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公告栏里的照片风波 

本来以为回到家一定会接受林锡辰狂风暴雨般的洗礼,谁知道空荡荡的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回来过的迹象。他们该不会还在外面四处找我吧?一想到这我赶紧拨了林锡辰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心急如焚。林锡辰找不到我,一定又急又气吧?可是我和七海约定好的绝对不把他在酒吧打工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突然消失了。唉!快点回来啊!怎么这么笨呢?找不到我的话,起码也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我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又一圈,不住的向楼下张望,可是仍然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出了门,一路都在祈祷着可以一进教室就看到林锡辰暴跳如雷的样子。 

可是…… 

寥寥只有几人的教室里林锡辰的座位空空的。 

感觉越来越难受了,我懒懒的把书包放好,趴在桌子上。也许是一夜没睡的缘故,很快便没有了知觉。 

恍惚中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额头,然后发出轻微的叹气声。接着我被抱了起来…… 

是谁?好温柔的怀抱啊……暖暖的让人眷恋得不想离开…… 

"老师,怎么样?" 

"着凉了,烧得很厉害。" 

这是最后响在我耳边的话,接着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头很沉,浑身都没有力气。嘴巴干干的,想要喝水,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音。 

感觉睡了很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保健室的病床上。 

"有没有好些?"七海温柔的话语第一时间在耳边响起。 

是他把我送到保健室的吗? 

"七海……"我试图坐起身来,但发觉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单独完成。七海伸手帮我,我感激的望着他,"每次都是你第一时间帮我,好像是老天特地送给我的保护神一样。七海,真的谢谢你!" 

"我只是碰巧发现而已。你烧得很厉害,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送你回家吧。" 

回家?我和林锡辰住在一起的事情他还不知道呢,如果被发现就糟了。而且……而且…… 

"锡辰呢?他来学校上课了吗?" 

"没有。" 

"没有?"我又惊讶又失望。 

七海像是察觉出了什么,问道:"昨天出什么事情了吗?" 

虽然我一直摇头,但他似乎并不相信:"是不是因为昨天帮我?" 

"不……不……和你没有关系。七海,你不要多想。也许他昨天和郑亦南喝多了,今天不能来学校了也说不定啊。" 

"你好像很担心。" 

"是有一点。" 

七海的脸上划过一丝我不懂的神情,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伤感、一点点的……总之是心不在焉的我很难猜透的。现在我满脑子头是林锡辰在哪里、在做什么、身边有什么人……至于其他人,已经完全被我忽略了。 

午休的时候七海帮我买来牛奶和面包,因为没有胃口只草草喝了几口牛奶。一直在保健室里休息,七海用冷毛巾一遍又一遍的帮我敷在额头上降温。难受的感觉稍稍减轻。 

"怎么了?" 

因为林锡辰的不见突然难过起来。虽然被七海温柔的举动深深感动着,可我心里却在想,现在留在我身本照顾我的本该是林锡辰,可是他却不见了踪影`````那个家伙每次在我需要他的时候总是不在,好像故意的一样。 

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还是拼命摇头。 

七海帮我擦干,又问了句:"不舒服了?" 

"没有。七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不知道。" 

"这个理由……这个理由也太奇怪了吧?" 

七海笑了一下,低下头:"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你现在很担心林锡辰是一样的道理。担心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关心一个人同样也不需要理由。只是心里单纯的想要那么做,想做所以就做了。就这样。" 

"七海……" 

"还有哪里不舒服?" 

"心里。心面的不舒服要怎么样医治?" 

"闭上眼睛……" 

我按照他说的话去做。七海接着说:"什么都不要想,让自己整个人放轻松下来……"然后他竟然唱起了歌,那娓娓动听的声音以及温柔的旋律是我从来没 有听到的……这犹如天籁的歌声仿佛来自天堂,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动一个人的心。而此刻的我竟然真的平静了下来,耳边、脑海中、心里只有他的歌声,林锡辰这 三个字终于暂时的被抹去了。 

在七海的照顾下再次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我恍惚着睁开双眼。 

"搞什么?!真的是林锡辰耶!" 

"就是啊!平时看他和韩雪依那么好,以为他们有什么特别关系呢。原来真正和林锡辰有关系的人是苏蕾啊!"

"听说苏蕾的爸爸是大集团的懂事长,和林锡辰家很配哦!" 

"可是我们现在才是高中生啊,可以结婚吗?" 

"就算不能结,先订婚无所谓吧!" 

"看他们俩的样子好甜蜜,好羡慕啊!" 

"谁叫人家郎才女貌。" 

"是苏蕾的话我还能接受一点。" 

"差不多拉!总比韩雪依那个白痴女要好吧?" 

又是那些喜欢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女生们吗?她们好像在议论什么……林锡辰、苏蕾……这五个字轮番撞击着我的胸口。 

我从支撑起身体,勉强下床。七海已经回教室上课了,保健室的老师也不在。我推开门,绕到后面的公告栏前,终于看到了那些女生在对着上面指手画脚。 

"让`````让一让……"我虚弱的声音似乎根本无法引起她们的注意。反而直到其中的一个女生认出我之后大声喊起来:"是韩雪依耶!她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对了,早上我还看到严七海抱着她去保健室呢!" 

"一边是林锡辰,一边是严七海,她还想脚踩两只船吗?" 

"不要这么说人家拉!现在林锡辰已经是苏蕾的了,七海王子我们也绝对不会乖乖给她,对不对?" 

"对啊!对啊!" 

那些女生在说什么?林锡辰是苏蕾的?为什么?为什么林锡辰是苏蕾的?我费力的拨开人群,一张张照片慢慢进入我的眼帘…… 

林锡辰和苏蕾在酒吧里亲热的唱歌…… 

林锡辰和苏蕾喝交杯酒…… 

林锡辰和苏蕾一起坐在宾利车里…… 

林锡辰和苏蕾双双走入高级别墅…… 

最后一张是林锡辰躺在一张大大的铺着蕾丝床单的床上,安静的像个婴儿一般睡着……一如每次他睡着时的样子。每次看到熟睡时的他我都会觉得心里涌起融融的暖意。可是现在……他的样子却深深刺痛了我! 

"据知情人事透露,苏蕾是林锡辰奶奶指定的结婚对象,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将在不久之后订婚……"。 

林锡辰!林锡辰! 

这三个字突然让我喘不过气来!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我捂住嘴巴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在转身跑开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差点跌倒。如果现在倒在地上的话,一定会被那些女生笑死吧?幸好有人扶住了我…… 

"七……七海?"为什么又是七海?他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每次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就像现在一样,紧锁着眉毛满脸都是关心的神情,扶住我,不让我在那些幸灾乐祸的女生面前出丑。 

"我们走。" 

我的脚根本不听使唤。我无助的、失魂落魄的看着七海。 

他再次抱起我,在一群人的尖叫声、指责声、漫骂声中离开。 

七海,永远是那么我行我素。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能令我感动。 

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站在这已经整整三个半小时了。七海始终没有开口,就那么默默的陪在我的身边。 

"七海,你为什么带我来这。" 

一条河隔开了两岸,远处有桥相连。对面长长的火车道显得寂寞又孤单。我们站的这边绿草茵茵,偶尔会有嬉戏的孩子经过。 

"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来这。对着河水站很久,如果对面有火车经过,我就会大声喊出来。" 

"可是今天好像一直没有火车。" 

"运气不太好吧。" 

"我的运气向来不好。"我叹了口气,坐下,"妈妈去世的很早,爸爸喜欢赌钱。从很小开始我就要操持家务学会照顾自己。没交到什么知心的朋友,现在连家都没有了。以为遇到林锡辰是命运的转折,可惜是我太天真了。" 

"你很喜欢他吗?" 

"不知道。可是看到他和苏蕾在一起的照片,我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刺痛,痛得很想掉眼泪,痛得快要死掉了。" 

七海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随后说道:"你需要休息。" 

"如果睡一觉起来发现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那该有多好。" 

"做梦未必是件好事。因为早晚都会醒来,醒来的时候还是要面对现实。那时候会痛上加痛,不如一早就清醒的面对。" 

"七海,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理智?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无所谓似的。" 

"好像我的运气也不好。"七海拣起地上的石子,用力抛向河中,"从小到大我都没叫过'爸爸'两个字。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妈妈在我八岁的时 候生病离开了,外婆一个人养活我。好像她们都不喜欢我问起亲生父亲的事情,问急了外婆会掉眼泪。后来大了,我觉得无所谓,也就不再多说一句。一个人要撑起 很多担子,有时会觉得肩膀很痛,痛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就到这坐上一天。然后急促重复着那种痛。" 

我惊讶的望着七海,这就是七海的故事吗?我从来没想过让他总是面带忧郁的原因竟是这个。他喜欢看向远处,游离着,目光飘得很远。一直以来我认为七 海仅仅是个让人觉得心疼的忧郁王子,不爱言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今天当我真正涉足那块孤独的领地时,我觉得那灰色的世界是酸楚的柠檬色。 

七海的脸上却透着坚强,那么坚定的目光让我只能微笑。 

"七海,你知道吗?我总觉得能遇到你真好。那种感觉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那么塌实、那么舒服。"

"就是少了一种心灵上的悸动,那种感觉只有林锡辰可以给你,是不是?" 

我低下头,七海的话又让我觉得难过了起来,眼泪也不知不觉涌了出来。 

七海站起身,从书包里掏出纸和笔。写下什么之后交给我。 

"电话号码?七海,你不是……你不是没有手机吗?上次郑亦南找你要号码的时候,你说没有的。" 

"这个号码只告诉你一个人,你觉得心痛,周围又刚好没有人陪的时候可以打过来。" 

只告诉我一个人?只告诉我一个人……难道这是我的专署号码吗? 

后来跟七海出去玩的很累,回来我就上床睡觉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躺在床上不停的发着抖,喉咙里传来干涩火烧的感觉。我又发烧了吧?七海说回去休息一下我就没事了,所以我要赶快睡着……睡 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连林锡辰都可以忘掉……林锡辰?天啊!为什么连睡着了整个脑袋里都还装的他?到处是他的影子!他的眼睛、他的嘴巴、他的笑容……他 英俊的脸、他经常挥动的拳头…… 

锡辰……锡辰…… 

我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着,好冷!为什么这么冷? 

"韩雪依!雪依……你怎么了?开门啊!" 

是谁在焦急的喊我的名字?为什么听起来那么熟悉? 

七海?我好像又病了……是你第一时间来帮我了吗? 

"雪依!叫你开门听到没有!你想死是不是?" 

这么火暴的声音……七海从来不会这么凶的同我讲话。锡辰……一定是林锡辰。 

"嘭"的一声,我听到房门被狠狠撞开的声音。 

惨了……我又要被骂了是不是? 

恍惚中一只大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紧接着是光滑的皮肤靠在我脸上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发现锡辰正用自己的脸测试我的体温。 

他在那么近的地方……连热热的呼吸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是错觉吗?他温柔的唇瓣盖了过来……暖暖的……醉醉的…… 

我一定是发烧糊涂了,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吻我呢? 

在一片幸福的海洋里,我终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轻轻的从眼角划落…… 

神啊!就让我贪心一次好不好?如果这是梦,请千万不要让我醒过来。求你! 

惊叫着睁开了眼睛。洁白的墙面、洁白的被褥、洁白的房间……我在医院里吗?我摸着自己的嘴唇不确定的回想着,在我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幕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真实发生的? 

"雪……雪依。" 

见林锡辰走进来,我赶紧躺下用被子蒙住头。 

他……他他他……他叫我什么? 

"笨蛋!已经醒了干嘛还要躺下装睡?"一计爆栗子落下来,也许是因为隔着被子的缘故,让我觉得威力大减。 

"哗"的一声,被子掀开了我的整个人彻底暴露在了外面。看到林锡辰的脸,我的心情格外复杂起来。虽然之前被温柔的感觉所包围着,但我并没有忘记他和苏蕾的事情。 

"为什么生病了?" 

"生病就是生病嘛……" 

"谁会莫名其妙的生病?!" 

他还在凶?他居然还在凶? 

"要不是为了等你,我也不会深夜到外面逛啊逛啊……结果你却在苏蕾的家里,两个人不知道做什么好事!" 

"韩雪依!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你已经听到了,我干嘛还要说?我才不说咧!"抢过他手中的被子抱在怀里,以便随时充当盾牌来使用。 

意外的林锡辰的拳头并没有第一时间挥过来。他沉默了一阵,只是低着头两手交叉着搓啊搓啊,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觉得周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他……他……他该不是想告诉我,他真的和苏蕾……我的心立刻揪在了一起。 

"对不起。"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我说,对--不--起!"林锡辰像是用尽了力气说完这句话似的,呼呼喘个不停,额头上也出了好多汗水。 

林锡辰向我道道道道……`道歉?我对准自己的大腿,狠狠掐了下去。痛--痛死我了! 

"啊!唉……唉呦……"因为我的自虐举动,雪白的皮肤上很快出现了红印。 

"你白痴是不是?" 

哇噻!真的不是做梦。 

"照片的事情我已经在亦南那里听说了,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没--有--做--过!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只要相信我什么都没做过就好了。" 

"你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我说了这么多你耳朵长哪里了?!"林锡辰又哇哇乱叫起来,"要怎样你才相信?" 

"我相信!" 

林锡辰的表情顿时变得又惊讶又无奈:"你们女人也太奇怪了吧?刚刚不管怎么说都不信,现在什么都不说反而相信了。现在到底什么状况?" 

什么状况?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么认真那么认真的对我说,让我不管怎样都要相信他。只凭这一点难道还不够吗? 

真正的傻瓜是你吧?什么都不懂…… 

女孩子要的只是一句肯定的话语,有了这句话,不管再怎样不确定的心都会坚定下来。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