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到古代

“啊……哎呀……好痛啊……痛啊……啊!”

不断的痛呼声从房里传出,让在门外等候的丈夫焦急不已。他一边听着房内动静一边还紧张直盯着身旁管家手中的怀表。

“时辰到了没有?”

管家摇摇头:“还差一刻钟。”

“夫人,你忍忍啊,时候马上就快到了。”丈夫朝里头喊道。

这是妻子第二胎了,第一胎生了个男孩。按长理推算,做丈夫的理应让妻子早点生,免受这生育之苦,但是,比起这个,他更希望孩子能在好的时辰出生,将来能荣华富贵。

今天正是妻子和小妾同时生产之日,一个月前,他特意去清华寺求签,签上说明如果在今日的子时出生的孩子不但命格好,而且还是个福星;如果是子时之前,则会克夫克家人,是个扫把星。

做父母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个好的命格,丈夫乞求孩子千万别投错时辰啊。

“哇……”一道轻声尖细地婴儿哭声传出来。

“生了,生了。恭喜老爷。”旁边的家丁听到婴儿的哭声,纷纷向老爷道喜。做丈夫的也露出了为人父的喜悦。

管家却出声道:“现在才是子时。”

这句话像一桶冷水,彻底地把从头浇下,让做父亲的喜悦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丫鬟连忙跑过来报喜:“恭喜老爷,二夫人生了个漂亮的小姐。”

丈夫本来脸色就不好又一听是个女儿,脸色更加的发黑了。

管家见状,连声说道:“老爷,别急,还有夫人没生呢?”

丈夫一听,脸上又恢复了兴奋地表情。

房间内。

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躺在床上。旁边的产婆正努力地帮她接生,可是孩子却迟迟地不出来。

“夫人,再用点力啊。”

“啊……”年轻女子大叫一声,孩子生出来了。

“夫人,生了。”产婆把婴儿抱了起来。

产婆把婴儿抱在怀里,但婴儿却没有出声,这下可急死了她。难道这个婴儿已经……产婆颤抖地把手指放在婴儿的鼻子下试气,果真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这下产婆可是真的急了。

那个年轻女子见产婆神情怪异,便问:“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夫人,这个孩子已经折夭了。”产婆断断续续地说。

“不可能的,一定是你搞错了。”夫人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产婆用力地在孩子屁股上打了几下,还是没听到哭声。

“呃”,是谁啊,好吵。芯瑶只觉得自己的头像是裂了一般,无法思考。

“啪啪啪”,好痛,“是哪个混蛋在打自己的屁股啊。”芯瑶用力的睁开眼睛,破口大骂道。

可是,芯瑶预期地没有听到自己的叫骂,反倒听到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哭声。怎么回事啊?

“夫人,太好了,小姐哭了。”芯瑶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五,六十岁的欧巴桑啊。等等,芯瑶感觉自己好象被她抱在怀里,怎么回事?

“给我看看?”那个欧巴桑把芯瑶放在床上,接着一个年轻女子抱了过去。

哇!她好漂亮啊,虽然有点憔悴,但是失毫不减她的美丽。

她露出一抹欣慰的表情,看着她的穿着,好象是在古代,因为周围的一切都是古色古香的,这个场面看来,家境还是很富裕。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我居然变成婴儿了,天啊!芯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宝宝,我是你娘,知道吗?”林柔伸出纤细的手抚摸着芯瑶的小脸。

芯瑶眨眨眼睛,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天啊!这个“娘”比起现代的自己也大不了多少,现在居然是自己的“娘”了。真是天大的玩笑啊。

“夫人,你看。小姐笑了,她好象听的懂你说什么似的。”一个丫鬟兴奋地说道。

废话,芯瑶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然后朝那个丫鬟翻翻白眼。

“欢儿,把小姐抱给老爷看看。”林柔微笑着说。

“恩,好的。”那个叫欢儿的丫鬟把芯瑶抱了起来。

芯瑶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有点适应不过来。精致的亭台楼阁前一个花园,花园右侧有个亭子,旁边隐约可以看见一条湖。

芯瑶看到的只是俯中的一部分罢了,可想而知这家的主人是多么的富有。芯瑶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又走过一个花园,才来到大厅。

“老爷,夫人叫奴婢抱小姐过来给您看。”欢儿走进大厅。

“快快,抱过来我看看。”一个严肃中带有兴奋地声音响起。

芯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抱到了另一陌生的怀里。抬头一看,芯瑶睁大了眼睛。原来是一个剑眉醒目的帅哥,大约三十来岁,大概就是那个自己的“爸爸”了吧。

“宝贝,哈哈。爹的宝贝,爹的福星,以后我们全家可都要靠你了哦!”那个帅哥说了一大堆都是芯瑶听不懂的话。

“老爷,您还没给小姐取名字呢?”管家在一旁说道。

管家口中说的老爷就是蓝俯的主人——蓝皓。

“恩,叫什么好呢?有了,宝贝,你以后就叫诗凝,蓝诗凝。呵呵,怎么样啊?”

“老爷,那二小姐叫什么名字啊?”管家又出声说。

还有二小姐?难道自己是排第三,可是自己那个娘好象没生双胞胎吧?芯瑶心里纳闷着。

“她就叫蓝诗羽吧!”蓝皓脸上有着明显的不耐烦。谁叫她生错了时辰,天生带煞的命呢。

“那要不要把二小姐抱来给老爷看看啊?”管家看着一脸阴暗的老爷,胆却地说。

“有什么好看的,她本来就是个错误,现在连老天爷也不帮她,怪谁啊?只能怪她那个娘没这个福分。”蓝皓愤怒地说。

芯瑶,不。现在应该是蓝诗凝了,诗凝不懂为什么他这么生气,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是吗?为什么对自己他这么的喜欢,而对她那个姐姐这么的讨厌?真的不懂!啊!诗凝打了个哈气,当婴儿真是累啊,可不,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诗凝已经慢慢地进入梦乡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