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慌乱的开端(1)

幸福的触点,在慌乱中拉开序幕!

  我是韩雪依,在过去的十六年中我一直和老爸相依为命。虽然生活不算阔绰,但也不至于穷困潦倒。我以为自己会平静地迎来充满期待的高中生活,可所有噩梦的开始似乎就在那个下着雨的夜晚—

  “爸,你……你再说一遍。”

  “女儿啊,爸爸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会输那么多啊,我是一时糊涂才签字的,现在虽然很后悔,可是那些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爸爸的。爸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当然不舍得……”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而且你那是不舍得的样子吗?那些人都是坏人,而且很恐怖,你干吗要招惹他们?反正我是不会去的!绝对不去!”

  “宝贝女儿,你要看着爸爸走投无路横尸街头吗?”

  “爸!”

  开始“逃亡”的日子是紧张而狼狈的。可是我又能躲避多久呢?开学在即,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临近,我越发像个随时将要踏入陷阱的可怜虫。幸好,就算是灰姑娘也有守护着她的王子出现—

  “住手!”

  “小子,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躲一边去!”

  “放开她。”

  “混蛋!找死是不是?”

  “这么多人绑架一个女孩子,不觉得过分吗?”

  可是是谁篡改了剧本?

  为什么天使要带着恶魔一起来到人间?

  当我被温柔的严七海深深打动的同时,我宿命中的恶魔却露出妩媚的牙齿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你—”

  “我?”

  “就是你,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

  “睁大你的眼睛。”

  “干……干吗?”

  “好好看着我的脸,给我记清楚这张脸!”

  一年三班表面上就像平静的海面,但是在它平静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多少一触即发的暗涌与漩涡呢?

  一直有着温柔眼神的七海王子以及脾气暴躁喜欢喷火的恐龙锡辰,而我就是那个随时触发他们战争的导火线,虽然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你喜欢她?”

  “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朋友似乎弄坏了我的东西。虽然不用赔新的,但是至少你该把它立刻还给我。”

  “好啊。”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过招的。我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随时奉陪!”

  在电视上看过这样的一段话:被天使亲吻过的人,背后就会长出一对翅膀。当他觉得害怕的时候,那对翅膀就会打开来。如果我也可以遇到天使的话,那么,那个人一定就是七海—

  “七海,你确定要带我去玩吗?”

  “今天是周末,不玩做什么?”

  “可是后天就要比赛了,我还要学游泳……”

  “比赛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好了,你不用担心。今天什么都不要想,痛快地去玩吧!”

  “天啊!七海,你为什么这么好?你简直就是天使的化身!不!你比天使还要善良,还要亲切,还要体贴!能够在一年三班遇到你,我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了!七海!七海!”

 但是老天就是那么奇怪,偏偏导演出让人意料之外的情节。也许讨厌和喜欢本身就是一种矛盾的存在,当他们在我的心里拼命搏斗的时候,最终一定是后者取得胜利。因为锡辰曾经那么用力地、毫无预兆地在我的记忆里刻上了重重的一笔—

  “喂!韩雪依,你真的做好饿肚子的准备了吗?”

  “我是很饿啊,可是你不给我吃,那我有什么办法?”

  “你把底片交出来。”他还不死心是不是?

  “都说了这个条件不行,换别的好不好?”

  “韩雪依!少得寸进尺!”

  “那我不吃了……”

  “你真不吃?不吃别后悔!我告诉你……”

  “什么?”

  “我……我是难得亲自下厨的,你不要以为谁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我以为慢慢摘下恶魔面具的锡辰,会是我生命中一直等待的那个人,直到林奶奶的出现,才彻底打破了这个美丽的梦境。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中的人,那种差距比凶猛的野兽还要可怕—

  “穷人家的孩子身体怎么可能这么娇弱?又不是千金小姐,该不会是装的吧?”

  “是啊,韩雪依在学校里也总是不舒服呢。经常是严七海,就是照片上的那个男孩把他送到保健室,两个人可亲热呢!”

  “请放心,我会从公寓里搬走的……”

  “谁让你搬了?不准搬!”

  “锡辰!你给我过来!让她走!”

  逃!除了拼命地奔跑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方法,锡辰你会原谅我从你的生命中退出吗?你会原谅我的软弱吗?可是我走出林家别墅的时候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人—

  “请问前面是林家的别墅吗?”

  “是……”

  “孩子,你能帮我把这封信送进去吗?”

  ……

  老奶奶有着慈祥的笑容,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信封滑落到地 上……里面居然是……是七海的照片!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十一章 第一缕阳光叫做幸福

我轻轻捡起地上的信封。

  一阵微风吹过,老奶奶额前的几缕银发轻轻扬起。她皱了皱眉头,仿佛整个人都处在白色的雾气之中。

  我拿着信封的手渐渐收紧,一起抽紧的还有忐忑不安的心。

  三三两两的樱花花瓣飘落,被风卷起,眼前开始变得迷离。那个身影越来越远,甚至让我怀疑刚刚发生的一幕只是自己的幻觉。

  “韩雪依!”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我猛地一颤,整个人也从那白色的雾气中清醒过来。转身望去,迎接我的是林锡辰怒气冲冲并且夹杂着焦急神情的脸。他几步赶上来,用力握紧我的肩膀。瞬间,我便轻易地陷入他的势力范围。

  “你要去哪里?我让你走了吗?”

  客厅里羞辱的画面、林奶奶的冷言冷语、林叔叔无奈的表情……全部涌进我的脑海中,疯狂地折磨着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

  我用力挣扎着:“锡辰,让我走!你让我走……”忍住,一定要忍住!我睁大眼睛,努力不让那滚烫的液体流出来。

  “走?你想走到哪里去?”林锡辰的情绪越发激动,他的眉毛几乎要拧在一起,一边拼命摇着我的肩膀一边吼道,“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准去!”

  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这个霸道的家伙……

  “一定要我留下来参加你的订婚仪式吗?林锡辰……林大少爷……请你对我仁慈一些好不好?”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甩开他的手,“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苏蕾才是你的结婚对象,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所以……所以让我走好不好?这么高的门槛我实在爬不上去!”

  “韩雪依!你说什么鬼话?!”

  林锡辰再次抓住想要逃掉的我,精致的五官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起来:“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吧?我和苏蕾的婚事只是奶奶一厢情愿的安排!而你和严七海又算什么?我的照片全都是合成的,难道你能说你和严七海的照片也是有人故意做出来的吗?”

  “我和七海……”

  林锡辰的眼睛里有刺痛我的东西闪过,刺得很深很痛。我快要被这该死的对话逼得透不过气来了。

  “说啊!你和严七海在海边的那些照片是不是真的?”

  听着他近似于咆哮的吼声,还有那些仍旧不依不饶的追问,我几乎陷入绝望的境界,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他的语气终于因为我的无力而缓和下来:“是假的……对不对?”

  “不……”

  肩膀上渐渐失去了重量,迷离的目光中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所有的焦距都变得模糊不清。是什么在狠狠撞击着我的心?那瞬间的疼痛让我感到一阵眩晕。

  “很好……”他在笑?林锡辰的微笑显得那样陌生。为什么我觉得那笑容充满了悲伤?是错觉还是……

  他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脚步沉重得快要拖垮整个身体。

  走了一段,他突然停了下来。只是,他并没有转过头来。

  等了好久,久到我以为他再也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冷冷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你真的喜欢严七海?那么……我成全你们。”

他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七海呢?七海是我的朋友啊!可是,看着眼前的锡辰,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力气和勇气去解释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站在原地。

  我抓紧自己的衣角,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时间倏然而止……

  植物的呼吸声、房屋的呼吸声、整座城市的呼吸声……静得让人只能感觉到绝望。曾经最熟悉的身影就近在咫尺,但此刻,却让我感觉相隔天涯。

  林锡辰轻轻侧了一下头,像是并不甘心就这样走掉,又仿佛等待着我出口挽留。可是我,除了受伤的心以及想要放弃的念头之外,根本没有力气再做什么。

  空气间满满的沉闷气氛,逼得我快要发疯,几度张嘴,我却根本发不出声音。而林锡辰,站了几秒钟,突然伸出拳头,狠狠地打在旁边一辆停住的轿车车窗上。刺耳的警报声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撕破了暗潮汹涌的空气,也撕扯着我的心。

  林锡辰最后一次回头,目光中充满了伤感、期待、失望……所有复杂的心情都写在他的脸上。

  四目相对。我死命地咬住唇角,然后……转身,走开……

  “韩雪依!”是林锡辰不甘心的叫声。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连串的谩骂声:“他妈的!你小子吃错药了是不是?把我的车打成这样,你要怎么赔我?”

  “韩雪依!”

  “你想溜?没门!要走的话先赔钱给我!”车主依旧不依不饶。

  我加快脚步。此时此刻的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正常地思考,乱糟糟的思绪让我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冲上了马路。

  逃!我只有这一个念头。

  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变得如此狼狈不堪?为什么要安排一个林锡辰闯入我的世界?为什么要让我经受这么多的折磨?

  爸爸,你在哪儿?快点带我走吧……求你……

  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伤心欲绝的心情让我觉得掉进了万丈深渊。

  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包括那呼啸而来的轿车喇叭发出的警告声。

  等到回过神的时候,那突然放大的画面让我惊呆了……就这样……结束了吗?我闭起了眼睛……等待着命运宣判的那一刻。

  突然一股外力将我扑倒在地,车擦着我们的脚边驶过。我惊魂未定地睁开眼,顾不得浑身的疼痛,只是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

  充满包容的微笑,犹如清澈湖水般让人安静的目光,除了他还 会有谁?

  总是不顾自己的感觉,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想尽办法让我开心的人,除了他还会有谁?

  不管我遇到什么困难危险,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的人,除了他还会 有谁?

  “七海!”是他将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吗?我终于从刚才慌乱惊吓的情绪中走出来,委屈地扑向他。

  蜷缩在七海温暖的怀抱里,我像个迷路好久终于找到家的小孩,放声大哭。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头上的手掌隐约传来他的温度。

  这一刻……请让我依靠……好吗?我累了……很累……很累……

 时间在我的哭泣声中流逝着,压抑的心情终于渐渐好转。

  我从七海的怀中抬起头,胡乱地抹着眼泪。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奇怪?往常他总会说些安慰的话,可此刻他却一直沉默着。

  七海怎么了?我抬头看向他,发现他直直地盯着马路对面。我顺着他的目光回过头,终

于知道了这其中的原由。

  马路的对面,林锡辰雕像一般地站在那儿。受伤的手还在不停地滴着血,整只手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可是他却紧紧地握着拳头,像只眼中充满怒火并且随时会冲过来乱咬一通的野兽。

  他看到了是不是?

  七海把我扶起来,我发现自己虚弱得根本没有办法去面对林锡辰。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分别站在马路的两端,隔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对望着。我不知所措更不敢去看锡辰的眼睛,只能低着头咬紧嘴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受不了这充满了火药味的气氛,伸手拉了拉七海:“七海,我们走吧。”我低着头,声音小得连我自己都听不到。

  “好。”七海收回目光,扶着我转身走开。

  我和七海渐行渐远,但是,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没有让我有一丁点的如释重负。我知道,林锡辰正在马路那边看着我们,此刻的他,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七海带着我来到那个河边,那个他最喜欢的地方。

  熟悉的一切,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只不过在七海消失几天之后,这里多了一些东西。

  “雪依,你没事吧?”七海温柔地问道。

  我故作坚强地笑了笑,然后指着河边的帐篷问道:“怎么会有这个?你在露营吗?”

  七海的目光飘向远处,里面布满忧郁得难以让人解释的神情。

  “发生什么事了?”我突然想起那天在学校中庭看到他和那位老奶奶的事情,于是问道,“那天是不是有人来学校找过你?她是……”

  “我外婆。”

  “你外婆?”

  “就是一直和我相依为命的外婆。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七海席地而坐,像以往一样习惯性地捡起手边的小石头扔进河里。河水激起一阵阵的波纹,显得孤独而寂寞。

  “是不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我……我并不是故意偷看的……那天我看到你们在一起,你外婆的情绪似乎很激动,还哭了……”

  “没什么。”好简单的三个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简单的三个字从七海的口中说出来好像很艰难。

  “那你这是……”我隐约看到帐篷里似乎还有衣服和书本,连平时要用的生活用品也一应俱全。

  “我暂时会住在这儿。”

  “住在这儿?”我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和露宿街头有什么分别?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惊讶,七海露出笑容安慰道:“傻瓜。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空气流通好,而且很自由啊。我可以做很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你忘了吗?我一直很喜欢这里,它能让我混乱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

  我试探着问:“那你外婆呢?”

  “当然住在她该住的地方。”

  “那……哪里是她该住的地方?”

七海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收回忧郁的目光转头看向我:“雪依,不要问了……好吗?有些事情我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不想让 其他人知道。”

  “可我们是朋友啊,也许我可以帮上忙……”我仍不放弃。

  七海的手温柔地落在我的头上,轻轻抚摸着。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充满了对我的怜惜,

这点总是让我那么地感动。

  “原谅我,雪依,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七海,你把自己弄得太辛苦了。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连我都不能说吗?”我心疼起来。

  七海总是想方设法地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这样的七海,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你看,我也同样的狼狈,也许很快也要无家可归了。我也不愿意被别人看到自己的窘境,可是我却不介意被你看到。”我看着他的眼睛,试着把我的意思准确地传达给他,“我们两个是那么的相似,所以我信任你。”

  七海看着我,想说什么,却被我制止了。

  “听我说,七海,也许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帮你做什么,但是我会一直支持你的。七海,请你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是一个人,除了和你相依为命的外婆,你还有我这个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辆火车从河对面的轨道上驶过,轰隆隆的声音有些震耳。

  我听不到七海说了什么,只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那么温柔,他微笑着说了些什么,可我却根本无法听清楚。可他的确是说了,到底是什么呢?

  等到周围安静下来之后,我问他:“七海,你刚才说了什么?”

  他露出好看的笑容,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回答:“没什么。”

  “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我不想破坏他恢复的好心情,于是摇着他的胳膊追问,“再说一遍!我没听到!你在笑我吗?你在笑我说了那么多肉麻的话吗?”

  “不是啊。”七海的脸上仍然挂着无法抹去的笑容,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起来。难道是因为我刚才的话吗?

  “你看!你还在笑……七海,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真的没什么。”七海突然拉住我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我笑,是因为……我很开心你能说那些。这不是嘲笑,懂吗?我真的很开心。”

  我当然知道七海是不会嘲笑我的。可是,只因为那么简单的几句话就让他阴郁的心情在瞬间放晴了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魔力,还是说七海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我的话……真的让你觉得开心?”我不确定地再次发问。

  七海重重地点头:“是啊。难道……你后悔了?”

  “当然没有!”我赶紧摆手示意。

  只是听了七海的话,我终于明白了七海和锡辰之间的差别所在。

  对于从小就不曾拥有太多幸福的七海来说,很多东西都会轻易地让他感到快乐和满足。但是锡辰差不多已经拥有了全世界的幸福,他又怎么会因为我的几句话而感动呢?正因为如此,在锡辰的面前我才显得那样的渺小和不重要。

  “就算后悔也没有关系。反正……我本来就是个不该拥有幸福的人。我是多余的。”七海将头深深地埋进双臂中,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却感觉得到他的伤痛。

“多余的?”

  “雪依,什么都不要问,好吗?”

  “……好……”

  一阵微风扬起,不知道从哪飘来几片樱花花瓣。像是粉红色的精灵在翩翩起舞,优美的姿态令人遐想。

  今年的樱花似乎特别地多……

  VOL.03

  告别七海,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寓,那个让我感到伤心的地方。我尝试和老爸取得联系,可是老爸像失踪了一般。

  虽然没有联系到老爸,但是,我还是决定从公寓里搬出来。简单收拾了行李,发现自己居然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件衣服而已。忍不住苦笑起来,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和苏蕾那样的千金小姐相比。

  只是,让我感到失落的并不是物质上的差异。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之前小心翼翼藏好的底片,那是我和锡辰搬来的第一天,他做饭给我吃时偷拍的。

  那些甜蜜的画面再次排山倒海地朝我袭来,让我忍不住想要落泪。

  “锡辰,刚刚我们从超市里最后买的是什么?”

  “茄子……喂!韩雪依!你干什么?”锡趁把手里的鱼丢进水槽,怒气冲冲地扑向我,“底片给我!快把底片给我!”

  “不给!这可是绝无仅有史上最强的照片……”我边往房间里跑边说,“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哈哈!”

  “出来!底片给我的话,拍照的事既往不咎。”

  “我要是不给呢?”

  “晚饭不准吃……不!以后都不准吃饭!”

  “锡辰,你也太小气了吧?收藏一下有什么关系?我保证不会拿给其他人看的,我保证!”

  “保证有个屁用啊!销毁是最保险的做法!别啰唆了,快点出来!”

  “我不要!”

  “你真的不吃?不吃别后悔!我告诉你……”

  “什么?”

  “我……我是难得才亲自下厨的,你不要以为谁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停止,停止!不要再想了韩雪依!

  为什么每次只要和“林锡辰”这三个字扯上关系,我就一定会伤心难过?他明明应该是那个能带给我幸福的人啊!

  我擦了擦眼泪,收拾起残留的回忆,终于站起身走出房间。钥匙被我留在房间,我孤单地离开。我没有勇气面对我已经伤痕累累的心,所以只好像个逃兵般远离开战场……

  口袋里的钱并不多,虽然我不至于像七海那样住在帐篷里,可也要计划着以后的生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找到了一间狭小的地下室,潮湿、阴暗、几乎不见天日……我感觉自己可怜到了极点。

  尤其是看到房东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房东是个刻薄的中年妇女,见我站在门口用力推了一把,我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

  “每个月一百元的租金而已,能住这样的地下室就已经不错了!看你一副穷酸样,还嫌弃是不是?”

  我摇摇头:“不是的……”

  “那就行了!”胖房东把嘴里的瓜子皮吐净,冲我一伸手,“先交三个月的钱。”

  “三个月?”

  “这是规矩!”

  真的有这样的规矩吗?我半信半疑。可是除了这里我似乎找不到其他落脚的地方了,虽然不情愿,可我还是乖乖付了房租。

见到了钱胖房东眼睛突然一亮,终于扬起了嘴角:“记得不要带不三不四的人回来!还有……算了,看你也不像坏小孩,你先休息吧。”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地下室不足十平米,还被分隔出了一间卫生间。只有一扇小得可怜的窗子,阳光艰难地射进来。陈旧的家具、肮脏的被褥、杂乱的垃 圾……我把行李放在床上,像只流浪的小猫蜷缩在角落里。

  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让我躺得很不舒服。是什么呢……

  我伸手去摸,却摸到一封皱巴巴的信。对了!是七海的奶奶拜托我交给林家的东西,我怎么给忘记了?真是糟糕!现在我根本没有办法 去林家啊。

  忍不住打开来,里面有七海的照片……

  七海……他和林家会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他的外婆要找人送七海的照片去林家?我隔着信封摸了摸里面,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是信吗?虽然已经好奇到了极点,可道德心使然我还是乖乖地把信放回了口袋。七海知道这件事情吗?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记得问他。

  咕噜……咕噜……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唉……我站起身勉强打起精神来,不管发生了多少大起大落的事情,日子还是要一样地过啊,韩雪依,你一定要坚强!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买些吃的填饱五脏庙!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上的行人也渐渐少了。地下室周围的环境不太好,走了好久才找到一家便利店,规模很小,里面只有一些常用的物品和简单的食物。我 挑了几包方便面还有几瓶矿泉水,结账的时候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偷偷看着我。好几次突然回头都没有发现异常,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街灯昏暗。为了抄近路我特地绕进了一条狭小的街道里。可是没走几步我就有些后悔了,周围黑漆漆的,连“吧嗒吧嗒”的脚步声都听得格外清楚。我只好壮着胆子继续朝前走。

  可是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坏人……如果是坏人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一股凉气迅速窜过我的脊背,我吓得大步跑了起来。随着“怦怦”的心跳声和凌乱的脚步,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空荡荡的街道里弥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背后好像真的有人跟着我。我跑他也跟着一起跑……是谁?到底是谁?

  “啊—”一个重心不稳,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袋子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我越发恐慌。

  “是我。”

  “放……放开我!我没有钱……”我的胳膊被一只手抓住,我拼命挣扎着,“我什么都没有!你找错人了……”

  “是我!”

  这声音有些耳熟……我停止胡乱舞动的手慢慢睁开眼睛。

  季……季培霖?!我悬起的一颗心终于顺利归位,一边抚着胸口大口吸着空气一边抱怨:“你干吗偷偷跟在我身后?”

  “我出来买东西,无意间看到你。因为知道你并不住在这附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所以没敢马上出声音。”季培霖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儒雅地笑了起来,“怎么?吓坏了?”

  “你看我的狼狈相就知道了。”我开始捡地上的东西。

季培霖蹲下身子帮忙:“我像坏人?”

  “如果知道是你我就不必吓得乱跑了。”

  “对不起。”他拿起一包方便面看了一眼,皱起眉毛,“你就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吗?”

  我赶紧夺过来装进袋子里,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是……是啊。”现在的我恐怕只能吃这种东西了吧?而且我必须要马上找份工作来养活自己,还要尽快和老爸取得联系。

  季培霖像是看出了什么,透过镜片的目光显得深邃。他双手插进口袋里,突然提议道:“不如陪我去吃晚饭吧。”

  “陪你……吃晚饭?”

  微笑。很故意的微笑。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季培霖郑重其事地提出邀请,“我还没吃饭呢,不介意跟我同去吧?”

  “好……”

  他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吧?只是……我却没有办法拒绝。

  VOL.04

  早就过了吃饭时间,所以餐厅内并不拥挤,我们挑了靠近窗子的位子坐下,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我的心绪更加混乱。

  “想吃点什么?”季培霖的声音响起,我回过神来,发现他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我。

  “啊?哦,随便吧。”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我随手翻了翻,合上放在一边。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到这种高档餐厅来吃饭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虽然我不想接受任何人的施舍,但是现在的我……又有什么权力去维护那可笑的自尊心呢?

  “随便?”季培霖宽容地笑了一下,“看来没有什么胃口啊。还是 说……你很希望坐在对面的人换成林锡辰?”

  “不……”

  像是滴血的伤口上被狠狠地撒上一把盐,痛楚再次袭来。我低下头,不知如何是好。为什么要突然提起这三个字?好残忍……

  “对不起。”季培霖的道歉声里却似乎并没有多少诚意。

  他兀自点了一些食物,等服务员下去之后继续说道,“我很同情你的不幸,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怪只怪你和林锡辰扯上关系,所以你注定会受到伤害。”

  我抬起头盯着季培霖的脸,此刻的他脸上满是我们第一次在街道上相见时的表情,陌生而诡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总是会说出让我意外的话,而每次又会在瞬间让我感受到不同的感觉。真是个让人难以琢磨的人,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出奇地冷静。

  季培霖安静下来的时候冷静得让人害怕。我反而觉得他并不像是锡辰的朋友。

  “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如果你是说从林家搬出来的事,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那样的生活不属于我,锡辰的世界对我来说本来就是遥不可及的。现在我只是退了出来,恢复了我自己的生活。”我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这样的话自己听了也会好过一些吧。

  “可惜并不是全身而退,不是吗?其实……”季培霖的目光中流露出淡淡的嘲讽,“你在我面前没有必要掩饰。”

  “我没有掩饰。”

  “不承认也好,自欺欺人也罢,可惜这件事情不会就此结束。”

我惊讶地望着他:“为什么这样说?”

  “不相信我的直觉吗?”季培霖反问道。

  “男生也信直觉这种东西吗?”我笑了笑,“那可是女孩子的专利啊。”

  “我并不想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什么?”

  “不……没什么。”一时的走神让我没有听清楚他刚刚的话,季培霖指着陆续摆上桌子的菜说道,“快点吃吧。”

  虽然很想问个清楚,但是望着那张写满漠不关心的脸我实在没有再次开口的勇气。在季培霖面前我总是觉得自己像是赤裸裸的没有遮掩,他仿佛拥有特殊的能力,可以轻易地潜入人心,读懂对方的心思。

  “不合胃口?”见我不怎么动筷子,季培霖问道。

  “不是。菜很好吃。”

  “以前我经常和培芸来这吃饭。”

  “培芸?”对了,是季培霖死去的妹妹。也正因为她锡辰才一直有种负罪感,对水产生恐惧。而季培霖一直耿耿于怀也是可以理解的,幸好他现在和锡辰冰释前嫌,这样不是很好吗?

  “培芸很喜欢你面前的那道菜,每次她来都要点。”季培霖的脸上有回忆带来的笑容,同时还夹杂着因为失去而显露的淡淡忧伤。这样的他……让我觉得越发陌生起来。

  “不好意思……”

  “干吗道歉?”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只能道歉。”我摆弄着餐纸回答。

  季培霖很快恢复常态,不再说什么闷头吃着东西。

  就在这时刺耳的声音响彻整间餐厅。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被打回原形的灰姑娘啊!又在假装可怜骗取同情吗?听说你很有骨气地搬了出来,难道现在正露宿街头吗?”

  能够发出这样讨厌声音的人除了苏蕾还能有谁?是不是老天在故意和我作对?越不想见到谁就偏偏安排谁的出现。

  等……等一下!我瞪大眼睛,努力把焦距清楚地对准苏蕾旁边的人,而此刻的林锡辰正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

  他们两个……一起来的……

  短短的一天却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形同陌路。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所有味道混杂在一起,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品味。

  “你们也来这边吃饭?不如一起啊。”

  我无语地看着季培霖若无其事的样子。天啊!他为什么要提出邀请?难道他不清楚我现在的处境吗?尴尬、难过、羞辱……我已经快要无地自容地钻进桌子底下去了,可他竟然还……

  “不了,我可没兴趣对着讨厌的人吃饭!”苏蕾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继续抬着她高傲的下巴,“锡辰,我们坐那边好不好?离这里远一点。”

  林锡辰没有回答,只是径自朝苏蕾指的地方走去。

  餐纸在我的手中断成两半。在泪水快要决堤之前我拎起东西冲出了餐厅。

  静谧的街道上能清楚地听到脚步声,我茫然不知所措地朝前走着,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方向搞错了。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季培霖终于开口了:“你现在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一想到那个阴暗狭小的地下室,我赶紧摆手:“不……不用了。”

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说实话,这附近的治安不是很好。虽然我不像锡辰和亦南那么能打,但如果真的遇到危险的话,我还是会拼尽全力保护你的。”

  “谢谢。”

  昏黄的路灯下我们俩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一路上季培霖都没有再开口说话。我一直觉得

他很神秘和琢磨不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同样善解人意。因为此刻我只想安静地保持原状,太多的话语反而会让我更加糟糕。

  很快到了目的地。

  季培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他看了一眼地下室说道:“自己小心。”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我伸手进口袋掏钥匙……对了,信!

  “等等!”我叫住他,“可以帮我把这个交给锡辰吗?”

  季培霖愣了一下:“怎么?还没有死心吗?”

  “你误会了。”我赶紧解释,“这不是我要交给他的,是帮别人。答应了人家所以一定要办到,可是我现在……所以……你能帮我吗?”

  “好。”季培霖接过信封问道,“还有没有其他事?”

  我摇摇头:“没有了。再见。”

  “再见。”

  深夜。

  在冰冷的地下室里……我觉得有些寂寞……

  可是我告诉自己千万不可以流眼泪。

  明天醒来的时候,被第一缕曙光照到的人一定可以幸福……

  VOL.05

  清晨。隐约听到房东的咒骂声。

  我在一片吵闹中醒来,简单梳洗之后我打起精神出门。

  “是韩雪依耶!”

  “真的是她?!她干吗还来学校?难道不会觉得难为情吗?”

  “竟然和七海王子去海边看日出,真不要脸!”

  “七海王子是我们的!”

  在许多女生的指指点点中我低头走进学校,这样的遭遇我早就习惯了。莫名其妙地出名,然后听着许多刺耳的话语,自己像异类一样,只因为接触了她们想接触而接触不到的人。

  当一个女孩子喜欢上一个男生的时候,就是她从天使蜕变成恶魔的开始。而嫉妒心能让她们丧失所有的分辨能力,就像已经伤痕累累的我站在她们面前,她们并不为所动一样。

  “不会吧?怎么这样?”

  “简直是独家新闻耶!”

  “真的还是假的?”

  “你白痴啊!照片都登出来了,你眼睛长哪里了?自己好好看啊!”

  一大早学校的公告栏前就聚集了一大票人。看着他们七嘴八舌指手划脚的样子,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在最外层怎么也挤不进去。今天的议论声似乎和往常的不同。

  “虽然快要订婚了,可毕竟大家还是学生啊,怎么可以做这么过 分的事?”

  “你管咧!我看你是嫉妒!”

  “我嫉妒?拜托!我以前喜欢林锡辰是因为他高傲的样子很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有吸引力,你懂不懂?可是你看现在……”

  “这么说也没错啦。看他和苏蕾抱在一起我也觉得很恶心耶!”

  “而且他们竟然还……”

“算了!算了!不要说了。还是我家七海王子比较好。”

  “七海不是也有和韩雪依在海边的照片被曝出来吗?”

  “那怎么一样?!”

  “哪里不一样?”

  “反正就是不同啦!”

  ……

  照片?又是照片!是锡辰和苏蕾的照片吗?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的确一起出去吃饭的,我和季培霖看到了。难道除了吃饭他们还做了其 他的事?

  “笨蛋雪依!”一只大手重重地落在我的肩膀上,紧接着便传来郑亦南不正经的声音,“喂!你又在发什么呆啊?笨头笨脑的小心嫁不出去!”

  “坏嘴巴!”我故作镇静地咒骂了一句,心里却还一直惦记着公告栏里的照片。抬头一看原来季培霖也站在他的旁边。

  “早!”他友善地朝我打招呼。

  “早……”

  “又有什么新鲜事啊?大家都凑在一起看什么?”郑亦南终于发现了公告栏里的不寻常,把书包扔给季培霖只身向最里面挤了进去。

  “是小南南耶!”

  “哇!真的是他!”

  “居然和他站这么近,感觉好幸福哦…&h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