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和锡辰搬出来住了 

游泳馆的事情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场噩梦,可是这场噩梦却随着林锡辰的出院而很快烟消云散了。当然这件事我决定对他要坚决保密,不然的话后果会很严重。我已经和七海拉过勾勾了,他答应我绝对不会透露出去。 

今天的气氛有些怪怪的,因为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别墅里看到林叔叔。偌大的客厅里林叔叔一脸笑容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旁边是表情复杂的林锡辰。并且一同坐在这的还有……还有我老爸。 

老爸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今天是周末,刚好我们一家人聚一下……" 

"臭老头!你说什么一家人啊?"林锡辰马上提出异议,而我早就红了一张脸。对于整件事情的真相,他似乎还不知道呢。 

"关于契约……" 

"假的是吧?" 

"儿子你好聪明!"林叔叔立刻露出欣喜的夸张样,上前抱住林锡辰,还把嘴巴凑过去想给他一个"父爱之吻",当然被林锡辰粗鲁的拒绝了。严重受创的林叔叔噘着嘴巴继续说,"虽然契约是假的,但雪依的确是爸爸为你安排的结婚对象。这个你应该清楚。" 

"那个笨蛋自己清楚吗?"林锡辰的目光飘过来,我赶紧低下头。 

"爸爸和韩叔叔之所以之前那样的安排,就是希望你们可以先相处下,突然听到这样的事情或许会很难接受,但是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就另当别论了。" 

怎么今天每个人说话都好像把矛头指向我一样?林叔叔暧昧的望着我,好像已经洞察了我的想法,知道我对林锡辰有了一点点点点……点的好感了。而且有了上次的谈话,他似乎十拿九稳我不会拒绝他的安排。 

林锡辰不点头也不摇头,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儿子,你要知道,爸爸给你安排的结婚对象要远远好过奶奶为你安排的,对不对?" 

林锡辰的眼中突然露出厌恶的神情:"最好不要让我看到奶奶!" 

等等……怎么回事?锡辰的结婚对象难道不止我一个人吗?本来对于一切很了解的我这下又产生了疑问。 

"要有礼貌。她毕竟是你奶奶,老人家的想法和年轻人不同,有时固执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林叔叔正常起来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不管怎么说,我希望在奶奶回来之前,你和雪依可以好好相处,两个人一起努力改变奶奶的想法。" 

"她要怎么想是她的事情!"林锡辰虽然语气缓和了下来,但仍然一副不肯妥协的样子,"反正我是不会听她的。" 

"好好好……所以啊,爸爸替你找了新的结婚对象。雪依不是很好吗?" 

"哪里好?脑袋笨笨的、身材又不好、胸部还那么小……" 

"林……林锡辰!"我的脸顿时红得像个大番茄,在长辈面前他居然也这样说?到底没大脑的人是谁啊?!我要被他气死了! 

"死小子!我家女儿虽然不聪明但是人很善良啊!而且长得也不难看,身材嘛……我保证会慢慢变好的,她很像她妈妈,她妈妈的当年可是个大美人哦!" 

"爸!你就不要跟着瞎搅和拉!" 

看着林锡辰和林叔叔一起捂着嘴巴偷笑的样子,我已经快要难过的想去自杀了! 

事情发展成这样究竟是我好运的开始还是噩梦的前兆?特别是当我和林锡辰双双拎着大大的行李箱从别墅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有一种生死未卜的感觉。 

我抬头望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的脸色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看。拜托!那是他爸爸做的决定,又不是我。不过我早该想到的,最后的最后他一定会把气全部撒在我头上。 

"拿好!"就像《浪漫满屋》里的李英宰似的林锡辰居然把自己的行李也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举步艰难的跟在他身后:"喂……等一下……走慢一点……" 

拜托!他在翻拍电视剧吗?为什么情节那么像?接下来会怎么样?也许是思考得太过专注,我竟然没有看到前面的林锡辰已经停了下来,想要急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我揉着被撞痛的地方……`糟糕了,他的鼻子好像在喷火,大恐龙的风暴马上就要发作了吧? 

"韩雪依,我怎么感觉自己被骗了一样?" 

"不瞒你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搬出去住?" 

"我也不想啊……"

谁知道我深有同感的话并没有拉进我与林锡辰之间的距离,反而使他话锋一转找到了发难的机会。 

"和我搬出去住你很委屈吗?" 

"不……`不是。" 

"那就是做了我结婚的对象你很委屈?" 

"不……`不是。" 

"我长得不帅?身材不好?不够威风?还是让你觉得没安全感?" 

这样的话听起来好耳熟……他好像一直问我这些问题。难道说……难道说没自信的人是他吗?不……`不会吧?我偷偷看过去,对于这个大发现忍不住窃笑起来。 

"笑什么笑?!"林锡辰在我的头上打了一下,然后抢过我两只手的行李,"没事只会傻笑,拿个东西都拿不动,吃这么多饭力气到哪去了?" 

现在两手空空,脚步也轻松了许多。我还以为他会一直压榨着我呢,没想到林锡辰也会偶尔体贴人一下。 

"还笑?!"林锡辰转过头来红着脸问。 

我不服气的问:"中国有法律规定不可以笑吗?" 

"顶嘴!顶嘴是不是?" 

"我这是在讲道理啊……" 

"我看你是皮痒,叫我打下!" 

我赶紧抱住头:"不……" 

"叫我打下听到没?" 

"不!"说完我下意识的朝前跑,谁知道林锡辰一路追了过来。 

可怜他拎着两只大大的皮箱,还要在后面威胁道:"站住!韩雪依,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他不说还好,说完之后我跑得更快了。既然被抓到就死定了,那我就万万不能被抓到喽! 

"唉呦!好痛……" 

林锡辰突然蹲在地上做痛苦状,手捂在脚踝上。对哦,他才刚刚出院,脚上的伤也许还没有完全好呢。我竟然…… 

"你没事吧?受伤的地方又痛了是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跑的,下次你要打的时候我就乖乖让你打……"我紧张的跑过去,除了蹲在他旁边之外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真的?"林锡辰突然抬起头,一脸的狡猾笑容问,"我想打的时候你就乖乖让我打?" 

他该不会是……是骗我的吧?!等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林锡辰的魔爪早就伸了过来。 

"啊!"我赶紧抱住头,谁知道他却变换了方式一用力将我搂进了怀里……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一个重心不稳竟然向前跌去,结果整个人趴在了林锡辰的身上。 

我们俩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倒在了马路边…… 

停下来对我们指手画脚的行人越来越多,可那个固执的家伙仍然不肯放手,我挣扎着喊起来:"快放开啊!很多人在看!你不觉得丢脸吗?" 

"已经很丢脸了,就再多抱一下。" 

他这是什么逻辑啊? 

慌乱之间我看到林锡辰英俊的脸近在咫尺,感受着他环在我腰间的手臂是那么的有力。脑海中忍不住想起在医院时的那个吻……一抹红霞偷偷飞上了我的脸庞。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大胆啊!"一个老婆婆从我们身边走过,脸上露出慈祥而宽容的微笑,"看起来好幸福……让我忍不住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 

"妈妈,哥哥和姐姐在做什么?" 

天啊!一张纯真的小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害羞得立刻将头埋进林锡辰的胸前,隐约还听到这个家伙得意的贼笑。 

"锡……锡辰,你抱够了没有?这样真的很难看……"我的粉拳轻轻砸在他的肩膀上,"快点起来拉!" 

"被帅哥抱还敢抱怨,真是个不懂享受的笨蛋!"林锡辰的语气中有些许的责怪,然后不经意的侧头看向旁边。 

"时间和地点不对啊……"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就被一股外力扔了出去,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林锡辰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到底怎么了?他怎么突然……包?!我这才发现刚刚摔倒 的时候我身上挎着的包掉在了地上。而此刻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拿着我的包向马路对面跑。抢……抢劫?!不会吧?这么小的抢劫犯我还是第一次 看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林锡辰早就已经追了过去,我来不及多想也起身跟在后面跑着。 

好不容易追上了小男孩,我们才知道他只有奶奶一个亲人,林锡辰善心大发,给了小男孩一笔钱,又带他到KFC吃了顿饭。 

呵呵,说实话,林锡辰还是挺善良的。 

好好的一个周末成了我和林锡辰的"搬家日",但是让我们俩意外的是公寓里的家具和生活用品都很齐全,连冰箱里都塞满了食物。看来这是林叔叔蓄谋已久的事情,今天只不过是正式实行而已。 

"现在怎么办?"我坐在沙发上向兴致勃勃看电视的林锡辰发问。直到现在我都还觉得亦幻亦真。这就是我和林锡辰两个人的家?没有那么多的黑衣人整天 跟在身后,没有林叔叔和老爸,什么都要自己动手来做……什么都要自己动手来做?我警惕的朝身边看了过去……一个不好的感觉迅速蔓延…… 

"肚子饿了。" 

果然如此。 

我指着自己问:"我来做?" 

"臭老头出门前不是对你说过吗?要做个称职的准新娘,要照顾好自己未来的新郎。我们这样搬出来叫什么来着?"林锡辰回忆了一下,"对了!对了!叫提前体验独立的'二人生活',就是要相互适应。我从来不自己动手做饭吃,所以你要尽快习惯我的生活方式。"

哪有这么自私的生活方式……明明自己想偷懒却找出一大堆的理由!好小人哦! 

"搞不好是你根本不会做吧?"我试探着问。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笨蛋吗?" 

"从来不自己动手做饭吃的人怎么会是烹饪高手?" 

这招激将法果然有效,林锡辰按下遥控器关上电视:"看来我不好好露一手的话是很难让你心服口服了!" 

"好啊!好啊!我拭目以待!" 

虽然脾气暴躁又很野蛮,但是在某些时候思想却好单纯。这样就上当了,一定是喜欢争强好胜的性格在作怪。我在心里偷笑。这时候的林锡辰好可爱…… 

冰箱里放的都是一些素食品,看来林叔叔早就料到了吃饭会成为我们俩最大的难题。林锡辰不满意的关上冰箱门,下令道:"走!到超市去!"于是我乖乖的跟在他后面下楼去。 

进了超市的林锡辰像疯狂采购的主妇一般,不一会功夫购物车就被装得满满了。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看着他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进厨房,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出去!出去!"林锡辰系好围裙,把一大堆的食材放到案板上,一副准备大显身手的样子。好像我在这会妨碍他似的,连忙将我轰了出来。 

我吐吐舌头退出来,突然头顶上亮起一盏小灯泡。对了!大恐龙林锡辰系围裙做饭的样子耶!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错过的话……嘿嘿…… 

我蹑手蹑脚的回房间,很快从行李里找出照相机。 

"锡辰,刚刚我们从超市里最后买的是什么?" 

"茄子……喂!韩雪依!你干什么?"锡趁把手里的鱼丢进水槽,怒气冲冲的扑向我,"底片给我!快把底片给我!" 

"不给!这可是绝无仅有史上最强的照片……"我边往房间里跑边说,"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啊啊啊啊!"在他的老虎钳快要抓到我的前一刻,我终于顺利躲进了房里。 

呼……我捂着狂跳不止的心松了一口气。 

门被凿得"咣咣"直响。 

"出来!底片给我的话,拍照的事既往不咎。" 

"我要是不给呢?" 

"晚饭不准吃……不!以后都不准吃饭!" 

"锡辰,你也太小气了吧?收藏一下有什么关系?我保证不会拿给其他人看的,我保证!" 

"保证有个屁用啊!销毁是最保险的做法!别罗嗦了,快点出来!" 

"我不要!"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很想保存这张照片,所以锡辰这次就对不起喽!我是不会妥协的。 

过了一会门外没有了动静,我伏在门上听了听,锡趁好像不在了。该把底片藏在哪里呢?我在屋子里走了一大圈……枕头下面?不行不行!太容易找了。床 底下?好像也不太安全。就放在装内衣的抽屉里吧!哈哈!依照恐龙锡辰的个性来看,就算他要找的话也不会去翻内衣的抽屉吧?那种变态才做的事情在他眼里一定 是最不屑的。 

只要安全的过了今天晚上,明天我就可以拿去冲洗了,一想起来就觉得很开心。可是我今天的晚饭却泡汤了……还是锡辰亲手做的耶!真是好可惜……搞不好他再也不会做给我吃了。 

"想吃就出来啊!菜都要凉了。" 

"那……那底片呢?" 

"你喜欢就留下吧。" 

"真的吗?!"我高兴得一下子把门打开,谁知道在门打开的瞬间锡辰却滚倒在地上。 

"韩雪依!你白痴是不是?" 

"我……我怎么知道你一直靠在门上和我讲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上前去扶他,虽然被骂了,可我还是高兴得有一种上了天堂的感觉。 

人,真的很奇怪。 

明媚的一天,我伸着懒腰从睡梦中醒来。还在擦口水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 

"早。" 

"早……啊!"看着面前因为距离太近而过分放大的脸我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林锡辰翻身跳到地上:"当然是叫你起床,还能干什么?难道你在期待……" 

我用手边的枕头丢他:"鬼才期待呢!" 

那家伙突然露出坏坏的笑容:"今天出去玩怎么样?带你去看望你的亲戚。" 

我的亲戚?记忆中在这座城市里我似乎没有亲戚啊?难道今天要和老爸见面…… 

我还在发愣的时候林锡辰催促起来:"快啊!赶紧起来做准备!" 

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还是应了一声然后利落的跑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对着镜子里打扮完毕的自己看了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之后才走出房间。谁知道迎接我的不是林锡辰赞美的目光,而是他强壮有力的拳头。 

一路上林锡辰都神神秘秘的,始终不肯告诉我到底要去哪里。直到看到展览会场的招牌我才恍然大悟。 

"来看展览就直说嘛,什么看我的亲戚……"我抱怨道。 

林锡辰指着门口牌子上的黑猩猩说:"难道不是来看你的亲戚吗?" 

"喂!你故意的是不是?" 

"今天展览的是濒临灭绝的动物。"林锡辰突然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很有意义。我去买票,你等下。" 

"喔。"我乖乖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甜蜜。难道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吗?莫名其妙的期待迅速占据了我的大脑。

"走拉!还在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锡辰回到了我的身边,他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大摇大摆走向门口。 

牵……牵牵……牵手耶!此时的我们真的好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我的心也"怦怦"跳个不停,哪还有心情去看那些珍禽异兽。 

展览馆的中央聚集了好多人,林锡辰拉着我好奇地走过去。我现在终于发觉高个子的人有什么好处了,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我只能羡慕的问林锡辰:"里面在干什么?" 

"好像是搞活动送纪念品。" 

"什么纪念品?"我顿时来了兴趣。 

"限量版的熊猫公仔。" 

"真的?!我要看!我要看!" 

林锡辰很欠扁的声音传过来:"那你就看啊!" 

拜托!我如果看得到就好了。几秒钟之后他像是意识到了这点,看了看前面的人群又看了看我,随后脸上露出坏坏的表情。 

"干……干嘛?"我打了一个寒战。 

"这样就看得到了!"林锡辰突然把我抱了起来,就像被妈妈抱在肩膀上的小宝宝一样,虽然比他都高了一大截视野一片开阔,可是……可是好难为情啊! 

"看到了……看到了……快放我下来啊!快点!"前面已经有人回过头来看了,被他们一笑我越发觉得不好意思。 

挣扎了好久林锡辰才肯松手,我抱怨道:"不要随便做这么惊人的举动好不好?" 

"有什么关系?谁让你长这么矮!" 

看也要看跟谁比啊,跟你比我当然矮。不过……那个纪念品熊猫公仔好漂亮啊!我的眼睛立刻变成了两颗小红心,用无比期待的眼神望着林锡辰。 

"你想干什么?"林锡辰赶紧声明,"我是不会去参加那种无聊活动的,要去你自己去!" 

就在这时主持小姐的声音传了过来:"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限量版的熊猫公仔了,还没有哪位帅哥想拿回去送给女朋友呢?有的话就上来参加我们的小游戏。" 

"锡辰……" 

"休……休想。" 

"锡辰……我真的很喜欢……"放电!再放电!我眨巴着已经发酸的眼睛做最后的努力。 

好几个男孩子已经走上台去了,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林锡辰终于发出了妥协的声音:"麻烦!只有这一次!" 

"好!"我微笑着目送他走上去。 

主持人宣布游戏开始:"难得有帅哥参加,那么接下来我们的游戏内容是什么呢?让我来看看……有了!请参加的朋友从最前面的盒子里抽一张纸条出来,抽到哪种动物就要学那种动物的动作以及叫声。学得最像的就是获胜者。" 

我已经看到林锡辰的脸越来越难看了。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坚持就是胜利啊!轮到他了,抽的是什么?我屏住呼吸听着台上的声音。 

"这位帅哥要学的是猩猩……"而林锡辰,他真的照做了! 

锡辰,谢谢。真的谢谢你…… 


"是林锡辰耶!真的是他!" 

"终于可以在学校里看到他了,好好哦!" 

"快点让开拉!让我看看!" 

我就知道每次和他一起进学校都会有这样的遭遇,他当然好拉,而我就惨了!为什么给他的永远是献媚的称赞声,给我的永远是白眼外加厌恶的声音?这也 太不公平了吧?走在林锡趁的身边,我就像只小小小……小得不起眼的石子,每个人的眼里就只有他。虽然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还是偶尔会有失落的感觉。  

"锡辰!"果然是苏蕾。在学校敢这样大模大样喊林锡趁名字的也只有她。苏蕾走到我们跟前,习惯性的把我挤到一边,像块大年糕一样靠过来,"怎么样?好些没有?" 

"已经没事了。"好冷的语气啊!真亏苏蕾能像没事人似的。 

"我快要过生日了,你要送我什么?" 

"我没说要去。" 

"你一定要去!"苏蕾不依不饶,"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告诉奶奶!" 

"韩雪依不去,我也不去!"林锡辰拉起我朝教室走。 

苏蕾大步赶上来,妥协道:"好吧,那你一定记得准时到。"说完还狠狠瞪了我一眼。 

唉,我又莫名其妙做了坏人。 

才一进教室郑亦南就无比深情的扑了过来:"锡辰!再次见到你好高兴啊!我激动得一夜都没睡,盼望着能早一点见到你……呜呜呜……锡辰!" 

"臭小子!"林锡辰厌恶的推开他,"你哪来的鼻涕?" 

"不好意思,这两天有点感冒。"郑亦南坏坏的笑着,突然神秘的问道,"你猜谁来我们班了?" 

对了,季培霖的事情锡辰还不知道呢。因为郑亦南说要保密,所以我也没有向他透露这件事。 

"我不敢兴趣。" 

"谁来你都不感兴趣吗?" 

"少烦了行不行?!"也许是刚刚被苏蕾纠缠,林锡辰显得有些烦躁。 

"培霖!恐龙锡辰对你不感兴趣耶!怎么办?怎么办?好伤心啊!" 

"培霖?!"正要趴在桌子上准备睡大觉的林锡辰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站起身揪出郑亦南的衣领,"你说培霖来了?真的假的?" 

"喂……咳!咳!喂……太紧了……你想杀了我啊?" 

林锡辰松开手。 

"自己看啊!不是就坐在后面吗?" 

"嗨!"此刻的季培霖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微笑着走了过来,"吓了一跳是不是?"

"培霖……"林锡辰有些激动,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了。" 

"我想了很久,那件事其实不能怪你。所以我来了。" 

"大家以后还是兄弟?" 

"是兄弟。"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三个人又能聚在一起了。"郑亦南比谁都高兴的样子,然后又跑到七海身边,"锡辰,不如你和七海也打合吧?上次他有帮我们耶!" 

林锡辰看了一眼静静坐在一边的七海:"不行!我和他还有一场架没有打!" 

"七海臭小子!你话太少了吧?不然你先妥协吧?"郑亦南又把目标转向了七海。 

"说什么?我没什么好说的。"七海王子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不温不热的说道。 

"拜托!你们两个哪根筋不对啊?被你们打败了!"郑亦南抓狂。 

"闪开拉!我要睡觉了。"林锡辰径自走回座位,继续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和周公去约会。 

"不要嘛!难得大家凑一起……" 

本来一年七班就已经够热闹了,现在又多来了一个神秘的人物。对于季培霖我充满了好奇,就像他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的样子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以至 于现在我都很怀疑当初遇到的是不是他。而且林锡辰刚刚口说提到的又是什么?什么原谅不原谅的?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样子,我的心里却充满了问号。 

⒋ 

在郑亦南的号召下,大家一起去了"CONTENT"酒吧。 

服务员把点的酒和果盘端上来,然后退下。郑亦南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因为此时此刻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苏蕾和林 锡辰身上。虽然林锡辰对她一直很冷淡,可是苏蕾就是不肯放弃。今天反而变本加厉一直缠着他,像块超级大年糕似的任凭林锡辰怎么赶也不走。就算只是一相情愿 的热情,我看了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燃起了一小簇火苗。 

"和林锡辰这样的男生在一起很辛苦吧?"熟悉的话语再次传入我的耳畔。 

是季培霖。他幽雅的端着酒杯,脸上有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样的他又犹如另外一个人。 

"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听亦南说过了,放心,我不会对学校里的人提起的。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毕竟锡辰在学校里的人气很高。" 

"谢谢你。"心不在焉的我除了这三个字根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季培霖轻轻扬了一下嘴角,漂亮的弧线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下异常撩人心弦。 

"对于我的事情,你不好奇吗?" 

我点点头:"有一点。" 

"因为和锡辰有关系?" 

"是啊。他做了什么你不能原谅的事情吗?" 

季培霖变得沉默了起来,一个人浅尝着杯中颜色淡淡的酒。他单腿曲起一只脚踩在沙发上,整个人靠着背后的墙壁,头扬得很高,眼神飘得很远很远。 

"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吗?" 

"不。" 

这时郑亦南有些恐怖的歌声传了过来,整个包间里立刻成了人间炼狱。苏蕾却不为所动的继续竭尽所能缠住林锡辰不放,我被他们俩的样子弄得有些烦躁。 

季培霖像是看出了什么,指了指门外:"要不要出去透口气?" 

"也好。"如果继续留在这话,我一定会怄死的! 

大厅内的空气畅快许多,但我的心情仍然不见好转。季培霖找了位置,我们坐下。他缓缓开口,像是劝导我:"既然你决定和锡辰相处,就该做好了面对任何情况的准备。例如今天这样。" 

"想象和现实根本不一样。有的时候自己以为可以做到的事情,当真的发生了的时候才发觉,其实自己没有那么坚强。就像虽然我知道锡辰根本不喜欢苏蕾,可看到他们纠缠在一起,我还是会不是滋味一样啊。" 

"终于承认喜欢锡辰了是不是?"季培霖笑了笑。 

有什么办法呢?喜欢就是喜欢啊!这个过程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等到我发现的时候那种感觉却似乎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深刻。 

"知道培芸的事情吗?" 

"培芸?锡辰初中时喜欢的女孩,在一次郊游中出了意外。为此锡辰很伤心,甚至在心灵上产生了障碍,现在很怕水。" 

"你很了解他。" 

"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我是……我是培芸的哥哥。季培芸。" 

季培芸!季培霖!天啊!我怎么现在才发现?那么锡辰口中所说的事情就是指培芸出意外的事吗? 

"你已经猜到的对吧?我妹妹出游当天我因为生病没有一同跟去,那天他们出发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我对锡辰说,要好好照顾她,因为她胆子很小,做事又毛手毛脚经常出状况。没想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培芸已经不在了。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 

"我能理解。可是也请你相信,那只是个意外,锡辰也不想的。大家都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救培芸!谁都不愿意失去她!所以……" 

"你不用劝我什么。因为……"季培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向远处,"我现在到了德远高中的一年七班,就证明我已经原谅锡辰了。之前的一年我的确因为这件事情而耿耿于怀,甚至怨恨锡辰。毕业的时候锡辰找到我,他会在德远等着我,如果我想明白了,就来找他。" 

"你已经彻底想明白了是不是?所以你来?"

"是啊。培芸喜欢了锡辰很久,不过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季培霖微笑了一下说道,"你想知道的已经全都清楚了,不如我们说些其他开心的话题吧。" 

其他的话题嘛……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天晚上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面前?" 

"没什么啊,只是碰巧看到你而已。" 

"真的只是碰巧吗?可是那个时候从你说的话中似乎已经知道了我和锡辰的关系……" 

"没什么稀奇啊。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国外的亲戚家,回来之后并没有马上去学校报道。而是四处打听了一下锡辰还有亦南的情况,所以你们的事我也略知一二。" 

原来是这样啊。虽然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既然是锡辰这么多年的好朋友,我也不该对他有所怀疑吧。 

"心情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谢谢你。" 

"那我们进去吧,如果再继续失踪的话,恐龙锡辰一定会喷火的。" 

"他啊,恐怕没那个时间喷火。搞不好连我不在里面都没发现呢!" 

季培霖露出好看的笑容:"女孩子吃醋的时候真可怕。" 

正在我准备起身进包间的时候,一个身影闯入了我的眼帘。那不是````` 

"培霖,你先进去吧。我要去下洗手间。" 

"好,那你自己小心。" 

等季培霖走后,我急匆匆的朝那个背影追了过去。 

⒌ 

七海?竟然是七海!他为什么会穿着服务生的衣服出现在酒吧里? 

"严七海?" 

七海转过身露出惊讶的表情,我果然没有看错。 

"真的是你啊。"我走过去,问道,"难怪你一放学急匆匆的跑出学校,是来酒吧打工吗?" 

"这件事情能不能替我保密?" 

"当然可以。可是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是不是急需用钱?" 

七海预言又止,最后只淡淡的说了句:"总之你不要管了,就当没看到我。" 

"郑亦南还有锡辰他们都在包间里,在十二号,你记得不要进去就好了。他们大概会走得晚一些。"我好意提醒他。 

七海感激的笑了下,拿着手中的托盘走进对面的包间。七海会在这种地方打工?说出去的话又将是个爆炸性的新闻了吧?可是我绝对不会外泄的。七海对我 那么好,每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如果连这么小的秘密我都不能替他保守的话,那我们还算什么朋友?对!一定不可以说!就算是林锡辰也不 说! 

主意一拿定我转身朝十二号包间走去。 

"小子!少不识好歹!" 

背后突然传来隐约的吵闹声,随后七海刚刚进去的包间门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开。等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七海已经跌倒在地上。 

几个流氓打扮的男孩还有两个妖艳的女孩一起跟了出来。 

一个红头发的高个子继续叫嚣着:"我大姐看上你,是你小子的运气。叫你喝杯酒很委屈吗?竟然还摆出那副好死不死的嘴脸,你一个端盘子的轮得到你有怨言吗?" 

另一个家伙也毫不客气的上前揪住七海的衣领就是一拳:"叫你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厉害!" 

不……不好了!七海似乎遇到了麻烦。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长头发的女生扭动腰枝走到七海面前,伸出手很恶心的抚摩他的脸:"小帅哥,长得这么英俊只端盘子不是很可惜吗?出来跟我混,我包你好吃好喝。" 

七海扭开脸,摆脱那只恶心的手。 

"让姐姐我看上的人不多,你还是第一个敢拒绝的。不做我的男朋友,就得做被我踩在脚下的烂泥!选一个吧。" 

"不要!" 

"不要?" 

"两个都不要!"七海冷冷的回答道。 

他的话立刻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我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喉咙。看七海的样子并不准备出手,他是害怕丢掉这里的工作吧?可是如果被打的话……那些人恐怖不会手下留情的。 

要赶快通知锡辰他们才行! 

我刚想跑去找人,却看到七海正死死的盯着我。他对我摇了摇头,仿佛在说:"不要去。" 

看着七海坚定的目光,想着刚才我对他的承诺,一触而发的脚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我咬着嘴唇看着那几个坏蛋把他拉到了门外,听着一些人议论纷纷却袖手旁观的声音。酒吧老板!对了,酒吧老板! 

我拼命跑到前台,对站在那的漂亮小姐发问:"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老板他有事不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你们这的一位打工男孩在被几个滋事的顾客欺负,谁能处理这件事情?" 

"这个……"漂亮小姐面露难色,"我们这经常会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说实话,酒吧本来就不是太平的地方。所以……就算老板在也不会插手的。" 

"可他在你们这打工啊!" 

"他只是打工人员,并不是正式员工。" 

"打工也是工作!" 

"我也明白,可是……很抱歉。" 

绕了一大圈,原来都是一些冷酷无情的家伙!等我回到门口的时候那些人已经不见了。 

七海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嘴角和鼻子都在出血,脸上有许多淤青的地方。 

我赶紧上前扶住他:"你没事吧?我们去医院。" 

"不用。"七海站直身体看了一眼酒吧里面,"把我扶到巷子里,我怕锡辰他们出来会看到。"

好。"我艰难的支撑起七海,好不容易才挪动脚步,看来他伤的不清。 

"不去医院可以吗?"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皮肉伤而已,养几天就没事了。" 

"七海,你为什么不还手呢?"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以你的身手对付那几个嚣张的家伙应该很轻松吧?又没做错事,你为什么乖乖让他们打?" 

"我不喜欢打架。" 

……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