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误为刺客

送苏甜儿回客栈后,已经快到午夜了,诗凝这才偷偷摸摸地溜回慕容山庄。

慕容泽站在窗前,眉头紧缩,不知在思考些什么。小声的嘶嗉声将他的思绪拉回来。

一个黑影从他眼前飞过,慕容泽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诗凝心里哀叹道:今晚真是个多事夜啊。

“站住,你跑不掉了。”慕容泽严厉地说道。

你说站住就站住啊,当她是白痴吗?诗凝不理会他,继续用轻功往落樱阁飞去。

慕容泽见那人没停下来的迹象,并出手想抓获他,虽然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但是从体型上来看,是个女的,于是放轻了力道。

该死!居然和她动起手来,诗凝也出手反击他,两人过了十几招后并未分出胜负。于是,诗凝趁慕容泽失神的时候,跳进了落樱阁。

该死的女人,竟然被她给跑了。不好,慕容泽心中大叫一声,“嗖”的一声,也跳进了落樱阁。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啊。”心儿见诗凝平安无事,心中的大石也落地了。

“先别说了,你快去门外挡一挡。”诗凝边说边把脱下来的衣服藏好。

“为什么啊?”

“别问了,快去。”诗凝大声怒吼道。

心儿带着满腔疑问走到门口,正当她要锁门的时候,门被人撞开了。

“咦?慕容庄主,怎么晚了,您怎么来了?”心儿的疑问又多了一个。

“你家小姐呢?”慕容泽鹰隼般的锐眸向房间一扫。

“小姐她已经睡了。”心儿眼神漂浮着不敢看慕容泽。

“是吗?”慕容泽看了一下床铺,发现被子还好好的,根本没有睡过的迹象。于是破门而入。

“庄主,你不能去那边。”心儿急忙拉住慕容泽的衣角。

慕容泽见这丫头闪闪夺夺地样子,肯定有鬼,所以扯开她的手,走到屏风后面。哼!果然有问题,慕容泽猛的拉过那女子的手,一把把她拉了出来。

“啊?你干吗啊?痛啦!”诗凝小脸皱到了一块儿,痛地叫出了声。

“呃?怎么是你?”不是刺客。

“废话,不是我是谁啊?快放手啦。”诗凝哇哇大叫。

慕容泽松开了她,真是不是她,刚才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一点功夫都不懂,而那名和他交过手的女子无论是功夫还是内力都是一等一的好。

“你在这里面做什么?”慕容泽面无表情地问。

“慕容庄主,虽然我在慕容山庄做客,但是着是我的房间,我做什么应该不用庄主你多管吧。”诗凝不悦地说道。

“你休息吧,记住,以后别穿成这样站在别的男人面前。”慕容泽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什么穿成这样啊?这样怎么啦?诗凝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哇!诗凝羞愧地双颊通红,她现在只穿了一件单衣,里面的肚兜若隐若现地。天啊,居然被他看到了,死色狼!诗凝气地双手握拳。

“小姐,刚才慕容庄主派人送礼物过来了。”心儿兴奋地拿着手中的礼物。

“是什么东西啊?”礼物?是为了昨天的事赔礼吗?

“是一朵用玉雕刻而成的花和一匹杭州丝绸。”

诗凝看了一眼丝绸,拿起旁边那朵雕刻精美的花,用乳白色的汉白玉雕刻而成,而且还是一朵含苞欲放地花朵,看的出雕刻师的技术精湛,这花一看便知道是牡丹。慕容山庄居然用这么贵重的物品当礼物,还真是舍得啊。

“就我有吗?”

“慕容庄主还有送给其他两位小姐。”

哼!雨露平均,每人都有份,难怪他有做生意的头脑,哪一边都没有得罪。

“小姐,其实慕容庄主对你很好呢?”心儿咧开嘴巴笑着。

“他哪里对我了啊?”心儿的眼睛有问题吗?慕容泽会对她好,那母猪都会爬树了。

“如果不好的话,那昨晚都半夜三更了,慕容庄主还特意跑回来看你呢!”如果这不算好,那算什么啊?

汗!!!那是他把她当作刺客,来抓她的好不好。诗凝脸很无语地抽搐了一下。

这个心儿,老是搞不清楚状况,如果被慕容泽发现她会武功的话,那不就会让他知道昨天晚上那个人是她了吗?结果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诗凝不惊发抖起来……

“小姐,你冷吗?我去关窗户。”说完,心儿转身。

“等等。”诗凝拉住心儿,面色严肃地说:“心儿,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

“什么事啊,小姐。”小姐的表情好恐怖啊。

“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我会武功,尤其是慕容泽,知道吗?”

“为什么啊?”

为什么?她居然敢问为什么!诗凝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你想啊,如果被慕容泽知道的话,那不就露馅了,一个千金小姐会武功像什么样啊,对不?这样会给蓝家蒙羞的。”

“恩,小姐说的有道理。大家闺秀一般都只是绣绣花什么的,就是小姐你例外。”心儿天真地点头。

诗凝现在真想一巴掌拍晕心儿,居然敢在她面前讲这种话,气死她了。真不知道她们俩谁是小姐,谁是丫头。哼!

等着吧,再过两年,一定把这个烦人的丫头给嫁出去,倒时候就没人敢罗嗦了。只是……有没有人这个丫头还是个问题呢?呃?这个问题值得好好考虑考虑……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