在我的头被袭击了之后我才从自己的幻想中解脱出来。于是唯唯诺诺地回答:"没去哪啊。" 

"衣服是怎么回事?" 

"买的。" 

"你出去的时候身上有带钱吗?" 

"反正就是买的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向他隐瞒遇到七海的事情,但凭借着直觉,如果被他知道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好静哦……屋子里突然出奇的安静起来。虽然没有抬头,可我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对面射来的凌厉目光。难道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天啊!拜托你说句话好不好?这一点都不像林锡辰的作风,他什么时候变得少言寡语了?他越是这样就越让我心里毛毛的…… 

"干什么啊?!"林锡辰莫名其妙地将我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地朝楼上走,我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你……你要干什么?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反正不是偷来的,我发誓没有做坏事!我……" 

"扑通"一声,我被扔进了浴缸里。好温暖的水啊……为什么浴缸里会有已经放好的热水? 

"快点洗干净,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林锡辰已经转过身朝门外走了,只是他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有些迟疑的背影似乎有话要说又很难说出口的样子。最后他终于开口道,"今天的事……对不起。" 

道歉?一向霸道无理、野蛮成性、争强好胜的林锡辰在向我道歉?呆呆的保持原状三秒钟之后,我一头扎进了浴缸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呼吸越来越困难…… 

"喂!你白痴是不是?"林锡辰一把将我揪出了水面。 

"咳!咳!"oh,mygod!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 

"韩雪依,你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快点洗澡!水都要凉了。" 

"呵……呵呵。" 

林锡辰起身甩门出去,临了还不忘丢下一句"白痴真的无药可医!" 

呼……好累啊……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合上了眼睛。 

好难受,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喉咙干干的,身上像被火烧一般躁热难当。我这是怎么了?恍惚中只觉得有人不停地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想睁开眼睛看个究竟,却发现眼皮重得像压了千斤石。 

"把药吃了!该死!张开嘴巴听到没有?"这么焦急、这么火暴的声音好像在哪听过,是……是谁呢? 

意识变得昏昏沉沉的,很多看不清楚的画面像过电影似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死去的妈妈、丢下我不管的爸爸、坏嘴巴的郑亦南、温柔的七海以及……好模糊的背影,为什么他转过身来了我依然看不到他的脸? 

总算好过了一些,是什么凉凉的放在了我的额头上?手上传来微微的疼痛感,像是蚊子咬了一下。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好好地睡一觉,只想睡觉。对了!比赛!是不是快要比赛了?我还没有学会游泳呢,怎么办?怎么办?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