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诡计得趁

诗凝漫步踏在青石台阶上,没有目的的走着,此时的她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另人陶醉的美景。心想着等下会发生的事,心里就直打鼓。

慕容泽看着满脸不安地诗凝,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啊?我没事……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诗凝拉着慕容泽往湖边走去。

慕容泽不动声色地任诗凝往前拉着走,他一点也不在意去那边,只要身边有她的存在就好了。

诗凝四处寻找蓝忆竣的身影,却无所获。这个该死的蓝忆竣,不是说好等慕容泽一出现就开始的吗?怎么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啊,不会被耍了吧,难道真的要陪他逛花园,呜呜!

正当诗凝快要绝望的时候,蓝忆竣出先在假山后面,还向诗凝比了个安心的手势。这下诗凝心里松了一口气。

“救命啊,救命啊。”诗凝一听到喊救命声,便知道好戏开演了,但是她会当作没听见,继续欣赏着风景。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慕容泽练过武功,所以对声音特别敏感。

“有吗?没听到啊,什么声音啊?”诗凝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是……救命声……不好……”慕容泽飞一般地往声音的来源跑去。

而诗凝也跟在慕容泽的后面,直到慕容泽停下来,这时的诗凝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但是他们俩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宋少炎发疯似的追着若遥郡主跑,而若遥郡主跌跌撞撞地往前跑,而且衣裳已经被撕扯地不成样子。

宋少炎双眼像冒出火花一样,失去知觉般地往若遥郡主身上扑,而且失毫不顾旁边有人在。这是什么情况?这和计划中的不一样啊,宋少炎好象吃了失心散一样,做出这么惊天动地地事情。

慕容泽眼疾手快地把宋少炎制止住,才让郡主脱离魔爪。郡主像受惊的小兔躲在慕容泽的怀中,颤抖地身体。慕容泽也搂着她,然后脱下自己的衣裳披在郡主身上。

“郡主,你没事吧?”郡主的贴身丫鬟铃儿哭泣着说道。

郡主闭着眼睛,摇摇头。

诗凝看到这一幕,心里像有块石头压着一样,堵地她不能呼吸。哼!刚才还抱着她的,现在就抱着另一个人,把她当什么啊?诗凝心里生气极了,她更生气的是居然嫉妒郡主。啊!!!她的是疯了。

“哥!你在做什么啊?”宋紫依愤怒的咆哮道,她知道她哥爱美色,但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调戏郡主。

宋少炎仿佛没听到宋紫依的话一样,嘴角露出淫笑朝诗凝走去。

当诗凝发现宋少炎的时候,他已经走到诗凝面前了。诗凝惊慌地看着宋少炎一脸淫笑地站在她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别走来。”

宋少炎不顾诗凝的叫喊,直直地往前走去。而诗凝却一步步地往后退。

“你别过来哦,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诗凝威胁道,正当她想用武功制止宋少炎的时候,诗凝的眼神触级到站到假山后面蓝忆竣的时候,蓝忆竣用眼神示意她不用轻举妄动。

诗凝接到蓝忆竣的警告,就不敢再乱动了。而诗凝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情况,她一步踩空,“啊”的一声,掉进了湖中。正当诗凝要掉下去的时候,她双手在空中乱舞,不小心抓到宋少炎的衣袖,就这样,两人一起掉了进去。

“凝儿小心。”慕容泽眼睁睁地看着诗凝掉进湖中,却不能伸手救她。他把郡主交到丫鬟的手中,自己也跟着跳进湖中去救人。

蓝忆竣急忙从假山后面跑出来,他看见诗凝在湖中拼命地挣扎,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湖水吞噬了一样,心里敲起了警钟,他这下真的完了。可是当他看到慕容泽不顾生命的危险,跳进湖里去救诗凝的时候,嘴角露出了笑容。

慕容泽紧紧地抱着昏迷的诗凝,大声地叫道:“快请大夫。”说完,便往落樱阁跑去。

慕容泽看着床上双眸紧闭,脸色苍白的诗凝,心里更加的慌忙。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虚弱的她,好象下一刻马上就消失不见了一样。

他一只手紧握着诗凝的小手,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诗凝苍白的脸庞。嘴里喃喃低语说:“快醒醒,别睡了。”

虽然大夫说过,她很快就会醒的,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担心她一睡就不起了,就像他娘一样,那一觉过后就再也没起来过了。

“呃……”诗凝发出呻吟声,她感觉一直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她拼命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

慕容泽听到声音,睁大了眼睛看着欲醒的诗凝。只见她睫毛像羽毛般轻轻扇动,然后慢慢地打开眼睛,还俏皮地眨了两下。

诗凝不敢相信在眼前的居然是慕容泽,还看见他一脸担忧的样子,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天上下红雨了,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慕容泽见诗凝醒来一句话都没说,以为她还不舒服。

“我……我……”诗凝嘴角动了两下,然后“哇”地一声,大声哭了起来。

慕容泽被这突如其来的哭声吓到了,直接把诗凝搂在自己的怀中,拍着她的背,安慰地说道:“怎么啦?”

“我……我……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被淹死了。”诗凝泪水滑落,泣不成声。

慕容泽脸很无语地抽搐了一下,对于她慢半拍的话感到无语。“好了,现在没事了。”对于诗凝的害怕,慕容泽心里搐动了一下。

诗凝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醒过来,她什么都不怕,就是怕水。以至于一碰到水,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这也是她一个致命的弱点。

慕容泽离开后,蓝忆竣就走进了落樱阁。

诗凝一看到罪魁祸首来了,嘴里讽刺地说:“舍得出来了啊,干脆躲起来别出来多好啊。”

“哎呀!三姐掉进水里了,当弟弟的当然要过来看喽,只是刚才有人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罢了。”蓝忆竣暧昧地看了一眼诗凝。

“别扯,我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诗凝咄咄逼人地问道。

“呃!不是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吗?呵呵,其实这样也不错啊,对吧?”蓝忆竣心虚地擦了一把汗,如果被她知道,他是故意的话,那后果不开设想。

“不错?不错到让我掉进水里,你明明知道我怕水的,还……”诗凝被气地湛红了脸,说不出半句话来。

“三姐,我就是知道才这样做的啊,你不觉得慕容泽有点发现是咱们做的了吗?如果你一掉进水里的话,就可以和我们撇开关系了啊,因为你也是受害者吗?而且我还对宋少炎下了一点点的药,嘿嘿……”蓝忆竣嘴角浮起一抹邪恶的笑。

“你对他下什么药啊?”诗凝一听到药,兴趣就被提上来了。

“呵呵……就是你房间里的‘失心散’啊,我不知道药效如何,所以就拿他来试试喽!”蓝忆竣一副“他活该倒霉”的样子。

“啊?是那个药!”

“对啊,再说了你也不吃亏啊,看你记载的吃了这个药会对在场最漂亮的人下手。起先你不在的时候,就属那个郡主就漂亮了;可是你一来宋少炎就转移目标了,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啊。”在场了人有很多,除了丫鬟外,还有郡主,宋紫依,还有慕容老庄主的三个小妾等等。

诗凝嘴角搐动着,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道:“庆幸是吗?你就不怕我出事吗?”

“放心啦,慕容泽不会让你出事的。”蓝忆竣大笑地拍拍诗凝的肩膀。

“滚开,事情解决后给我滚回洛阳去。”蓝忆竣一来,她就没好事发生,还是尽早赶他回去才行。

“不要啊,三姐,你以为事情这么快就完了吗?”蓝忆竣一听要他回去,说什么也要先拖住三姐再说。

他说的也没错,她这么耍了郡主,郡主一定不会放过她的,还有慕容泽,等过几天他想通了这件事,也一定会发现中间的问题,到时候……

“三姐,是不是先让我留下来,我们也好商量商量啊?”蓝忆竣趁诗凝动摇的时候,要她开口答应。

“那好吧,不过你要一切都听我的。”她一定要拿回决定权,不能再相信他的话了。

“好好好。”只要不回去,要他做什么好可以,嘿嘿。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