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锡辰最爱的迷糊公主

从仓库里出来,锡辰并没有回教室的打算,而是带着我走到了一块空旷的草坪上。

  一路上,锡辰紧紧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刚刚在仓库里,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季培霖的突然发难,害怕锡辰受到伤害……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可是,锡辰的手好像真的有魔力,从紧握的双手间,他身上那种沉稳、镇定、无所畏惧,好像统统传递到了我身上,让我提着的神经迅速松弛了下来,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

  牵着手,我们来到学校西侧的草坪。

  这块草坪对于其他同学来说是绝对的“禁地”,但是对于林锡辰来讲却是睡觉休息的绝佳地点。

  他像往常一样平躺在草坪上,面朝天空两只手臂垫在脑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却疲惫地闭了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锡辰额前的发丝浮动着,浓密的睫毛也因此调皮地跳起了舞。

  “锡辰,你睡着了吗?”

  虽然明知道为了照顾我他一夜没睡,又经过了刚刚和季培霖的对决,现在已经很累了,但是我就是没办法静静地不去打搅他。因为在我的肚子里已经堆积了一大堆的问号,再不弄清楚的话,我一定会被困扰死的。

  见他没有丝毫的反应,我再次轻声唤了一句:“锡辰,你……”

  “你很烦。”

  “我知道啊,可是……你总该让我知道事情的全部吧?”我不甘 心地问道。

  锡辰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季培霖说得一点都没错,你真不 是一般的笨!”

  被他这么一说我只好悻悻地低下头,无地自容地说:“我就是很笨啊,有什么办法?正因为这样你才……”

  “我才喜欢你!”

  “什么?!”我触电一般来了精神,天啊,他在表白吗?“你说什么?”我凑过去问道。

  “没什么。”锡辰翻了个身背朝着我。

  “你刚刚明明说……你说了是不是?”我跟过去,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他身上,一脸讨好地笑着问他。表白哎!简直是千载难逢,绝对不能错过!

  “我刚才什么都没说!”锡辰不但不理我,反而闭上了眼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这个可恶的家伙!

  “你说了!”说了就是说了,怎么能不认账呢?我继续问,天啊,感觉自己好像小狗,眼睛冒着星星在等待主人的肉骨头,好没骨气哦……

  “没有!”

  “说了!”明明说了!这个小气的家伙!

  “好好……那就当我说了,怎样?”

  “怎样?”好像也不能怎样啊……看着他无赖的样子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我心里却因此而感到格外地高兴,抓抓头发,我还真是挺佩服自己的。

  “锡辰,虽然我知道季培霖是整件事情的幕后操纵者,但是我还是不太清楚……”

  “不清楚什么?”

  “所有的一切啊,没有办法串联起来。”

  “很简单。”锡辰坐起来,认真地分析道,“首先他转到德远高中并不是因为接受了培芸意外身亡的事实,而是想找机会肆意报复我。当然也有可能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之后才转来的。”

“在你受伤住院的时候我的确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过他。他突然出现和我讲话,还说了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那个时候他并没有转来德远。”我回忆着,“而且之后在班上见到他的时候,他示意我不要把见过他的事说出来。之后就发生了很多事……所以……”

  “所以你早就把见过他的事忘记了!”锡辰丢过来白眼一枚。


  我心虚地点点头。

  “算了,反正这也是培霖失误的地方。我想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仍希望有人可以阻止他。”

  我不解地问:“怎么讲?”

  “如果他存心要报复的话大可不必这么早就在你面前现身啊,直接转来学校就好了。然后再按部就班地进行所有计划。”

   锡辰说出自己的猜测:“假设你没有忘记之前遇到他的事,并且告诉了我的话,那么就会暴露他的意图。我和培霖并不在一所学校,如果不是刻意调查过的话,他 怎么会知道你的存在?怎么会知道你和我之间的事?契约结婚的这件事连亦南都不清楚,一般人又怎么会了若指掌?换句话说无缘无故去调查一个人,足可以证明他 的目的何在。”

  我恍然大悟:“听你这么说……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我想培霖一定很矛盾,一方面无法面对培芸的死,想要报复我。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很清楚那只是个意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复仇计划而伤害到谁。所以才会希望通过在你面前现身,来引起某人的注意好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

  “啊?!可我却把见过他的事给忘记了,不就是……”

  天!我突然有了负罪感,好像因为我才会发生之后的那些事。

  “你也没必要太自责啊,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如果培霖不能自己走出心魔的话,我们谁都帮不了他。”

  锡辰叹了口气,接着闭起眼睛好像好睡着的样子。

  我赶紧推了推他:“别睡啊!可是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明白,例如 照片……”

  锡辰并没有睁开眼睛,但还是平静地开了口:

   “他所做的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我在德远高中名誉扫地,让大家都讨厌我。而苏蕾、你、七海只不过是他计划里的棋子。首先他制造我和苏蕾之间的热恋新 闻,当然我和苏蕾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他才会利用合成照片的把戏。之后就是制造你和七海的新闻,我想他早就知道严七海喜欢你,所以一直跟踪你们才找 机会拍下了在海边和打工地点的那些照片。”

  我想了想,果然很有道理。

  于是问道:“那如果我们俩并没有接触的话,那他不是白跟踪了吗?”

  “如果你们俩没有太亲密接触的话,他一样会用合成的办法如法炮制。他这样做是想让人误会我和苏蕾原本是一对,而你和严七海是一对。使我们之间的矛盾升级,触发战事。”

   说到这锡辰稍稍停了一下,浓密的睫毛因为有风吹过而颤抖了一下:“因为他很清楚我的性格,不管传出什么样的暧昧新闻,我都不会接受苏蕾而放弃原本喜欢的 人。当我忍无可忍的时候一定会对严七海大打出手,到时候全校的同学都会认为是我移情别恋抛弃了苏蕾,并且拆散你和严七海。我的名声自然就臭了。”

 没错!自从“照片事件”发生之后,那些原本喜欢崇拜锡辰的女生全都变了,她们开始议论锡辰的人品,有的甚至从喜欢变成了讨厌。

  原来这就是季培霖的真正目的。

  他想让锡辰在德远高中没有立足之地。


  “只不过严七海的身世问题是个意外。”

  啊……这个……这个……这个好像也是我的错……

  我小声说道:“其实……其实是我造成的。”随后我把那天遇到七海外婆,之后又是怎样把信和照片交给季培霖的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锡辰听完一副无奈的表情,不住摇着头:“笨女人!笨到无药可救了!”

  “可是……我怎么会知道季培霖有这样一个计划?”冤枉!冤枉啊!

  “虽有千金女友却对亲弟弟的最爱下手……标题够轰动吧?”锡辰用有些自嘲的口吻问道。

  “对不起啦……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季培霖的?”

   “从第一次出现我和苏蕾的合成照片之后,我就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了。我故意装作经常和苏蕾出去,制造给人拍照片的机会。然后发现有人跟踪我们。照片曝光之 后我听到学校里那群白痴女生的议论就大致猜到幕后黑手的目的是什么了,将计就计是最好的办法。对了,我也偷偷跟踪了你好几次。”

  “你跟踪我?”

  “是啊。”锡辰笑了起来,“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会看到季培霖在跟踪你和严七海。”

  天啊!难怪我前几天我一直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只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和严七海演戏的结果就是让我亲自揭开他是私生子的秘密。”说到这锡辰的脸上再次出现寂寞的神情,原来除了怨恨林叔叔做过背叛自己母亲的事之外,他更多的是在自责亲手将这个真相曝光。

  他是不是对七海感到愧疚?

  其实他们两个都是受害者吧?

  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

  虽然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可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季培霖失去妹妹的痛苦以及对锡辰的怨恨,还有七海内心对林家的仇视以及无法弥补的伤害,所有的这些,要怎么样才能消除呢?

  也许是一夜没睡的关系,向我解释完一切之后,锡辰竟然枕在我的腿上沉沉进入了梦乡。

  好久都没有仔细看过锡辰英俊的面容了。

  他像个婴儿般安稳而均匀地呼吸着,浓密的睫毛也停止了舞动,乖巧地遮住眼帘。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发丝,虽然无比眷恋着此刻平静的感觉,可又生怕吵醒他。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周围渐渐变得喧闹,我才推了推锡辰。

  “锡辰……已经放学了。”

  他的身体稍稍动了一下,我盖在他身上的校服因此而滑落。腿已经僵硬得动不了了,我忍不住用手捶了两下。

  就在这时几个女生嬉笑着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赶紧推醒锡辰。

  “快起来啦!会有人看到的!”

  可是这个家伙好像故意似的,不管我怎么推、怎么摇、怎么晃他就是不动一下,像睡死过去一般枕在我的腿上。

“林锡辰!”我急得汗珠都快掉下来了。

  终于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却露出无比无辜的表情。天啊!被他 打败了!

  而那几个女生也早就走到了我们跟前。


  “什么?!”其中一个首先看到了我和锡辰,失声惊叫起来,“是韩雪依和林锡辰耶!”

  “他们在做什么?大家快看啊!林锡辰居然枕在韩雪依的腿上,样子好暧昧!”

  “那公告栏里的照片是真的喽?林锡辰真的背叛了苏蕾移情别恋了?”

  “不会吧?!林锡辰怎么可以这样?!亏我之前一直都很崇拜他!”

  “什么不会啊?你自己没长眼睛吗?”

  “对啊!简直就是铁证如山!”

  几个女生七嘴八舌的声音在学校里显得格外刺耳,托她们的福本来很少有人来的西侧草坪此刻真是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而可恶的锡辰居然还懒洋洋地躺着不肯起来。

  “恐龙锡辰!”

  完了!是郑亦南的声音……这下恐怕更热闹了吧?天啊……

  果然坏嘴巴的郑亦南几步跑过来,视“禁止践踏草坪”几个大字为不存在,还一个劲儿地抱怨他新买的耐克鞋被弄脏,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和锡辰不也是熟视无睹地坐在草坪上吗?真是罪孽深重!

  “郑亦南……”

  “笨蛋雪依,你闭嘴!”

  “@%&$%&”分特!我的自尊心严重受创!

  “恐龙锡辰!”郑亦南很快把目光锁定在正慢慢爬起来的锡辰 身上,“你……”

  “你也给我闭嘴!”

  一物降一物恐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到底怎样?”郑亦南鬼叫起来,“拜托!给我说清楚好不好?现在大家都乱议论,我都被搞糊涂了!一句话!我们是不是好兄弟?”

  锡辰看了看亦南,然后假装冷冷地“嗯”了一声。

  “那就说啊!”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锡辰站起来和郑亦南面对面。

  “照片、传言、幕后操纵者……你都已经搞定了是不是?”郑亦南瞪着眼睛问道。

  还没等锡辰回来,一个声音很快杀到。

  “林锡辰,昨天晚上你跑去哪里了?害我找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你是不是和这个臭丫头在一起?”苏蕾忿忿地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来,说完还向我投来恶狠狠的目光。

  我赶紧心虚地低下头。

  锡辰露出烦躁而无奈的表情,最让他头痛的就是苏蕾了吧?

  “不说话是不是?”见锡辰不做解释,苏蕾更加咄咄逼人,“那就证明我猜得没错喽!你们果然在一起!孤男寡女在一起能做什么好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没等我说完后面的话,“啪”的一声我的脸便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苏蕾像疯了一样朝我扑过来,千金大小姐的形象顿时荡然无存。眼疾手快的郑亦南一把拉过她,阻止道:“苏蕾,你吃错药了是不是?乱发什么神经啊!你少欺负笨蛋雪依,虽然她很笨可是……可是她还是我郑亦南的朋友啦!你敢在我眼前动她是不是?”

“哇噻,简直是世纪大战啊!”

  周围的议论声再次掀起高潮。

  “在电视上都没看到过这么刺激的画面。”


  “都是林锡辰不好,明明和苏蕾有婚约在先,怎么又跑去和韩雪依鬼混!”

  “什么鬼混啊!说这么难听。拜托,这里是学校耶!”

  “学校又怎样?还不是林家的,林大少爷当然想怎样就怎样啊!”

  “林家开的?”

  “你们没听说吗?林锡辰的爸爸就是校长啊!”

  “天—真是乱作一团了!”

  虽然早就过了放学时间,可学校里的学生根本不见减少,大家全都围在了这里。吵闹声、议论声、吹口哨的声音……再这样下去,德远高中就真的成为学界的笑柄了!

  谁来阻止这场闹剧呢?校警……校警在哪儿?!

  “同学们,都别闹了!”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们的目光同时朝声音的源头望去,面色憔悴的林叔叔就站在 不远处。

  他清了清喉咙,说道:“已经放学了,大家都回家吧。苏蕾,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再这样闹下去成什么样子了?”

  苏蕾生气地挣脱开郑亦南的手臂,眯起眼睛恶狠狠地对我吼道:“我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人群渐渐散去。

  林叔叔眼中的焦距终于锁定在了锡辰的身上。他刚想开口说什么,锡辰就猛地拉住我的手:“走吧!”

  我转过头去,看着一副沮丧神情的林叔叔以及满脸好奇的郑亦南,来不及说话,就被锡辰硬生生地拽走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是我们第n遍从相同的地方走过了。我忍不住开口问道:“锡辰,你要干什么?一定要躲着林叔叔吗?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

  “我没躲着他。”

  “那你刚刚……”

  “我只是还不习惯去面对他。而且我还很混乱,必须想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锡辰双手插进口袋里,仰头看着天空,眼神中有让人心 疼的迷茫。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你现在……有没有想清楚?”

  “清楚了。”锡辰的目光拉回到我面前,显得如释重负,“我们去……”

  我也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想通了:%2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是我们第n遍从相同的地方走过了。我忍不住开口问道:“锡辰,你要干什么?一定要躲着林叔叔吗?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

  “我没躲着他。”

  “那你刚刚……”

  “我只是还不习惯去面对他。而且我还很混乱,必须想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锡辰双手插进口袋里,仰头看着天空,眼神中有让人心 疼的迷茫。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你现在……有没有想清楚?”

  “清楚了。”锡辰的目光拉回到我面前,显得如释重负,“我们去……”

  我也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想通了:“去哪儿?”

  “吃东西吧!”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望着他,嘴巴大得估计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拜托!他在开玩笑吗?可是这样的笑话也未免太冷了吧?凶巴巴的林锡辰果然不适合开玩笑。

  “肚子饿了,去吃东西有什么不对?”锡辰说完丢下独自发愣的我朝前走,“那你站在这好了,我自己去。”

  “不行!我……我也饿了。”

  夜幕开始降临,可是我总觉得有一颗星星在努力冲破着黑暗的 统治,加油,加油啊!

  在“好食味”里坐定,服务员热情地过来招呼我们。点了菜,我开始有些担心,四下不停地张望着。

  锡辰不耐烦地问:“乱看什么?”

  我向前探起身子做贼似的说:“会不会又有人跟踪我们?明天学校公告栏里又有新的照片被曝光怎么办?”

“白痴!”锡辰咒骂了一句,“怎么可能?你以为培霖的智商和你一样吗?事情都已经暴露了,他干吗还要跟踪你?”

  对哦!唉……害我乱紧张了一通。

  饭菜先后端了上来,锡辰把好吃的全都推到了我的面前:“快点吃!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反正你那笨蛋脑袋只会天马行空,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虽然这样的话听起来还是不怎么温柔,但是我知道这就是恐龙锡辰的风格。他是永远不会说甜言蜜语的,但即便如此我心里还是格外温暖,像揣着一个小火炉……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可是在我们面前还是有很多很多的困难吧?单靠锡辰的力量可以一一化解吗?难道我要一直躲在他的身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他一个人去面对吗?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该这样的!

  “锡辰!”想到这里我失声叫了出来。

  “干……干吗?”正在吃饭的他差点被我吓到,“咳咳……咳咳……”

  我赶紧把水递过去:“对不起啦,我太激动了。”

  “你激动什么啊!”锡辰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然后把桌子上的碟子全都推到我面前,“都给你总可以了吧?我又不会跟你抢。”

  “我不是因为这个……”讨厌!他把我想象成贪吃鬼了吗?

  “那你想怎样啊?”

  深呼吸……深呼吸……韩雪依!你一定要说出来!

  “锡辰,以后我不会再说要退出你的生活之类的话了,就算有很多很多的困难摆在我们的眼前,我也会勇敢地和你一起面对。对不起,之前我居然动摇了,把你一个人丢下。我的懦弱带给了你很多困扰吧?我再也不会了!我……”

  他怎么了?

  看着静静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老实听我讲话的锡辰,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好像根本不用做什么,只是呆在我面前,我都会忍不 住脸红心跳。

  看吧!就是现在这种样子,我已经说不下去后面的话了,天啊!我这样算是告白吗?只说了一半的告白他会不会又生气了?拜托!给我个眼神吧……让我有勇气说完后面的话。

  “锡辰,你……”我有些胆怯地望着他。

  锡辰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停了好大一会儿,他却意外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他笑得那么大声、笑得那么放肆、笑得让我慌了手脚。

  他的眼睛里有火热的东西在燃烧着,那绚丽的火光迅速地蔓延着,好像一不小心我就会被它灼伤。

  “哐啷啷”,一连串打破盘碗的声音。锡辰突然站起来,因为动作太大而让桌子上的东西掉了下来。他狠命地把我拉到怀中,紧紧地搂住不放。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嘴巴里咬着的油菜还有一半露在外面。

  “傻瓜!笨蛋!白痴!”

  “啊?”这就是锡辰对我的最高评价吗?是不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我刚刚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还很厚脸皮地表了决心,他多少也该夸奖我一下吧?

  “锡辰,你……我……我要喘不过气来了……”他搂我这么用力,难不成是想杀了我吧?天啊!救……救命!

“你知道吗,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锡辰松开我,双手握着我的肩膀,眼睛里竟然满是深情,“你这个笨女人非要经历那么多事才能明白我的心意是不是?”

  “你的心意……”我立刻红了脸。

  “要我向你告白吗?”

  我大窘,脸红到耳朵根:“你好像已经说过了……”

  锡辰像是故意逗我:“那想不想再听?”

  “就在这吗?”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周围的客人都在看着我们。太难为情了吧!

  锡辰点点头:“让这些人做证人好了。我林锡辰……”

  “不要!不要!”我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巴,“在这种地方怎么行?你不怕羞我还怕咧!”说完我拉着他重新坐下。

  呼……真是个会乱来的人!

  “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别抱怨我。”锡辰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 的嘴脸。

  算了!像现在这样也不错啊。我还强求什么呢?就算每天都被他霸道地欺负着我也甘愿,只要我们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只是……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呢?好像……好像七海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我很讨厌他。”

   “锡辰,别闹别扭了好吗?”我劝道,“其实七海真的很可怜。他从小就没有父爱,母亲死得也很早,一直是外婆与他相依为命。他失去的东西要远远超过你,和 他比起来,你不知道有多幸福呢!现在秘密被曝光,他还要顶着‘私生子’的帽子来面对人们的有色眼光,如果连你这个哥哥都不接受他的话……”

  “好了!我又没说不接受他。”锡辰低头兀自吃着食物,语气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我兴奋起来:“那就是说……”

  “我们一会去找他。”

  “去找七海!”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太好了!

  “喂!这么兴奋干什么?难道你喜欢他?”锡辰的脸上滑过一丝警觉。

  “哪有?”我责备他的小气,“我和七海是好朋友。”

  “他对你可不是那么单纯。”

  “锡辰……”这家伙!非要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吗?

  “没关系。”锡辰扬了扬眉毛,“有本事就来抢啊!我林锡辰喜欢的人是没人可以抢走的!”

  好臭屁的家伙啊!不过……我真的很喜欢如此充满自信的他!

  林锡辰,我是不会跑掉的!

  吃完饭,我和锡辰去找七海。

  满天的星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对岸间或传来火车飞驰而过的声音。这里是七海最喜欢的地方,也是他暂时栖身的地方。可是……空荡荡的岸边已经找不到小帐篷的痕迹,到处都找不到七海。

  “你确定他就在这?”锡辰四下张望着问道。

  我摇摇头:“不确定啊。七海之前带我来过这,他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到这来。前几天我曾看到他搭帐篷住在里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现在连帐篷都不见了,七海在故意躲着我们,是吗?”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这样了。”锡辰也有些失望,拉着我的手向回走,“再想想,严七海还可能去什么地方?”

 我低下头,心里涌起淡淡的忧伤:“七海没什么朋友的。”说不定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可是我却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

  七海总是细心地照顾着我,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然而我又是怎样对他的呢?比起锡辰,他在这件事情上受到的打击要更大一些,可是我却选择留在了锡辰的身边,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朋友!

  七海,你在哪儿?因为我来晚了,所以你才伤心地离开了,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要说多少次的对不起,你才能原谅我?才肯出来见我?

  “雪依,你怎么了?”看到我难过地掉泪的样子,锡辰心疼地捧起我的脸,“不用担心,我们会找到他的。”

   “锡辰,其实我知道七海对我的感情。可是他一直把它深埋在了心里。他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对我的帮助全都不求任何的回报。在我最困难最失落的时候就是七海 陪在我的身边,我说过的,我要把他当成最好最好的朋友来对待。”说到这我更加难过了,哭着扑到锡辰的怀里,“可我却在他最需要我安慰的时候离他而去,我真 的很坏!他一定恨死我了!”

  “傻瓜!你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而且也是因为我才让他陷入这么难堪的境地,要怪的话我也有责任。”锡辰帮我擦干眼泪,“不过眼下不是我们相互自责的时候,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吧。雪依,再想想,严七海还会去哪儿?”

  七海会去的地方……对了!

  “打工的快餐店!”我的头上亮起一盏小灯泡。

  “那就快去吧。”

  我和锡辰马不停蹄地赶向快餐店,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顺利到达目的地。已经快九点了,从外面看进去店里没有多少客人。经理正和梦梦在前台说着什么。我推门进去,心里揣着淡淡的愧疚。

  “经理,请问……七海来了吗?”

  “你们两个没出什么事吧?七海和你都没有来上班,我还一直担心呢。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没关系的。”经理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多么亲切的经理啊!

  “没有……我们会尽快来工作的。真对不起。”

  我无精打采地走出来,转身的时候看到梦梦在对我吐舌头。

  见我一脸不高兴,锡辰已经猜到了结果。他拍拍我的肩膀:“别担心了,我会让臭老头公司的人去打听的,相信很快就能找到。”

  “那些黑衣人?”

  “拜托!那是臭老头为了装黑社会才让他们穿成那样的。其实他们都是公司里的员工。”锡辰解释道,“就算没有上次的事情,臭老头的性格你也看到了。他经常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不像个父亲、不像校长,更谈不上大企业的董事。”

  我问道:“反正你就是对林叔叔有成见,不仅仅是因为七海的事情对不对?”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关心过我,他只喜欢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既然他没有把我当成儿子,我干什么还要把他当父亲?”

  “可是……锡辰,我觉得林叔叔很关心你啊。”

  “谁知道呢,也许是良心发现吧。”锡辰牵住我的手按原路返回,“天这么晚了,回家吧。”

 回家?这两个字像触电一般让我紧张起来。

  见我停住脚步锡辰不解地问道:“干吗?”

  “回……回哪里?”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回家!听不懂吗?难道你还要继续在那个不足十平米的地下室里过着老鼠一样的生活吗?”

  我低下头心虚地小声问:“原来……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锡辰抱怨,“你以为我会真的放着你不管吗?”说完他还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

   我摸着被他“打”过的地方为难地说:“可是我不能跟你回去,林家……林奶奶是肯定不会接受我的。我现在回去的话只能引起更大的‘战争’。说不定她已经知 道了七海的事情,我想林叔叔一定打算认回七海,然后接他回来好好照顾他。而林奶奶是不会轻易接受的,她一定很生气。她的心脏又不好,万一……反正局面混乱 了……如果我再出现的话……锡辰,你希望林叔叔焦头烂额吗?”

  “我无所谓啊。”

  “锡辰!”这家伙怎么能这么自私?

  “我开玩笑的。”锡辰伸手把我搂进怀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他动不动就会拥抱我,好像已经上了瘾似的。每次他这样做都会让我误会他是怕失去我,那种紧紧被抱着的感觉换了谁谁都会胡思乱想吧?

  我一边享受着这幸福的感觉一边问:“锡辰,你怎么啦?怎么好 好的……”

  “我在想你为什么会这么善良。我那个顽固不化的奶奶对你说了那么多恶毒的话,你不恨她就算了,还好心为她着想。她的心脏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那也不行啊,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

  锡辰放开我,低下头顶住我的额头,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你也给我听好,不准再回那种地方。就算暂时不能回林家,我也会找更合适的地方给你住。这是我最大限度的让步,所以你最好给我乖乖答应下来。因为不管你有什么意见我都不会接受了。”

  “锡辰……”

  “又怎样了?”

  “没怎样啦。”我主动投进他的怀抱中,在他的胸前喃喃道,“我只是太感动了,原来被你关心和照顾的感觉这么好。”

  “傻瓜……”

  修长的手指和我的发丝用力纠缠着,锡辰温柔的抚摸让我觉得像被推进了幸福的海洋。是有人改写了剧本吗?原来我也可以得到幸福。

  又回到熟悉的公寓里。

  锡辰把行李放下,看了看时间说:“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学校。严七海的事就交给我好了,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

  我点点头,和他道别:“路上小心。”

  锡辰转身向外走,没走几步却又掉头回来。他走进屋子,把所有的门窗都检查了一遍,然后才放心似的离开。

  一切恢复平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熟悉的物品……除了落满了灰尘略显脏乱之外,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走进卧室,换好睡衣躺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着七海的缘故,我怎么都无法入睡。又躺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丝毫的睡意。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钟了。 糟糕……再不睡的话明天早上肯定没办法准时起床。天啊!是因为在那个阴暗狭小的地下室住惯了的原因吗?到了舒服的地方反而不适应了。唉!怎么办?要怎么办 才好?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一百二十一只羊……一百三十四只羊……一千三百五十六只羊……

  可恶!还是睡不着!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干脆不要睡了!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做点什么呢?我托着下巴盘算起来,对了!打扫房间!我看了看四下都是尘土的公寓,终于拿定了主意。

  从哪儿开始呢?厨房?客厅?还是……卧室?

  算了!反正都要整理干净,就先从卧室开始吧。

  擦桌子、清除垃圾、扫地、擦地……呼!居然越干越精神。

  接下来是锡辰的卧室。

  我打开灯,惊讶地发现他的房间居然出奇得整洁。沙发和床上没有胡乱摆放的衣服,桌子和地上也没有废弃的垃圾,所有的书和杂志都整齐地摆在写字台上,连电脑都用罩子盖了起来。

  男孩子的房间能够这样井井有条还真是不容易啊!除了擦一擦表面的灰尘之外,好像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整理的。

  以前在别墅里住的时候锡辰就不准我进他的房间,而且那个时候我们俩的关系比较紧张。

  那个恐龙脾气的家伙总是欺负我,加上一直以为他是黑道老大的儿子,所以我自然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并且每次见到他还有一点点的害怕。他说什么我都会照单全收,哪儿敢反抗呢。

  搬到公寓里之后一连发生了好多事情,我只进过锡辰的房间一次,好像当时也没有仔细打量什么。现在仿佛有种人去楼空的感觉。

  我走了之后他也没有回来住吧?他一定被林奶奶勒令搬回去,不然这里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灰尘了。

  床前的柜子上摆着锡辰的照片。是他外出旅行时拍的。在一片山清水秀中,他笑得格外开心。

  我拿着照片舍不得放下,好像锡辰此刻就在我眼前一样,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塌实的感觉。

  打扫了一阵,我无意之间打开柜子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有一本类似于相册的东西,上面竟然写着“我的最爱”四个字。

  锡辰的……最爱?会是什么呢?

  我紧张地拿出来,居然没有勇气翻开看一看。

  “最爱”这两个字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着。是车展的照片吗?锡辰最喜欢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车了……还是网络游戏的纪念卡?虽然平时没见他玩过什么游戏,但是听郑亦南说锡辰以前是很迷恋网游的。难道是那个时候收藏的?或者是……

  只要打开不就知道结果了……我终于停止自己的胡乱猜想,颤抖着手翻开了第一页。

  是……是我的照片?!我惊讶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天!这是什么时候拍的?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

  每一张照片的旁边都有着一排小字作为注释。

  第一张:亦南说她是笨女人,我看一点都没错!这么简单的动作居然都学不会。(体育课)

  第二张:睡觉的样子好丑!口水都流出来了,根本就不像女孩子。可是就是这种一点都不做作的性格吸引了我。(自习课)

  第三张:浑身都脏兮兮的,脸都成小花猫了。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爱。(劳动课)

……

  第十张:这种时候居然敢强出头,被欺负了就哭出来啊,干吗强忍着。(第一次遇到程橙时被一群坏女生围攻)

  ……

  第十五张:搬到新公寓了,这个笨女人好像很期待似的,一直咧着嘴笑。(搬进公寓第一天整理物品)

  ……

  这些都是锡辰拍的吗?他细心地记录下了和我一起生活时的点点滴滴,把我的每个动作、每个小细节都拍了下来。整整一本相册全都是我的照片,拍得那么自然、那么不做作、完全是真实的我。

  我是锡辰的……最爱?!

   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次不是被欺负后的难过,不是受了委屈的情不自禁,更不是因为寂寞无助,而是因为感动。是的!因为我发现了锡辰沉默的爱,他的感情 是深沉的,是不易被察觉的,其实他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只是我笨笨的从来没有发现。我一直怨他、误解他,甚至离开他,原来是我错了。这么迟钝的我真的配得到 锡辰的爱吗?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