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全世界的人都不要喜欢苏蕾 

灰头土脸地走出医院,心里像装了一块大石头那样沉重。苏蕾的高级轿车等在门外,我巴不得她马上走人,因为我已经预感到了,这个讨厌的家伙一定会把刚才受的气发泄在我身上。 

果然。 

"下等人!" 

我真要被她气死了!每次都这样出言不逊,她到底懂不懂得怎么样尊重别人?我在林锡辰面前唯唯诺诺是因为我害怕他的拳头,但我没必要连她也怕吧?有钱怎么样?自称是贵族又怎么样?不要把别人的忍让当懦弱! 

"苏蕾,你有完没完啊?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林锡辰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们之间又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请你稍微尊重一下我好不好?你既然把'贵族'两个 字不停地挂在嘴上,那拿出点'贵族'的素质来啊!不要净做些让我看不起你的事!还有,有钱人怎么样?穷人怎么样?大家都是用嘴巴吃饭用脚走路,请你低下你 那高贵的头看清楚,我们两个人没什么不一样!" 

"韩雪依,你--" 

呼!心里总算舒服多了!看着苏蕾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我比吃了蜜还要甜。这种千金大小姐就该被人好好教训一下。 

"等一下!"我以为她会就此收敛一些,没想到苏蕾突然从背后叫住我,"你很得意是不是?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咱们两个人之间的差别到底在哪里。从你看 到程橙在体育馆侧面的空地上被人打,到你们成为朋友,还有之后的借钱全部是我安排的。你以为真的会有人愿意和你做朋友吗?拜托!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在那张纸 上签下名字而已,就算林锡辰撕掉了又怎么样?他那么生气,全是你惹的。至少我让他知道了你是个多么笨多么蠢的丫头!" 

她……她说的都是真的吗?看起来那么单纯那么善良那么柔弱的程橙竟然是苏蕾的帮凶?她们合起来串通一气只是为了……`而我却还傻傻地因为林锡辰不 肯帮忙而生他的气,还去求七海,还在那该死的纸上签了字!就像苏蕾说的,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林锡辰说过的,不可以理程橙不准管这件事情,难道他早就 看出来这其中的蹊跷了吗?我还当他是冷血无情的人,根本不听他的警告。难怪他今天会这么生气,被人当物品一样卖掉任谁都会生气吧?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 好! 

在苏蕾得意的嘲笑声中我木头人一样呆呆地向前走着。本来就已经很失落的心变得更加难受。想起林锡辰刚刚的样子,我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后悔得真想杀了自己! 

"和林锡辰那样的人相处会很辛苦吧?" 

安静的街道上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黑幕一样的天空下,街灯显得孤独而落寞。长长的影子被甩在身后,伴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那人慢慢朝我走过来。 

"韩雪依?" 

"请问你是……"我好奇地看着对面的男孩,在他的脸上写满了桀骜不驯的神情。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啊。" 

"那你确定自己所做的事情不会后悔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他问我这些,而且他问的这些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只是男孩的眼睛里突然划过一丝让人疼痛的东西,短短的不留任何痕迹。 

突如其来的,他对我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微笑着说:"我的出现带给你困扰了吗?" 

"不……可是……" 

他又向前走了几步,就那么面对面地站在我的眼前。好高大的人啊!我要扬起头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修长的手指在轻柔地抚摩着我的皮肤,刚刚哭泣的眼泪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坚强的女孩子是不能随便掉眼泪的。要学会笑着去面对一切,懂吗?"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转身离开,直到那个身影完全消失在深夜的街道上我才恢复反应。刚刚是做了一场梦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么的不真实?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泪水的确不见了。 

他是谁?为什么他会知道林锡辰?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不过因为他的出现,我的心情稍稍有了好转。突然很想老爸,希望他能通过这件事情改掉嗜赌的 坏习惯。可是他现在人在哪里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老爸之外我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现在连他都不要我了……老爸,你什么时候回来见雪依啊? 

老爸……老爸?! 

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对面餐厅里坐着的人!那不正是两个月前跑路的老爸吗?原来他根本没走远,仍然留在这个城市里。可是他为什么不来看看我呢?他真的那么狠心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了吗?咦?那是……奇怪大叔!他怎么会认识老爸?而且两个人还有说有笑好像很熟的样子! 

"爸!"

"宝贝女儿?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 

老爸露出比我还要惊讶的表情,在他脚底抹油准备溜掉之前我一把抓住了他:"你别想再丢下我不管了!每次都这样,我是你捡来的吗?" 

"傻孩子,爸爸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管你?"见逃跑路线被封锁,老爸死心地坐回原处,而我呢,依旧拉住他的胳膊不放手。 

"你说!这些日子你跑去哪了?" 

"就……就在……" 

"说啊!" 

"在……在在……" 

"哈哈哈哈……"一连串笑声打断了我们父女的谈话,我怎么把这个奇怪大叔给忘记了。他笑着对老爸说,"志言兄,我看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老婆,最怕的人就是你女儿了吧?现在老婆不在了,却被女儿管得死死的!哈哈哈哈……" 

"大叔,你怎么会认识我爸爸?" 

"可毅兄,你别说笑了。这样吧,你先走,你先走。" 

"不行!你们谁都不准走!我现在一大堆的问号,起码也要解释清楚了才可以离开。" 

如果说林锡辰对水产生恐惧的事情是个秘密的话,郑亦南和他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知道也就算了,可是这个奇怪大叔上次也说过同样的话,他为什么也知道这个秘密?而且从林锡辰对他的态度来看他们的关系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现在他又和老爸在一起,这一大堆的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雪依小朋友,很奇怪是不是?"奇怪大叔又不正经起来了,他看了我一眼随后和老爸说,"我看就告诉她吧,反正都已经被她发现你的行踪了,以后想躲也躲不了了,还不如让事情光明正大地进行下去。" 

"爸!你干嘛一直躲着我?" 

"女儿啊,你先别吵,听爸爸给你说完。"老爸像是同意了奇怪大叔的建议,喝了一口面前的酒,然后缓缓开口,"简单一点说吧,爸爸欠了一大堆赌债向高利贷借钱的事情是假的。" 

"什么?!那契约呢?" 

"当然也是假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编这样的谎话来骗我?" 

"那就要从这个林叔叔说起啦。"老爸指了一下奇怪大叔,"林叔叔是我的同学也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们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前两个月无意间碰到,知道了林锡辰的事情。对了,他就是林锡辰的爸爸。" 

"林锡辰的爸爸?!"我惊讶地看着奇怪大叔,像看外星人一样。 

"怎么?小朋友,锡辰长得不像我吗?" 

不是像不像的问题,是感觉上完全不同。天啊!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一定会成为德远高中爆炸性的新闻吧?! 

"言归正传。虽然爸爸没欠高利贷的钱,但这两年在外面的确赌输了不少钱,也欠了一些债。是林叔叔帮爸爸还清的,他还决心帮我改掉这个坏毛病。当然相对的,我也要帮他一个忙。就是希望你能够成为林锡辰的结婚对象。" 

"爸!这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不能这么说。你妈妈去世之后爸爸一直没有好好照顾你,心里也觉得很对不住你。林叔叔的家事很好,又是大财团的董事长,你知道吗?你们学校也是他办的,换句话说,德远高中的校长就是林叔叔。"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打扮奇怪、行为奇怪、言谈奇怪的大叔不仅是林锡辰的爸爸,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是是是……是大财团的董事长?!!疯了!我要疯了! 

林叔叔一改常态,突然变得认真起来:"说起锡辰我也觉得很愧疚。他妈妈去世也很早,我呢,一直忙着事业上的事情忽略了他。虽然后来想尽办法想补偿 他,但是我似乎不太懂得怎么样和儿子沟通,他好像对我很反感。锡辰中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他的性格大变,更放弃了一直以来很喜欢的游泳。我知道以后 很担心。害怕他从此以后彻底封闭自己的感情,永远无法战胜心里的那个障碍。他对女孩子不理不睬,除了和朋友相处之外几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知道其 实他是孤独的,但是他不懂得表达,也没有可以倾诉和发泄的对方。我想帮他,但是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有些事情我根本做不到。所以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 人替我帮他,帮他走出那块心灵上的阴影,帮他释放他封闭起来的心。"说到这林叔叔停顿了一下,他看向窗外,似乎在调整着自己的心情。爸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 肩膀,仿佛在安慰他。几秒钟之后林叔叔继续说道,"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刚好遇到你爸爸,后来我又看到了你,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说到这个可毅兄你的确有眼光,我家宝贝女儿虽然头脑不是很聪明,但人够善良而且还算漂亮……" 

"爸!我头脑怎么不聪明了?什么叫还算漂亮?" 

"没错!没错!志言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觉得雪依很好,她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林叔叔人是奇怪了一些,可是好有见解好会欣赏哦!我在心里忍不住窃喜。 

"我和你爸爸商量之后决定先让你和锡辰相处一段时间,可是你们年轻人肯定不会听我们的安排乖乖地在一起相处啊,所以我们才想出这样一个办法。" 

"就算是契约结婚依照锡辰的性格他也不会答应啊。" 

"的确。不过别看我们家锡辰脾气不好,但是他很孝顺。我一假装身体不舒服他就妥协了,他很怕我生气伤身。加上第一次把你接来之后你居然逃走了,这 对自尊心一向很强的锡辰来说是个打击,他才会这么快进入了角色。你也明白,整天被一大群女生围着的帅哥,突然跑出来个不但对自己不感兴趣,还拼命远离自己 的人,他当然会受刺激。这也是一种本能的征服欲望啊。"

"我逃跑也是因为误会了,我还以为……以为……" 

"哈哈哈哈……"林叔叔大笑了起来,说出了我不好意思说的话,"以为要和你结婚的人是我?我虽然是爱玩了一点又没什么做家长的样子,但也不至于做出变态的事情啊。就算我肯,你爸爸也会拿刀来砍我。" 

这么荒唐的事情也许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得到吧?可它就是那么真实地发生在了我身上。因为一个奇怪父亲的奇怪计划而走在一起的林锡辰和我,好像都在慢慢地适应着这奇怪的关系。终于弄明白了一切之后,我还是无法轻松起来,因为此刻的林锡辰正在生气,因为我的笨和蠢。 

林叔叔安排了专门的人在医院照顾锡辰,一日三餐安排得井井有条。而我呢,也许是心虚的缘故一直没有主动露面。学校里的生活因为少了林锡辰的鼾声让 我觉得有一点点的无聊,可是在那么多的事情当中,还有一件是我始终无法释怀的。听说程橙自从拿了我的钱之后就再也没有到学校来上课,一想起她流泪的样子我 就怎么也没有办法怨恨她。看起来那么善良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坏人呢?我反而有些担心她了。 

想从郑亦南的口中打听一些关于苏蕾的消息,谁知道他提出要用五个巨无霸汉堡来交换的无理要求。无奈囊中已经羞涩见底,就算想忍辱负重都没有能力。和他商量先欠着行不行,那家伙差点张着血盆大口咬过来。利欲熏心的人真是可怕啊! 

放学铃声响过,我无精打采地收拾书包。背后传来好听的手机铃声。 

"锡辰?!锡辰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啊!" 

不会吧?我正想往书包里放的书掉在了地上,并且张大嘴巴做痴呆状。 

"好……好……我知道了,喂!别这么冷淡嘛!我一个人很闷啊,七海那家伙每天都只知道抱着书走神更无聊。你快点回来……" 

锡辰两个字一出,本来陆陆续续朝教室外面走的女生全都折返了回来,那流着口水的鬼样子看了就让人忍不住打寒战。不过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更是酸溜溜的……算了!还是眼不见心不烦快点离开这吧。 

我拎起书包离开座位,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郑亦南在背后嚷嚷起来:"笨蛋雪依!笨蛋雪依!锡辰找你。" 

锡辰找……找找找……找我?在众女生盘问加嫉妒的目光下我颤抖着手接过电话,小声地说:"喂喂……喂……是我。" 

奇怪的是电话里好久都没有声音。难道他挂断了? 

"喂……是……是我。" 

怎么回事?明明显示还在通话中啊,为什么没有声音?尽管这样我还是不敢挂掉,只能保持原状,在一群人的注目下呆呆地握着电话。 

"搞什么啊?林锡辰在念情书给她听吗?为什么都不见她讲话?" 

"你猪啊!我家锡辰怎么会给她念情书?!" 

"就是啊!不懂不要乱讲!" 

"那现在是怎样?" 

怎样?我也不知道怎样啊。 

旁边的郑亦南终于忍无可忍地乱叫起来:"笨蛋雪依,你把我手机弄坏了是不是?你要赔我!你一定要赔我!" 

亏他整天说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这像是有钱人说的话吗?还总是趁火打劫要我买汉堡给他吃,我现在对郑亦南的身份十分怀疑。 

手好酸哦…… 

终于电话里有了一点点反应:"二十分钟之内给我赶到医院来。迟到的话你就死定了!" 

"啊?!" 

"嘟嘟嘟……"这次是真的挂断了。 

他搞什么鬼啊?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呼呼地站在原地。 

迟到的话你就死定了!迟到的话就死定了……不好!我赶紧把电话塞给郑亦南,逃命似的朝教室外面跑。出了教学楼一直到坐上出租车也不过三分钟时间,这恐怕是我有史以来长跑的最好成绩了。 

气喘吁吁地推开病房门,我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为了节省等电梯的时间,我一口气爬到四楼来的,现在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我……我……你……" 

实在不行了,最后我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书包也狼狈地滑落到了脚边。 

先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林锡辰在愣了几秒钟之后竟然……竟然笑了起来。他把手里的杂志放下,捂着嘴巴笑个不停,像是看到了什么滑稽的东西。而我则被此 刻的画面彻底惊呆了。这好像还是林锡辰第一次对我露出笑容,天啊!怎么会这么好看?看惯了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我好像有种做梦的感觉,太不真实了……这 真的是林锡辰吗? 

"笨蛋!" 

"哦。"我呆呆地回答着,仍然沉浸在他刚刚的笑容中。 

"我说你是笨蛋!"林锡辰无奈地用手里的杂志丢我,"哪有人会这么轻松地承认自己是笨蛋的?韩雪依你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啊?没用的东西清一清好不好?不要整天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又恢复成会喷火的恐龙状态了……我失望地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捡起书包和杂志。 

"对不起……" 

林锡辰故意绷起脸问道:"你在为哪件事道歉?" 

哪件事?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吗? 

"当然是把你卖掉的事情了,其实我也是被骗啊。我怎么会知道程橙和苏蕾一起合谋设计我……"

“就算不知道,可看到那样的东西还在上面写名字,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还不至于连字都不认得吧?”林锡辰继续咄咄逼人,随后又气又无奈地说,“两千元……两千元你就把我给卖了?!会不会卖得太便宜了?”

“我也觉得啊……”

“韩雪依!”一记“天马流星拳”狠狠地打在了我的头上,疼得我眼泪横流,“你还敢说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抱着头解释,“苏蕾明明说会改成借条,钱我也会还给她,谁知道她根本没改,还拿给你看……说话不算数!骗人!”

“专门骗你这种白痴!”

“对不起啦,我知道错了……”我讨好地投过去一个笑容,希望林大少爷能念在我也是受害者的份上别再继续追究了。反正那个鬼东西已经被他撕掉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而且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他的气也该消了吧?

终于林锡辰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喃喃道:“早来向我道歉不就没事了,害我一直等到现在。犯了错误的人一点觉悟都没有,还要让我打电话叫到这边来。”

我没听错吧?难道……难道他一直在等我吗?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暖融融的感觉。

“笨蛋!你笑什么?”

笑就笑喽……”我继续傻笑着。我的幸福你怎么会明白呢?

“我想吃苹果。”

“那我削给你吃!”

“橘子也要。”

“我给你剥皮!”

“还有西瓜。”

“我帮你切开!”

“草莓。”

“草莓?”我找遍了整个病房也不见他口中提到的草莓。

于是用商量的口吻问:“换别的行不行?这里还有……”

“不行!去给我买!”

“现在?”

林锡辰突然变得无赖起来:“去啊,难道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不该补偿一下吗?”

“好……好。”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觉得他好像在撒娇似的?等一下!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难以启齿的问题。

“我……我……”

“还想嗦是不是?”

“钱……我口袋里没那么多钱了。”

林锡辰丢过来一个超大的白眼,然后翻出压在枕头下面的钱包丢给我:“拿去。记得!快去快回!敢在路上耽误时间的话……”

“你就死定了!”我故意凶着脸学他的口吻,还挥了挥拳头。说完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知道就好。”林锡辰偷偷别过脸,他也在笑吗?

他好像慢慢试着在我面前摘掉面具了……这样的感觉真好啊!

风风火火地从医院跑了出来,找遍了附近也没看到水果摊。再往远一点的地方跑……累死我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被林锡辰折磨,我少了之前的抱怨反而有些开心。咦?我不是有了被虐倾向吧?

草莓!万岁!可算找到了!

“我要两斤……”就在抬起头的那刻我惊呆了,“程橙?!怎么是你?”

程橙也露出同样的表情,除此之外她还比我多了一丝的害怕。慌乱之下程橙居然从水果摊上跑了出来,像是刻意逃避我似的。我想都没想就追了过去。背后传来老板娘的咒骂声:“你这个臭丫头!还想不想在我这干了?”

追了整条街我们俩都累得不行了,可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到最后我也没有放弃。程橙停了下来,虚脱似的坐在地上拼命喘着气。我支撑着身体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面纸递到她面前:“擦……擦擦……汗。”

程橙没有接,而是将头深深地埋进双臂中,嘤嘤地哭了起来。

“雪依,对不起!对不起!”

“我都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

“你不怪我?你怎么能不怪我?我骗了你,我因为钱骗了你。从小到大因为家庭环境不好我总是被欺负,没有人愿意和我做朋友。可是你却帮我,还和我做朋友。我却……我却……”

“真的像苏蕾说的那样吗?”

程橙抹了抹眼泪,点头说:“是。不知道她从哪得知我妈妈住院急需用钱的事情,就主动找上我,说如果按照她说的去做就给我两千元钱。爸爸从小就抛弃了我 们,我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现在她病倒了而我却无能为力。为了妈妈我什么都愿意做。不过我还是觉得很难过,因为我欺骗了我唯一的朋友。雪依你那么善良, 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我,对不起!对不起!”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这种情况换做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我笑着扶起她,一边帮她擦干脸上的泪一边问,“你妈妈的病好些了吗?”

“已经有所好转了。”

“那你干吗不去学校?落下课怎么办?”

程橙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我害怕见到你。”

“我有那么可怕吗?像这样?这样?这样?”我反复做了好几个鬼脸,终于把她逗笑了。

“其实我也想打工多赚些钱,毕竟只靠那两千元钱是不够的。”

“还差多少?”

听我这么说程橙赶紧摆手:“雪依,你不要帮我了。你能原谅我我就已经很开心很开心了。如果再继续接受你的帮助,我会无地自容真的没有脸留在学校了。”

“那……”我想了想,“我来陪你一起打工怎么样?”

“不用了。水果摊也用不了这么多人啊。”

“好吧。”没能帮上忙我不免有些失望,可是知道了我并没有失去程橙这个朋友又让我高兴起来。于是我拉起她的手说,“我们一起回去吧。

程橙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因为突然跑开的事情那个老板娘不依不饶,对着程橙一通乱骂。还说要扣薪水。本来就很微薄的打工钱再被她扣的话不知道最后还能拿到多少。我灵机一动 用水果交换,买了N多N多的水果,老板娘这才高兴的答应不追究了。程橙感激的对我露出笑容,只是辛苦了我要一个人拎着几十斤的水果回医院。 

"韩雪依!" 

暴风雨来了……` 

"我和你说过什么?在路上耽搁的话……" 

"你就死定了……" 

"是你死定了!" 

我知道,拜托不要这么大声的讲话,我的耳朵被震得好痛啊。顶着狂风骤雨我把遇到程橙的经过说了一遍,这才迎来了雨过天晴的好日子。 

"这些水果怎么办?你一个人吃不掉的话放久了也会坏掉啊,那不是浪费了。" 

林锡辰终于如愿以尝的吃到了草莓,漫不经心的回答:"你决定买这么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浪费我的钱了。" 

"都说了是为了帮程橙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急忙问,"当初你不让我理程橙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和苏蕾串通好要骗我?" 

林锡辰看了我一眼只顾着吃。 

"快点告诉我嘛……" 

"那天你跑去体育馆空地的时候我就跟在你后面。" 

"你不是睡觉了吗?" 

"别以为我睡觉的时候你就能为所欲为!" 

"好了,好了,你厉害可以了吧?快说重点,快说重点。"我兴致勃勃的催促道。 

"本来我根本不知道苏蕾回国的事情,所以远远的看到她躲在角落里的时候我也很意外。等你和那些坏女生都走掉之后,程橙又回到了空地上,苏蕾也从角 落里走了出来。她对程橙说了些什么,因为离得太远我没听清。不过看了那些之后白痴都能想到那里面一定有阴谋。所以我叫你不要管得太多!谁知道你就是那种快 要绝种的笨蛋!" 

原来是这样啊…… 

我不服气的说道:"那是因为我没看到她们在一起啊。而且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我不想让你知道苏蕾。"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林锡辰故意逃避话题。 

"反正现在也知道了,那就干脆把苏蕾的事情一起告诉我吧?也省得我用五个巨无霸和郑亦南交换情报了。" 

"什么?!" 

糟糕,说漏嘴了……太得意忘形了…… 

"没什么啊。"我装作成没事人一般岔开话题,"医生是不是说下周就可以出院了?" 

"韩雪依,好久没尝过我的拳头了是不是?" 

"今天才尝过啊……" 

"那还要不要再一次?" 

"不用了!不用了!"我赶紧摆手,"其实也没什么啊,我就是很好奇苏蕾的事情,所以才向郑亦南打听。她好像很喜欢你,是吧?" 

"是又怎么样?" 

"你们好像认识也瞒久了,是吧?" 

"是又怎么样!" 

"那……" 

"那什么那?看现在几点了,还不赶快回去!你这么笨如果再不做功课的话,搞不好最后考试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虽然不甘心,可也不敢有所违抗。我悻悻的拿起书包准备打道回府。 

"等一下。" 

"干嘛?" 

"水果……"林锡辰慌忙的从一大堆水果中挑了一些出来,"拿回去吃。" 

"给我?!" 

林锡辰红着脸吼道:"不然怎样?拿着啊!" 

"好!"我高兴的接过来,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那么我先走喽!你好好休息,明天见!" 

"只会傻笑,还真容易满足……"在林锡辰不温柔的抱怨声中我走出病房,虽然这样,而我却渐渐感受到了一点点不一样的幸福。 

一大早进学校就听到乱糟糟的议论声。今天的气氛好像有点奇怪……林锡辰不在,七海一向低调躲这些女生都来不及,更不会给她们上前一步的机会。郑亦 南嘛……虽说他的人气也不差,可也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啊。越往前走女生们的尖叫声就越清晰。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差点把楼道堵得水泄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越发好奇起来。是谁这么有魅力?我顺着聚集地的中央看过去,天啊!怎么都围在我们班教室门口?! 

"让一让……让一让`````"我举步艰难的向前靠近。 

"挤什么挤啊?!要看帅哥的话先排队!"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女生转过头来冲我吼道。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只是想进教室上课而已。" 

女生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指着我大叫:"你不是韩雪依吗?听说你知道林锡辰最近失踪的原因,还知道他人在哪里。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是不是?" 

"不是!不是!锡辰家里有事而已……" 

"她叫林锡辰什么?你们有没有听到?有没有听到?"惊恐万分的声音顿时把我淹没,"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耶!"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一般同学关系……" 

"韩雪依,你要死是不是?!"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长成一副丑八怪的样子还整天爱幻想个没完!你以为我们家林锡辰会喜欢你吗?" 

"就是说啊!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吧?为什么长得帅的男生都被分到一年七班去了?" 

"喂!喂!新来的这个叫什么?" 

"还没打听出来啊。"

"快点拉!你们新闻社是干什么吃的?!不要整天白拿我们的信息费好不好?" 

"安拉!安拉!明天详细的资料就可以拿到手了。" 

他们在说什么?刚开始的那几句我还可以听得懂,后面的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了?什么详细资料?到底谁的详细资料? 

"可不可以先让我进教室?麻烦你们让一下……" 

"韩雪依,今天你如果不交代清楚林锡辰的下落就休想……" 

"挡路的请走开。"背后突然响起一个有些冷漠的声音,随后一只大手不偏一移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快上课了,还不进去?" 

七海?!我感激的望过去,每次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拯救我于水火之中!如果七海不是王子的话,那谁还能配得上这两个字? 

"是严七海耶!天--好冷酷的表情!" 

"七海王子总是那么忧郁,百看不厌让人心疼哦!" 

"他手搭哪里?韩雪依!" 

我我……我我我……看着那群女生发射来的恐怖眼神,好像连七海都没有办法庇护我了。她们此刻一定想把我杀之而后快!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不管呆在林锡辰的身边还是七海的身边总会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这就是我韩雪依的悲惨命运! 

"路让出来。"七海又冷冷的说了一遍。 

"搞什么嘛!七海王子可以通过,韩雪依要留下。" 

"对啊,她还没告诉我们林锡辰的下落呢。" 

"路--让--出--来!"七海的分贝加大了许多,这样的他连我都是第一次见。这种生气的样子,这种凌厉的眼神……我好像觉得在哪里见过?怎么会这么眼熟? 

"花痴"女生们见状纷纷吓了一跳,除了慢慢向后退把路让出来之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七海没再说什么,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轻轻用了一下力,示意我向前走。终于可以顺利进教室了,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让我感觉自己在瞬间成了千古罪人一样。特别是看到一些女生怨恨的眼神以及受伤的表情,我突然对她们心生怜悯。何必呢? 

"笨蛋雪依!"能够发出这种叫声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讨厌鬼,"七海,为什么你们一起进来?刚听到你在外面吼,为什么?" 

我身心疲惫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大早就感觉这么累…… 

"没什么。"七海也没有与郑亦南纠缠的意思。 

"等下!等下!"谁知道那家伙根本不打算放过我们,急匆匆的追了过来,"给你们介绍一个人!对了,笨蛋雪依,你不可以喜欢他哦!" 

"郑亦南,你说什么啊?" 

"培霖过来!"郑亦南转身冲后排招手,"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季培霖。我、恐龙锡辰、还有培霖一直是'铁三角'哦!虽然七海和恐龙锡辰好像不太对盘的样子,可是前几天我们一致对外七海还帮了我们的大忙呢!他很厉害哦!" 

郑亦南的话说完的同时,坐在后面的人已经起身走了过来。怎么觉得好像见过的样子?我努力回想着,突然一个声音狠狠朝我砸过来! 

"和林锡辰那样的人相处会很辛苦吧?" 

修长的手指在修长的手指在轻柔的抚摩着我的皮肤,刚刚哭泣的眼泪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坚强的女孩子是不能随便掉眼泪的。要学会笑着去面对一切,懂吗?" 

"你……你你你`````怎么会是你?"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郑亦南不解的问:"你们已经见过了?" 

季培霖双手插进口袋里,嘴角轻轻扬了起来,神秘的冲我眨了一下眼睛。好像在说:"这是秘密,不准说哦。" 

于是我摇了摇头:"没……没有。我们才见面而已。" 

"笨蛋雪依!你看清楚好不好?培霖才从国外回来,你怎么可能见过他?!" 

可我就是见过啊!不过这句话是我在心里偷偷说的。 

"你们好,我是季培霖,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才来学校。希望我们以后可以好好相处。" 

是我的错觉吗?今天看到的他总觉得和那天夜晚遇到的人不太一样。虽然是相同的相貌,可是那晚的他满脸的桀骜不逊,现在却一脸的亲切。 

"严七海。"七海伸出手。 

"笨蛋雪依,换你了!换你了!" 

"我是……我是韩雪依。" 

"哇!可惜恐龙锡辰不在,他见到你的时候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哈哈哈哈……" 

郑亦南亲热的搂着季培霖的肩膀离开。最后我只隐约听到季培霖说:"是啊,我会让他大吃一惊的。" 

⒌ 

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个人吃午饭了。望着对面一脸天使笑容的程橙,我真要开心死了!连忙把自己碗里好吃的菜分给她。 

"身份卑微的……" 

喜欢煞风景的人又出现了。上次和她说了一大通,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改掉不懂尊重人的坏毛病呢? 

我打断苏蕾说到一半的话:"苏蕾,我现在胃口很好,请你不要来影响我好不好?" 

"这样的粗茶淡饭就让你胃口大开吗?" 

"是啊,不然怎样?顿顿都是山珍海味也不见得能把人吃得多有教养,看你不就知道了。" 

"你别太得意了!就算锡辰现在不生你的气了,也不代表你赢了我!" 

拜托!她是FBI吗?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连锡辰已经不生我气了都第一时间调查清楚了。可是对于这样无聊的人我实在没有兴趣。

"好了,好了,我并不想和你争什么,所以我请你以后不要把我当敌人来看待好不好?" 

"你不想和我争?" 

"不想啊。" 

"那你愿意自动放弃锡辰吗?" 

"苏蕾,你和锡辰之间的问题是因为有我存在吗?" 

"韩雪依!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对着快要暴跳如雷的苏蕾笑了笑:"你这么聪明,自己去想吧。" 

"你--"苏蕾果然生气了,指着程橙喊道,"你也只配和这种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做朋友!"然后气冲冲的走掉了。 

程橙的脸上划过一丝难过的表情:"雪依,对不起,我让你丢脸了是不是?" 

"当然不是啊!我不会介意的,所以你也不要把苏蕾的话放在心上。" 

程橙勉强的点了一下头,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难以释怀。 

就在这时一个女生走了过来,递给我张纸条:"你是韩雪依。" 

我点点头:"你是?" 

"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女生说完就走开了。 

纸条上写着: 

放学后到游泳馆报道,社团活动。 

对哦!我怎么把社团活动的事情忘记了?应该说我差点把自己是游泳社的人都忘记了。 

吃过午饭回到教室的时候郑亦南和季培霖全都不在,他们的关系好得有点过头了吧?听一些男生说郑亦南连去厕所都要粘着季培霖,很恶心耶! 

"七海,今天放学之后有社团活动,你要不要去?" 

"我有事情。" 

七海本来就不喜欢什么游泳社吧?现在想想我也十分怀疑郑亦南的初衷。虽然之后他说是因为想帮锡辰克服心魔才提议加入的,但怎么想都觉得要看泳装美女比较符合他的个性。 

锡辰不在,郑亦南拉着季培霖去叙旧,七海有事情,所以放学之后只有我一个人闷闷的朝游泳馆走。明明是旱鸭子还参加什么游泳社嘛!一会见到社长的时候,我一定要提出退社。 

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似乎没有声音。我试探着推门进去,空荡荡的馆内只有池子里的水偶尔泛着亮光。不是社团活动吗? 

"请问……有没有人在?" 

见没人回答,我又喊了一遍:"请问……有没有人在?" 

"韩雪依!" 

"怦"的一声游泳馆的门关上了,我被突然的响声吓得一激灵。顺着声音望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个女生站在了我身后,其中一个正是刚刚喊我的人。 

"还记得我吗?" 

"你?"我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印象。于是呆呆的摇了下头。 

"这么快就把我忘了?真是让人伤心啊!"女生走过来,突然伸出手狠命抓住了我的头发,"上次因为你我在一大群同学面前丢了脸,这个仇我说过一定要报的!" 

丢脸?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拼命拼命的回想着,可因为头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我的大脑都有些迟钝了。 

"你不是很喜欢听'对不起'这三个字吗?" 

对不起……想起来了!上次我和林锡辰一起回教室,在路上被许多女生围观。大家还掏出手机拍照,后来一个女生把我推倒了,林锡辰坚持让她向我道歉……就是那个女生! 

"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林锡辰这么袒护你?我也无法原谅自己,居然向你这种蠢丫头说对不起!所以今天我要加倍的向你讨回来!"女生说着用力把我朝地上扔去。 

好痛啊……我倒在地上,疼得直想掉眼泪。她怎么把道歉的事情算在我的头上了?明明是林锡辰叫她向我道歉的,我可是一直在说"不用"的。天啊!她们怎么这么喜欢乱给我加罪名? 

"菲菲,和她罗嗦这么多干嘛?你看看她,根本就是一个没大脑的人!"旁边一个短头发的女生说道。 

另外一个闻声也赶紧附和:"就是啊!我们只不过随便写了张纸条就把她骗来了,她连问都不问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社团活动,你说她是不是笨蛋?" 

什么?我又被骗了吗?我又气又无奈的看着她们,难怪她们这么得意,我发现自己有的时候确实少根筋似的。 

叫菲菲的女孩子狰狞着一张脸走过来:"韩雪依,你有所觉悟了吗?要不要向我们跪地求饶?" 

"不……你们怎么能这样?" 

"我们当然可以想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你!因为现在是放学时间,大家都走光了。而且林锡辰也不在,想想还会有谁来救你呢?"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如果只是为了上次向我道歉的事,那么我也可以和你说对不起,只是一点小事为什么要把它弄大呢?" 

"一点小事?!你这种笨蛋怎么能明白!" 

"菲菲老大,她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啊?让我敲开看看好不好?" 

"不要!"我吓得大喊了起来,"千万不要!" 

"那就跪下!" 

"不……"我也不想跪啊。 

"把她扔下水去!"菲菲下令,其余的两个女生立刻向我走过来。 

"我不会游泳!别把我扔下去!求求你们……" 

"你是游泳社的耶!你当我们和你一样是白痴吗?" 

"游泳社的也不一定要会游泳啊……"这样说起来虽然很奇怪,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现在我也没有时间和她们解释了,我是被逼的啊!莫名其妙就加入了游泳社,我今天还想来退社呢!我……我……

"扑通"一声,我整个人被丢进了游泳池,随着入水的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她们是不会相信我的,而且不管我怎么样求饶她们也不打算放过我。 

冰冷的水呛得我喘不过气来,虽然拼命挣扎,可还是无法顺利浮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对了!上次林锡辰教我游泳,他把我推下去的时候也是这种感 觉。可他早就吩咐好了郑亦南,在我快要不行的时候一定要把我救上来,他不会让我出事的。但是现在呢?我喝了好多好多的水,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谁能来救救 我呢? 

是什么声音?谁把门踹开了? 

"严七海?!" 

"七……七海?!" 

"他怎么会在这?" 

我的身体在慢慢下沉,意识越来越模糊……`是七海吗?真的是七海吗? 

不好意思,七海。我又遇到危险了,还好你来救我……还好……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