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找茶?找碴?

诗凝拉着蓝忆竣走进一家茶馆,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诗凝看着窗外来来往往地人群,心里满是羡慕。

蓝忆竣看着眼前发呆的诗凝,有时候真觉得猜不透她。有时候调皮搞怪,有时候安静乖巧,就像现在一样,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于她隔绝一般,她像个落入人间的仙女,让人感到很飘渺。

“请问两个公子要喝什么茶啊?”店小二站在旁边已经好一会儿了,可是一个望着窗外,另一个则是盯着他看,没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没错,这正是穿着男装的诗凝。

诗凝首先反应过来,他嘴角上扬,声音如二月的春风般响起:“你们这有哪些茶啊?”

店小二看着眼前这位公子的笑容,直楞楞地盯着看,心想:如果他的女的话,一定很美。“我们店里有龙井茶、碧螺春茶、黄山毛峰茶、庐山云雾、六安瓜片、蒙 顶茶、太平猴魁茶、君山银针茶、顾渚紫笋茶、信阳毛尖茶、平水珠茶、西山茶、雁荡毛峰茶、华顶云雾茶、涌溪火青茶、敬亭绿雪茶……”店小二滔滔不绝地说 道。

蓝忆竣不可思议地看着店小二,见他如此的“卖力”他也不好打断他。但是当他触机到诗凝邪恶的笑容时,他便知道诗凝是在耍店小二。可是后者全然不知,继续报着茶名。

天啊!这哪像仙女啊,简直是个恶魔,他要收回刚才说的话!

“好了,就来壶‘庐山云雾’吧。”诗凝打断了店小二的话,再听下去她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好的,马上就来。”店小二兴奋地跑去沏茶。

“二姐,你刚才为什么叫他背这么多茶名啊?”蓝忆竣忍不住地问了出来。

“哎!不是太无聊了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啊。”诗凝无辜地耸耸肩。

蓝忆竣差点喷出血来,这也算理由吗?蓝忆竣摇摇头:“应该让爹找点帮你找个夫婿,这样你才会学乖。”

这回该轮到诗凝喷血了,诗凝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咧唇仰天笑了几声:“不是吧,我才十六岁,正是大好的青春,至少要等到我二十岁以后再说。”

“二十岁?那时候都成老姑婆了,谁敢要你啊?”蓝忆竣不相信诗凝为何有这种想法。

这时候,店小二拿着茶壶走过来,倒了两杯茶放在他们的面前,然后转身离开了。

诗凝端起茶杯,在鼻子下闻了下,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喝入口中的时候,甘甜可口。庐山云雾芽肥毫显,条索秀丽,香浓味甘,汤色清澈,果然是绿茶中的精品。

“反正我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上的。”诗凝眯着眼睛,渐渐地喝着茶。

每当诗凝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蓝忆竣都会闭紧嘴巴,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再说一句的话,他将会死的很惨,他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闪开,闪开,是哪个不要命的小子抢了我们的位置。”一阵吵闹声打断了诗凝的平静。

诗凝秀气的眉头不禁紧蹙,眼里更是充满了不悦。

片刻间,一群气势凶猛的人来到诗凝面前,其中一个面带凶煞的男子站在诗凝前面,大声喊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啊,胆子肥了啊,居然敢抢老子的位置。”

诗凝神态镇定地说:“这位置好象没人的吧?!”

“你……你……老子说是我的就是我的。”那男子惊讶这娇小的小子镇定的样子。

“呵!这家店的老板也真是的,居然放只疯狗进来乱咬人。”诗凝嘲笑道。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不约而同地大笑出来。

旁边一个小罗罗跑到正在怒气冲冠地老大旁边说到:“老大,这小子乱说话,哪来的疯狗,还说乱咬人?”

“你给我闭嘴。”老大恨不得把这个笨蛋一巴掌拍死他。

“啊哈哈……”周围的人笑个不停。

“哎!那只疯狗不就是你老大吗?”诗凝一副“现在知道了吧”的样子,把他们耍的一楞一楞的。

“可恶!”老大剑步飞上前去,一拳打向诗凝。

诗凝甩了一下衣袖,正要起身的时候,一个人影挡在了她前面。

那个老大闻到了股香味,而后被一个人打倒在地上。

“哼!欺负弱小算什么好汉。”蓝衣男子鄙视地说道。

诗凝抬头一看,眼前的脸孔几近完美,眉似飞剑、眼若流星,真是美啊!

旁边的小罗罗看见自己的老大倒在地上,连忙扶起他。

“你……你……”那个老大被气地说不出话来,然后猛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抓:“好痒……痒……”

诗凝见自己的痒粉起作用了,嘲笑地说:“诶!你好脏,肯定好几天没洗澡了吧,还不赶快回去,免得把虱子传到别人身上去。”

周围的人一听到虱子二字,马上退避三尺。

蓝忆竣知道这肯定有是他三姐的杰作,也凑了一脚说道:“对啊,再不走,你老大的‘英明’将毁于一旦了哦!”

蓝衣男子见这两人一答一唱地感到有趣,那个个头娇小的明显是个女孩子,可她为何要女扮男装,他不解。

那一群人见情况不妙,搀扶着他们的老大跑走了。

诗凝见他们都走了,转身对蓝衣男子报以感激地说:“刚才对谢公子相救。”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蓝衣男子扬起迷人的笑容:“在下龙灏天,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吴辞仁,这是舍弟,还有在下有事先告辞了,回见。”诗凝不等龙颢天回话,便拉着蓝忆竣走了。

龙颢天望着诗凝的背影,嘴角含笑,好个吴辞仁,两次见面都用这个假名,很显然她没忍出他们已经见过面了,这下有好玩的了。

“颢天,看什么呢?”慕容泽拍了一下龙颢天的肩膀。

龙颢天收回目光,笑笑说:“没什么,发现一个有趣的人。”

“哦,是吗?”慕容泽也望着那个方向,思绪不知飘向何处了……

而另一边,当诗凝拉着蓝忆竣一直走的时候,诗凝不知为什么面对龙颢天时,总有种被揭穿的感觉,所以就想逃避他。

“三姐,你干吗走这么快啊?”蓝忆竣忍不住的问道。

“那个……时间不早了,爹说不定已经回来了。”诗凝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哦!三姐,那个叫龙颢天的不错啊,气度非凡,而且他好象对你有意思,要不要考虑看看啊。”蓝忆竣向诗凝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诗凝敲了他一个暴栗,大吼道:“你有病啊,我穿的是男装诶!如果他对我有意思的话,那他不是有同性恋,如果他不是同性恋的话,那就是你有问题了!”

蓝忆竣揉揉脑袋,不满地说道:“三姐,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是正正宗宗地男人。”

蓝忆竣有时候真觉得他这个姐姐脑子有点短路,她以为别人都看不出她是女的一样,虽然她扮的很成功,但是只要仔细观察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有破绽。最可恶的就是居然把他当作同性恋,幸好以前三姐告诉过他什么意思,她居然认为他喜欢的是男人,可恶!

“是吗?如果你真的喜欢女人的话,那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些事了。”诗凝厌恶地说道,她只相信缘分,即使是婚姻也一样,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她是不会嫁的,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哦,对了,三姐,你这次是藏在衣袖里吧!”蓝忆竣咧开胜利的嘴角。

“呃?什么啊?”诗凝装傻的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三姐,别装了,每次我猜出来的时候,你总是装傻不认帐。”他真是被诗凝打败了。

这应该从他们十五岁开始说起,他们俩因为日子过的太舒服了,所以才想出每次诗凝使毒的时候,蓝忆竣就猜毒在诗凝身上的哪里,赢方可以向输方提一个要求。所以这个赌约一直延续到现在。

“好啦,好啦,说的我好象这么小气一样,说吧,你想要什么?”诗凝心里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要藏好点,不让这个臭小子发现。

“这个……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的时候再说吧。”蓝忆竣露出灿烂的笑容。

诗凝看着他的笑容,觉得好刺眼,完了!他肯定会想难题折磨她的。

555~~他太小气了,肯定是那件事一直让他记恨到现在。有一次诗凝赢了赌约,所以诗凝提的任何要求,蓝忆竣都必须答应,所以诗凝就让他穿女装绕洛阳城 一周。结果街上的男人看到蓝忆竣美丽动人的样子,个个像蜜蜂看到花一样,差点被他们的口水给淹死了。幸好诗凝去的及时,救了他一命。

不过蓝忆竣穿女装的样子真的很美,基因好,没办法啊,呵呵!

只希望他别出难题就好了,不过诗凝心里一直很不安,却又找不出原因……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