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离别

自从和师傅约定之后,诗凝和蓝忆竣每天都偷偷地跑到后花园练功。在坚持了三个月后,终于看到了一点点的成绩了。

  清晨,诗凝照样早起去书房学习。为了不让蓝皓起疑,这是必定要做的事。

  易崤踏进书房中,象往日一样。但是在他踏进书房前,已经决定了一件事,有可能改变他们一生的命运。

  “师傅早!”诗凝和蓝忆竣起身,恭敬地说道。

  “恩。”

  “师傅,我们今天学什么啊?”蓝忆竣急忙问道,每次师傅都会出不同的问题,这也是他学的最高兴的时候了,即轻松又有趣。

  “今天师傅还是问你们一个问题,不过你们要慎重的考虑,说不定能影响到你的一生。”易崤语气中虽然很轻松,但是却有一丝的严厉之色。

  诗凝心里充满迷惘,不知是何问题怎么严重。

  “从前有一人,他面对着一个两难的抉择,他的师父要教他,一种是学医,而另一种是学制毒,两则只能选一,但他却拿不定注意。如果你们是他的话,你们会怎么选?”易崤望着眼前两个小人儿,不知他们的答案是什么。

  医和毒,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诗凝低头沉思着。学医能救死扶伤,当医生职责不就是为了救人吗?所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学毒就不一样了,以后可以用毒药防身,即使别人对她下药她也可以不用怕了,最重要的是还可以整人以无形之中。啊哈哈!!!太好了。

  “你们想好答案了吗?”易崤看着这两个一脸诡谲的学生,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师傅,我想好了。我选择学医,学医可以救人,让病人免受病痛的折磨。”蓝忆竣眼里惊悸异常,他想学医,至于毒吗?也只有那些变态的人才会想学制毒。嘿嘿!他当然不愿意当变态,不过他的三姐可就不一定了!

   “我的想法和竣儿的不同,我想学制毒,学医可以救人,制毒也一样可以救人,虽然用途不太一样,但是医和毒本质上是一样的。这只是看要怎样用毒了。”诗凝 觉得蓝忆竣太心软了,她可不像他,人心险恶,更何况在这古代,她可不愿意一辈子呆在蓝俯,然后找个男人嫁了。虽然回不去现代,但是她也要在古代闯一闯,才 不枉费她的一生。

  易崤内心一阵激动,他不敢想象这是一个七岁大的女孩说出来的话,一件又一件的事实让他感觉到这个女孩不一般,而且和他另一个学生很像,他们同样有着一种傲气。

  蓝忆竣心里嘀咕着,他就知道只有他这个变态姐姐才会选择毒药,她没的救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师傅看到三姐选毒药的时候竟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他看错了,天啊!

   对于这次的选择,易崤付出了实际行动,各自教他们学医和制毒。诗凝和蓝忆竣两个人同样拥有善良的心灵和聪明才智。虽然一个古灵精怪,一个活泼好动,却是 难得一见的人才。再加上他在扬州时收的一个学生。他这辈子有这三个学生已经足够了,唯一遗憾的是他不能收他们做徒弟,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

  已经十三岁的诗凝越发的美丽,虽然脸上的稚气为消,但足可以想象三,四年后的诗凝是何模样了。

  已经过去六年时间了,这期间诗凝学多了很多,以诗凝现在的身手,江湖上没几个是她的对手了,再加上她使毒的手法,就更加不易被人加害。

  这日,诗凝,蓝忆竣和易崤三人一起坐在观雨亭饮茶。清凉的微风徐徐吹来,如涟漪般一阵一阵漫散开来,让人感觉到秋天的凉爽。

  易崤放下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说道:“已经六年了,是时候离开了。”

  诗凝和蓝忆竣顿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直楞楞地盯着面前的师傅看。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谁也没出声。

  “六年了,你们学习的能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我也已经不能再教你们什么了,以后只能看你们自己的了。”易崤首先打破了沉默。

  “师傅,你为什么要走啊,难道呆在蓝俯不好吗?”诗凝舍不得离别,就像师傅说的一样,六年了,她和师傅即是良师又是益友。虽然当初她怀疑过他,但是这些年来,她已经完全的信任他了,已经把他当作亲人来看待了。

  “对啊,师傅。竣儿不想让你离开。”蓝忆竣一张俊脸突然垮了下来,好不沮丧。

  “哎,六年了,我还是喝不惯茶。我还是习惯我的葫芦,我已经停留了六年,已经足够了,也该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易崤遥望着远方,眼底流露出无限的释然的神情。

  她知道她是留不住师傅了,诗凝望着易崤,心里感叹到。

  黑幕渐渐地来临了,一轮明月挂在枝头,几颗小星星眨着眼睛,显得特别的寂静。

  诗凝抱着一个酒坛来到易崤的房中。

  “丫头,你终于来了。”易崤靠坐在椅子上,露出浅浅的笑容。

  “呃?师傅怎么知道我会来?”奇怪?她好象没告诉别人吧。

  “呵呵,下午我说离开的时候,你一句话都没说,我定猜到你晚上会偷偷地跑过来。”哎!易崤摇摇头,这个小丫头还是一点也没变。

  “嘻嘻!师傅,人家是为你饯行的吗?好歹你也当我了六年的师傅了,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诗凝将手中的酒坛放在桌子上,心里正打算着下一步。

  易崤半眯着眼睛,缓缓说道:“丫头,你又在达什么注意啊?”

  诗凝在心里吐了吐舌头,撒娇地说:“没有啊。师傅,来,喝喝看,味道怎么样?”

  易崤拿过酒坛,一边盯着诗凝,一边喝着酒。当第一口酒滑入他的喉咙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激动地问:“丫头,这是什么酒啊?我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从来都没有喝过这样香甜醇厚的酒。”

  “呵呵,这叫‘葡萄酒’,是我专门为师傅酿造的,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哦。”自从知道师傅有贪杯的习惯后,她就要学酿酒,现在正好用到了。

  “‘葡萄酒’,难道是用葡萄酿造的,果然好喝。说吧,你有什么要求?”易崤当然知道诗凝拿出这么好的酒,肯定有目的。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只是想要师傅教我一种功夫?”诗凝心虚的说道。

  “哦?是什么功夫?”这个丫头,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次都拿酒贿赂他,而他也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收买,把他毕生的武功都快骗光了。

  “隐功术。”

  “噗!你说什么?隐功术?你怎么知道有这种功夫的?”易崤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呃?是师傅你自己有一次不小心喝醉酒说漏了嘴。”诗凝越说越小声,其实是诗凝把他灌醉,然后从他嘴里套出来的。

  “哎!丫头,我明天就要离开了,算了。我只示范一次给你看,你学不学的会,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隐功术可是武林中一种传说,但是传说未必就是假的。当初为了学隐功术,他可是花了整整十年时间,凝儿想在看过一遍后学会,那是不可能的事。

  诗凝则用心的记住师傅的每一招每一式,凭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加以时日,她定能学会,到时候……啊哈哈……诗凝狂笑中……

  第二天,易崤离开了这个他呆了六年的地方,是时候去完成他许下的诺言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