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从来没有离开过的视线

也许是打工太累的缘故,早上如果不是房东的大嗓门我一定要睡过头迟到了。幸好有这个“人工”闹钟在。我出门的时候感激地对房东太太笑了笑,她却一脸莫名其妙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真是滑稽!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呼喊声:“雪依!”

  我回过头去,原来是程橙。她几步追上来,顾不上气喘吁吁的自己,将手中的袋子递给我:“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路过面包店,特意帮你带的。雪依,你一定没吃早餐,对不对?”

  “程橙,你真好!居然想到帮我带早餐……好感动!”我上前肉麻兮兮地拥抱住她,“你这么体贴,如果我是男生一定追你当女朋友!”

  “雪依,你很讨厌耶!开我玩笑是不是?”程橙立刻红了脸,她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周围有三三两两的同学跟上来,我们就这样一路吵闹着走进学校。

  “是韩雪依耶!她真的和七海王子在一起吗?”

  “怎么这样?天啊!我要疯了!”

  “这样的照片……难道说他们两个人昨天一直在一起?”

  “约会?是秘密约会?”

  公告栏前再次聚满了人,我的心也跟着一起提到了喉咙。这次又会是什么样的照片呢?难道昨天锡辰和苏蕾又发生了什么事吗?可是……我明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程橙拉起我因为紧张而握紧的拳头,像是在安慰我。

  “雪依,没事的。我帮你去看看好吗?”

  “还是我自己去吧。”我下定决心,“已经发生的事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想到这里我坚定地朝人群走去。这时围观的女生们也发现了我的存在,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们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小声议论,有的指指点点……这次真的和我有关对不对?

  照片……是昨天我和七海在打工地方以及下班后我们一起在拉面馆吃东西的照片。虽然没有任何合成的因素,但拍摄技巧和角度都恰到好处,全部都是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

  一定是有人在近距离内跟踪我们拍出来到的。突然想到昨晚那种被窥视的感觉……难道……我并没有感觉错,的确是有人在跟踪我?可是谁会跟踪我呢?他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雪依。”一只带着体温的手温柔地落在我的肩膀上。转头,是七海。

  “你看。”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我将公告栏里的照片指给七海。有七海在,我就觉得安心。

  只是,见到两名当事人全部到齐,我们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

  特别是七海的“亲卫队”,那些“花痴”女生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发动言论攻势,矛头当然是指向我的。

  “韩雪依她凭什么?先是勾引林锡辰,现在人家有要结婚的对象了,就把目标换成七海王子,未免太下贱了吧?”

  “真的很过分耶!明明自己丑八怪一样,还不收敛一些!”

  “对啊!我们要坚决守护王子殿下!”

  “谁都不可以把七海王子抢走!”

  ……

  声音越来越大……加入的人越来越多……

  程橙冲进人群,有些害怕地拉着我的胳膊问道:“雪依,我们要怎么办?她们很激动的样子。我看,我们先走吧?”


我也很想走,可是我们已经被围在最中间了,要想顺利走出去又谈何容易?

  七海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皱紧了眉毛……脸上有急躁的神情。凌厉?急躁?等……等一下!为什么我觉得……七海皱紧眉毛心浮气躁的样子竟然和锡辰有几分相似!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那种目光……那种神情…… 真的很像!

  “一大早又发生什么事了?都围在这干什么?让开啦!”一个不明物体穿过人群“飞”了进来,正好砸在我的头上。定睛一看,竟然是郑亦南那个坏小子的书包。

  “哈哈!笨蛋雪依,是你吗?”

  他……他他他……他还敢笑?没看到我现在的处境吗?这简直就是落井下石!

  “郑……郑亦南,你别再闹了好不好?我被困住了……”

  “不要怕。”七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我护在自己的怀中,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周围的女生们早已因为这一举动变得更加激动不已。天啊!她们不会气急败坏地扑过来吧?

  “怎么办?怎么办?雪依,我们……”程橙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都—让—开!”

  炸弹一样的叫声,惊爆过后大家全都愣住了。这真是……死一样的寂静啊。所有的目光都朝声音的源头望去,齐刷刷前所未有的默契度让人瞠目结舌。

  “拜托!恐龙大哥,我快被你吓破胆了!搞什么飞机啊?突然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你昨晚该不会是吃了一大盘的辣椒吧?”郑亦南凑到锡辰跟前,故意用鼻子朝他闻了闻,然后夸张地说,“哇!好大的火气!喂!不想死的最好赶快让开哦!”

  锡辰的身边少了讨厌的苏蕾,这次只有他一个人站在甬道的正中间。他……在救我吗?

  我抓紧了书包的背带,仍然无法掩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是林锡辰耶……他好像很生气……”

  “那又怎样?他不是已经和苏蕾在一起了吗?我们又没对苏蕾干吗,他生什么气?”

  “我哪里知道啊!可看起来就很生气啊!”

  “难道他和韩雪依也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吗?”

  “不会吧?林锡辰是这么变态的人?”

  “脚踩两只船!太过分了吧!”

  ……

  好像就是从“照片事件”开始之后,锡辰在女生中的威信和受欢迎程度急剧下降。难道这就是幕后操纵者的目的吗?

  “我……我和林锡辰一点关系都没有!什么脚踩两只船,你们少乱说了!林锡辰他……他……”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替锡辰讲话,可是我怎么也无法把后面的话说出口,因为要我亲口说出锡辰他马上就要和苏蕾订婚的事,我的心会痛到不行。

  “什么?他们俩没关系?”

  “谁信啊!”

  “就是啊!没关系干吗替林锡辰讲话?”

  “很可疑哦!”

  天啊!我好像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糕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严七海!”是锡辰的声音,“带她回教室!”

  我抬头望过去,锡辰的眼睛里有我读不懂的东西。

看似平静的教室犹如被盖子扣住的一锅沸水,大家虽然都不敢说什么,可实际上每个人都在揣测着我、锡辰以及七海三个人的关系。这样被不怀好意地议论、关注、排挤……让我越发觉得疲惫不堪。

   除了程橙交给我的面包之外,一整天我都没有再吃其他的东西。我甚至连座位都没有离开过。七海则一直沉默地坐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他无形的支持与保护让 我觉得温暖了许多。而锡辰自从走进教室就没有再说过什么,像只沉睡的野兽静静地趴在桌子上,没有人敢惊动他。就连平时大大咧咧总是往枪口上撞的郑亦南都退 避三舍。

  今天的气氛格外得紧张。这样的煎熬终于在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结束了。可是我的心情却没有好转多少。因为照片的缘故七海也有所忌讳,他用眼神提醒我一会儿还要去快餐店打工。我点点头,正要拎起书包出门的时候背后却响起锡辰的声音。

  “站住!”

  是叫我吗?自从上次在林家门口分手之后,他再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过一句话。难道……

  “严七海,我是在叫你。”

  原来他根本不是要和我讲话,心中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失落感。

  七海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有什么事?”

  班上的同学走得差不多了,留下来的人像是闻到了战争前的火药味一般,全都主动将自己化成了空气。郑亦南收回已经迈出教室的脚,迅速折返回来。这样的好戏这家伙是永远都不会落下的。

  “锡辰,你要干吗?你该不会是想在学校里修理七海这小子吧?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没你的事!”锡辰一把将郑亦南推开,径自走向七海。

  他要干什么?难道真的想……

  我来不及多想,上前挡在七海面前:“锡……锡辰,我和七海……”

  锡辰冷冷地说道:“让开。”

  “可是……”

  “让开!”

  我的手在颤抖着,因为他金属一样坚硬的目光让我觉得伤心和难过。七海伸手将我拉到他的身后,一年三班的两位风云人物就这样零距离地交锋了。

  “你要说什么?”七海外表平静,掩藏不住他惊人的气势,就像蓄势待发的火热小宇宙。

  锡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久,随后皱起了眉毛:“我们有一场仗还没有打,没忘记吧?”

  “当然。你想的话我随时奉陪。”

  “那么就今天吧。今天我很想打架。”

  “好。”

  好?!七海说好?他不是很讨厌打架吗?他向来反对暴力的。而锡辰也从来不为了自己出手,他们两个今天到底怎么了?好奇怪!虽然搞不清楚状况,可是我知道如果不赶快阻止的话,可怕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

  就在教室里的人全都在发愣的时候,锡辰却意外地挥动了拳头。

  “哐啷”一声,七海的左脸被击中,他也因为重心不稳而把旁边的桌椅撞倒了,自己摔在了一片狼藉之中。

  “七海!”我惊叫起来,刚想上去扶他,便被一个冷酷的声音阻止了。

  “不关你的事!”

“锡辰……”

  我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他。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目光凌厉的男孩真的是锡辰吗?他居然动手打了七海,他怎么可以……我的喉咙像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哽咽得无法说出一个字。

  七海擦了擦嘴角,从一大堆桌椅中站起来。

  “雪依,不用担心。我没事。”他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把希望寄托在了七海的身上,用恳求的目光望着他:“七海,不要打,可以吗?求求你……”

  “恐怕……”七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锡辰,他们的眼神竟然惊人地相似。锡辰扬着下巴,眼睛里有男孩子惯有的挑衅。

  于是七海继续说道:“恐怕只有这个不行。”

  不行……果然不行。正在我万分失望地努力寻找其他方法来阻止这场战斗的时候,七海居然也挥起拳头在锡辰的脸上狠狠留下了痕迹。

  又是一连串桌椅倒地的声音……锡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们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大打出手?

  我拉住郑亦南:“不要让他们打了好不好?你去阻止锡辰啊!你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他会听你的……”

  “笨蛋雪依……”郑亦南推开我的手,带着笑容说道,“没用的。你看锡辰的表情就知道了,他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而且我觉得锡辰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感觉?我看了看表情凝重的七海,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锡辰。我不懂!我不明白啊!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一点预兆都没有……

  我无意间看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季培霖,原来他也没走。对了!他也许可以阻止锡辰。

  “季培霖……”我忍不住叫起来。

  可是还没等我的话说完他就开口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们。”说完便起身走出了教室。

  郑亦南没有办法……季培霖也没有办法……

  难道这场对决真的是无法避免的吗?

  等到我回过神的时候锡辰和七海全都不见了,他们什么时候消失的?我居然一点都没发觉。

  我摇着郑亦南的手问:“他们人呢?”

  “刚走了。”

  “去哪里了?”

  郑亦南耸肩:“不知道。”

  不知道?那我要去哪里找他们?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赶紧向教室外面跑,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们来阻止悲剧的发生。

  “笨蛋雪依,等一下!”郑亦南突然叫住我,“别白费力气了。”

  “怎么会是白费力气?难道你很希望看到他们两个人打架吗?”我激动地问道。

  “我无所谓啊。”这个坏小子竟然一脸轻松的样子。亏他还是锡辰的好朋友、好兄弟!难道他不担心锡辰会受伤吗?还是说他很有信心锡辰会胜利?

  “你—”

  “因为我太了解恐龙锡辰了。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人本来就应该好好解决一些事情吗?”

  “解决……什么事情?”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郑亦南表情认真地回答:“就是你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啊。”

“我们三个人没什么事好解决的。锡辰已经和苏蕾在一起了,他们会在不久之后订婚,然后……也许会一起到国外留学。反正他们注定会在一起就对了。”

  “哈哈哈哈……”郑亦南大笑了起来,伸出一只大手猛戳我的脑袋,“笨蛋雪依,你是吃什么长大的?你说啊!快说啊!”

  我不解地问:“难道我说错了吗?这和我是吃什么长大的有关系吗?”

  “笨!真是笨到可以自杀去了!拜托!恐龙锡辰像是会轻易就屈服的人吗?他如果乖乖听从他奶奶的安排那才奇怪呢!笨蛋雪依,你到底了解不了解他啊?”郑亦南一副快要被我打败了的样子,好像他是锡辰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我怎么会知道……”我真的被搞糊涂了,虽然我说过很多次要从锡辰的生活中退出,可是我根本没有办法逃离他留给我的所有记忆。

  特别是每天都能看到他,那么真实的他就在我的身边,更让我没有办法忘记……之前不管说过什么样的豪言壮语都会被锡辰的一个眼神轻易抹杀掉。我就是那么的没用!

  “怎么会不知道?笨女人!”郑亦南又是一连串的抓狂,差点用拳头去砸墙。

   “我清楚锡辰的性格,他当然不会随便任人摆布。可是公告栏里接二连三出现的那些照片又怎么解释呢?我根本看不出他哪里拒绝苏蕾了,他们不是很好吗?而 且……”我唯唯诺诺地回答着,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真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那个野蛮的家伙会用拳头狠狠教训我。我可是承受不起啊……

   “而且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笨!”郑亦南丢过来一记白眼,“喂!你好好想想,你认识的林锡辰是会随便和女孩子做出那种亲昵举动的人吗?更别说Kiss了!就 连苏蕾自己都说不知道锡辰什么时候吻了她啊!哪有当事人都说不知道的?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郑亦南边说边摆出一副足智多谋的嘴脸。

  也许是太得意了,一个没站稳整个人摔在了地上。他咒骂着迅速站起来,指着我吼道:“不准笑!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拜托!我哪里笑了?明明是他自己的举动太可笑了。但是不对啊—

  “照片是假的?可是为什么有人要这样做?”

  郑亦南不再说什么,拿起桌子上的书包向外走:“我认识的恐龙锡辰可不是这样的哦!我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和他做兄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拳头厉害,我更欣赏他聪明的脑袋。等着吧。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真相……大白?我迷惑了。

  他们到底去哪儿了?等到我追出去的时候早就已经不见了锡辰和七海的影子。我沿着学校附近的街道一条一条地找着,可是仍然没有任何发现。打架的话一般都会找没人的巷子吧?或者公园的空地?还是…

  天啊!我根本没有打架的经验,到底该去哪里找他们呢?

   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跑了一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打工的时间已经过了,不知道明天去了会不会被经理责骂?我拼命摇摇头,现在根本不是担心这些的时 候吧?我太没用了!怎么会连两个大活人都找不到呢?我坐在路边想到头都痛了也没有一点头绪,这种担心的感觉让我心急如焚。

可是我到底在担心谁呢?锡辰还是七海?

  锡辰看起来虽然不是很生气,但我能感觉得到他狂飙的战力指数。如果不是真的要打,他是绝对不会这样的。七海也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他只是把自己强大的一面隐藏起来罢了。

  他们两个人的对决……我的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他们两败俱伤的样子。越想越觉得心急如焚。可是,就算现在找到了又有什么用呢?想必不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发生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却还是找不到他们两个,只好失魂落魄地向回走。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我和七海打工的那家快餐店。

  等等,快餐店!完了,今天完全忘记要请假的事情,无故旷工的话,老板肯定辞了我……不行不行,还是赶紧溜掉吧,省得被经理看到……咦?等一下!抬头一看,那不是七海吗?

  我眼前一亮,突然出现在店里的七海毫发无损,像昨天一样卖力地工作着。可是……他明明和锡辰……难道锡辰打输了?天啊!不会吧?

  想到这我赶紧冲进店里。

  梦梦见到我露出惊讶的表情:“雪依,你不是……生病了吗?”

  “啊?”我生病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病了?这又是 怎么回事?

  “七海来了之后就替你请假,说你今天在学校里不舒服,所以不能来上班。怎么你现在……”梦梦指着我问道,“你的病这么快就好了吗?”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七海,为了避免我不能来上班而被经理骂,先替我找了个理由请假啊。

  “雪依!”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七海突然从后面过来,他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不是和你说过回家休息的吗?我已经和经理说过了,请一天假没关系的。”

  “我……”

  “别说了,现在舒服点了吗?”七海煞有介事地问。

  “好……好多了。”虽然还搞不清楚状况,可是难得七海会说谎话。直觉告诉我只要乖乖配合他就对了。所以我也只好跟着一起撒谎。

  “那你先等我一会,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我送你回去。”

  “哦。”

  看着满脸狐疑的梦梦,我赶紧低下头。在店里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下,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不一会工夫七海便换好了衣服,他回身对店里的其他员工挥手说了再见之后,跟我一起走了出来。

  到了没人的地方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七海,你和锡辰 到底……”

  七海笑了一下:“雪依,对不起,让你跟着一起担心了。”

  “我还是不明白。七海,快点告诉我好不好?”看他一副轻松的样子,我更加着急了。

   “我也不太明白。是林锡辰让我这样做的。”七海回忆着说道,“还记得昨天他在我耳边偷偷说过一句话吗?其实他在问我能不能和他一起演出戏。我如果答应的 话什么都不用说,只要离开就行。如果不答应的话就站在原地不要动。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和那些照片有关系。今天在教室里我们俩大打 出手准备干架就是他让我装出来的。”

  “那你们根本不是真的要打架喽?”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七海点点头:“是啊。出了学校我们俩只象征性地过了几招,然后他就突然收手了。”

  过了几招就收手了?那么……

  “锡辰……他没事吧?”

  听到我的话,七海脚步一顿,不自然地问道:“没有。你害怕我 伤到他?”

  “不……你们俩谁受伤我都会担心的。我不想看到你们相互伤害。”

  “放心吧,林锡辰的身手是很好的。在我们学校能够伤到他的人不多。”七海指着前面说,“走,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

  “没什么好谢的,我并没有做什么。”

  “不是。我是说……”我停下脚步,注视着七海的眼睛,“谢谢你今天帮我在店里请假。”

  “如果不是因为寻找我和林锡辰,你也不会无故旷工啊。我们算是扯平了。所以雪依,你根本不用感激我。”七海抬起头,目光投向黑幕一样的夜空,脸上再次露出让我不懂的神情。许久他才重新开口,“况且,我真的要和林锡辰好好打一场。”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七海会主动提出打架的要求?他不是反对暴力的吗?

  “我们俩真的会好好打一场,我知道他也很想。只是现在还不是 时候而已。”

  “七海,你是认真的吗?”

  “是。”

  “七海!”

  “雪依,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原因的。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了,好吗?”七海拉起我的手,固执地说道,“送你回去。”

  为什么会这样?还要打……为什么一定要打?我不明白!

  我看着七海明亮有神的眼睛,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锡辰英俊的脸。他们居然有着几分相似的地方,为什么不能做朋友呢?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到对方才肯罢休?

  七海把我送到地下室外,然后看着我进门才放心地离开。昏暗的路灯下,我看见他轻轻朝我挥了挥手,眼睛里有着关心的神情。七海对我的感情就像我对锡辰吧?老天偏偏喜欢开这种折磨人的玩笑……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谁都不要受到伤害。

  冰冷阴暗的地下室永远无法带给我家的温暖。虽然隐约可以感觉到窗外清晨明媚的阳光,但是我仍然在一片寒冷中醒来。

  身上很不舒服,头传来微微的疼痛感。起身,我却感觉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一定是昨天在街上跑太久了,出了一身的汗累到了。勉强洗漱完毕我拿起书包出门。

  胖房东刚好买完早点回来,手里的豆浆还冒着热汽。

  “这么早就上学去啊?小姑娘还挺勤奋的!不过嘛……你住在我这还是要多注意点,一个女孩子不要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才好。这两天我看到你回来得很晚,还有男孩子送。该不会是……”

  “你误会了。我们是同学。”

  “同学?”房东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挑着眉毛问,“我看不像吧?那个男孩长得眉清目秀倒还英俊。你们……”

  “对不起,我要迟到了。”没等她的话讲完,我便匆匆走出了楼道。真是惟恐天下不乱!对于这样的人再解释也是徒劳无功的吧?算了!

  走了一路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被阳光一照就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千万不要生病!老天保佑……不要让我再生病了。我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去打针吃药了,现在的我……现在的我……

“雪依!”

  “程橙?”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又遇到了程橙。

  “我是特地在这等你的。”程橙笑着把袋子交到我手上,“这是今天的早餐,要全部吃掉哦!”

  “你又帮我买面包了吗?程橙,其实你不用……”

  “傻瓜!我们是好朋友嘛!以前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仅原谅了我,还继续和我做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感谢你才好。和比你起来,只是买买早餐又算得了什么呢?”程橙拉起我的手由衷地说完这番话,随后她惊讶地叫道,“雪依,你不舒服吗?脸色好差!你生病了?!”

  “没事。可能是昨天有些着凉了。快迟到了,我们赶快走吧。”

  “可是……你真的没事吗?”程橙露出担心的表情。

  我摇摇头:“真的没事。”随后牵起她的手朝学校走。

  甬道两旁的花坛里飘来阵阵香气,间或夹杂着淡淡的樟树味道。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樱花花瓣在空中打着转,飞舞着放肆地飘落。熟悉的议论声打破校园里的平静,本该神清气爽的开始就此被彻底搅乱了。

  “天啊!决斗吗?”

  “没错!一年三班的大对决耶!”

  “林锡辰对七海王子?!真不敢相信,他们俩的战力指数都好强,究竟昨天谁赢了?”

  “看照片啊,照片上不是很清楚吗?”

  “可是看不出谁赢了啊。”

  “再看啊!”

  “标题!标题!”

  “哇噻!真的是为了韩雪依吗?”

  “骨肉相残……虽有千金女友却对亲弟弟的最爱下手……”

  “什么?!亲弟弟?”

  “七海王子是林锡辰的弟弟?”

  “拜托!真的假的?”

  七海和锡辰是……亲兄弟?这几个字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地盘旋着,一遍一遍,怎么样也无法挥去。一时间,周围的议论声、同学们的惊叫声、程橙的询问声,仿佛都像从外太空传来的一般,我的耳朵在一瞬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连大脑也仿佛“死机”一般没有办法正常地思考。

  怎么会这样?

  昨天七海和锡辰站在一起大打出手的样子被拍得淋漓尽致,旁边配合着过激而不堪的言语,连七海的身世都被说得出神入化。

  难道说一切都是真的?不,这怎么可能!

  “雪依……雪依!”程橙用力拉了一下出神的我,指着旁边小声说道,“是严七海。”

  “七海……”我失声叫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七海已经站在了我的旁边,只是他像是没听到我的叫声一般,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公告栏,眼神流露出的犀利神情好像要将公告栏看穿。

  紧握的拳头……愤恨的目光……复杂的表情……此刻的七海完全像另外一个人。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他几步走上前,“嚓嚓”几声把公告栏里的照片以及贴在照片旁边的字条一同撕了下来。

  七海粗鲁的举动引起了更大的议论声。

  “我看十有八九是真的。”

  “没错啊。这件事情也太离谱了吧?一年三班两个不对盘的风云人物居然是亲兄弟?”

“这样说的话七海王子不就成了私生子了吗?”

  “私生子耶!好像电视剧里的情节。”

  “拜托!别讲了!”

  “我们学校好像被林家搞得乌烟瘴气耶!他们家的事情现在弄得大家都知道了,每天像上头条新闻一样出现在公告栏里,这算什么?”

  “闭嘴啦!”

  ……

  “同学们,请安静。马上就要上课了,请大家尽快回教室!”

  “林叔叔?!”

  在一片喧闹的气氛里传来林叔叔的声音,我和同学们一起回头,这才发现站在背后校长装扮的林叔叔。只见他阴沉着脸,神情复杂而落寞。站在林叔叔背后的还有两名老师。

  “同学们,都回去吧。”一个老师上前疏散人群。

  另一个老师也马上参与进来:“马上就要上课了,大家快点回教室。”

  林叔叔径直走向七海……他颤抖着双唇问:“孩子,你叫严七海?”

  七海紧握着双手,紧得甚至在微微颤抖。我看到他清晰明亮的眸子慢慢变得潮湿,那一抹婴儿眸子般的蓝色不停变幻着……终于……

  七海大叫的声音响彻整个校园:“我不认识你!”

  随后他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林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道。

  林叔叔单手扶着甬道旁的一棵树,好像如果不是它的存在他整个人便无法支撑下去一样。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脆弱的林叔叔……

  我扶林叔叔回到校长办公室,随着百叶窗的窗帘被轻轻卷起,一同被唤醒的还有十几年前的记忆。

  我坐在校长室的沙发上,面前杯子里的水在冒着淡淡的白色蒸汽。林叔叔就在几步之外,人显得疲惫不堪。他闭着眼睛,久久都没有开口。而我如坐针毡。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静静地听着。

  林叔叔点燃一根香烟,伸手拿过桌子上的信和照片。我跟着看过去,那信封我认得,是七海的外婆之前交给我的,而我又拜托季培霖交给锡辰。现在东西居然在林叔叔的手上。

  “那信和照片……”

  “如果不是看到它也许我早就已经把雅媛忘记了。严雅媛……严七海……”林叔叔像是在和我讲话,更像在自言自语。他坐到写字台后面的转椅上,开始慢慢讲述事情的全部。

  “锡辰的母亲是淳朴保守的女人,我们俩的婚姻完全是听从锡辰奶奶的安排。结婚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认识了严雅媛,也就是七海的母亲。我们俩一见如故,谈得很投机。”

  我小心地问:“那么……严阿姨清楚您的家庭情况吗?”

   “她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们那个时候也只是觉得对方很谈得来。”林叔叔的脸上划过一丝因为回忆而带来的笑容。“但是感情的事情是 没办法控制的,就像电视里经常演到的那样,不管我们怎么样努力,最终还是会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地步。”说到这林叔叔叹了口气。

 我试着猜测:“林奶奶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没错。锡辰的奶奶知道之后很生气,她不允许我们林家出现这样的事情。反而是锡辰的母亲、我的太太主动提出了离婚。她很平静地提出来,并且说了一些非常 理解我的话。那个时候锡辰已经快要出生了。雅媛从来没说过要和我结婚之类的话,反而劝过我很多次让我回到锡辰母亲的身边。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我身 边的两个女人都过分的通情达理,

却让我陷入了更加困难的境地。”

  “那么后来呢?”我急着追问。

  林叔叔回答道:“后来雅媛悄悄离开了我,我先后找过很多次,一点消息都没有。锡辰出生没多久,我太太就得了很重的病。之后便过世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以后我才得知,我和雅媛居然还有 一个儿子!”

  “也就是说七海是您和那位阿姨的孩子?”

  “是啊。”林叔叔点头,“今天一早来到校长室我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信封,里面讲述了当年雅媛如何离开我的经过,还有独自生下七海的事。另外里面有七海的照片。”

  “原来七海真的是锡辰的弟弟……”

  这就是七海的秘密吗?这就是他一直隐瞒的事情……七海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同样知道自己和锡辰的关系了吧,为什么不揭穿呢?

  难道他没有办法原谅林叔叔,或者到现在还在恨着自己的亲生 父亲吗?要和锡辰好好打一场……就是因为这个吗?

  “臭老头!”

  “砰”的一声,校长室的门被踢开了。锡辰站在门外,双手紧握着拳头,在身边微微颤抖着。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锡辰!”林叔叔紧张地站起来。“你都听到了?”

  “你不爱妈干吗还要跟她结婚?既然在一起不是应该好好珍惜吗?你们大人怎么搞的?难道婚姻是儿戏吗?我居然有个弟弟……严七海……为什么非是严七海?!”锡辰近乎于咆哮的声音让他整个人显得可怕极了。

  “你应该了解你奶奶的处事方法,当年就是她……所以我才不希望她再来安排你的人生、你的婚姻。儿子,大人也有做错事的时候。你就不能原谅爸爸一次吗?”

  良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父子间的对望。一面是愤恨的视线,一面是写满哀求的目光。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在最后的叫喊声中锡辰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随后他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锡辰!”我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叫出了声。

  林叔叔恳求道:“雪依,锡辰就交给你了。帮我劝劝他,好吗?”

  我重重地点了下头,站起来跟了出去。

  阳光明媚而温暖,被微风抚摩过的肌肤有种想要沉沉睡去的慵懒。几片樟树叶子落下,旋转着飘过锡辰的头顶。颤抖的双肩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显得疲惫。

  “锡辰……”气喘吁吁地追上他,我的手指停在空气中,指尖似乎隐约已经可以碰触到他的身体。

  可是我犹豫了。现在的我实在没有信心去安慰他什么,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走近他。

“你来干什么?”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我就在背后。

  “我只是……”

  “用不着担心。我还不至于脆弱得要去自杀。”

  “我当然不是担心这个。锡辰,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尽快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他突然转过身抓住我的肩膀,四目相对,那熟悉的眸子中冰冷的东西在被一团燃烧的火焰吞噬着。

  “韩雪依,之前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要退出我的生活?为什么现在你又来招惹我?看到我现在一团混乱,你很高兴吧?很得意吧?”

  “我……”

  “说啊!”又是那霸道的语气,这才是我熟悉的林锡辰。可是……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你抓痛我了。”

   “我就是这么粗暴、不温柔、不浪漫、不体贴……和我在一起就只会让你掉眼泪、伤心、难过、想要逃走!现在好了。”锡辰放开手,自嘲地笑了一下,“我有个 弟弟,林家的二少爷……他多好啊?你逃啊,你去找他啊,你不是和他很熟吗?你去找他啊,他和我的性格完全不同,他不粗暴,他温柔浪漫又体贴,和他在一起你 很开心吧?那就去找他啊,还在我旁边干什么?为什么你还来烦我?从现在开始,躲我远一点!”

  不是!根本就不是这样!

  他又在自顾自地颠倒是非了。就算我和七海有什么,他呢,又好到哪里去?公告栏里的照片……他和苏蕾亲热的一起逛街吃饭……难道这些都不算数吗?

  再说,就算七海是他弟弟的事实让他很难接受,可是,他能不能也体谅一下我?!毕竟这对我而言也是不小的冲击啊。他什么时候可以学着体谅一下别人?

  我真的很恨自己,明明心里面想要大声和他理论,嘴巴却不争气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且在这个时候还懦弱得快要掉眼泪了……我是笨蛋!是个超级大笨蛋!

  见我的眼泪在打转,锡辰有些惊慌失措,语气也因此软了下来。

  “喂,我又没怎样,干吗要哭?自己做了过分的事用眼泪就可以 弥补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更加委屈了,抽噎着说道:“林……林锡辰……你……你真是个讨厌的人!你……你是全世界……最……最差劲的 男生……”

  “我差劲?”锡辰的眼睛里燃起一小簇火苗,“你故意跑来和我作对、故意来气我的是不是?”

  这个笨蛋!为什么他看不出我的感情呢?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出我在关心他呢?只会发脾气的臭恐龙!

  我只是……只是希望在你软弱的时候……我可以陪在你身边啊。难道这样都不行吗?

   “不是!不是!不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顾不上夺眶而出的眼泪,对着他大声喊起来,“你就是喜欢这样颠倒是非!为什么不好好想一想,我们在一起的时 候每次占上风的不全都是你吗?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能耐气你、和你作对!在你面前我总是那么渺小,就算……就算我拼命想要让你注意到我的存在,你的目光 仍然那么高高在上……”

  “我的目光高高在上?”

   锡辰再次握紧我的双肩,整张脸压近过来,急速放大的焦距让我措手不及:“我的视线根本没有离开过你!你这个笨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自己的力量大得出 奇、大得足以征服我!你和严七海之间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就可以激怒我,哪怕只是和他走在一起都会让我觉得你是在和我作对!韩雪依,你是低估了你自己,还是高 估了我?”

“锡辰……你……”忘记了因为他手掌的用力肩膀传来的疼痛感,我怔怔地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虽然因为焦急和生气变得扭曲,但还是那样轻易地就让人沦陷。

  可是这是真的吗?他刚刚说……他的视线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这是真的吗?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