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手上的,是我的女人

不管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复杂,我还是言不由衷地跟在锡辰的背后走出了学校。他根本不管背后的我,只顾着自己一个人朝前走。

  看着他大步流星的样子,我只能一路小跑。真是的,没事腿长这么长干吗?好不容易走

走跑跑地拉近距离,他又好像故意似的突然停下脚步,我来不及“煞车”,一场“追尾”事件立刻上演了。

  锡辰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知道“追尾”时后面的人是要负全责的,只好心虚地低下头。

  “还跟着我是不是?”

  “哪有……”小得可怜的声音。

  “没有吗?那你干吗一直在我后面?”真是咄咄逼人的追问啊。

  “马路……马路又不是你家开的……”天啊!我在说什么?这样的话只会激怒这只大恐龙,而我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果然……锡辰挥起的拳头眼看就要落在我可怜的头上了。但是奇迹却在0.01秒之后发生了,那只“铁拳”居然停在了半空中,我捡回了一条小命。

  难道……他良心发现了是不是?我好奇地望着他那张精致的脸。

  可是眼前的锡辰仿佛丢失了所有的锐气一样,显得那么无助。他的脸上满是寂寞的神情,眼睛里也少了往日的凌厉眼神,取而代之的是彷徨的夹杂着矛盾的目光。他额前的发丝被微风扬起,慢慢地……慢慢地……好像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之前说的……要退出我的生活,是真的吗?”许久,锡辰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沉默的僵局。

  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他看起来那么脆弱,甚至让我觉得他是在乞求着我。这真的是我曾经以为像钢铁一样坚强的林锡辰吗?

  锡辰的手握紧我的肩膀,目光久久停留在我的脸上。

  “和你分开我很难过。可是锡辰,在你奶奶面前、在林家面前我实在太渺小了,我没有力量去争取什么,所以我才会落跑、逃开,从你的面前、从你的生活中、从你的世界里。我承认自己的懦弱,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低下头,对自己的懦弱感到懊悔。

  “虽然很困难,可我不是一直在尽全力反抗吗?”锡辰突然大叫起来,“你就这样轻易地退出,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一起去面对所有的一切吗?”锡辰的手掌传来潮湿的温度。

  和锡辰……一起去面对?我愣住了。

  “可你和苏蕾……”

  “白痴!”

  “我……”面对锡辰的咒骂声我更加不知所措了。

  “和你这种笨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锡辰一把将我推开,“不要再跟着我了!免得我又会伤害到你。”

  “锡辰……”

  “不要再叫了!”他低声吼道。眼睛里有疼痛的东西闪过。

  “哦……”

  他的温柔和脆弱也只有在一瞬间才会显露吧?把自己伪装得好好的,想骗过身边的人还是自己呢?我好像越来越了解他了。

  这个容易受伤却又要故意装坚强的大恐龙!

  “Start六”酒吧门口灯光闪耀,在夜幕降临的同时仿佛这里在迎接着一场空前的盛世。而我像个“跟屁虫”似的在锡辰的身后足足跟到现在,一整天什么都没有做。腿痛、腰痛,连胃都有些痛……


“咕噜!”

  我的肚子叫了?哎!从早上到现在我还没有吃过任何东西。难怪肚子会唱空城计了。对了,程橙给我买的面包还在教室里面,一下子好想念它啊……

  锡辰没有任何反应,幸好他没有听到我的肚子叫。否则真是糗大了。

  他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酒吧。

  说是酒吧,这里反而更像是年轻人经常聚集的迪厅。除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加舞池之外,就连间或从身边走过的服务生都看起来神情暧昧。

  天啊!锡辰为什么偏要来这种地方?他就不能像七海一样,想发泄的时候随便找个河边大喊几声吗?

  对了!七海……

  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当身世事件暴光之后除了锡辰之外,另外一个心情糟糕的人便是七海了。而且他应该比锡辰更加难过和失落。七海要面对的不仅是“私生子”的称呼,还有一大堆的问题。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应该去看看七海的,他每次都在我最伤心的时刻出现。

  我必须得去!

  我抬头看了看锡辰的背影,如此的落寞又伟岸,刚刚准备离开的心思又一下子被收回。

  哎!为什么我就是无法让自己从他的身边走开呢?

  七海,对不起!我……我真的很坏,是不是?

  我们一同进了酒吧。酒吧里面音乐震天响,好多人很High的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看到锡辰走进来,竟然有一个打扮得极其妖艳的女生过来搭讪,却被锡辰冷冷的眼神冻了回去。

  锡辰看了看周围,走到高高的吧台前找到位子坐下,调酒师像是认识他,主动点头问好。也许是看他的脸色不太好,服务生识相地把音乐调低了一些。

  我选了与锡辰相隔两个座位的位子坐下,不想靠这只大恐龙太近了,免得招致杀身之祸,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今天喝点什么?”调酒师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却给人很沉稳 的感觉。

  锡辰烦躁地指了一下酒架:“老样子吧。”

  老样子?他经常来吗?

  吧台后面的服务生走过来招呼我:“小姑娘,还没成年就到这种 地方来啊?”

  “谁……谁谁……谁说我还没成年?”糟糕!我一紧张就会口吃。可是看着他一脸嘲笑的样子像是早就看穿了我在说谎。

  服务生露出好看的笑容,指着我身上说:“校服不错,蛮好看的。”

  对啊!我还穿着校服呢!傻瓜都能看出来我是高中生。可是锡辰不也好好地坐在那吗?所以我也没必要心虚吧?

  于是我大着胆子问:“没成年就不能进来吗?”

  “别误会,我可没有那样的意思。只不过觉得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不该来这种地方,不适合哦。”

  原来他也不是太讨厌嘛!

  我松了一口气,有点感激地说:“谢谢你的提醒,可我必须在这里。”

  服务生看了一眼一旁的锡辰:“明白。那家伙在我们这很受欢迎。”

  那家伙?是指锡辰吗?

  服务生递给我一杯可乐:“他总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每次脸上都有非常寂寞的神情。你也看到了,这里龙蛇混杂,自然有女孩子主动上前搭讪。其实帅哥有时比美女还要受欢迎。”

“经常有女孩子向锡辰搭讪?”我有些吃味地问道。

  服务生再次露出笑容:“那当然啊。不过每次都会碰壁,这个家伙真的很奇怪,像是百毒不侵似的。既然不喜欢捻花惹草,那干吗还 来这种地方?”

  我喃喃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一整天都跟着锡辰,我的精神高度紧张,早就把自己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现在事情稍微缓和一点了,整个人又一放松,之前不好的感觉又都重新回来。

  我的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嗓子里燥热难忍,像是吞了颗火球……

  我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我的头开始眩晕,只好趴在吧台上。可是这样难受的感觉丝毫没有减轻,还是一浪高过一浪地折磨着我。

  “小妹妹,你一个人吗?”

  谁?在跟我说吗?

  我抬起头来一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在我的身边坐下。他胖胖的还留着小胡子。

  没等我反应,他的肥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干什么?”我倏地坐直了身体,下意识地反抗了一下。

  “别害怕,别害怕。”他讨好般地笑着,“我只是看你一个人怪寂寞的,大家聊聊时间过得也比较快嘛!怎么?不舒服吗?”

  “我……我很好。”

  “你的脸色不太好哦。”“小胡子”说着开始对我动手动脚,那只肥手居然伸过来摸我的脸。

  我求救地看向一旁的锡辰,却发现他的位子上空空的,人却不见了。

  我挣扎着问服务生:“锡辰人呢?”

  正在招呼其他客人的服务生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看空椅子:“刚刚还在这儿,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此刻他也看到了讨厌的“小胡子”,微微皱了一下眉毛,把手里的杯子放到一个客人面前,径直走过来。

  “喂,先生。”服务生对“小胡子”说道,“找其他人吧,她不行。”

  “老子说行,谁敢说个不字!”“小胡子”摆出一副蛮横相,活 像个土财主。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他们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却明显感觉到似乎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赶紧起身想要离开。

  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还是让我清楚地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很虚弱。

  “小胡子”伸手扶住我,假惺惺地说道:“小心!小心!该不会是喝多了吧?我送你回家怎么样?来来来!咱们走!”

  “不……”我挣扎了一下,发现他抓我的手很紧,“放开!放开!”

  “别这么固执嘛!你不会真的是学生妹吧?居然还装起清纯来了。如果真的那么纯,就不要来这种地方。”“小胡子”自顾自地说着,根本不理会我的反抗。

  服务生的声音再次响起:“喂!她可是和林锡辰一起来的。”

  “小胡子”愣了一下:“林锡辰?谁是林锡辰?”

  “你不知道吗?不过我劝你赶紧放手。说不定他马上就回来了。”

  “少在这啰啰唆唆地烦我!敢坏了我的好事,老子和你没完!”

  服务生似笑非笑地扬起下巴,目光转向另一个方向。


见他不再说话,“小胡子”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拖着我向门口走。

  救命啊!怎么办?我在心里不断嘀咕,手上不断地在与他挣扎着。

  可是舞池里乱糟糟的,一群摇摆着腰肢的青年男女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也听不到我的叫喊。

  锡辰,你在哪儿?

  天啊!我好像又遇到危险了,可是……这次连七海都没有出现。

  我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整个人也在瑟瑟发抖。门外是安静的街道。在黑幕一般的夜空下整座城市都显得昏昏欲睡。

  “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儿?放开!”我哭叫着。

  “小胡子”露出龌龊的笑容:“当然是你喜欢的地方。”

  “喂!”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像是阴沉的天空中一计震耳的闷雷。

  是锡辰!我才发现他的声音居然有如天籁一般动听。

  “你是谁?臭小子!给我滚开!”“小胡子”居然还在一边耀武扬威。

  “她说放手,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关你什么事?”“小胡子”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是林锡辰。你手上的……是我的女人。”

  凌厉的目光像闪耀在夜空下的明灯,刺破黑暗的漩涡,把我带到光明的所在。

  锡辰,我已经好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这一下子,我整个人都出了神,脑袋里直回响着他刚刚那句话,心里暗暗高兴: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我像是被丢弃的小猫一样被扔在路边,胳膊刚好磕到台阶上,疼痛的感觉迅速蔓延开来。可是我根本顾不上这些,因为此刻锡辰正和那个“小胡子”扭打在一起。

  他是为了我……他说……我是他的……

  “锡辰!”我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眼前紧张的画面,真恨不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可是除了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锡辰一个直拳正好打中“小胡子”的脸,他的酒糟鼻顿时流出血来。

  “啊!你……你这个混蛋小子!居然敢……哎哟!”他的话还没说完,锡辰的拳头再次杀到。几个回合下来,“小胡子”只有抱头求饶的份。

  “滚!”最后在锡辰的大声斥责下,“小胡子”连滚带爬灰溜溜地 跑掉了。

  见警报解除,我赶紧上前扶住他,急切地问道:“锡辰,你没事吧?”

  近距离之下我才清楚地闻到他的身上全是浓重的酒精味道,刚才他一定喝了很多酒吧?怪不得打架的时候我一直觉得锡辰有些摇摇晃晃的,真担心他因此而吃亏。

  见他不说话我再次开口:“锡辰,你有没有受伤?”

  “韩雪依……”

  “啊?”我应声。

  锡辰的嘴角动了动,好久都没有了下文。他这是怎么了?

  秋天的夜晚带着丝丝的凉意,偶尔吹过来的风让人忍不住打着寒战。昏黄的街灯闪耀着孤独的影子,仿佛我和锡辰的存在成了黑夜 唯一的证明。

  “为什么……”锡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什么。

  我不明白地问:“你想说什么?”

“我也想对你不闻不问,就像从来都不认识你一样。可是我做不到!懂吗?看到你和严七海在一起我就会很生气,这是我的本能反应!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呢?韩雪依,你肯定是个魔女,是你给我下了 魔咒,所以才会让我那么喜欢你!”

  “锡辰……”

  突如其来的拥抱,我整个人跌进锡辰的怀中。他紧紧地搂着我,让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是酒精在作祟吗?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为什么我觉得此刻的锡辰完全像另外一个人。

  此时耳边传来温暖而潮湿的热气,夹杂着甜甜的味道。那是锡辰所特有的。我一直很好奇,脾气如此火暴的人身上为什么会有婴儿般甜腻的味道?不过真的好好闻啊!

  我是在做梦吗?此刻我竟然真的被锡辰拥抱着。有一点点的幸福、一点点的不真实、一点点的眩晕……

  他居然说出那样温柔的话语,甚至让我觉得自己被深深地感动着。

  眼前的人真的是锡辰吗?

  “雪依?雪依!”

  天啊!我一定是在做梦,不然为什么身体轻飘飘的?虽然被幸福的感觉包围着,可是我好累啊……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雪依?雪依!”

  耳边响起锡辰急促的呼喊声,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焦急?我……好想睡觉啊……

  带着满足的微笑,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白色的世界中我慢慢睁开了眼睛。清新的空气让我的大脑渐渐清晰起来。这里是……医院?

  正在我发愣的空隙护士小姐走了进来,她笑了笑把手里的体温计递过来:“醒了?先量一下体温吧。没事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请问是谁把我送来的?”

  “是个小帅哥呢!”

  “是……”

  “送你来的男孩子守了你一夜,在你醒过来之前刚刚走开。可能是去水房洗洗脸好提下精神。”护士小姐摸了摸我的额头,温和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发烧了?”

  “着凉了。”护士小姐好意提醒说,“以后晚上出去时多穿些衣服,特别是这种换季的时节,白天和夜里的温差特别大。对了,除了着凉之外你还受了一点点惊吓。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了吗?”

  一想起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小胡子”,我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遭遇,难怪会被吓到。

  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那种事还是不要让人知道比较好。于是面对护士小姐的热心,我也只好用撒谎来掩饰了:“没什么,可能是看鬼片心有余悸吧。”

  “那以后就少看一些。”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护士小姐回头,锡辰的身影很快出现在房间里。他手上还拎着一个袋子。

  见我睁着眼睛,锡辰愣了一下,脸上有着不自然的表情。也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我讲话,那是个凶巴巴的大恐龙?还是难得的温柔语气?

  “醒了的话就……就吃东西吧。空着肚子没办法吃药,不吃药身体怎么能好起来。”

“好……”

  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奇怪,怎么搞的?

  为什么我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体温已经正常了。”护士小姐把体温计从我的身上抽出,看了看重新放回自己的口袋,“好了,休息一下。吃过药差不多就能办理出院手续了。”

  “谢谢。”锡辰起身送她出去,然后将病房的门关了起来。

  天!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之后,我觉得自己更加紧张了,甚至有些坐立不安。我低着头不说话,像做贼似的只能偷偷用余光瞄着一旁的锡辰。

  “皮蛋瘦肉粥,赶紧趁热喝掉。”锡辰把袋子解开,将里面的东西拿给我。

  原来他是出去替我买吃的了。我心里又涌起一阵感动。

  “锡辰……你昨天……”过了一会我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昨天说的话……”

  “我昨天说什么了吗?”

  坐在椅子上的锡辰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反问道。

  看到他无赖的态度我立刻抗议起来:“怎么会没说?你明明说了一大堆很好听的话!让我觉得……让我觉得……”我的脸上泛起了红霞。

  锡辰像是根本没有在听我讲话,打开新接收的短信,看过之后立刻露出欢喜的神情。他在和谁通短信?

  我忍不住问道:“锡辰,你在干吗?”

  他却答非所问:“吃完了没有?”

  我点点头:“吃……吃完了。你……”

  “吃完了就躺下休息!”

  “可是刚刚护士小姐说我可以出院了。”

  锡辰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已经退烧了。那就吃过药再走。”说完他转身朝病房外走。

  我心急地问:“你要去哪儿?”

  他回过头来不耐烦地回答:“当然是去办理出院手续啊。总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吧?我可是交了押金的。”

  这家伙学了变脸吗?他又恢复成那个可恶的大恐龙了!

  “哦。”

  凶什么凶啊?!

  好想念昨天晚上那个拥抱着我说那些温柔话语的林锡辰。

  我真的越来越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在做梦了。

  那只火暴的大恐龙怎么可能会主动抱着我讲那些?

  瞧瞧现在的他……

  唉!梦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喂!”我只顾着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却没有发现在门口停住脚步的锡辰。

  他背对着我,像是在犹豫不决什么。

  最后他终于开口说道,“昨天晚上说的话都是真的。那才是我想对你说的话。”然后害羞似的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那个背影在瞬间消失,我的大脑仿佛在那一刻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只能呆呆地消化着他刚才的话。

  是……是真心话?!

  那就是说我昨天晚上并不是在做梦喽?

  锡辰他的确拥抱了我,而那些很好听很温柔的话也的确是出自他的口中……

  我微笑着抬头,心情大好,就连阴郁的天空也仿佛一下子就放晴了。

  走出医院,我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简直可以用神清气爽来形容了。


对了!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学校那边会不会算我旷课啊?一想到这我赶紧拉住锡辰:“我得赶回学校,还没有请假呢。”

  “学校是那个臭老头的,说一声就好了。”

  拜托!好歹林叔叔也是他的爸爸吧,干吗一天到晚“臭老头”、“臭老头”地叫个不停

  虽然我很明白因为七海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很不好,但是整件事情追究起来的话我觉得林奶奶才是罪魁祸首。林叔叔也很无辜啊。

  “那你不回学校了吗?”我担心地问。

  出乎我的意料,锡辰竟然笑了,并且露出神秘的表情说道:“当然要回去。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终于可以揭开真相了。”

  “揭开真相?”

  “我说过关于我和苏蕾的照片全都是合成的,你这个笨女人就是 不肯相信!”

  “你是说……你已经知道那些照片是谁故意放在公告栏里的?”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好消息,我因此精神百倍。

  毕竟是他让锡辰误会我和七海之间的关系的,无聊到偷拍照片,还大肆添油加醋地放进公告栏里,这样的人不是很可恶吗?

  而且居然连别人家的隐私都擅自公布出来,丝毫没有考虑到当事人的心情,我倒要看看这样自私又卑鄙的人到底是谁!

  “那我们赶快走吧!”我着急地拉起锡辰,“早一点到学校也好让同学们都知道真相。

  “我并没有说要在所有人面前揭穿他。”锡辰突然变了另外一种 语气,他的脸上有淡淡的愁容。

  “难道真的是我们学校里的人做的?”我半信半疑地问着。

  锡辰点点头:“是啊。可是……我并不恨他这样做。除了……严七海这件事情。”

  “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是苏蕾?”

  “别乱猜了。不是她。”锡辰叹了一口气,整夜没睡的他看起来有些疲倦,连原本漆黑明亮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让人琢磨不透的灰色。

  “那……是谁?”

  “和我去不就知道了。废话这么多!”锡辰抱怨起来,他的耐性向来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我噘起嘴巴。

  故意卖关子!很吊人胃口耶!

  但是不管怎么想我都想不出,在学校里到底谁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也没有理由啊……

  这个搞出一大堆事情的幕后神秘人到底是谁呢?

  我乖乖跟在锡辰身后来到学校。

  上课时间,学校里显得格外安静。我和锡辰一起来到废弃已久现在只用来摆放杂物的仓库内。

  推开仓库门的声音有些刺耳,在隐约的黑暗中我们即将触及所有的真相。为什么要选在这儿?锡辰是故意不惊动其他同学吗?

  锡辰的脚步声显得沉稳而有力,我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了进去。空旷的回声让我觉得有一点点的害怕。

  “我知道你来了,出来!”锡辰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的疲倦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认真的表情。

  几秒钟的间隔之后,角落里传出声音。

  紧接着一个身影闪了出来,一如之前的神秘,却带给我瞠目结舌的震撼。


怎么会是……季培霖?!

  锡辰向前走了两步,以此来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我早该想到的。”

  季培霖满脸的平静,仿佛早就知道这一天的到来,没有惊讶和意外,更没有举足无措和彷徨。他站在那里,散发着丝毫不输给锡辰的气势。

  “什么时候猜到的?”季培霖推了推眼镜,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在你跟踪严七海和雪依之前。”

  “你给我设计了陷阱?”

  “可以这么说。”锡辰的眼中流露出疼痛的东西,“培芸的事情你并没有原谅我,是不是?你来到德远高中只是为了你的复仇计划?”

  季培霖低下头轻笑了一下,随后说道:“林锡辰,你真的很聪明。这点让我不得不承认。可你还是让很多无辜的人牵扯了进来,例如……韩雪依。”

  “苏蕾只是你的棋子?”

  “当然!那种女孩只会让我不屑一顾。说实话我并不想帮她,更不会让她参与到我的计划中来。她只是间接获利而已。但是以你的性格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乖乖就范吧?”

  天啊!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明白?跟踪…… 苏蕾……计划……我完全搞糊涂了!

  季培霖像是看出了我的一头雾水,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的女人像你一样聪明就好了。”

  锡辰没有理会他的话,径自继续着上一个话题:“培霖,让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的不是我,而是你。培芸的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难道你还是不能忘怀吗?为了你的复仇计划,你知道自己使多少人受到了伤害?”

  季培霖收起笑容,在昏暗的仓库内他的目光变得凌厉而带着杀气:“如果死去的是你妹妹,你又会如何?”

  “我会和你一样难过。但是我不会轻易去复仇,因为培芸的死是意外。真的是意外!我们全都不想这样的事发生……”

  “住口!”锡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培霖粗鲁地打断了,“意外?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她的。她那么喜欢你……结果你却让她在你的面前死去。林锡辰,难道你不该负责吗?”

  “好!如果你坚持让我为培芸的死负责的话,那么我负!你想怎样?”

  不知道从哪吹来一阵冷风,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为什么我会觉得如此紧张,甚至感觉到了一丝阴森的气氛在渐渐蔓延着。

  为了培芸的死……为了复仇……

  这种只能在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情节居然真的发生了!要怎样负责?一命偿一命吗?

  不!不可以!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冲上前挡在了锡辰的面前对季培霖说道:“季培霖,你妹妹已经去世了,逝者已矣,难道就不能让不幸的事情成为过去吗?”

  停了一下,我继续劝道:“虽然我不清楚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但我听郑亦南说过,那的确是个意外。当时在场的人也都拼命想办法去救她……可是……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对不对?难道你需要的只是消除内心的仇恨吗?为什么不让自己走出那个阴影呢?”

  我看着他,急切地说道:“我们都需要继续生活下去,难道你要一辈子活在仇恨中吗?”

“说得好听!”季培霖侧头,露出不屑的神情,“仇恨……你知道什么是仇恨吗?”

  “我每天晚上闭上眼睛,眼前都会晃动培芸的笑脸,耳边总是浮响起她叫我哥哥的声音,浮现出她抱住我的胳膊撒娇的样子。每天我都会翻看她留下来的日记,里面记录着从小到大培芸所经历的开心、难过的事情。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说到这里季培霖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停下来,眼眶通红,情绪激动。

  锡辰却突然伸出手,将我拉到他的身后。

  “哐啷”一声,一把匕首被扔在了地上。

  锡辰平静地对季培霖说道:“用你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吧!我不会反抗,更不会有任何的怨言。但是我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承认自己要为培芸的死负责,而是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怎么做才能让你舒服一些,你就动手吧!”

  “锡辰!”

  “雪依,站在一边不准动!”

  “可是……”看着地上明晃晃的匕首,我的心在一瞬间提到了喉咙口。不会反抗……更不会有怨言……林锡辰!你这个大笨蛋!既然不关你的事,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那我……那我该怎么办?!

  “锡辰,不要……求求你……不要!”我哭喊着,看着季培霖捡起地上的匕首,面无表情地走过来。

  “不准动!”锡辰犹如响雷般的命令声。我的脚根本无法动弹。

  “林锡辰,路是你自己选的。”季培霖的嘴角得意地上扬着。

  锡辰坚定地说道:“放心,我林锡辰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不行!不可以!”不管我怎么样叫喊着,季培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

  近在咫尺的距离……刀子的寒光划破仓库内仅有的黑暗。金属刺眼的光芒让我感到眩晕而绝望。

  不!

  手起……

  刀落。

  匕首离锡辰的皮肤似乎只有0.01米的距离。在季培霖突然停止的同时我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我还不至于笨到为你去坐牢。”季培霖突然将匕首重新扔回地上,转身向仓库外面走去。

  “喂!”锡辰冲着他的背影喊道,“要怎么做才能让整件事情结束?”

  “去揭发我啊。让我离开德远,你的生活自然就会恢复太平。”

  “我不会这么做的。”锡辰扬声喊道,“好不容易等到你来,你以为我会轻易让你离开吗?”

  季培霖头也不回地走到仓库外,声音渐行渐远地传来:“林锡辰,少自以为是了!”

  “培霖……”

  仓库内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下课铃声响彻校园,隐约传来的喧闹声让我终于清醒过来。

  “走吧。”锡辰向我伸出手。

  “去……去哪儿?”我心有余悸地问道。

  “傻瓜……”锡辰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朝门口走去。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