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奇怪大叔
又休息昏睡了两天,总算可以回到我可爱的校园了。临出门之前我对着镜子悲哀地发现校服裙子竟然要很费力很费力才可以系上。这都是林锡辰害的!他说我身体虚弱,于是疯狂的给我吃了一堆东西。可是,他在我吃的食物里面下了催肥药吗?呜呜呜……减肥!我要减肥啦! 

加入游泳社的事一波三折不过最后还是在郑亦南的拳头之下顺利解决了。至于本来说好的游泳比赛压根就没进行,据说那些高年级的学长其实事先准备好了 要在比赛中耍些下三滥的手段,因为我突然生病的缘故人数不够所以郑亦南就私下去找那些人火拼了。只是我一直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说就算我参加了还是会 输,难道在他、七海还有林锡辰之间有一个人注定要败下阵来吗?不管怎么说,一年三班的几位风云人物终于加入了心仪的社团,这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PS: 好像是郑亦南心仪的社团吧,至于林锡辰和七海也只是因为面子问题罢了。) 

不过,学校西侧的草坪最近开发了新的功能--林锡辰天然的睡床。他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很舒服地躺下,而我则像守灵似的呆坐在旁边。 

"你好像很喜欢睡觉……" 

那具"尸体"没有任何的反应。 

"其实我知道你也没那么可怕,既然以后我们还要在一起住很长时间,是不是应该相互多了解一些?" 

"尸体"的呼吸均匀而细微。 

"你那个黑道老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不和你住在一起呢?还有你妈妈……" 

"韩雪依小朋友!" 

"啊!"天啊!这个奇怪大叔从哪里冒出来的?我的七魂六魄在瞬间被吓没了一半。这个家伙未免太神出鬼没了吧? 

"你你你你……你你……" 

"不要惊慌,我刚刚路过听到你提出的一大串问题很感兴趣,所以就出来打个招呼。韩雪依小朋友,你很关心林锡辰小朋友嘛!"这个奇怪大叔怎么搞的,为什么连他笑起来都让我觉得有几分的诡异?他到底想怎样? 

"社工大叔,你还要工作是不是?那就快去吧,被人发现偷懒就不好了。" 

谁知道我的话没有使他离开,反而让他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我的身边。 

"没关系,没关系。偷懒的又不止我一个人!你们不也一样吗?"

"我是被逼的。" 

"别说那么多了。我可以回答你刚才提的问题哦!" 

"真的?!" 

"臭老头!谁让你多管闲事!"原来林锡辰没有睡着啊,我们在讲什么他全都听到了。他还真会装呢! 

奇怪大叔并没有理会林锡辰的恶语相向,自顾自的开口说了起来:"这位林锡辰小朋友呢以前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别看他凶巴巴的,其实他比谁都细心 比谁都脆弱。受过打击的人啊,就是不一样。心里面像是被人挖了个洞似的,除非有合适的人来填补,不然的话那个洞只会越来越大。" 

"臭老头!你闭嘴!"林锡辰坐了起来,脸涨得通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 

"知道为什么你们之前的比赛最大程度只是打平吗?" 

我呆呆的摇了下头。 

"那是因为有人虽然游泳技术很棒,可是却怕水怕得要命……" 

"我让你滚开听到没有!"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叫声,我吓得一激灵。他怎么了?虽然在我眼里林锡辰本来就是一个容易生气并且随时会喷火的人,可这种程 度的愤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么激动地上前揪住奇怪大叔的衣领,眼睛里除了忍耐到了极点的怒火,还有一丝的哀求、一丝的妥协、一丝的疼痛…… 

"逃避真的好吗?"奇怪大叔的语气也在瞬间改变了。 

"我喜欢!" 

"真的喜欢这样的自己?" 

"是!" 

"那你抓住我的手为什么在颤抖?" 

"我没有!"林锡辰松开手,因为过分激动而喘着粗气。 

奇怪大叔终于做出了让步,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道:"好了,两位小朋友,我要走了!不打搅你们了。" 

周围又恢复了平静。可是看着林锡辰的背影我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算他现在把我当作撒气筒来乱吼一通我也不会在意吧?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的秘密?他究竟在逃避、在害怕什么呢? 

⒉ 

下课铃声让林锡辰终于摆脱了刚才的情绪,他转身来冲我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个臭老头的话你必须全部忘掉!" 

"你们认识?" 

"让你全部忘掉!" 

"我知道了。可是……锡……锡辰,你真的没事吗?" 

"我当然没事。我能有什么事?笨蛋!"他的大手按在我的头上,"走啦!下节课我要回教室去睡。" 

"你还要睡啊?" 

"有意见吗?" 

"没……没有。"我赶紧摆手示意。严格说起来,我反而觉得睡觉时的林锡辰是最迷人、最可爱、最英俊、最像正常人也是危险指数最低的。所以他睡觉的时候我相对也比较安全。 

走到一半,我们突然被一群花痴女围住,"闪一边去!自己丑巴巴的干嘛还要站这边挡着我们拍照!"一不当心,我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外力推倒在地上,手上的皮被擦破了一大块。 

林锡辰的脚步愕然而止,他看了一眼周围还在乱闹个没完的女生们,冷冷地问道:"谁推的?" 

"干嘛这么凶啊?是她碍到我们啊!" 

"就是嘛!又没多用力,是她自己弱不禁风。" 

"好像也没怎么样……" 

林锡辰凌厉的目光扫过那群女生,她们立刻像撒了气的皮球没了声音。 

"谁推的,给我站出来!" 

在那不容抗拒的话语中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而我的心却没有因此轻松多少。他要干什么?他不会打女生吧?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解释道:"反正我也没受伤啊,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吧。而且快要上课了,锡辰,我们走吧。" 

谁知道那个固执的家伙就是不肯善罢甘休,继续发布命令:"向韩雪依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推倒人就要道歉!" 

"是她挡到我拍照啊,所以我才……" 

"对啊,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锡辰,我们赶紧回教室吧。" 

林锡辰把我当空气一样忽略掉,然后径自走向那个还在狡辩个没完的女生。又是那熟悉的杀人般的目光,天啊!怎么有这么不好的预感…… 

"我有同意你拍照吗?没有经过本人的同意,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我……" 

"道--歉!"林锡辰又加大了一倍的分贝。 

看着刚才还很嚣张的女生渐渐低下头,眼睛里的泪水马上就要涌出来了的样子,我赶紧上前阻止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很好啊!我又没怎么样!" 

"对不起。"女生恶狠狠地对我喊了一声,"韩雪依,我会记住的!"然后头也不会地跑走了。 

怎么觉得是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一样…… 

"走啊。"林锡辰突然抓起我的手,"去保健室。" 

"我们不是要回教室上课吗?" 

"当然要先处理下伤口。" 

"只是擦破皮而已,不用去了吧?" 

"我说去就去!再罗嗦小心我……"他又挥拳头了。 

屈服在林锡辰的淫威之下我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还猜想着那个奇怪的大叔会不会又在保健室里"兼职",自从上次之后郑亦南就把这里列为了自己的"禁地",想起那个家伙的表情就觉得好笑极了。幸 好这次为我消毒伤口的是那个女老师。虽然整个过程没用几分钟时间,但林锡辰那个瞌睡虫却躺在屏风后面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着了。这下可让我为难了,到底要不 要叫醒他呢?

"我有事情要先出去一下,这位同学,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关好。" 

"好……好的。" 

反正上午的课也快结束了,现在回去的话一定又会在班上引起小小的骚动。七海王子一定在认真地记录着笔记吧?郑亦南自然就不用说了,铁定在给女生写 纸条。我无聊地坐到窗台前的椅子上看向外面,对面就是体育馆,开学到现在我很少去那里呢。咦?好像有人在体育馆侧面的空地上。我仔细望过去……焦距慢慢变 得清晰……不会吧?有人在打架!不对!不对!是有人在被打。 

怎么办?怎么办?我慌忙收回目光,那个女生看起来很可怜似的,被好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欺负,现在大家都在上课体育馆侧面又很偏僻,如果不是有人主动前去,恐怕很难被发现吧。 

屏风后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如果在这的是七海该有多好!他一定会帮助那个被打的女生。可是躺在这的却是林锡辰。眼泪……横看竖看林锡辰都不像是会管闲事的人啊!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鼓起勇气跑了出去,目标:拯救弱小! 

等到我赶过去的时候那几个坏女生还在继续作恶。虽然心里有些毛毛的,可我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你们住手!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不觉得丢脸吗?" 

"韩雪依?一年三班的韩雪依!" 

托林锡辰的福我现在在学校里的名气也响当当了,可是……我一点都不高兴……呜呜呜……因为那几个女生很快便把矛头对准了我。其中一个头发短得和男生似的胖女生走到我跟前,满脸不屑的表情:"听说你不仅和七海坐同桌,还和林锡辰关系不明?" 

"没有啦!谣传……谣传!"被她们这样一质问,我刚才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一点勇气全都烟消云散了。 

"还敢不承认!"又一个厉害角色加入到批判我的行列里,说话的同时还用手指猛戳我的额头,"我在一年三班的朋友早就告诉我了,你和林锡辰、严七海还有郑亦南的关系很不一般!" 

"郑亦南?我和那个坏嘴巴的家伙没有一点特殊关系……" 

"啪"的一声,我的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我委屈地捂着脸看着那个狠下毒手的女生。 

"敢说我家小南南坏嘴巴,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就是坏嘴巴嘛!每次都叫我"笨蛋雪依",还说我身材不好,我又没诬陷他。为什么这样的男生还有一大群人喜欢?眼睛长哪里去了? 

"真是扫兴!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就是说啊!没意思!" 

胖女生招呼着同伴离开,临了还不忘转过身对着角落里被欺负的女生喊:"别忘了明天把钱带来!不然的话小心我们不客气!" 

呼……终于都走了。我扶起那个被打的女生问道:"你没事吧?" 

女生长得清清瘦瘦的样子,一看就是典型的乖乖女。她摇了摇头:"还好。连累你真不好意思。" 

"没什么啊,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对了,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 

"因为她们找班上的同学要钱,只有我拿不出所以……" 

"这也太过分了!那你为什么不报告老师?" 

"报告老师也只能暂时解决问题,放学以后还是会被她们堵到。"女生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土一边说道,"她们很凶的。听说家庭背景都不太好,很多同学都不敢惹他们。" 

"原来是这样。先别说这些了,我陪你去保健室吧。" 

"不用了。"女生拒绝了我的好意,"我还要赶回教室呢。我叫程橙,很高兴认识你。我在一年五班。你是一年三班的韩雪依,我记得。" 

"是啊,呵呵,一年三班。" 

"那么我先走了,再见。" 

"好。再见。"看着程橙一瘸一拐的离开,我忍不住担心起来。她那么柔弱好像比我还容易被欺负,那些坏蛋女生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吧?该怎么帮她才好呢? 

⒊ 

当我坐回到座位上收拾走时候留下的课本时,我突然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 

"心情好些了吗?" 

是七海的字。我侧头看了看若无其事望向窗外的他,也偷偷写了张纸条放在他的课本上。 

"已经没事了,谢谢。" 

七海真是温柔的人啊。我由衷地称赞道。可是整个下午林锡辰都没有出现,他到底去哪了?背后突然少了他打鼾的声音我还有些不习惯呢!脾气这么火暴的 人仇家又很多,他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了吧?超没责任感!要去哪也不打声招呼,况且现在还没有放学就莫名其妙地消失,难道他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吗?不 过……做事会考虑后果的人就不是林锡辰了。 

"郑亦南,锡辰会去哪里?" 

终于响起了最后的铃声,那空空的座位上始终没有人回来。 

"不知道啊,反正他平时去的地方很多。" 

"例如呢?" 

"笨蛋雪依,你这么关心恐龙锡辰吗?对了!对了!上次你跑掉的时候说什么契约还有结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郑亦南的记忆力怎么会这么好? 

"没什么啊,锡辰不是说我是他远房的亲戚吗?那就像他说的那样。" 

"可是你们俩长得一点都不像。" 

"本来就不像啊!都说了是远房,很远很远的那种!" 

"也可以说是没什么关系喽?"

"差不多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随意搪塞着。 

郑亦南似懂非懂的样子,幸好他不是很矫情的人。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情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在上面,所以我算是逃过了一劫。 

看着他拎起书包朝教室门口走,我上前一步拦在前面:"锡辰不见了你一点都不关心吗?" 

"反正那小子经常失踪啊。" 

"万一遇到仇家怎么办?你不是说以前你们俩经常和其他学校的学生打架吗?" 

"被打了就再找机会打回来啊!喂!笨蛋雪依,你今天很罗嗦耶!你和恐龙锡辰的关系不是一直都很紧张吗?"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心里一直七上八下就对了。等等!郑亦南和林锡辰似乎是很多年的好朋友,那他一定知道关于林锡辰的很多事情喽…… 

"亦南!"我笑容满面地叫他。 

"干……干嘛?!怎么这么亲热的叫我?感觉怪怪的。我告诉你哦,虽然我一直对女生比较热情,可是我做人是很有原则的。" 

"郑亦南你正经点!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吃饭?"除了漂亮女孩子之外食物就是郑亦南的第二个弱点了吧,嘿嘿!果不其然一听我这样说他立刻高兴地凑过来,"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一顿饭的钱我还是有的。" 

"那我们去巨翅俯吃海鲜!" 

看着手舞足蹈一副兴奋样子的郑亦南,我实在不想打击他。可是我明明就是个超级穷人,每个星期的零用钱都是林锡辰来支付的。怪不得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想必这就是林锡辰总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原因之一吧。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郑亦南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随我一起坐进了一家麦当劳里。 

"我要五个巨无霸、三对鸡翅、十块麦乐鸡、奶昔、薯条……" 

郑大侠,嘴下留情啊!!!我含着眼泪望着那个无动于衷的家伙把自己的食欲践踏在我的痛苦之上。 

"那个……"在郑亦南风卷残云的时候我正在冥思苦想如何开口才好。 

"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惊讶地抬起头:"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笨蛋雪依你以为我的智商会和你一样吗?"郑亦南咬着汉堡得意地说,"你是想知道锡辰的事情吧?不过,真的这么想知道的话就去问恐龙锡辰啊!他一定会用超级火焰把你烧焦的!饱了,饱了。那么感谢今天的款待,我先走喽!笨蛋雪依再见!" 

⒋ 

回到别墅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躺在沙发上的林锡辰,他面朝里面让我看不清楚他的脸。难道是睡着了?我轻轻把书包放到一边,然后跪在地毯上努力靠近沙发。可惜除了宽大的后背之外根本看不到脸。就在我无比失望的时候,林锡辰突然改变了姿势翻身躺平了身体。 

他……他他他……他的脸上怎么会有伤?我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惊叫出来,可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 

他在说梦话?我还是第一次在那么近的距离之下观察着林锡辰熟睡中的脸,那么安静,安静得像婴儿一般。彻底放松下来的他仿佛卸掉了一直戴着的恐龙面具,有着一丝的疲惫、一丝的倦意、一丝的柔弱。 

"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他梦到了什么?为什么一直在道歉?一向争强好胜的林锡辰根本不会轻易认输,更别说是向人道歉了。可是那种无助和伤感的语气明明就是从他的口中发出的,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就在这时林锡辰长长的睫毛轻轻动了两下,随后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慢慢睁开……迷蒙的没有任何的焦距,然后在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喂!"他反射性地坐了起来,"韩雪依你要干什么?"也许是动作过大而牵动了他身上某些受伤的部位,疼得他叫了一声。 

"我什么都没干,你别紧张。我只是刚放学回家,看到你在这睡觉,所以……这些都不重要啦。你的伤是怎么回事?除了脸上的,身上也有吗?" 

"管这么多干嘛!"林锡辰伸手抓过靠垫朝我扔过来,"你以为我这么好骗吗?早就过了放学时间了,怎么才回来?" 

"和郑亦南在一起啊。" 

"那小子?和他在一起干嘛?" 

"请他吃了麦当劳。"一想起这个我的心就痛痛痛痛……痛个不停。我站起来走向厨房旁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药箱。 

"好好的为什么要请他吃东西?而且你不知道他是有名的'大胃口'吗?一定被他狠狠宰了一顿对不对?" 

"以前不知道,不过这次知道了。"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可恶!我小心地帮林锡辰处理脸上的伤口,幸好不是很严重,眼角的淤青只要用冰块敷一敷就会 很快消除的。难得他能这么乖乖的坐着不动,想想做医生真的是很不错的职业,因为不管再怎么样凶恶的病人来就医都要收敛一些。要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哦! 

"身上的伤不严重吗?" 

"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可是你明明在保健室睡觉,为什么弄了一身伤回来?" 

"韩雪依,你真以为你是我老婆吗?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就算结了婚也轮不到你来管我的事!" 

他……他在说什么啊?!我的脸立刻红得像熟透的番茄。拜托!我只是随口问了一下,他干嘛说出那么让人尴尬的话?而且契约的事情我早就丢在脑后了,没想到他记得那么清楚。

"钱……钱我会还的,结婚……结婚的事就当没有……反正……反正……" 

"反正你说什么都没用!"林锡辰一把托住我的下巴,整张脸凑了过来,"契约就是契约,举行婚礼只是早晚的事情,你还没有认命吗?" 

"一……一辈子的事怎么可以……可以这么随便地决定!" 

"该偷笑的人是你!"睁开眼睛的林锡辰又恢复到了恶魔的状态之下,"长得不漂亮、身材又不好、胸部小小的女生能够嫁给像我这么英俊的人,难道你不该对上苍感激不尽吗?" 

我费力挣脱开他的"魔爪",小声嘀咕着:"帅有什么用?脾气这么火暴,性格又很奇怪,更别说什么绅士风度了,难道要受一辈子气吗?我才不要咧!" 

"韩雪依!你说什么?" 

背后响起恐怖的声音,我吓得一哆嗦。赶紧摆手:"没啦!没啦!呵呵……" 

虽然很想知道他突然消失之后发生的事情,但是恐怕再问下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我只有暂时收起自己的好奇心了。 

吃过晚饭在房间里做功课,忽然想起今天遇到程橙的事情。那么柔弱的女孩子被欺负任凭谁都会看不过眼的,可是欺负她的那些女生据说都有着不一般的背 景,想必不是我这种小角色就能解决的。如果林锡辰可以出面的话那不就很轻松了吗?先不说他在学校那些女生中间的声望值,单是有个黑道老爸就很让人惧怕三分 了。只是他会帮忙吗?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我来到了林锡辰的房门外。 

"锡……锡辰,你睡了吗?" 

"睡了。" 

讨厌!他故意的是不是?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是告诉你睡了吗?" 

"别逗了好不好?你明明没睡啊。"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到他的房间呢,正确的说这是我第一次到林锡辰的房间。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一个多月,可是我根本没什么机会进来。仔细看看发现他的房间似乎比我的要大一些,装修的也很气派似的,连墙上的那些画看起来都很名贵。 

"谢绝参观!" 

"不……不是啦。"我吞吞吐吐的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好。 

林锡辰把手里的杂志放到床边的柜子上,半坐起身子看过来:"你是来勾引我的吗?" 

"什么?!"我这才注意到他眼中坏坏的东西。 

"虽然睡衣不怎么可爱,但我还是勉强接受你的好意吧。" 

"林锡辰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刚好穿着睡衣而已,根本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他怎么能这么不正经! 

"那你大晚上来我房间干什么?" 

"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啊。" 

"说来听听。" 

"今天你在保健室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体育馆侧面的空地上有个女生被人欺负,所以我就……我就上前阻止了那些坏女生。但是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可仅仅这样是不够的,所以……" 

"我拒绝。"还没等我的话说完,林锡辰就冷冷地回绝了我。 

"可是……" 

"没有可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让我出面摆平那几个女生对不对?" 

"也可以这么说啦。因为她们都很凶,而且又都有些背景,不是一般的学生可以对付得了的,那个被欺负的女生很乖的。所以我才想帮她。" 

"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锡辰……" 

"我要睡觉了,如果你不想一起躺下来的话就赶快出去。"说完那个傲慢的家伙真的自顾自地躺了下去。 

冷血!无情!自私!翻遍了所有可以形容他的字眼,我还是不得不走了出来。 

⒌ 

第二天才一进教室就传来郑亦南夸张的声音:"锡辰!你居然抛弃我……你好坏!你好狠心啊!" 

"你去死!"一计直拳下去,郑亦南差点寿终正寝。 

可惜那家伙还是学不乖,继续抱怨着:"昨天你竟然带着笨蛋雪依去玩,把我丢在这。快说!你之后去了哪里?" 

林锡辰理都没理他,把书包挂好之后像平时那样呼呼大睡起来。没办法郑亦南只好把目标转向了我。 

"笨蛋雪依……" 

"我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 

"什么嘛!你们一起骗我是不是?" 

"当然不是。林锡辰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他如果不想说就算用枪指着他也没用啊。" 

看着郑亦南不甘心地走开,我着实松了一口气。呼……总算摆脱了那家伙的纠缠了。 

七海依旧安静地坐在位子上,偶尔看向窗外。七海……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求七海帮忙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的。于是我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七海。" 

"早。" 

"早啊。"我一边同他打招呼,一边观察着身后的动静,直到听见林锡辰传来轻微的鼾声才继续说道,"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七海的视线拉回到我面前,温柔地问:"什么事?" 

于是我把遇到程橙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给他听,随后用无比期待的眼神望着我的七海王子!答应吧……答应吧……请点一下你那高贵的头。 

"好。我答应。" 

万岁!我差点兴奋过头一跃而起。 

"七海,你真的好好!如果某人可以像你一样就好了。" 

"某人?" 

"嘿嘿,没事,没事啦!"我心满意足地拿出课本准备上课,很快我就可以做一件大好事了,想起来就觉得很开心!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课,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当然是在确定林锡辰还在睡大觉之后。程橙好像在一年五班……一年五班……一年五班……有了!就是这!二楼最后一间教室!我鬼头鬼脑地从后门朝里面看了看,努力寻找着那个善良的身影。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在背后拍我的肩膀。 

"程橙?!"我又惊又喜。 

"韩雪依你怎么会在这?找人吗?" 

"我来找你的。"我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的脸上又多了一处新的淤青,右手的手腕上还缠了厚厚的纱布。该不会…… 

程橙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赶紧把手背到身后,并且装出不经意的样子问:"有什么事吗?" 

"你今天没给她们钱是不是?" 

"我家经济状况本来就不好,真的没办法每天都给她们钱啊。"说到这程橙的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看得我心里酸酸的。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恐怕遇到这种事情就只能偷偷一个人哭了吧?我一定要帮她! 

"那她们今天又打你了是不是?" 

程橙摇了摇头,像是有所顾忌。 

"没事的,你不要怕!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人帮你了。以后你就不用再给她们钱了。" 

"真的?"程橙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是谁?林锡辰吗?" 

"你也知道林锡辰啊?" 

"不……不……我只是听班上的女生们提起过。他在学校里好像很有名。" 

"是啊,是很有名。"可偏偏还很冷血,在大部分女生眼中林锡辰一定是富有安全感的王子,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希望被他拯救吧。可是能够让林锡辰伸出援手的人不知道生出来没有?如果被程橙知道林锡辰拒绝帮助她的话,不晓得她会不会很失望?所以我果断地决定还是不要说的好。 

"韩雪依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 

"你刚刚在想事情啊?"程橙有些半信半疑。 

"我只是在考虑该怎么样和那些坏女生摊牌。" 

"对了,你到底找谁来帮我?" 

"七海啊!严七海!也很有名对不对?" 

"是一年三班的NO、3嘛!大家都说英俊又厉害的帅哥全都在你们班,好让人羡慕哦!" 

羡慕?不会吧?除了七海王子比较正常之外,林锡辰那只大恐龙就不用说了,还有坏嘴巴的郑亦南,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排在了七海前面,那些女生到底懂不懂欣赏啊? 

"韩雪依?你竟然敢大摇大摆地来我们的地盘,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糟糕!我忘了那些坏家伙也在这个班了。刚才应该把程橙拉到别的地方去说话,站在这很容易被发现嘛!我还真是笨呢!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装成他们认错人的样子吧?天!如果让我有林锡辰的身手那该有多好啊! 

"说话啊!哑巴啦!"昨天的那个胖女生用她那肥肥的手指戳我的头,好痛啊!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而她似乎戳上瘾了,一连好几下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我来找人而已,现在……现在就走了。"说完我赶紧转身开溜。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我的逃跑路线上立刻出现了两道"栅栏","既然来了,就留下点什么吧。" 

"留下点什么?"我搞不清楚状况地问道,"留什么?"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故意和我们装糊涂?钱啊!还能是什么?把你口袋里的钱全留下!" 

不会吧?我昨天已经被郑亦南那家伙狠狠宰一顿了,今天难道还要遭受一劫吗? 

"我很穷的。"可怜的眼神…… 

"要让我们亲自动手是不是?姐妹们,不用客气了!上!" 

"等……等一下!" 

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狼女"了,"狼女"根本就是恶狼之女的简称,才不是什么色狼之女!眼下我就快要被这群"狼女"分尸了,更可恨的是,她们竟然连铜板都没有给我留下一枚。我要怎么乘公车回家啊?!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