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师傅?师父?(一)

今天一大早,诗凝便起来了。心儿奇怪极了,要是以往的话,她家小姐肯定还是和周公在约会的。

  “小姐,你生病了吗?”心儿紧张的问。

  “没有啊。”诗凝眨了眨她的美眸。

  “哦。”

  “吱吱唧唧。”诗凝听到叫声,回头望去,只见一只喜鹊在窗外的树上清脆地叫着。

  诗凝心情大好,心想:今天难道有好事发生吗?呵呵。

  “心儿,我们去给娘请安吧。”诗凝兴奋地拉着心儿往大厅跑去。

  “娘。”林柔刚坐下,一个小人儿便跑到自己的怀里。

  “凝儿,小心点。”蓝皓见诗凝撞到自己的爱妻,语气责备地说道。

  诗凝放开林柔,小脑袋直往下垂,以前她无论做错了什么,爹都不会责备她的,可是今天却……讨厌!什么破喜鹊,简直是只乌鸦吗!

  蓝皓看到诗凝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疼极了。“凝儿,爹不是真的责怪你,只是你娘怀孕了,所以你应该小心你的弟弟啊。”虽然他即将又有一个孩子,但是凝儿却是他的宝贝。

  什么?娘怀孕了?怪不得连碰都不让她碰了呢!哎!从此以后她在蓝家就没有地位可言了啊。

  诗凝抬起头看着林柔,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

  林柔面露娇美的神情,点头表示这是真的。

  诗凝心中唯一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一张小脸垮了下来,好不沮丧。哼!什么弟弟啊,都还没生呢,怎么知道是男的啊。诗凝在心里嘀咕着。

  蓝皓抱起诗凝坐在自己的腿上,乐呵呵地说:“凝儿,你怎么了?你有弟弟了,不高兴吗?”

  高兴?哼!多个小鬼,以后谁还会管她啊。“没有啊,只是以后爹就不疼凝儿了。”小孩子吗?总会希望自己得到大人的疼爱的。

  “哈哈,原来凝儿是在担心这个啊。凝儿在爹娘的心目中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可以替代凝儿在爹心中的地位。”是的,凝儿是他和柔儿最重要的孩子,即使是轩儿也比不上。他知道凝儿顽皮,但是他没有责怪凝儿,甚至还放纵她为所欲为,只要她高兴就好。

  诗凝听到这句话,心里装满了满满的感动。其实想想有个弟弟也不错啊,至少以后有人可以陪她玩了,呵呵。诗凝的双眸散发着光芒,心中兴奋的泡泡一个个直往上冒。

  “竣儿,你在哪里啊?”诗凝找遍全俯也没找到她的弟弟。

   没错,蓝忆竣就是和诗凝同父同母的弟弟。蓝忆竣自从出生之后,就天天和诗凝呆在一起。然而,蓝忆竣从小就在姐姐的耳睹目然中学到了各种整人的手段,所以 这两姐弟可是蓝俯的“恶魔双人组”,蓝俯中的人都被他们整过,但是为了自己的饭碗只好忍气吞声。在俯中尽量的避开他们,免的又招到毒手。

  “凝儿,我在这里。”一个五岁大的男孩从后门走进来,笑着对诗凝说。

  诗凝走到他跟前,赏了他一个暴栗,“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叫姐姐。”

  蓝忆竣揉揉自己的脑袋,小声地低喃着:“才比我大两岁吗?干吗要叫姐姐啊。”

  诗凝看着他嘴里念念有词,却又听不到他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对了,你刚才在门外做什么啊?”

  蓝忆竣听到诗凝的话,急忙说道:“姐姐,我刚才发现了一个人,就在门外呢?”

  人?什么人啊?诗凝疑惑地走到门外,看到一个年约四十岁的男子躺在门边,端正的五官,比自己的爹还好看,是个帅哥呢。虽然全身上下穿着粗布麻衣,但是失毫遮不住他的贵气,身边挂着一个葫芦,看着他这个样子,应该是喝醉了吧。

  蓝忆竣拉拉诗凝的衣角,轻声的问:“姐姐,我们要不要救他啊?”

  救他?他又没怎样,干吗要救他啊。她这个弟弟虽然平时和她一起玩,一起整人,但是只为了娱乐,从来不伤人,他太善良了,不知对他是好是坏。

  “叫两个人把他抬近来吧。”诗凝看着竣儿开心地跑去找人,无奈地点点头。

  诗凝低头看着这男子,自言自语地说道:“别让我看错你。”然后转身走去。

  诗凝不知道,正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地上的男子睁开眼睛,眼里透着一丝令人无法捉摸的诡谲。

  “凝儿,听说你前两天救了一个男人?”蓝皓喝着茶,漫不经心地问道。

  诗凝狠狠地撇了一眼蓝忆竣,该死的家伙,居然出卖她,“爹,我看他瞒可怜的,所以先让他住下了。”

  蓝忆竣收到姐姐杀人似的眼光,吓地收了收脖子。他知道爹疼她,所以说是她的注意的话,爹是不会拒绝的。不过事实也是如此。

  “恩,那好吧。”蓝皓就是不能抗拒这个女儿的要求,才七岁的女儿平时虽然贪玩,但是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老练。

  “老爷,三小姐救的人醒了,他想拜见老爷。”管家走进来说道。

  蓝皓思考片刻,说道:“让他进来吧。”

  诗凝见一个男子向他们走来,现在的他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喝醉倒在门口的人,倒像是掌控全世界的领导者。

  “在下易崤见过蓝老爷。”易崤向蓝皓拱了拱手。

  “易先生多礼了。”虽然易崤一副温温而雅的样子,但是刚才的气势说明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多谢蓝老爷收留在下,易某在此谢过。”

  “不敢当,是小女发现先生的。”

  易崤转身走到诗凝面前,他眼神带着一丝赞赏,双眸亮了起来:“你就是蓝三小姐,两岁会背诗,三岁会作诗,七岁前已经读遍四书五经,以至于没有老师敢上门来教学,对吗?”

   诗凝被他吓了一跳,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名了。那些只是外人得知的假象,实际上她还有很多“事迹”没被发觉,像是两岁时捉弄哥哥,结果被奶牛踹 地一个月下不了床;三岁时差点放火烧了整个厨房;直到现在,俯中的下人把她当作瘟疫一般,能躲的尽量躲,能避的绝不现身。

  “呵呵,易先生太夸奖她了。只是小女玩劣,有点小聪明罢了。”蓝皓听到易崤夸自己的女儿,心里乐开了花。现在整个洛阳都在传蓝俯的三小姐,使的他出门的时候都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

  “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能见到传闻中的三小姐,真是有幸啊。”易崤露出温和的微笑。

  “听先生的话语应该是出生不凡,为何会倒在我家后门呢?”蓝皓试探地问道。

  “不瞒蓝老爷,在下原本是书香门第,不过家到中落,以至于落魄到此。”易崤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忧愁。

  “这样啊,那先生就留在俯中吧。”蓝皓心里打着算盘。

  “那这么行啊……我不能……”

  蓝皓打断易崤的话,说:“我希望先生能留下来当凝儿和竣儿的老师,先生生在书香门第,应该能胜任的。”

  呵!果然是生意人,易崤心里对蓝皓赞许到,进蓝俯就是他的目标,为何不答应啊。

  “好,那在下先谢过蓝老爷。”

  “凝儿,竣儿,你们从明天开始就跟易师傅学习,听到了没有?”蓝皓很是满意这样的结果,他正苦找不到老师,现在有个人送上门,当然要好好的利用了。哈哈哈……

  诗凝静静地在一旁,没有多说一句话。这个易崤好象对能进蓝俯很高兴,他图的是什么?为了钱吗?不过不可能,因为他身上的那块玉少说也值几十万两,还有那个葫芦也不是普通的葫芦,是个玉葫芦,价值连城。还有,为何他看她的目光会为此的诧异,像碰到什么好玩的事物一样。

  易崤看着一脸深思的诗凝,嘴角微微上翘,好玩的事就要开始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