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车武赫从小就被生母抛弃,后被澳大利亚的一户人家收养。在他的想象中一直以为生母是因家境贫寒才不得已遗弃了他。在这里,他过着流浪汉一般的生活,为了赚钱时常也干些抢劫游人的勾当。

  韩国的偶像红星崔允与姜敏珠到澳大利亚拍摄外景,崔允爱着敏珠,但敏珠却是一个把感情当作游戏的人。她对崔允并无好感,而且因为知道好友恩彩爱着崔 允,所以屡屡拒绝崔允的求爱。作为崔允助理的恩彩一直默默爱着他,但崔允却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他要恩彩帮助他接近敏珠,恩彩只得答应。

  武赫拿着刚刚抢劫到的钱到时装店为女友志英买礼物,却在店里遇到志英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原来女友已决定嫁给那个有钱人—一个黑社会头子。

  清晨,恩彩一个人前往机场回国,路上却遭人抢劫。被劫掠一空的恩彩在街上游荡,遇到了武赫,武赫告诉她自己也是韩国人,无助的恩彩只好一直跟在他身后,却发现他竟是一个流浪汉,恩彩也只得与他一同露宿街头。第二天一早,当恩彩醒来,却发现武赫已经离开。

  崔允为向敏珠表达爱意跳下海,敏珠感动,两人开始交往。

  武赫穿戴整齐去参加女友志英的婚礼,他拉起女友驾车就走。女友坦言因他太穷所以不得已离开他,武赫最后还是把她送回了婚礼。婚礼遭杀手袭击,武赫为救志英身受重伤,两颗子弹射进了他的头部。

  第二集

  武赫被送进了医院,但手术只能取出一颗子弹,而另一颗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头部。

  愈后的武赫变得更加暴躁,他带着女友给他的一大笔钱还有头中的那颗子弹回到了韩国。

  回到汉城,武赫在电视台录制节目寻找他的生母和亲人。通过节目武赫找到了一个女人,她戴着和武赫被遗弃时放在他身边的同样的戒指,但那女人却因车祸智障,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

  崔允看到敏珠与其他男人约会,与那男子大打出手,恩彩帮忙解围受伤。看着恩彩脸上的伤痕,崔允关切地责备她以后不要再这样冲动。

  武赫找到的那个女人原来是他的孪生姐姐庆淑,姐姐的儿子带着他去见一位大叔,那位大叔把生母的事情告诉了他。武赫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他的生母吴腾姬,没 想到她竟是大富之家的贵妇人,更想不到的是她就是崔允的母亲。看着享尽荣华富贵的母亲,回想自己被抛弃的身世,心情悲伤的武赫更加不平衡,复仇的计划在他 心中酝酿着。

  看见母亲出门走远,武赫敲门借口要借用卫生间,开门的竟是恩彩,原来恩彩就租住在崔允家的地下室。在韩国又见到武赫,恩彩颇感意外。

  第三集

  武赫智障的姐姐因偷拿时装店的衣服被人告进了警察局,武赫花钱解决了此事并把姐姐背回了家。深夜,武赫去砸碎了那家店的玻璃。

  崔允与敏珠约会,被歌迷认出,恩彩装作大哭吸引众人的注意,使他们得以逃脱歌迷的包围,恩彩却被当作了精神病。失落恩彩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遇到武赫,她 误会武赫因为喜欢自己才从澳大利亚追到韩国。善良的恩彩以为武赫仍是个没钱的流浪汉,带着他到家里吃饭,武赫却在这里看到了生母。

  见到生母在富丽堂皇的别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看着智障的姐姐却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武赫对生母愈感愤恨。

  武赫远远地看着自己同母的弟弟崔允在排练,台下是歌迷们的尖叫,联想自己的身世,心中深感不平。在附近拍戏的敏珠也来看望崔允,崔允看见台下的敏珠被 别的男人拉走,冲到台下来追敏珠。面对两个男人,烦恼的敏珠跳下了湖。为了向敏珠证明爱意,不会游泳的崔允也跳下了水。岸上焦急的恩彩正想跳下去救他们, 武赫拉住了她。救了二人的武赫却突然晕倒。

  在医院里,武赫与崔允渐渐熟识,崔允把武赫当作自己的哥哥看待,却不知道武赫竟就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第四集

  武赫教崔允游泳,崔允突然抽筋溺水。武赫的脑海中闪着狠心的生母,静静地望着在泳池中挣扎的崔允,直到水面又恢复了平静,武赫才将沉入水底的崔允救起。

  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绯闻,恩彩责备敏珠,但敏珠告诉她自己已真的爱上了崔允。正在此时,崔允到来,看到在责备敏珠的恩彩,崔允却对她大发脾气,恩彩伤心离去。

  武赫始终跟随在恩彩左右,恩彩提出要同武赫约会。两人去酒馆喝酒,旧病发作的武赫神情恍惚,把恩彩当作昔日的女友志英,亲吻了醉酒的恩彩,之后两人却相拥着双双晕倒。崔允赶到,将昏迷不醒的武赫带回了家。看到恩彩和别的男子在一起,崔允莫名地感到不快。

  武赫醒来,走下楼梯默默地看着正在做饭的生母。生母不慎打碎了盘子,脚被碎片轧伤,武赫抱开生母,撕下衣服为她包扎伤口。然而生母却对她怀有敌意,喊来崔允并告诉崔允以后不要把陌生人带回家。听到母亲的话,伤心的武赫握紧手中的碎片,鲜血从指间滴落。

  武赫在街头看到卖紫菜饭的姐姐和她的儿子,他们为武赫包好了伤口。回想刚才的情景,伤心的武赫内心更加失衡。

  夜晚,武赫在电视上看到崔允正在和明星姜敏珠恋爱,一个报复计划开始在脑中酝酿……

第五集

  武赫乔装改扮后,借口敏珠压死了他的狗同她争吵起来,以此引起敏珠的注意。后又搬到敏珠住的同一幢大楼,接近敏珠,开始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复仇计划。
崔允请武赫做了他的经纪人,恩彩不愿与武赫共事,向崔允提出辞去助理的职务。崔允的母亲相劝下才勉强同意再做一天。

  崔允与母亲一起外出拍摄照片。崔允的母亲在外景地的一家餐馆用餐时,不停地数落饭菜太脏,生气的老板娘将一盘菜全部泼在了她身上。武赫赶到,把餐馆砸得一片狼藉,他的举动把大家吓得目瞪口呆,恩彩死死抱住了他,他才算住了手。

  拍摄结束后,大家正要返回汉城,恩彩借口看望当地的朋友留了下来。在回去的路上,崔允说起善良的恩彩一定是又去那家被砸的餐馆了,武赫听了记在心上。 把崔允和母亲送到家后,武赫又匆忙返回,果然看到恩彩正在帮老板娘收拾东西。恩彩的善良打动了武赫,他一直跟在恩彩的身后。恩彩帮忙收拾好一切后天色已 晚,错过火车的她只好在雨中的街头闲逛,最后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淋了雨的恩彩病得人事不醒,武赫默默地护理了她一夜,然后又在凌晨悄然离开。

  恩彩醒后回到汉城,她误会是崔允照顾了她一夜,见到崔允时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崔允看着痛哭的恩彩,也为之打动,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不远处的武赫看到趁机拍下了照片。

  第六集

  武赫与恩彩跟随崔允去拍外景。恩彩因上次餐馆的事责备武赫暴力,甚至称呼他暴力大叔,武赫对她的指责沉默不语。崔允的歌迷在他的车上涂鸦,恩彩前去制止却遭殴打,武赫看着被打的恩彩依旧面无表情。事后,恩彩真不知道该夸他改邪归正还是该怪他见死不救。

  武赫将拍到的照片寄到了报社,崔允与恩彩的绯闻照片被刊登以后,全家人都惊惶失措。崔允的几个和约都被取消,广告商甚至要求他赔偿损失。崔允去找敏珠解释,敏珠却态度冷淡,对他一言不发。失落的崔允回到家里大哭一场,恩彩看着伤心的崔允,心中难过。

  恩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处处维护崔允。接受采访后的恩彩委屈地痛哭。见此情景,武赫心中五味杂陈,他想打击的是允,但是受伤的却是恩彩,他的心里也充满了难言的矛盾。

  武赫继续在找机会一步步地接近敏珠。崔允与自己好友恩彩的绯闻,令敏珠心情烦乱。而此时多年不见的母亲又来找她,更令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乔装改扮的武赫趁虚而入,来到敏珠身边,敏珠也为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

  恩彩到敏珠住处找她,然而在电梯口却看到武赫与敏珠拥吻的一幕……

  第七集

  恩彩拉着敏珠去见崔允,希望她能够安慰伤心的崔允。敏珠告诉崔允恩彩一直爱着他,他更需要的应该是恩彩。崔允却向恩彩表示一直只把她当作兄弟一般,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男女之情。恩彩听后伤心不已。

  武赫约恩彩散心,路上武赫对一老人无礼,恩彩教训了他。回去时,武赫帮一妇人搬东西,这一次恩彩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就在武赫帮忙时,崔允来电话找恩彩,恩彩匆匆离去。武赫回来找不到恩彩,心情失落。

  恩彩决定去远离韩国的非洲,逃避这复杂的感情纠葛。临行时来找武赫告别,武赫请求她临走前为自己做一次泡菜。来到武赫家里,恩彩才知道他还有智障的姐 姐庆淑和一个年幼的外甥。善良的恩彩尽心尽力地帮忙照顾庆淑,武赫看了心中感激。恩彩要走了,武赫紧紧抱住她央求她不要离开,恩彩为之打动,留了下来。

  次日,恩彩帮着庆淑他们一起去卖紫菜饭,武赫路过看到街边正在叫卖的恩彩,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恩彩带着庆淑去烫头,把她打扮一新。又和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恩彩唱着崔允的歌曲,不禁泪流满面。

  崔允精心准备后去找敏珠,希望能感动敏珠。武赫却将敏珠带到酒店去见她的母亲。等不到敏珠的崔允十分失望。

  武赫请求恩彩留下照顾姐姐和他年幼的外甥,看着孤独疲惫的武赫,恩彩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

  第八集

  恩彩打电话给家里,家人十分担心,希望她能早日回来。崔允担心恩彩,也到家里打听她的情况。

  武赫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恩彩,“如果在有生之年,上天能把恩彩留在我的身边,抚慰我的余生,我愿意放弃一切,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武赫望着恩彩,热切而虔诚地祷告着……

  恩彩带着武赫的姐姐庆淑来见妹妹,她中途有事离开,嘱咐妹妹照顾庆淑。恩彩的妹妹着急回家,只好带着庆淑一起回去。崔允看到庆淑将她带回了家,把庆淑 当作了“人质”,让恩彩亲自来接她。庆淑在房中闲逛,进入了崔允母亲的房间,拿着她的首饰玩耍,不慎将一枚钻戒掉到床下。崔允的母亲回家发现不见了钻戒, 将淑庆当作小偷并报了警,撕扯中拽掉了庆淑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武赫赶到,看到崔允的母亲正在对着姐姐大声责骂,充满愤怒地带着姐姐离开了崔允的家。离去 时,他愤恨的目光让崔允的母亲不寒而栗。

  恩彩因庆淑的事责备崔允。崔允辩解,恩彩生气地离开了他。没有恩彩的生活让崔允越来越不适应。

  武赫继续一步步地接近敏珠,敏珠也越来越被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终于投入他的怀抱。来找敏珠的崔允恰好看到她与乔装的武赫在一起的情景,伤心欲绝的崔允极速飞驰在暴雨的公路上,发生了交通意外。

第九集

  崔允重伤昏迷之际眼前出现的竟都是恩彩的影子。敏珠来看望他,他也在默念着恩彩的名字。失落的敏珠叫武赫去找恩彩。
崔允的母亲来医院看望崔允,看到守在病房门前的武赫,动手打了他,责骂因他疏忽才害崔允出了事。看着生母如此对待自己,武赫的心仿佛在滴血。

  看着门口的武赫,恩彩的父亲想起他拾到庆淑上次遗落在崔允家的戒指。当年,恩彩的父亲亲手把崔允母亲所生的双胞胎送走,并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各留下一枚戒指。他发现他们姐弟似乎正是崔允母亲的亲生儿女。

  恩彩因为崔允的事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家人十分担心。武赫来接恩彩去见崔允,恩彩不肯,她感到难以再面对崔允。看着虚弱的恩彩,武赫扛起她就往外走,先带她去吃了东西,然后疲惫的恩彩在武赫的车上睡着了。次日,恩彩来看崔允,崔允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武赫向敏珠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敏珠发现自己为之吸引的神秘男子竟是崔允的经纪人武赫,震惊之余大受打击。但她向武赫表示已无法将他忘记。

  崔允的伤势已渐渐痊愈,他送给恩彩一辆轿车,请求恩彩暂时作他的司机。崔允向恩彩表明爱意,并为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这份爱而追悔。但此时的恩彩心里装着 的却是武赫,令她难以接受崔允的求爱。武赫给恩彩打来电话,崔允接起电话告诉武赫他们正在约会,武赫听后满心失落。恩彩惦记着武赫,匆忙赶去找他……

  第十集

  恩彩来找武赫,武赫旧病复发,他背对着恩彩,不愿让她看到自己流血的情景。正在这时,恩彩接到电话得知崔允晕倒,急忙返回。恩彩走后,武赫晕倒在地。幸亏姐姐一家及时发现,才抢救过来。

  恩彩赶到崔允家,发现崔允是在撒谎,为了骗自己回来。崔允告诉恩彩自己已经不能没有她,恳求她能留在自己身边。但此时的恩彩心中却惦记着武赫,令恩彩心中矛盾。她与父亲一起喝酒,喝得大醉。

  武赫带着姐姐的儿子小鱼去洗澡,从小失去父爱的小鱼恳求武赫不要离开他们,令身患绝症的武赫心中难过。

  武赫约会恩彩,他怀抱着恩彩,令恩彩倍感温暖。两人一起在地下通道喝酒,醉后一起露宿街头,令恩彩想起两人在澳大利亚相处的情景,她紧紧抱住了身边的武赫……

  武赫背着醉酒的恩彩回家,却遇到归来的崔允。恩彩向崔允表明自己爱的是武赫,令崔允心中痛苦。他敲着架子鼓发泄着心中的苦闷,却突然晕倒在地。

  母亲将崔允送到医院。医生告诉崔允的母亲,崔允因上次车祸心脏受到强烈撞击,这次因情绪波动使情况更加糟糕。崔允的母亲闻言伤心欲绝,表示愿把自己的心脏移植给崔允。武赫听了,心中不是滋味。

  武赫因头中遗留子弹的缘故,总是恶心、呕吐、甚至流血。他到医院检查,得知自己已时日无多,决定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崔允。他将这个决定告诉恩彩,却引起恩彩的误会。

  第十一集

  武赫告诉恩彩要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崔允,恩彩觉得很失望,并且觉得武赫不是真的爱自己。她对武赫喊道,“你死后就将心脏捐给崔允吧”,并生气对地将饮料泼在了武赫的脸上。武赫心中痛苦不堪。

  崔允的母亲在医院见到武赫,再次大骂了他,并坚持要辞掉他。这令武赫心中非常难过。恩彩的父亲安慰他,并劝他尽早另找工作。

  武赫向恩彩表示他要把心脏捐给崔允的决定并不是开玩笑,但要求恩彩陪他度过余生作为回报。恩彩不知道武赫身患绝症,以为武赫在玩弄自己。向武赫表示她答应武赫的交易,为了崔允自己什么都肯去做。武赫听了,内心更觉痛苦。

  崔允给恩彩打了无数次电话,总是无人接听。他猜想恩彩是与武赫在一起,带病到武赫的家中去找恩彩,却在武赫的家里发现了武赫的X光片。看到武赫的头中的弹头,崔允心中好奇。次日,崔允将此事告诉了恩彩的父亲,并请他按照病历的地址去调查,才得知武赫已经时日无多。

  恩彩对武赫心存误会,她到医院看望崔允。崔允不想恩彩对将死的武赫动心,请求她不要再见武赫,并向她表示自己一定会为她坚强地活下去。恩彩为之感动。此时恰有记者在场,要求报道他们感人的爱情,恩彩默许。

  晚上,武赫正在陪着姐姐一家吃饭,看到电视上报道崔允与恩彩的恋情,武赫再次口吐鲜血……

  第十二集

  武赫来到崔允的病房,看到守在崔允床前的恩彩昏迷不醒,发现她正在发烧,武赫急忙抱起她去看医生,并斥责崔允的母亲只顾自己儿子,不顾他人的死活。崔允的母亲正想与他理论,恩彩的父亲拉住了她,告诉她武赫已经是垂死的人了。

  恩彩醒来,发现武赫握着她的手守在病床边,她挣脱了武赫,又回到崔允的身边。看着恩彩离去的背影,武赫满心痛楚。

  崔允嫌病房枯燥,央求恩彩陪她逛街。在餐厅里,他亲自弹奏钢琴,打算向恩彩求婚,却中途晕倒,武赫把他送回了医院。

  崔允的母亲得知武赫已经时日无多,打算用武赫的心脏来救崔允。为了讨好武赫,她买了一堆礼物借口向淑庆道歉来到武赫家。武赫归来,看到崔允的母亲正在 哄姐姐和外甥。看着他们高兴的情景,正当武赫打算原谅生母,却发现她留下的药品是增强心脏功能的。明白了母亲的用意,武赫暴怒了,他来到母亲的房前痛苦地 大喊。恩彩的父亲听到,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是好。

  归来的恩彩看到站在房前的武赫,要他永远离开自己的生活。武赫的心更是被深深地伤害了。

  次日,崔允的母亲拿着礼物打算再次到武赫家。恩彩的父亲忍无可忍,指责她不该如此对待垂死的武赫。他们的对话恰被归来的恩彩听到,联想武赫先前的话语,恩彩终于明白了一切,她被惊呆了。

第十三集

  恩彩跑到武赫的住处,她用力地锤打着武赫,泪流满面,然后难过地转身跑远。武赫追出,却没有找到恩彩,她的样子令武赫十分担心。
恩彩责问父亲为什么对自己瞒着武赫的事,并表示要和武赫在一起。父亲不想恩彩为此受伤,将她锁在房内,不准他再接触武赫或崔允。

  武赫冒着大雨守候在恩彩家门前。恩彩得知十分担心,以头撞门,心疼恩彩的母亲终于打开了房门。恩彩带着武赫来到一家旅馆,并替他洗净衣服。武赫将自己 的经历告诉了恩彩:当初为了保护女友,头部中弹才会变成这样。恩彩听了武赫的故事很感动。正当恩彩亲吻武赫时,武赫突然病发,他将自己锁在卫生间内不停地 呕吐,不愿让恩彩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恩彩担心不已。

  武赫告诉崔允的母亲,他已经决定把心脏捐献给崔允,并办好了一切手续。武赫突如其来的举动倒令崔允的母亲手足无措,掩面而泣。

  崔允得知武赫将心脏捐给自己,十分感激。他来找武赫,表示不想接受他的心脏。武赫却说自己只是为了想上天堂在死前做件好事而已。崔允请他把心脏捐给别人,为什么偏偏要捐给自己。武赫答道:只因为我是你的哥哥,你是我的弟弟……

  第十四集

  武赫告诉崔允,自己和他一样也是母亲的亲生骨肉,不同的是自己刚刚降生就被抛弃。崔允难以相信这一切是事实,失魂落魄地离去。他们的谈话恰被门外的敏珠听到,令敏珠也深感震惊。

  恩彩心中惦念武赫,时常出现武赫的幻觉,一个人自言自语,令家人忧心忡忡。

  崔允在得知真相后,不愿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而接受武赫的心脏。母亲见状十分担心,却又无可奈何。

  武赫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心情不好的他对着姐姐大喊大叫。此时,崔允的母亲带着礼物再次来访,武赫赶她出去。姐姐却拉着崔允的母亲赶武赫走,武赫心中凄凉。

  恩彩开车神情恍惚,脑海中全是武赫的音容笑貌,差一点儿就出了意外。武赫赶到,看着面前憔悴的恩彩,武赫心疼不已,紧紧抱住了恩彩。两人都是满心酸楚,他们是那样深深相爱,但其中一个却已不久于人世……

  崔允看着恩彩一天天消瘦的样子,不忍心她夹在自己与武赫之间受折磨。他打电话给武赫请求他放过恩彩,武赫虽然表面上拒绝了他,内心却充满矛盾痛苦。

  武赫再次晕倒,他被送到医院,医生说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武赫醒来,看着守在病床边睡着的恩彩,不愿再拖累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孩。他踉跄着走出医院,打电话给敏珠,求她把自己带到远离汉城的地方。

  恩彩醒来,不见了武赫,慌忙跑出来找他,却看到武赫上了敏珠的汽车离去。

  第十五集

  武赫走后,恩彩始终守候在他家门前,不吃不喝不肯离开。武赫得知后,心中痛苦。恩彩不停地给敏珠打来电话,敏珠感动,将武赫的住处告诉了恩彩。

  恩彩来到武赫身边,武赫忍着心痛告诉恩彩自己不想见她。深夜,武赫开门看到依然守在那里的恩彩,心中感动。

  得知真相后的崔允心情矛盾,不吃不喝也不肯打针。母亲因此手足无措,整日以泪洗面。敏珠来劝崔允,她将当初武赫为了复仇而追求自己的事告诉了崔允。崔允闻言,心中五味杂陈。

  在恩彩陪伴下,武赫过得很开心,但健康状况却是每况愈下。武赫不想让恩彩看着自己死去,他悄悄地离开,打电话求崔允来接恩彩。崔允告诉恩彩,武赫也是 自己母亲的亲生骨肉,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武赫为了报复抛弃他的母亲而刻意安排的。震惊之余,恩彩始终相信武赫对她的爱是真心的。

  武赫请姐姐和外甥到餐馆吃饭,他告诉姐姐打算把这家店买下来送给姐姐,这样姐姐就不用在街头叫卖。一旁武赫的外甥却大声哭泣,因为他知道舅舅快要死了才会做这样的安排。亲人的哭声令武赫心碎。

  崔允硬拉着恩彩来参加记者招待会,他向众人宣布要娶恩彩。因为他怕恩彩会离开他的生活,更不希望恩彩为了垂死的武赫伤心。

  就在武赫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他从前的女友志英从澳大利亚赶到汉城来找他……

  第十六集

  志英告诉武赫,她已经离婚,她始终爱着武赫,请求武赫随她去德国接受治疗。志英搀着武赫走出家门,却碰到守在门前的恩彩。恩彩呆呆地目送武赫走远。

  志英带武赫来到宾馆,她为武赫订好了去德国的机票。武赫的心中却始终难以放下恩彩,想起刚才恩彩悲伤的眼神,武赫再也无法平静,他狂奔回家去找恩彩。 还呆坐在那里的恩彩看到武赫,再也忍不住泪水,不停地叨念着:我爱你……武赫……我爱你……。眼前的恩彩令武赫心碎,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却无法与她相守。

  崔允带病来找武赫喝酒,他告诉武赫自己其实是被母亲领养的,她对自己的养子都视如生命,又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他相信母亲一定有难言的苦衷。崔允的话令武赫困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

  恩彩的父亲看到忍受着巨大痛苦的武赫,终于向他道出实情:当年,身为明星的崔允母亲爱上了有妇之夫并怀了身孕。恩彩的父亲为了不令她蒙羞,亲手将她所生的双胞胎抛弃,并骗她说孩子生下来就已经死掉。得知真相后的武赫终于理解了母亲。

  崔允的母亲找不到司机,请武赫送她回家。来到家中,武赫请求母亲给她做点儿吃的。吃着母亲亲手做的面条,武赫泪如雨下。走出房间的武赫隔着窗户向母亲跪倒,默念着:妈妈我爱你,感谢您带我来到这个世界……

  武赫骑着摩托狂奔在公路上,人生经历的一幅幅画面浮现在脑海中。渐渐地,意识已越来越模糊……

  一年后,崔允移植了武赫的心脏已经康复,他的演唱会上为恩彩留着坐位,大家期待着她的归来。而此时的恩彩正在澳大利亚,重游与武赫初识的地方。

  在武赫的墓前,不能让武赫再忍受孤独的恩彩也追随他而去。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