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游瘦西湖

这几日少了宋紫依的“来访”,诗凝可谓是快活似神仙,直到慕容泽邀请她去游湖。

“不去。”诗凝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

“那我为什么要去?”诗凝反问道。

呃?心儿挠挠小脑袋,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了。

“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个宋紫依吗?她一定很乐意去的;还有郡主啊,为什么偏偏是我?”诗凝一副“打死也不去”的表情。

“郡主不能外出,是宋小姐要慕容庄主带小姐你去的。”心儿耐心地解释着。

不会吧?这宋紫依转性了吗?居然让她去?搞什么鬼啊?

“心儿,你刚才说可以出去是吗?”诗凝抓住了话的重点。

心儿点点头:“是啊,慕容庄主要带小姐去游‘瘦西湖 ’,如果小姐不去的话,那……”

“谁说我不去啦。”瘦西湖,在现代的时候她去过西湖,但是还没见过古代的瘦西湖,当然要去了。

咿!刚刚还说不去的,现在又要说去,真是变化无偿,心儿微叹了口气,转身去告诉慕容庄主这个消息。

瘦西湖位于扬州西北部,湖长十余里,犹如一幅山水画卷,既有天然景色,又有扬州独特风格的园林。

诗凝和慕容泽并排走在岸边,微风吹起他们的衣角,形成了一副美景。让路过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朝他们看上一眼。

“坐在画舫看瘦西湖,感觉会更不一样,要不要试试。”慕容泽建议道。

“真的吗?那我们快去吧。”现在的诗凝眼中只有美景,忘了她刚刚正拉着慕容泽的衣角。

慕容泽唇上扬起迷人的弧度,拉这诗凝的小手往前面的画舫走去。

随着游船的行进,岸边的树木愈来愈多,湖面愈来愈开阔,空气也愈来愈新鲜。在水面上飘荡的微风里,有种清新的味道,可以让你在瞬间消除胸中的郁闷。

诗凝站在船头,张开双臂,闭上双眼,深深地了一口气。

慕容泽看着眼前的一脸宁静地诗凝,心里顿时被什么东西填地满满。细致雪白的脸蛋被太阳晕染出一层嫣红,让她看上去更显得美上加美、与众不同。

诗凝转头,发现慕容泽正看着自己,双诡谲的瞳眸让她心悸。诗凝一惊,慌忙转过头:“瘦西湖果然名不虚传啊。”

慕容泽挑挑眉 ,心里充满了不悦,气她不敢真实的面对他。但是嘴里却说道:“是啊,十里波光,幽秀明媚,颇可与杭州西湖颉颃,而清瘦过之,遂易其名曰‘瘦西湖’。”

“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看看杭州的西湖,比起瘦西湖,肯定又是另一番风味吧。”诗凝突然想起清代钱塘诗人汪沆的这首诗。

慕容泽内心升起一抹欣赏与动心的感觉,聪明的她,俏皮的她,生气的她,顽皮的她……还有多少是他没发觉到的,一切的她都是这么的美好。

一阵风吹向诗凝,诗凝只觉得脸上麻麻痛痛的,但是她失毫没在意这些,继续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当诗凝跨着疲劳地脚步走进落樱阁的时候,心儿发出了尖叫声。

“叫什么叫啊?”诗凝喊道。

“小姐,你自己照照镜子。”心儿递过镜子。

诗凝满脸疑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倒吸了一口气,天啊!镜子里的是她自己吗?满脸红通通的,她伸手轻轻碰下,一阵刺痛让她马上移开了。是晒了吗?哎!前几天还笑宋紫依,这么快就轮到报应了。看来她这次也该躲在房里了,呵呵。

“小姐,弄成这样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啊?”心儿心疼地拿毛巾替诗凝擦脸。

“这样也好啊,可以不用出去了。”

“可是……”心儿还想继续说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心儿,去开门吧。”

心儿把门一开,进来的是正是慕容泽。

诗凝不解地看着慕容泽。

“我来是给你送‘凝雪露’的,把它抹在脸上,只要三天你脸上的伤就会好的。”慕容泽把凝雪露放在桌子上。

“你怎么知道我晒伤了?”诗凝惊讶他怎么知道的。

“看到了。”慕容泽不在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这是什么答案啊?诗凝翻翻白眼,拿着凝雪露轻轻地抹在脸上,一股清凉凉的感觉传遍全身。

第二天,闻声而来的宋紫依听说诗凝在游湖的时候被晒伤了,特意来“探视”她。

“蓝姐姐,怎么去游个湖就晒成这样啊,真是的?”宋紫依一脸幸灾乐祸地笑着。

哼!她怎么不知道她娘有生个妹妹啊,还蓝姐姐,叫的可真亲切啊。

“是啊,还是妹妹你好命啊,在房中休息,可以不用像我一样。”诗凝话中的意思是你想晒还晒不成呢?

“对啊,要不是我让给姐姐这个机会,不然被晒伤的可是我呢。”宋紫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说起这个,诗凝心里的疑问又被吊起来了。“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和慕容庄主一起去啊?”

“呵。比起郡主来,你比较容易对付啊。”宋紫依毫无顾及地说道。

诗凝翻翻白眼,额上浮现三条黑线。原来她在别人眼中只有这点价值啊,真是悲哀啊。

“你别伤心了,慕容泽不是你这种人能高攀的上的,也只有我才能和他匹配。”宋紫依那张嚣张跋扈的自负脸庞高傲地上翘。

诗凝轻蔑地撇了她一眼:“哼!以我们蓝家的地位难道不配吗?还有,我自信我的美貌能替我赢得一切。”

“你……你给我等着,本来还想劝你放弃的,没想到你冥顽不灵,别怪我不客气。”宋紫依放下狠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诗凝无奈地摇摇头,她也不是故意说这些的话,她本来就没想过要和她强慕容泽,只是她语气被她受不了,如果她这么有把握的话,为何还找她谈话啊,不是多此一举吗?呵!

“凝儿,你怎么样了?”蓝忆轩一回来听说诗凝被晒伤了,立马跑到落樱阁。

“哥,你回来了啊。”诗凝露出开心的笑容。

“凝儿,你感觉怎么样了?”蓝忆轩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了,已经不痛了。”

蓝忆轩看见桌子上的凝雪露,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慕容庄主对你真的不错啊,连这么名贵的凝雪露都拿出来给你用。”而且只是小小的晒伤。

“是吗?”诗凝不敢多说,也敢多想,她只想维持着原状就好。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