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陷入昏迷的落魄天使

“咳!咳咳!”肚子被挤压,让我把喝进去的水吐出来一些,喉咙里有些酸涩的感觉,眼睛因为水的冲击而隐约觉得难受。 
锡辰脱下湿透的上衣用力拧出水来,然后重新穿上。随后他坐在一边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一样低着头。 
沉默……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水流的声音。我还活着?那就证明锡辰跳下去救了我……他战胜了害怕水的心魔! 
“锡辰!”我顾不上溺水后的虚弱,兴奋地站起来跑到他身边,“是你救我的对不对?” 
锡辰像失去所有力气一样,任凭我怎么样摇晃就是没有一点反应。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显得空洞而彷徨。滴着水的头发毫无规律地遮挡在额前。 
“锡辰,你怎么了?”我有些害怕地问。 
浓密的睫毛轻轻抖动了几下…… 
“哈哈哈哈……”他毫无预兆地大笑了起来,笑声在空旷的山洞里格外响亮。锡辰一把搂过吃惊的我,搂得很紧,“这样的方法也只有像你这种笨女人可以 想得出来,你要拿自己的生命逼我吗?要知道我林锡辰是从来不吃这一套的,真被你打败了!我在想,如果你死掉了,我还要不要从这里出去。韩雪依,你怎么可以 这么笨?” 
“我是很笨啊,可是我赌你一定会来救我。”我从锡辰的怀里探出头,仰着脸看他英俊的下巴,真替他高兴! 
他低头看过来,眼神中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真的这么肯定?” 
“我很肯定!因为我相信你!” 
“傻瓜……”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锡辰的唇瓣便盖了上来。有一点甜甜的味道,是因为泉水的关系吗?我好像看到好多好多的樱花花瓣在飞舞着……美得让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答应我,以后不准再做危险的事情。” 
“好。” 
许久,我们相拥着一起走出山洞。 
还没踏入房门苏蕾不依不饶的撒娇声就传了出来:“奶奶!您看锡辰啊,他怎么可以这样骗我?一定是韩雪依把锡辰带坏的,以前的他只是脾气不好而已,但绝对不会骗人啊!我看真的不可以让他们两个人 在一起……” 
“蕾蕾,说话要有真凭实据。这只是你的猜测,不要乱往雪依的身上扣帽子。而且只是年轻人之间开个小玩笑,不用大惊小怪的。”这是林叔叔帮忙我们开托的声音。 
我看了看锡辰,用眼神询问着:“我们这副模样进去没事吗?” 
他笑了一下,拉着我推开门。 
“儿子?”林叔叔第一个站了起来,他放下手里的报纸,一副吃惊的样子,“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锡辰指了指房间,“我们先去换衣服。” 
“好、好。快去,免得着凉了。” 
“等一下!”林奶奶又准备发难了,我强烈地感觉得到。 
苏蕾并没有忘记继续让“火苗”烧得更旺:“奶奶!他们俩该不会单独出去做了什么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狼狈?” 
“苏蕾,你还没学乖是不是?”锡辰吼道,“你给我闭嘴!” 
“该闭嘴的是你!”林奶奶厉声指责起来,“我让你带蕾蕾出去玩,你是怎么做的?先不说你是我们林家的子孙,就算只是个普通的男孩子也要有男孩子该有的气度,而你呢?居然耍起骗人的小伎俩了。你们俩到底去哪了?” 
“我们只是去了‘爱之泉’那边,是我不小心掉进水里,锡辰为了救我才弄成这样……”我解释道。 
“什么?!”林叔叔却一副又惊又喜的样子,“雪依,我没听错吧?你说是锡辰把你救上来的?” 
“是啊。” 
“儿子,你不再怕水了?你又可以游泳了?” 
“臭老头,你干吗高兴成这个样子?你很想看我游泳是不是?哪天去海边啊,大家比一比都没问题!”锡辰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态度来,可是我知道他心里也在为走出那个阴影而兴奋。 
“雪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林叔叔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感谢着。被他这么一说我反而不好意思了。只不过一旁的林奶奶却没有因此而给我好脸色,还有苏蕾更是一副不服气的态度。 
“只不过是一时情急,换做是我锡辰也会跳下去的。这没什么好 炫耀的啊!” 
“你搞清楚好不好?换做是你的话,我早就扔块石头下去助你一臂之力上西天了!不过你可以放心,就算到了佛祖那里,你也会因为品行不端、心肠不好而被打回原形的。”不知道是不是和郑亦南在一起呆久了的缘故,怎么连锡辰的嘴巴也变这么恶毒了? 
当他说完之后,我和林叔叔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林奶奶的嘴角都偷偷上扬了起来,因为苏蕾自作多情的样子实在太好笑了。可是她还在极力维护着自己的面子。 
“奶奶!您看啊,锡辰又欺负我了。蕾蕾就那么让人讨厌吗?就算掉进了水里他都不会救我吗?” 
“算了,算了。锡辰也只是开玩笑,真到了那个时候啊……”林奶奶藏好笑容,抬头看了锡辰一眼,“他一定会救你的。” 
“那可不一定哦!”锡辰还在故意气她。 
果然苏蕾的脸上实在挂不住了,一阵青一阵白。 
恐怕普天之下也只有锡辰有这个本事可以随便消遣这位千金大小姐。换做其他人的话,想必苏蕾也不会这样忍气吞声。换句话说她是真的很喜欢锡辰吧?一想到这反而让我有些同情她。感情真的很奇怪,不管本来是怎样的人,都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惜做任何事情。 
越是碰壁就越是激起更大的勇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充满了征服他的欲望。以苏蕾的性格和身份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是我的话,我能为了得到锡辰的爱而放下身份和自尊吗?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次的度假村之行还是让我觉得很高兴,不管那“爱之泉”的传说是真还是假,我和锡辰毕竟积累了不一样的经历。在我们的脑海中又增添了属于彼此的共同记忆。 
而且最让我高兴的是锡辰为了救我而克服了怕水的阴影。这些已经足够了,不是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我们俩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度假村里经历的一切就像是永远无法抹去的美丽传说,一想起那些事情我就会开心得笑出声音。 
可是……学校快要进行模拟考了,我和锡辰不得不进行紧张的复习。当然那家伙是被逼无奈,他好像并不怎么喜欢念书。 
只是我一直担心七海的下落,因为他再也没有出现。林叔叔也在费力打听着,在偌大的城市里想要找到一个人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可是如果是林氏集团的话,我想就要容易多了。 
晚饭的时候林叔叔突然接到电话。他的表情变得很奇怪。 
锡辰把碗筷放下,走到林叔叔身边问:“怎么了?公司出了问题还是学校有什么不对?” 
林叔叔叹了口气:“都不是。找到七海了。” 
“找到了?!”我高兴地凑过去,“他现在在哪里?” 
林奶奶清了清喉咙:“这是我们林家的事,外人没什么好高兴的吧?” 
我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妈,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和您商量。” 
“不用说了,你是想把七海接回来住,是不是?” 
林叔叔赶忙点头:“您说得没错。七海他毕竟是我的孩子,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好好照顾他,这个孩子太可怜了。虽然我知道您也许会反对,但是我还是想 告诉您我的想法。孩子是无辜的,不能因为大人当年的错而让他一生都痛苦地生活着。我希望可以好好补偿他,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庭。” 
林奶奶不语,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难堪的沉默。就连一向无所顾忌的锡辰都没有开口的意思。我看着他深沉的脸,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锡辰是愿意接纳七海的吧?可是他看起来还是在担心着什么。 
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好吧。”林奶奶点头答应了下来,“可毅,你说得没错。不管怎么说七海也是我们林家的后代,流落在外面的确不好。找到他的话……就把他接回来吧。” 
“真的?!妈,谢谢您!” 
太好了!血浓于水这句话一点都没错。连固执的林奶奶都能接受七海,就足以证明了她并不是一个无情冷酷的老人。我也跟着一起松了口气。 
“只不过……”林叔叔又为难起来,“听说七海的外婆在前不久 去世了。” 
“七海的外婆去世了?!”我失声叫了出来,“他一直是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外婆是他唯一的亲人,七海一定很难过……林叔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就在你和锡辰搬回来住的前几天吧。” 
我和锡辰搬回来住的前几天……我突然想到,当时…… 
七海突然出现在公寓下面……昏黄的光线下,七海的脸上写满了忧郁。他轻轻仰起脸,白皙的皮肤失去了之前的光泽,有着一种让人心疼的沉默。七海像是 被白雾围绕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他的身影憔悴而寂寞……就那么孤独地站在黑暗之中,彷徨着只剩下独自一个人…… 
七海出现在学校里……体育馆旁边的空地上,他正倚靠在一棵樟树上,仰着头看我。 
和七海一起去河边……夕阳的余晖洒在河面上,淡淡的橙色泛着说不出的温馨。可是七海的眼神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悲伤,那一抹忧郁的蓝在一点一点地蔓延着。就好像心灵的最深处被不知名的黑暗笼罩,看不到阳光和希望,连哭泣都显得那么无力。 
一只鸟儿在我们的头顶飞过,像迷失方向的孩子,发出悲惨的叫声。 
七海打开一罐啤酒,轻饮了几口。就算他再如何地悲伤,举止仍然那么轻盈而优雅。 
七海…… 
他若有所思地沉默着,眼睛里有我读不懂的东西。 
难道是因为外婆去世所以七海才来找我的吗?他眼睛里的疼痛原来就是因为失去亲人的伤。他的心受伤了、他的人受伤了、他的灵魂受伤了,只因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亲人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现在的七海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真的很恨自己,恨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出他的痛、他的伤。难怪在之前几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很奇怪,他的表情、他的举动完全不像我认识的七海。原来发生了这么让人难过的事情…… 
七海,他现在还好吗? 
林叔叔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其实那封信就是七海的外婆写的,至于是谁放在我办公室里的,我不太清楚。锡辰让我不要再追查下去,我想他有自己的想 法。信里面虽然没有提到她自己的病情,但也说了无法再继续照顾七海,我当时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只是没有想到是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如果不是这样, 我想她依然不愿意揭穿这个秘密吧。她是位伟大的老人。” 
七海的外婆吗?我是见过的,那么慈祥、那么亲切、那么和蔼……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她笑着对我说:“孩子,可以帮我把信送到林家去吗?” 
那是她第一次和我讲话,也是唯一的一次,可是现在我们居然阴阳相隔了。人真是脆弱的生命体。 
“严七海现在在哪?”锡辰喃喃问道。 
“公司里的员工说在东区那边见过他,这是地址。”林叔叔把刚刚接电话时记下的字条交给了锡辰,“我想明天去找他。” 
“我去吧。” 
“你去?” 
锡辰点点头:“我不能去吗?” 
林叔叔不确定地问:“锡辰,这件事情爸爸知道也给你带来了伤害。爸爸一直想很正式地向你道歉。你能接受七海来家里吗?你们可以和睦相处吗?” 
“臭老头,你在害怕什么?”锡辰的脸上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你怕我这个任性的儿子会欺负你的私生子吗?” 
“锡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赶紧阻止他。 
林叔叔摆摆手:“雪依,没关系啦。我的儿子我自己知道,他嘴巴毒了一些,但是心却比谁都善良。他不会那么做的。” 
“既然那么了解我,干吗还问?”锡辰起身上楼,“放心吧,我会把他带回来的。就算来硬的我也不会输。” 
…… 
最好不要来硬的…… 
我的额头挂满了黑线。

因为担心七海的缘故,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好不容易盼到了天亮,我麻利地爬下床,洗漱完毕之后跑去敲锡辰的房门。 
“锡辰,你醒了吗?” 
“没有……” 
坏蛋!明明已经醒了。我推门进去,发现他整个人蒙在被子里。 
“快点起来啊!”我费力与他展开“被子争夺战”,最后我以微弱的优势获胜。 
“韩雪依!” 
不好!大恐龙要喷火了!可是俗话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我在烈火中永生吧!阿门! 
“喂,林叔叔昨天不是说让你一早去找七海吗?这都几点了?凶什么凶啊……眼睛都快掉出来了……”我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从床上站起来,退到安全区域内。 
“你给我进来!刚刚不是很有胆吗?现在怎么躲到门外去了?”锡辰的声音又加大了好几倍,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进去?我才不咧! 
“我我……我只是好心来提醒你而已。既然你不想起来,那那……那就算了!”说完我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跑去,背后传来锡辰从床上下来的声音。不好!他追来了! 
“站住!还跑是不是?” 
当然要跑啊!被一只喷火的恐龙追,不跑才是傻瓜呢!我闪进房间赶紧把门关上。可惜锡辰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他已经第一时间用身体抵住门了。 
“韩雪依,你还要抵抗吗?” 
虽然我们俩的力量相差悬殊,可我还是在做着垂死挣扎。看着他那张渐渐放大的脸,我真恨自己平时没有多吃一点。如果我可以长到一百八十斤的话,今天一定可以胜过他了! 
“啊?!”在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喂!没事吧?”锡辰紧张地过来扶起我,随后还不忘得意地炫耀起来,“怎样?输得心服口服吧?” 
拜托,我什么时候和他比赛了?这个家伙还真会乱盖! 
我摸着摔痛的地方,抱怨起来:“锡辰,你干吗追我?” 
“那你为什么要跑?” 
“你追我,我才跑的啊!” 
“好笑了!”他露出无奈的表情,“你不跑我干吗追你?” 
“天啊!这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不是一样吗?”我甩开他的手坐到床上休息,刚刚“运动”了一下身体都出汗了。这个家伙力气大得像牛!锡辰走进我房间里的卫生间,不一会里面传出水流的声音。 
我问道:“你要干什么?” 
“做你很希望我做的事!” 
“我很希望你做的事?”我不明白了。 
他探出头:“就是刷牙和洗脸!” 
“你要用我的牙刷?!”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锡辰抗议起来,“我不嫌你脏你就该去偷笑了!居然还摆出厌恶的样子来。” 
啊?!难道我还要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然后将牙刷双手奉上吗?只有他那种霸道又专横的性格才能造就这种奇怪的逻辑吧? 
真是怪人一个! 
吃早饭的时候林叔叔还一脸担心的样子,也许他是害怕粗暴的锡辰最后会用武力来解决这件事情。不过我知道,对某些事情锡辰是极为冷静的,他的分析能力和行动能力远远高于常人。 
而且我始终不相信,锡辰会真的对七海出手。 
按照字条上的地址一路找去,我和锡辰的视线里很快出现了一排拥挤而简陋的平房。 
“七海就住在这吗?” 
“不然呢?”锡辰一点都不感觉到意外,“私生子的命运不都是这么可怜吗?你以为他会住在高级别墅里等着我们去找?” 
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七海的生活状况不会太好,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居然住在危房一样的地方。这里像是外地人员居住的,破漏、肮脏、杂乱……几乎所有不好的字眼都可以用在这上面。 
我们沿着狭小的胡同走向最里面,一路上根本找不到什么门牌号之类的标志。 
“请问这里有一个叫严七海的男孩吗?”刚好一个中年妇女打开门走了出来,她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嘴里还碎碎念着脏话。 
“什么严七海?不认识!不认识!” 
锡辰皱了一下眉毛,目光看向旁边的一间屋子。 
“怎么了?” 
“严七海住这儿。” 
我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他伸手指了一下虚掩的门:“墙上挂着德远高中的校服。”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没错。就是说七海正在里面?! 
虽然门没有关上,但锡辰还是礼貌地敲了敲。可是过了好久都没有人回答。难道七海不在吗? 
“怎么办?”我有些失望地问。 
“进去看看。” 
我阻止正要推门进去的锡辰:“随便进别人的家不太好吧?” 
“严七海不像那种出门忘记锁门的人,我怀疑他就在家里。” 
“他在家?那为什么不出声音?” 
锡辰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突然不顾一切地闯了进去。 
房间很小,只有几坪米的样子。看不到卫生间,一个小小的气窗挂在墙上,隐隐约约几缕光线穿过厚重的窗帘透进来,昏暗的光线下,乱糟糟的东西扔了一地,一不小心就能踩到或者踢到不知名的物体。 
“好臭的味道……”我忍不住捂上了鼻子,整个房间像是很久没人住过,角落里推放着一堆一堆的垃圾,散发着阵阵恶臭。 
锡辰没有理会我,而是打量着各个角落,他好像迫切地在寻找着什么。 
“严七海!”他叫了一声,然后朝房间的一个小角落走去。 
当锡辰掀开被子的一刹那,我简直惊呆了。那团凌乱的被子下面蜷曲着的,真的是七海吗?不!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也不敢相信躺在那的人会是七海。七海怎么了?!为什么他会昏睡在这里? 
“七海!七海!” 
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天啊,七海发生什么事了…… 
VOL.04 
“锡辰,七海会没事的,对吧?”出租车上,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回头问坐在后面的锡辰。 
七海正处在昏迷状态,任凭我们怎么叫他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怎么会这样呢?前几天见面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成了这样?我心急如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锡辰给林叔叔打了电话,然后催促司机提速再提速。看得出来,他的担心绝不少于我。在这个时候也许我不应该说太多的话去烦他,可是…… 
“现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着急也没用。放轻松一些。”锡辰看出了我的心情,虽然他自己也很烦躁,但还是主动安慰着我。 
我点点头,抓着衣角的手不停地缩紧着。 
终于到了医院。 
急诊室外面的气氛异常紧张,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不停忙碌着。我和锡辰坐在走道里的椅子上,他背靠在墙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想些什么。而我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像热锅上的蚂蚁只有团团转的份。 
“锡辰,七海的情况怎么样?” 
就在这时林叔叔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了过来。 
“不清楚。医生还在检查。”锡辰有气无力地回答。 
林叔叔擦了一下头上的汗,坐下之后不停地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腿,懊恼的样子一目了然:“怎么会这样?这个孩子……难道他是在故意伤害自己吗?” 
“爸……” 
爸?!这还是我第一次听锡辰那么正式地称呼林叔叔,就连林叔叔自己都吃了一惊。 
锡辰一副踌躇不定的样子,最后还是开了口:“我觉得严七海不是故意轻生的。仅仅是唯一的亲人去世这一个理由,还不能让他做出自残的举动。医生初步检查是因为他四天滴水未进的缘故,所以身体相当虚弱。但是……” 
林叔叔皱了一下眉毛:“怎么?还有其他原因?” 
“我不确定。我只是隐约觉得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所以也请你做好思想准备。” 
“傻孩子!”林叔叔像是安慰锡辰,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他摇着头,“那只是你的直觉而已。直觉是没有科学根据的,而且医生还没有说什么,也许七海只是因为太伤心外婆去世了,所以才把自己关起来这么做。你想太多了,不会有其他事的。” 
“我也希望这样。”锡辰不再说什么,而是将视线收回到急诊室前。静静地……静静地……等待着。 
门打开了。医生一边摘下脸上的口罩,一边对着我们问:“谁是严七海的亲属?” 
林叔叔抢在最前面:“我是。请问……” 
“您是他的……” 
“父亲。” 
医生点点头,随后看了一下我们:“其他人就在外面稍微等一下吧。您一个人和我去办公室。有些话我要当面和您说一下。” 
看着林叔叔跟在医生后面走进办公室,就在门重重地关上之后,我的心越发焦急起来。 
“锡辰,七海只是饥饿过度昏过去了是不是?只是人太虚弱了……所以……为什么还要当面谈这么严重呢?我在电视上看过的,一般这种 情况……” 
“好了!别想了。”锡辰打断我,“一会老爸出来不就知道了吗?现在你坐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面对,一味着急是没用的。” 
护士推着七海从急诊室里出来。他打着吊瓶,脸色苍白,此刻仍然没有恢复意识。 
我赶紧上前轻轻唤他:“七海,你听得到吗?我是雪依……护士小姐,请问七海的情况怎么样?” 
“病人现在需要休息。你们还是先让他睡一下吧。” 
“可是他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这样可以吗?是不是应该先让他吃些什么?” 
护士微笑了一下:“已经输过葡萄糖了,等一下病人醒了,你们可以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给他。” 
“那他什么时候才可以醒?”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七海,担心地问。 
“这个不能确定。我想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该差不多了。” 
“雪依。”锡辰在病房前拉住我,“不要跟进去了,让他一个人好好睡一觉。我们等老爸出来。” 
“好……” 
我和锡辰重新回到医生的办公室外,坐在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林叔叔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出来。 
“爸,怎么样了?医生说什么?”锡辰跟在林叔叔的身边,追问着。 
我也一起跟了上去:“林叔叔,七海的情况怎么样?” 
“血……”林叔叔好像一下老了好几岁,声音颤抖。 
“血?” 
“血癌。” 
“血癌?!”我和锡辰异口同声地叫出来。 
“我想他是因为知道自己的病所以才想用绝食的方法在房间里无声无息地自杀。这个孩子怎么能……”林叔叔的话还没说完就哽咽了起来,他扶着墙壁,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不至于这么绝望啊,”锡辰提醒道,“不是说血癌患者找到匹配的骨髓做移植不就没事了吗?他又不是孤儿,怕什么?” 
“七海得的这种血癌比较罕见,就算是亲人的骨髓匹配率都很小。所以医生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做手术。” 
“不试试怎么知道?难道就这样放弃啊?”锡辰咆哮起来,“去啊!化验啊!” 
说完还没等林叔叔做出反应他便一个人朝化验室的方向冲了过去。 
血癌?为什么偏偏是血癌?!七海那么好,而且他从小到大吃了这么多的苦。好不容易可以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了,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命运对他也太不公平了吧?这种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俗套又落伍的情节,为什么偏偏让他碰上?

从医院出来,我们的心情都很失落。林叔叔已经打电话回家,让人熬好粥以及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我和锡辰回家之后顺便拿过来给七海吃。 
“化验结果怎么样?” 
“没这么快出来。”锡辰无精打采地回答。之后车上的气氛再次陷入难堪的沉默。一直到车子在别墅前停下,我们谁也没再开口说什么。 
林奶奶正坐在客厅里,像是等待着我们的归来。旁边还有苏蕾。 
“锡辰,你们回来啦?严七海的情况怎么样?”见我们走进来,苏蕾起身询问着。她的脸上有虚伪的神情,是人都会轻易看出来吧。 
可是在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去计较什么。 
锡辰没有说话,随便在沙发上找了个位子坐下。 
“到底怎样?你们怎么都不讲话?!”蛮横的千金小姐怎么能忍受自己被一再忽视?几秒钟之后苏蕾娇嗔起来,“奶奶!人家也是好心关心严七海啊,您看嘛!锡辰根本不领情,还摆臭脸给我看!” 
林叔叔抬起头,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七海的病情不容乐观,大家的心情都不好,你就少说几句行不行?” 
就算苏蕾的靠山是林奶奶,但面对林叔叔的责怪她只能忍气吞声。幸好这次林奶奶也没有格外袒护她。 
“可毅,七海那孩子真的得了那么可怕的病吗?” 
林奶奶的问话似乎让林叔叔越发难过起来:“妈,这是千真万确的,医生已经确诊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乞求上天能怜悯七海,在我们之中可以找到与他匹配的骨髓。” 
“一定能找到的。”沉默半天的锡辰终于开口了,“如果连亲人都没用的话,那还要什么狗屁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啊?!”说完他站起身,径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毕竟是兄弟啊。我也跟着起身:“林奶奶、林叔叔,我上楼去看看他。” 
林奶奶没有反对,林叔叔也只是摆摆手示意我可以上去。谁知道我刚踏上二楼的走廊就听到背后有人叫我。 
“韩雪依!” 
我回头,是苏蕾。 
“这个时候你还要找我吵架吗?” 
“拜托!像我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做吵架那种低级的事情?而且你也不配和我吵架啊!”苏蕾露出鄙夷的笑容,让人看了浑身都不舒服。 
“那最好。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苏蕾叫住我,“谁说没事情?我只是想最后确定一下,你真的不打算放弃锡辰吗?” 
我看着她那张若有所思的脸,搞不明白她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可是我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是的,我不会放弃。” 
“那就不要怪我了。韩雪依,我会让你后悔的。”说完苏蕾头也不回地走下楼。她到底在搞什么花招?算了!顾不了这么多了。我敲了敲锡辰的门,里面传来微弱的回应声。 
“进啊。” 
“锡辰,你在干什么?”我推门走进去,发现他正躺在床上看着 天花板。 
“没干什么,只是随便想些事情。”他把身子向里面挪了挪,留出地方让我坐下。 
我问:“你在担心七海啊?” 
“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而已。” 
“不可思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锡辰的视线从天花板上转移到我的脸上:“你不觉得吗?这种只有在偶像剧里才发生的情节,居然真的让我碰上了?!要知道,那种影片一直让我觉得很无 聊,无聊到看了就想吐。可是现实生活中我不仅是大财团的继承人,还有一个私生子的弟弟,现在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又得了血癌……这算什么?拍电影啊?我真 想把导演拉出来狠狠揍一顿!” 
我轻轻抚摩着他的头发,上面散发着一点点香草的味道,让人觉得干净而清新。我一直很喜欢锡辰身上的味道,夹杂着奶油的香味,好像婴儿的皮肤。只是今天,他身上,除了纯净的婴儿香,还多了一种名叫“担心”的焦急味道。 
“你很难过吧?这不是电影里面的情节,是真正发生的。所以我们能做的不是抱怨和指责,而是想办法去弥补它和改变它。化验报告不是还没出来吗,也许你和林叔叔之中会有一个人适合骨髓移植的。”我安慰着锡辰,除了这些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锡辰不再讲话,静静地想着什么。安静下来的他,脸上有着一丝忧郁,这种神情似曾相识……对了!七海每次在教室里托着下巴看向窗外的时候,也是这种样子。他们真的很像! 
过了一会林叔叔让人上来叫我们下去。给七海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林奶奶似乎也有去医院的打算,已经换好衣服站在门口了。 
“儿子,我要去公司和学校安排一些事情,你陪奶奶去医院,我随后就到。”林叔叔交代了一下。 
“好。”锡辰拿起桌子上的保温瓶向外走。 
苏蕾突然叫了起来:“对了!我家有一本关于血癌的书,而且我爸爸也认识国外一名很有名的医生。不如让韩雪依陪奶奶去,锡辰和我回家去找书吧。另外也可以联系到那位医生。” 
“这样啊……”林叔叔犹豫起来,“锡辰,你看怎么样?” 
“你打个电话回去让人送过来不就好了。” 
“可是书放在哪了我记不太清楚了,要亲自去找啊。锡辰,你在担心什么啊?这种时候奶奶是不会为难韩雪依的。而且找到书联系上那位医生之后,我们就马上赶去医院,用不了多长时间。”苏蕾尽力说服着锡辰,并且露出无比诚恳的笑容。 
“那好吧。雪依,东西你拿好。路上小心,我很快就到。”锡辰把保温瓶交给我,然后跟着苏蕾走了出去。 
林奶奶看了我一眼:“我们也走吧。”她的态度好了很多,也许是因为七海的事情让她没有心情来针对我了吧? 
幸好是这样。可是一路上我还是不敢讲话,只能低着头闷声看向车窗外面。这还是我第一次和林奶奶单独相处呢,感觉…… 
真的很紧张……
創作者介紹

.*""*°☆…·艾豆剧乐部·…☆°*""*.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