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心烦

“三姐,听大哥说你要去扬州了是吗?”蓝忆竣不敢相信他爹居然让三姐去,如果要去的话,也应该让二姐去的。

“恩,是啊,怎么啦?”去扬州,诗凝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二姐,她……”蓝忆竣边说边看着诗凝的脸色。

诗凝楞住了,事情发生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五天了,她都没想到过二姐,如果要嫁的话,也应该是二姐先嫁,更何况二姐只有一个人了……

诗凝抚摩着脖子上带着的玉佩,从小到大,她只要一心烦就会摸摸着块玉。没错,这块玉正是当初那个夺她初吻的那个臭小子,而且她问过,这块玉是出自江南,所以她趁这次机会,想找出这块玉的主人。

“三姐,你是想去找那个‘欺负’过你的人吗?”欺负?当初三姐告诉他,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他觉得不不可思议,因为从来都只有三姐欺负别人的份,他还真想见见那个“欺负”他三姐的人。

“恩,我等了这么多年了,我一定要报仇。”诗凝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三姐,从小到大你就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件事吗?”蓝忆竣小心翼翼地问,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当然了,此仇不报非女子。”诗凝倔强的叫嚣。

“三姐,你完了,我看你是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那个人了。”蓝忆竣一副“你无药可救”的样子。

“放P,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小P孩啊,我又没有恋童癖。”诗凝回了一个“你脑子有病”的眼神给蓝忆竣。

“三姐,你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你都已经这么大了,那他是不是也长大了呢?”

“对厚,我没想到。”诗凝一直把注意力定格在小时候的时期,从来没有想过他长大的样子。

蓝忆竣无语的摇摇头。

“别说这些了,你来找我做什么啊?”诗凝把话题拉了回来。

“恩……是这样的,三姐,你去跟爹说,让我一起去好不好?”大家都走了,只留他一个人在蓝府不闷死也会无聊死的。

“啊!这个好象不行诶!这次我们是替爹去扬州向慕容老爷拜寿的。”诗凝眼中充满了无奈的表情。

诗凝看到蓝忆竣沮丧的样子,安慰道:“最多我在扬州的时候找个理由让你过去就好了啊。”

“真的吗?谢谢三姐。”蓝忆竣就知道,只要他一装出沮丧的样子,三姐一定会答应他的。

诗凝的笑容垮了下来,原来是装的,她这辈子是被他吃定了。

“三姐,别忘了师傅连走前说过的话,小心你的武功?”蓝忆竣一脸严肃道。

“呵呵,放心好了,不信的话,把把我的脉象。”诗凝伸出纤细的玉手。

蓝忆竣疑惑的把手放在诗凝的脉搏上,只见他眉头皱了起来:“你……你怎么会没有内力了?你……”蓝忆竣不知为何会这样,难道是他的医术有问题。

“呵呵,听过‘隐功术’吗?”诗凝很满意蓝忆竣吃憋的样子。

“隐功术?你说的是可以隐藏内功,像平常人一样,等发功的时候,内力将会更强。不可能的……这种功夫在江湖上只是一个传说……”蓝忆竣说什么也不敢相信有这种功夫。

“失传并不代表着没有。”

“难道你……你怎么会的?”三姐什么时候偷偷练这种神功的。

“嘿嘿,是师傅走前的前一个晚上教我的。”诗凝得意地笑到,她完全可以想象到师傅如果知道她学会的话,那种表情就是多么的生动。

一个晚上?他三姐也太强了吧。不过这对三姐来说是件好事,毕竟能让她像平常人一样出现比较安全的多。

半晚,诗凝趁着蓝皓出门见客的时间,跑去绿柳院。

院内,蓝诗羽坐在树下,弹着古筝。风儿一吹,树上的花瓣纷纷落下,交织成一副美图。虽然蓝诗羽不比诗凝美,但是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一曲完毕,诗凝走到蓝诗羽旁边而坐下。

蓝诗羽一见是诗凝,便高兴地说:“凝儿,你来了。”

“二姐,我明天要出门了。”诗凝心里充满迷惘,不知如何说下去。

“我知道,你是要去扬州对吧!”蓝诗羽扬起柔柔的微笑。

“二姐,你不怪我吗?”诗凝满脸歉意地凝视着她。怪她强走了爹所有的注意力和宠爱,让她活在这终不见天的绿柳院……因为她不算是蓝皓的亲身女儿。

“傻瓜,姐姐怎么会怪你呢?”蓝诗羽宠溺地说道,“其实慕容泽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姐姐希望你们有好的结果。”

自从听说她那个爹要把凝儿许配给扬州慕容泽的时候,她已经去扬州打探过了,虽然慕容泽有些冷漠,但却是个优秀的人,而且他和凝儿很乡配,相信凝儿能得到幸福。这样她走的也放心了。

“二姐,为什么连你也这样说?”这些人都怎么啦,一个个都为那个叫慕容泽的说话,难道被他收买了吗?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蓝诗羽也不好多说,只希望凝儿能知道慕容泽的好。

诗凝心里可不这么想,她现在只知道两年的自由时间,两年中她计划了很多事,最主要的是想去闯荡江湖,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那些江湖侠客都很帅,而且她还想找江湖上最有名的“五毒山庄”去比试比试。

五毒山庄,顾名思义,就是以五种毒药著称,分别是断肠草,见血封喉,金蚕蛊毒,天一神水,而最后一种毒药巨说无人知晓。诗凝对此也非常好奇,她从小就和 毒为伍,而且三年来她也研究出了能化世间所以毒的“万能丹”,因为药材非常的珍贵,因此只有三颗,即使是“五毒山庄”也未必有这种丹药,所以这世间也只剩 三颗了。

福来客栈内,三个衣着非凡的男子坐在楼上,引来一阵阵的赞美声。而这三人正是慕容泽,龙颢天,南宫诚。

“慕容,听说你前几天去过洛阳首富蓝府了。”南宫诚一副兴致勃勃的问道。

“恩。”慕容泽挑了挑眉。

“蓝府的三小姐可是洛阳第一美人,怎么样,是不是像传说中的一样?”南宫诚双眼满心的盯着慕容泽。

“没看见。”慕容泽醇厚如浓酒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不是送帖子过去的吗?那蓝皓怎么可能没让自己的女儿出来见你呢?”不会是他已经看到了,故意不说出来分享的吧。

龙颢天也一脸不信的神情。

“是真的,听说她生病了,卧床不起。”慕容泽一点也不在意什么蓝府的三小姐,而且还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

“哎!真是太可惜了。原来传言少传了蓝三小姐一件事?”南宫诚一脸惋惜。

“什么事啊?”龙颢天好奇的问。

“就是她是只病猫啊,一点也不符合慕容山庄少夫人的条件。”

“恩,南宫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安王爷的女儿偌遥郡主和京城宋巡抚的女儿宋紫依吗?”龙颢天打趣地说,他知道慕容泽不喜欢女人,但他绝不是有断僻之袖。

“没想过。”慕容泽不是没想过成亲,只是对象另有其人,那个在他五岁的时候见过的小婴儿,当初她真的好可爱,以至于把象征着慕容山庄主人的玉佩留给她, 希望借此能找到她,可是中间出了点意外,而他也早不记住她是叫何名字,住何处……如今十六年过去了,她应该长大了吧,已然是个娉婷少女了。而他却没机会能 和她总过此一生。

龙颢天和南宫诚都知道,慕容泽早在童年时期就有个青梅足马了,他们也知道慕容泽一直在等她能来找他,可是多年过去了,希望也落空了。虽然她既会傻笑,又会流口水,(据说是慕容泽所说的当时的情形)但他们还是希望她能快点出现,救救这可怜的男人吧!

“慕容,今天我和南宫在这里为你饯行。”龙颢天举起酒杯,他心里有很多的不舍,毕竟他们兄弟三人团聚的日子不多。

“谢谢。”慕容泽望着眼前的两位挚友,干掉了手中的酒。

“我们是兄弟吗?干吗这么客气。”南宫诚受不了离别的时刻,他用力的拍拍慕容泽的肩膀。

慕容泽冷漠的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有兄弟如此,他还在乎什么呢?这次他已经完成任务了,得回去准备他爹的寿宴,至于其他的事,看缘分吧!

“明天我也该回去了。”龙颢天不紧不慢地说道。

“为什么你也要走?”南宫诚大声喊道,他们俩都走了,那不就是只剩他一个了,那还有什么好玩的啊……

“哎!国不可一日无君啊,难道你们想我龙凛国灭亡吗?”龙颢天挑了挑眉。

“当然没这种事了。”南宫诚最怕龙颢天说这件事了。

“南宫,你也是时候该回去了。”老是来烦他,还是让他早点滚回去好了。

“慕容,别开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个老头想让我继承他的位置。”南宫诚像避瘟疫一样,跳了起来。

“好了,今天不要说这些烦人的事,让我们好好的喝一杯。”龙颢天打断了他们的话,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上。

慕容泽他们很默契的不再说,三人举杯畅吟,彼此都忘掉自己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普通人……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