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永不结束的恶男传说

黑色的宾利轿车准时停在医院门口。 
林奶奶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紧张,林叔叔从前面下来,微笑着安慰道:“妈,不会有事的,院方我都已经找好人了,主刀的医生是从国外聘请来的。而且锡辰的骨髓和七海的很吻合,手术会成功的。” 
“希望如此。”林奶奶摘下金丝边的眼镜掏出手帕擦了擦,随后戴好。看得出来她很紧张。 
没错,今天就是七海手术的日子。 
当然就像林叔叔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在那天与中原高中“决战”之后全都安排好了。 
虽然到现在为止林奶奶和林叔叔都不太清楚为什么七海会突然改变心意,接受锡辰的骨髓移植,但是他们很高兴能有这样的结果。 
记得当时锡辰和七海满身脏兮兮的走进家门,特别是锡辰的头上还带着伤。客厅里的人全都惊呆了。 
林奶奶的脸色惨白,也许是怕七海的身体出什么问题,林叔叔则慌忙叫人来替锡辰包扎,总之在一瞬间周围全都乱糟糟的。 
直到锡辰大叫起来:“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安排手术时间。” 
就是这个声音让一切进入了静止状态。 
林叔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儿子,你说……” 
“你们不想救严七海了吗?想的话就安排手术啊。”锡辰看了看身边的七海,脸上有着高傲的神情。 
七海笑了一下,像是开玩笑似的对锡辰说:“有机会我会把骨髓还给你的。” 
“好啊,移植过去的时候让医生称一称重量,还的时候我要算利息。” 
“没问题。” 
随后兄弟俩笑做一团。 
就是因为这笑声,客厅里的紧张气氛在瞬间被化解了。 
当时我自己也开心得不行,因为笑是幸福的信号,我隐约已经感觉到了幸福将在不久的将来来到我们的身边。 
“笨蛋雪依!” 
郑亦南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抬头看过去,他正和季培霖向这边跑过来。 
林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和奶奶先进去,你在这等等他们。” 
“好。”随后林叔叔和林奶奶一起走进医院。 
郑亦南气喘吁吁地跑到跟前,抱怨起来:“该死的!电车一直塞车!怎样?手术开始没?” 
我摇头:“没有啊,九点才开始。” 
“那就好!那就好!”郑亦南像是终于放心的样子。 
季培霖提醒道:“那我们赶紧进去吧。在手术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对锡辰和七海说点什么?” 
“说什么啊?”郑亦南边往里面走边皱眉毛,“不是说都安排好了吗?反正又不会有什么危险,干吗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而且几个大男生说一些肉麻兮兮的话我可受不了!” 
“你太假了吧?昨天晚上你不是还打电话给我,紧张得要命,问手术会不会失败……还说……”季培霖推了推眼镜,故意揭穿郑亦南。 
当然郑亦南立刻反驳:“哪有?哪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才不是紧张!” 
“随便问问而已……”季培霖露出夸张的表情。 
“靠!要打架是不是?” 
“来啊!” 
“拜托!这是医院……”我小声提醒着这两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现在是不是先放下私人恩怨,锡辰和七海比较重要。” 
“哼!” 
“哼!” 
天啊!男生耍性子的时候似乎比女生还要恐怖。虽然一路上他们两个人安静了许多,但是气氛好像变得怪怪的。 
七海的病房外面聚集了许多护士。林奶奶不住地摇头叹气,一直催促着旁边的林叔叔:“可毅,你倒是想想办法啊!这家医院的管理 实在……” 
“妈,您先别着急。换句话说,这也证明了您的两个孙子都很优秀啊。”林叔叔反而一副轻松的样子,“这点还真是遗传了我呢!” 
到底怎么回事? 
我急着走上前问:“林叔叔,怎么了?” 
林奶奶抱怨起来:“这两个孩子真是……还有这些护士!我要去找院长好好谈谈了!” 
郑亦南和季培霖也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相互对望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终于在那些护士的尖叫声中,我明白了始末。 
“好帅啊!” 
“你们这边居然住着两位这么英俊的男生啊!” 
“看来我也要调过来才行!” 
“听说他们还是高中生,可是居然长成这样……” 
“别挤我啦!往旁边挪一下!”

“不行!我也要看!” 
“搞什么?!原来……”郑亦南哭笑不得,不过他灵机一动对着那群“花痴”护士大叫起来,“喂!这边也有帅哥哦,而且第一个碰到他脸的人,可以和他免费交往一个月时间!” 
“郑亦南!”季培霖睁大了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你指我干什么?” 
“真的吗?” 
果然,“花痴”护士们的目光全被吸引了过来。 
“只要碰到他的脸就可以了吗?” 
“没错!没错!”郑亦南还在不知死活地确认。 
“那我要!” 
“我也要!” 
护士们一窝蜂地从门口冲向了这边,季培霖吓得脸都白了。 
郑亦南狠命地推了他一把:“还等什么?快跑啊!” 
“郑亦南,你给我记着!”季培霖狼狈的声音从楼梯拐角处传过来。 
愿主保佑他,阿门! 
没有了妨碍者,我们几个人才能顺利进入病房。可是让大家瞠目结舌的是,锡辰和七海居然……居然在…… 
看着脸上贴满了字条的两个人,林奶奶和林叔叔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林奶奶抱怨着:“你们这是怎么啦?在搞什么鬼?” 
“玩牌啊,输的人就要贴上这个!”锡辰把字条举起来。 
“可是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啊。”林叔叔提醒着他们。 
“是吗?”七海看了看柜子上的表,恍然大悟,“真的!居然忘了时间!快点,你回自己的病房啦!” 
“我回去?你想玩就把我叫过来,不想玩了就赶我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锡辰的恐龙病又发作了,大叫起来,“我不要!我累了,要走你自己走!你回我的病房,我就要在这儿!” 
“锡辰,别闹了。”我也跟着一起劝他,“手术重要。” 
“对啊,手术重要。而且七海的身体……”这是林奶奶担心的声音。 
“儿子,听爸爸的话,你是哥哥要让着弟弟。” 
“喂!现在是怎样啊?”锡辰露出又气又无奈的表情,“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是不是?骨髓我不要给他了!” 
林叔叔清了清喉咙,才一挥手门口就冲进来好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伙。锡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倒在床上绑了起来。 
“好了,好了,叫护士和医生过来,赶紧把他们送进手术室。”最后一道工序完成之后,林叔叔像是松了一口气,“真是的,到最后还要弄出这么多事来。” 
“臭老头!赶快放了我!韩雪依,听到没有?你也和他们一起对付我吗?小心我……”锡辰的声音终于消失在电梯里。 
我有些不放心地问:“林叔叔,锡辰这样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这个孩子就是喜欢这样,我也是按照他的方式来做事情啊。”林叔叔笑着回答。 
在一连串的吵闹声中,手术终于在九点整的时候顺利开始了。 
看着手术室上方亮起的红色牌子,我的心却意外地平静。 
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在我的脑海中不停重复出现着,虽然像经历了一场梦幻的旅程,可是此刻的我却觉得那么的幸福。 
直到主刀的医生走出来,向我们打出胜利的手势,我终于笑了出来。

一个月之后。 
德远高中。 
一年三班的教室门口挤满了人,老师根本无法正常上课。今天是七海出院回到学校的第一天,也是林家兄弟改变身份在同一间教室里的第一天。学校没变、教室没变、课桌椅没变、同学们没变……气氛却变得有些奇怪。 
喇叭里宣布,全校同学都要到阶梯教室集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除了周一的全员大会之外,学校很少这样把大家集合起来。 
我推了推还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锡辰,问道:“该不会又发生什么 事了吧?” 
“哪有什么事?德远高中的几个捣蛋鬼不全都在这了吗?除了我们谁还会惹事?”他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我在心里忍不住偷笑。 
在阶梯教室里坐好,发现我居然坐在了锡辰和七海的中间。他们两个是故意的吗?我看了看左边的锡辰,又看了看右边的七海,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林叔叔的身影出现在最前面,当然是以校长的身份。 
“在前不久我们学校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想必在座的同学们已经知道了。尽管这样,我还是要郑重地向大家宣布一件事,那就是一年三班的严七海同学,是我的儿子。请大家不要对他的身世有所猜测,也不要用有色眼光去看待他……” 
“谁敢?我林锡辰的弟弟谁敢乱拿来议论?!”还没等林叔叔的话讲完,锡辰的暴躁脾气就忍不住了,“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现在可是在全校同学面前耶……我都想挖个洞钻进去了。 
“喂,七海,站起来!” 
啊?他自己丢脸也就算了,连七海都要拉上吗? 
“站啊!”见七海犹豫不决,锡辰又喊了一声。 
如果七海不乖乖就范的话,这个家伙该没完没了了吧?恐怕七海也想到了这,所以当即也站了起来。 
锡辰笑了一下,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没叫过我一声。现在就在大家面前叫我一声哥哥!” 
“现在叫?”七海有些意外锡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 
“怎么?不愿意在大家面前承认你是我林锡辰的弟弟吗?” 
“这个……” 
“七海,叫啊!”郑亦南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传出来,光是喊一声他似乎还觉得不过瘾,接着又吹起了口哨。 
在场的同学们似乎也都被这奇怪的气氛感染了,刚开始还在议论纷纷,接着就有人跟着一起喊了起来:“严七海,叫啊!叫啊!” 
再后来整个阶梯教室里响起了有节奏的拍掌声以及加油声:“叫啊!严七海!加油!严七海!” 
“好了!”七海突然伸出手阻止大家的拍掌声,他低下头像是鼓起勇气一般,大声喊了出来,“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鼻子里酸酸的……我看到锡辰笑了、好多同学笑了、台上的林叔叔笑了…… 
就在这时林奶奶突然走了出来,走到台上林叔叔的位子上然后 拿起话筒。 
“在这里我也要对我的孙子说几句话,以前的我真的太固执了。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渐渐认识到了你们这一代人的想法。也许是我太落伍了……”说 到这林奶奶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坐在下面的我,我突然觉得此刻的林奶奶是那么的慈祥和亲切。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些日子里她的确改变了许多。也许是因为七海的 回归,或者是锡辰的努力。 
她接着说道:“以后我不会勉强你们做不喜欢的事情,更不会限制你们的人生。还有……我会摒除我的门第观念,因为有一个女孩让我彻底明白了,拥有心灵财富的人才是真正富有的!” 
林奶奶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我的脸上,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七海!”锡辰突然向旁边的七海使了一个颜色。 
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们俩抬了起来,然后抛向空中…… 
“韩雪依,你这个笨女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是惩罚你手术那天和臭老头串通起来欺负我!” 
“雪依,你好幸福哦!” 
耳边响起锡辰和七海的声音……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笑脸…… 
这个故事总算告一段落了吧?而此刻的我真的真的很幸福!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