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世珍2年来疯狂打工赚钱,因为30岁以前到30个国家旅行是她的目标。今天世珍终于向自己的目标迈出第一步。她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新加坡。之所以选择新加坡,有她自己的意义……

  成烷几天来非常郁闷,因为到新加坡研修的女朋友的表现不同以往。以前只要成烷不在身边就会来短信追问,但是近几天连个电话都没有。若不是因为这个学期 学分不够被学校警告,被老爸没收了护照,成烷早就飞到新加坡找女朋友了。深夜,成烷成功的从老爸那里偷到护照,乘上了去往新加坡的飞机……

  第二集:

  清晨,成烷和世珍醒来之后发现他们睡在一张床上。两人慌张的整理好头发后表示要冷静对待昨晚的事情,出了事情各自负责。他们湖里糊涂的发生了所谓的《一夜情》。不一会,世珍发现开始表现的还挺大度的自己的〈一夜情人〉趁去厕所的机会溜掉了。

  成烷的父亲发现成烷的信用卡已经透资,一气之下把成烷赶出家门。在街上发现世珍,两人又坐到酒桌上……

  第三集:

  成烷和彩英一起看电影,但是和开心的成烷相比彩英却表现的极其不耐烦。彩英根本就对电影不感兴趣,一直摆弄着电话,给前辈度贤发短信。

  世珍发现自己有怀孕征兆,就问姐姐-曰珍,让曰珍吓一大跳。世珍到药店买怀孕测试纸。为了不让别人认出自己,世珍带了姐姐的假发,穿了暴露的衣服。在药店偶然的见到度贤……

  医院确诊世珍已经怀孕,世珍瞬间愣在那里……世珍到学校找成烷,但是却见到度贤。正在这时候成烷和彩英亲热的走进校门口……

  第四集:

  在焊范株的花甲上曰珍带着神菲出现,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曰珍解释神菲是妹妹的女儿,成烷就是神菲的爸爸。曰珍谎称世珍已经去世,然后就把神菲交给韩家。彩英找到度贤哭诉着……

  旅行回来的世珍发现神菲不在家,象疯子一样找神菲。这时候被已经认为世珍去世的在京发现。在京把世珍和曰珍带到成烷家里。已经死亡的人出现在家里,让韩家人吓一大跳。两家都坚持不能抛弃神菲。关键时候韩范株出招,干脆让他们结婚……

  第五集:

  成烷在父亲的威逼下向世珍求婚,世珍却表示不会结那种没有名分的婚姻。成烷又被韩范株赶出家门,这次的理由是不把神菲带回来,就休想进家门。郁闷的成烷找到彩英,但是彩英冷冷的对成烷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成烷,希望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

  韩范株找到世珍表示成烷失踪好几天。世珍找度贤帮忙找成烷,度贤带世珍到彩英的学校,刚好碰到成烷来找彩英。成烷把世珍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对彩英和度贤表示,自己和世珍将要结婚……

  成烷和世珍终于结婚,但那是有条件的婚姻。在新婚旅行的路上两人又开始大吵……

  成烷和世珍的新房非常凑巧的在度贤和昌明的家旁边。成烷冷落过来打招呼的度贤,彩英对世珍说以后可能会常来度贤家玩。成烷看着手牵手走出家门的度贤和彩英,心理很不是滋味。看着成烷的模样,世珍感到非常气愤。

  成烷和世珍为了神菲的住处大吵,结果还是世珍认输,决定把神菲放在韩家。生气的世珍在家门前搭起了帐篷……

  第七集:

  生气的世珍抱着神菲离家出走。成烷也感觉自己确实太过分,到处找世珍道歉。成烷在教堂找到世珍,世珍对成烷表示,没有爱情的婚姻着的很难维持。询问两人真的能谈恋爱的可能性有多大……

  成烷接到兵役通知书,成烷只能休学服役。成烷请求父亲让自己到工地干几天。成烷用当苦力赚来的钱请世珍和神菲出去玩。成烷是想在入兵营之前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

  彩英和度贤决定一起到法国留学……

  第八集:

  成烷服完兵役,神菲都5岁了。世珍到处找工作。成烷继续自己的学业。老师在教室嘱咐成烷。做为有妇之夫处世要得体,要关心成绩,要保存体力,成烷几乎成了全班的笑柄。

  两人在家计算生活费,发现口袋空空,只好到成烷家请求〈支援〉。从神菲口中得知儿子的婚姻是《契约》婚姻,是有条件的临时婚姻的事情之后,愤怒的韩范株把成烷和世珍赶出家门……

  第九集:

  回家的途中两人的手很自然的牵在一起,但是两人却浑然不知两人已经牵手。因为没有交电费和暖气费,家里冻的象冰库,两人只好盖一张被子睡觉。成烷想着之前世珍对自己说的有多少恋爱的可能性的话,甜甜的进入梦乡。

  因为家里不能烧火,两人只好到邻居度贤家做饭。看着笑着一起做饭的世珍和度贤,成烷很嫉妒,于是故意找茬。回到家中就向彩英所在的公司投递自己的简历。知道此事后,世珍不高兴的对成烷发脾气。

  两人接到神菲的电话之后非常想神菲,于是到韩家看神菲……

  第十集:

  神菲回到家后,成烷偷偷的从邻居度贤家里牵电线,3人开心的煮拉面。神菲缠着两人想3个人一起睡觉。世珍感觉很难为情,成烷却在心理偷着乐。

  成烷把患重感冒的世珍带带韩家,让父母好好照顾儿媳妇。自己到世珍家的柜台,第一次为丈母娘家帮忙。在京看着女婿,心理感到安慰。世珍听婆婆讲成烷小时侯的故事,成烷从曰珍那里听到了世珍困苦的童年故事。世珍知道成烷到自己家里帮忙的事情后很感动……

  世珍被度贤的公司录用,这让成烷很生气。

  第十一集:

  成烷和世珍为了成烷去同学聚会的事情闹的不开心。世珍心理害怕成烷去见彩英。成烷却对世珍一有事情就找度贤感到自己被冷落。

  成烷对抱着神菲的度贤表示,以后少对神菲动手动脚。

  在公司,世珍和彩英常常应为琐事发生矛盾,这让度贤很为难。在同学聚会中成烷见到彩英,对彩英表示不想让世珍伤心,希望彩英以后不要在找世珍麻烦。

  第十二集:

  世珍和度贤出差,成烷不放心就一直跟踪两个人。回到家中,世珍第一次发现成烷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心里很开心。成烷正式向度贤发出最后通牒,若是在接近神菲和世珍就会让度贤好看。

  在公司,关于度贤和世珍的谣传传的很快。彩英对世珍说别想抢走度贤,世珍针锋相对的表示,以后不要在成烷面前耍狐狸尾巴。度贤为了让世珍和成烷和解,就把公司的旅游招待券送给两人。成烷,世珍,曰珍,昌明在度假村玩的很开心……

  第十三集:

  成烷他们在度假村玩的时候,神菲突然病倒送进了医院。接到婆婆的电话后,世珍急忙赶回汉城。虽然度贤要求送世珍,但是世珍坚决自己坐出租车……

  医生表示神菲需要做骨髓检查,神菲有可能是白血病。在家中,世珍对成烷表示,若现在想离婚可以答应,但是世珍会自己抚养。

  在医院,世珍对成烷表示,自己想做个好母亲,要辞职。世珍是害怕以后再也没有当一个好妈妈的机会……世珍也表白了对成烷的感激之情,这让成烷非常感动。

  度贤找到成烷告诉世珍多年来的秘密。原来世珍第一次看到成烷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成烷……

  第十四集:

  成烷向世珍表示了自己的爱,对自己现在才懂得世珍的爱而感到惋惜。

  医生表示只有骨髓移植才能挽救神菲的性命。神菲开始出现副作用,拒绝打针,成烷劝神菲打针。度贤看着神菲和成烷悄悄地离开病房。

  为了给神菲买喜欢吃的新鲜的海鱼,两人跑到郊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两人沉浸在往曰的回忆当中。世珍感谢这些曰子来成烷给自己和神菲的幸福。成烷被世珍的话感动,两人走的越来越近……


    第十五集:
   
   看见莘菲哭叫著我是不是会死, 承桓和世真心如刀割, 世真冷静地问莘菲知不 知道死亡是甚么莘菲放声大哭说不想和爸妈分离世真对承弼说自己的骨髓没理由不适合莘菲, 请求他再检查一次
世真到了教堂, 对神父吐出怨恨的话, 离去时晕倒
承桓背著精疲力尽的世真到急症室
莘菲对来到医院的神父说自己一点也不好, 请他转告上帝不要带走她。
回复精神的世真坚强地以开朗的模样接近莘菲, 突然发现莘菲的头发一把一把地脱落, 虽然吃惊仍强忍泪水
世真买了头巾回来为莘菲盖戴, 世真和承桓也一起使用头巾。
承桓母向承桓提出脐带血的问题, 建议他多生一个孩子, 承桓生气地说莘菲很重要, 世真也很重要
道贤和彩英受莘菲菲邀请到医院探望, 同时接受了骨髓检查。
准许短期出院的莘菲说希望到游乐场, 一家人就一起去玩
世真抱著莘菲乘坐旋转木马, 莘菲突感头晕目眩……..

       第十六集:

  昏倒的莘菲被送到急救室,承桓与世真焦急的等著莘菲.虽然度过危险期但是莘菲的状况并不是很好,承必的话让两人愣住不知如何是 好,莘菲被送到隔离病房. 世真於是求助骨髓银行 给他们看莘菲的照片哀求他们帮助莘菲.看到醒来的莘菲 ,世真们都高兴的涙流.
另一方面承桓接到有电话有与承桓的白血球抗体一致的患者 是否他有捐赠骨髓的意愿,烦恼的承桓最後决定捐赠骨髓.对接受手术的承桓 .世真说她爱他 而且能遇见承桓 真的很幸福.过了一些时间之後 , 承桓听到出现了要捐赠莘菲骨髓的人的消息觉得有点镇惊不知如何是好..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