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恶作剧

“心儿,好无聊哦,轩哥哥好久没来找我玩了。”诗凝躺在睡椅上,双眸发直地瞪着天花板。

  “小姐,前几天你还不是说看到大少爷很烦的吗?”她就是搞不懂她们家小姐在想什么?人来了说很烦;不来又说无聊。

  “哎呀!这不没人陪我玩吗?呵呵。”诗凝心虚地笑笑。

  “小姐,这是夫人刚刚叫人送过来的绿豆糕。”心儿把绿豆糕端到诗凝前面。

  心儿见诗凝拿着一块绿豆糕,半天也没见她往嘴里塞,感到奇怪极了,要是以往的话,盘子早就见底了。

  “心儿,我们把绿豆糕送给轩哥哥吃吧。”诗凝放下手中的绿豆糕,一脸奸笑的样子。

  心儿一见自己的主子露出奸笑的样子,心里只发毛,她知道,只要小姐露出这种笑,准没好事。

  诗凝没等心儿回过神,便端着盘子往雨轩阁跑去。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笛和愁听,斜技依病看。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一阵读书声从雨轩阁传出来。

  诗凝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从书房里传出来的。

  “吱呀”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诗凝把小脑袋伸进去,四处观望。

  蓝忆轩听到开门声,转过身便看到从门外钻进来的小脑袋。他轻笑了声,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的妹妹:“凝儿,别偷偷摸摸的,进来的。”

  诗凝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也不再躲了。推开大门,走到书桌前面,笑眯眯地说:“轩哥哥,我给你送点心来了。”

  蓝忆轩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绿豆糕,皱起了双眉,不知道这个宝贝妹妹又想做什么。就象上次一样,被她耍着玩。

  话说半月前,诗凝正在凝香阁里喝牛奶。正好蓝忆轩过来找她玩。

  “凝儿,为什么你每天都要喝牛奶啊?”蓝忆轩奇怪地问。

  “牛奶好喝啊。”诗凝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顾着自己喝。

  哼!告诉他也不懂,牛奶可是有美白皮肤的作用。两年前,被那个臭小子夺去初吻后,还说她长的丑。所以从那天起,她每天都要照镜子,而且不让别人捏她的脸。可能是留下来的后遗症吧。

  说实话,诗凝长的一点都不丑,反而是长的特别的水灵,长大后肯定是个大美人。

  “你不觉得牛奶有一股味道吗?”他不喜欢喝,那种味道太难闻了。

  诗凝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诡异,她扬起天真而又单纯地笑容:“才不会呢!我喝的牛奶里有一股香蕉味。”

  蓝忆轩一听到是自己喜欢的香蕉,便激动地说:“怎么可能?真的有香蕉味吗?”

  “是啊,只要喂母牛吃香蕉的话,那挤出来的牛奶就是香蕉味的。”诗凝一副认真的样子,让蓝忆轩深信不已。

  “真的吗?我才不信呢。”说完,他便急冲冲地跑出凝香阁。

  “啊哈哈……笑死我了,好好笑哦!”诗凝知道他嘴里说不相信,说不定已经跑过去做实验了呢。

  第二天,俯里就传出大少爷被奶牛踢伤的事。原来,他拿着一大堆的香蕉去味奶牛。可想而知,奶牛没理他,可是他还是坚持着愚公移山的精神。但是很不幸地,奶牛发火踢了他一脚。

  他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康复,而这一个月中,诗凝每见他一次,就笑一次。直到他威胁她,诗凝才勉强不笑出来,但是他知道,诗凝早在心里笑的死去活来了。从那以后,蓝忆轩就尽量的躲着她,表面像个仙女一样,可是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轩哥哥,你怎么了?”诗凝疑惑地望着他,伸手拉回他的思绪。

  “呃……那个……没事。”蓝忆轩甩甩头,不再想以前的事了。

  “轩哥哥,你在做什么啊?”诗凝丝毫不在意他刚才走神的事。

  “我在背诗,等会儿师傅会来检查。”完了,只顾着和凝儿讲话,忘了背了,死定了。

  “哦。”切!!!还真是无聊,才六岁的小孩子就这么认真。像她六岁的时候,还在幼儿园里和一大群小朋友玩耍的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从门外进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长长的白胡子,一副书卷味,一看就知道是个教书的。

  蓝忆轩起身拜他:“师傅好。”

  “恩,早上叫你背的诗会了吗?现在背过来听听。”师傅走过诗凝身边,直走到书桌前,然后坐下去。

  诗凝心里呕极了,居然没发现她,把她当透明的。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横……横……呃……”蓝忆轩脸色紧张,呃了半天也没呃出个下文来。

  师傅皱着眉头,说道:“横接着是什么?”

  诗凝看着蓝忆轩半天背不出来,便大声道:“横笛和愁听,斜技依病看。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呃?”

  “呃?”

  师傅和蓝忆轩同时转过来望着诗凝,诗凝被他们看的心里直发抖。不会吧?漏出破绽了!真不应该出头啊。

  “刚才是你背出来的吗?”师傅走到诗凝面前,一脸不相信地问。

  “是啊。”废话!不是她,难道是鬼吗?

  “你怎么会的呀?”

  “呃……那个……刚才听轩哥哥在背的时候,我记住了。呵呵……”诗凝笑的一脸白痴的样子。

  “你是?”师傅还是眉头紧锁着。

  “师傅,她是我的小妹,叫蓝诗凝。”蓝忆轩恭恭敬敬地说。他真没看出来,原来他的妹妹这么厉害,只听过几遍就能背出来。

  “哦,原来如此。”刚才吓了他一跳,怎么他进来的时候没看到还有别人的啊,真是糊涂了。不过这小丫头还真不简单呢!

  如果蓝家这兄妹知道师傅这么惊讶的原因不是听到诗凝念出来的诗,而是因为他进来的时候没看到诗凝这个人也在场的话,不知会不会因此为吐血。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