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师傅?师父?(二)

 蓝俯的书房可谓是百书齐全,应有尽有。一张桌子摆在正上方,而两旁则有两张桌子,是诗凝和蓝忆竣学习的位置。当他们师生三人到齐时,也开始了他们的第一课。

  “今天是我给你们第一次上课,我知道你们对四书五经应该很熟了,所以……”易崤顿了顿,他看到这两个小鬼诧异的眼光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玩味:“所以我出道题目给你们解。”

  诗凝觉得有趣极了,这个师傅不像以前那些老古板,只会照本宣科,他有点脑子,心里很期待他能出什么题目来!

  蓝忆竣看到师傅和姐姐都露出奸笑的表情,心中直发毛。他从小在姐姐的指导下,已经学了很多东西,范围可是很广,大到读书习字,小到玩耍整人,他无一不通。可是对于这个师傅,他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听好了,我的题目是张三在一家古董楼做临时工七天,老板承诺给他一块金块当工钱,而且是把这块金子平均分七份,每天给他一份,而我的问题是这金块只能 用刀切两下,而且每天都要得到一份金子,该怎样分呢?”易崤说出了问题,看着这两个小鬼皱着眉头的样子,内心高兴的不得了。

  他也想借此机会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聪明才智,希望自己不会看错人。

  这果然是个好问题啊!诗凝对易崤的敬佩又多了一分,如此的才智不可能只是一个书生,他似乎有很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一个迷。

  蓝忆竣一听完题目,满脑子都金子,金块的,搞得他的头都大了。还要用刀切,真麻烦……正当他快被满脑子的金子淹没时,突然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蓝忆竣兴奋地举起右手。啊哈哈,以前和三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比不过她,可是现在他终于可以赢她一回了。

  “哦?竣儿你知道答案了啊?”易崤露出惊讶的表情,不敢相信这个五岁大的孩子居然知道答案。

  “呃?”诗凝也觉得不敢相信,虽然她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她这个弟弟居然也知道了,看起来自信满满的样子。

  蓝忆竣看着师傅和姐姐惊讶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他清清嗓子大声地说:“我的答案是把金块给熔了,然后分成七份,而且一刀都不用,是不是很简单啊!”

  嘎——嘎~,嘎嘎嘎~……一只乌鸦唱着歌,幸灾乐祸地从诗凝的头上飞过。

  易崤头上挂下三条黑线!易崤咳了一声,说道:“恩……这个答案吗?有点那个……凝儿,你有什么看法啊?”易崤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回答,所以把矛头指向了诗凝。

  蓝忆竣心里呕极了,他的答案错了吗?搞不懂!

  诗凝望着自己的弟弟一脸不解的样子,心里直摇头,“先切七分之一,然后再切七分之二。”

  易崤眼底竟流露出无限激赏的眸光:“哦?你为什么怎么分呢?”

  “第一天给一块,第二天把第一天的金块拿回来,然后给他两块连着的金块,第三天再给他一块,以此类推。”诗凝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

  易崤心中大喜,他果真没看错人,以凝儿的聪明才智不仅仅呆在这深闺中,唯一遗憾的是她是个女儿身,哎!

  一轮杏黄色的满月,悄悄从山嘴处爬出来,把倒影投入湖水中。诗凝站在湖边,望着像明镜般的湖水,心里一阵失落。

  她已经七岁了,也代表着在古代呆了七年。七年的时间说长也不短,该学的东西她都已经会了。她对自己的未来一片渺茫,该何去何从?如果父母知道她失踪的话会着急吗?还有夏雪儿,真的好想回去。不过现在的父母对她的宠爱是她从所为有的,两边都好难取舍啊!

  “嗖,嗖。”诗凝猛的一转头,听到一丝响声。

  奇怪了,现在这个时辰所有的人应该都睡觉了啊,怎么会有声音的啊?难道是小偷?诗凝抖了一下,迈着小碎步往前走去。

  “哇!”一声赞叹。

  “哇!哇!”两声赞叹。

  “哇!哇!哇!”三声赞叹。

  诗凝连发出三声赞叹,她被前面的景象吓呆了!只见一个人影在月光底下舞剑,那姿势,那动作,用一个字形容:帅呆了!呃?好象不是一个字,诗凝甩甩头,不去理会几个字的问题了。当那个人影转身的时候,诗凝惊讶的张大了小嘴。那不是……那不是她的师傅吗?怎么会?

  易崤专注地舞着剑,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假山后面躲着一个人,也知道她是谁,不过他暂时是不会出声的。哼!谁叫她这么迟才来的。

  奇怪吧?其实也不会啦。话说自从那次的测试过后,易崤每天晚上都在花园里练剑,为的就是让诗凝看到。可是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诗凝的人影,就这样,一个月后的今天,诗凝终于出现了。

  易崤收起手中的剑,大声说道:“出来吧。”

  诗凝心中一惊,不会被发现了吧。难道他要杀人灭口,不是吧?虽然诗凝胆战心惊的,但还是走到易崤跟前,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师傅,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不是不是,我没有偷看,是正大光明的看……”

  易崤看了一眼诗凝,又转头盯着草丛说道:“你也出来吧?草丛里蚊子多。”

  呃?诗凝心中大疑,原来不止她一个人偷看啊,还有谁啊?正当诗凝思索时,一个熟悉的影子向她走来。

  “竣儿,你怎么也在这里啊?”诗凝大声喊道。

  “哎呀!三姐,小声点,耳朵要聋了。”蓝忆竣陶陶自己的耳朵。

  “好了,说,你们为什么要偷看啊?”易崤低沉地声音响起。

  “师傅,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的,是吧?”诗凝带着一贯的笑容望着面前的师傅,虽然她讲的很有自信,但是这只是她的猜测。

  “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果然有胆识。”易崤眼神带着一丝赞赏。

  哈!居然猜对了。“不过师傅,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啊?”诗凝不解地问道。

  “我想传授你们武功,你们两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不习武的话,那太浪费了。”

  “师傅,你真的要教我们?”蓝忆竣兴奋地说道,天知道他早就想学了,但是爹娘不同意,说什么他还小之类的话,到后来就不了了知了。

  “恩,不过你们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教你们的,就连你们爹娘也一样,而且不到万不得以的地步,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们会武功,尤其是凝儿,知道了吗?”易崤扬声命令,话声坚决。

  “知道了,师父。”虽然诗凝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多顾虑,但是她还是无条件的接受了。

  “还有,我只是你们的‘师傅’,而不是‘师父’,这是最重要的,记住了吗?”他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收徒弟,所以就算他教他们武功,也不是他们的师父。

  “哦,知道了。”诗凝和蓝忆竣异口同声地回答。

  “恩,以后每天的这个时辰来后院。”易崤交代完毕,就消失在黑夜当中。

  “三姐,师傅好象怪怪的。”蓝忆竣晃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

  “没事啦,早点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诗凝也察觉到了,不过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而且还是师傅亲口告诉她的。

  “恩,好。”说完,他们就各自回房去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