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面对挑衅

虽然诗凝答应让蓝忆竣留下来,但是为了先前蓝忆竣所做的事,她可谓是“费劲心思”,让蓝忆竣当她的跟班,叫蓝忆竣苦不堪言。

自从诗凝落水后,慕容泽天天都来报道,但是昨天却缺席了。诗凝也没多想,只当他是工作太忙而没时间过来看她。

但是,心儿刚刚来到的消息却粉碎了她的想法。

“小姐,昨天庄主是不是没来落樱阁啊?”心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不是看到了吗?”心儿不是一整天都跟在她身边吗?居然还问她。

“哼!他当然没时间来了,他去郡主房里了,而且一呆就是三个时辰……”心儿发现她家小姐的脸色越来越白,就停止了接下去想说的话。

“是吗?”诗凝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三个时辰,他们会在做什么?虽然慕容泽也有来看她,但是每次都只呆半个时辰左右。但是他却……

“小姐,我们不要理他了,好吗?”心儿双眼红红的,一副要哭的样子。

诗凝深吸了一口气,不至于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带有颤抖声:“我没事,你先出去,让我休息一下。”

心儿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诗凝,转身离开了。

诗凝嘴角露出凄凉的笑容,她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吗?那又为何为了他而伤心呢?她的理想是闯荡江湖,而不是爱情。爱情一直在她的考虑之外,她不该迷失了自己的心。从她开始练武,制毒的时候开始,她便决定用利用自己的所能去闯一闯的。

是啊,她不该为了慕容泽放弃自己的理想。

想通后,诗凝的嘴角又露出自信的笑容。但是没过几秒,诗凝嘴角的笑容挂了下来,她叹了口气,她该如何解决目前的这种状况呢?

刚刚心儿又说了一件事,就是今天一早,宋紫依和宋少炎已经离开慕容山庄。他们应该是为了宋少炎调戏郡主的事吧,听说已经传到京城里去了。想必王府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宋家的吧。不过这也是他们的报应。

郡主也离开了。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事,郡主就这样放过她了?郡主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而且还搭上了自己的贞节,古代人不是很看中名节的吗?那为何她?一个个问题让诗凝无法想通。

不过离开了也好,这件事也终于告一段落了。她也不用再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等等,他们都离开了,那她呢?她还要呆到什么时候啊?离开就代表了放弃这次机会了,那慕容庄主夫人的位置不就落到她的头上了?

不会吧!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不会的,不会的。诗凝一直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当初慕容家没有说一定要从三人中选出一个,这样的话,她还是有机会不会被选上了。

一想到这,诗凝心里发发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当她一想到慕容泽将来旁边站着另一个女子,心里还是感觉闷闷的。

不管了,关她什么事啊。她只要等过了这次宴会后,就有两年的自由时间了,这才是她最关心的事。两年啊!哈哈,诗凝一想到这个,心里乐开了花。

可能两年的自由时间比慕容泽更有吸引力吧。

“你是谁啊?你不能进去,你……”心儿的声音从落樱阁外传进来。

“滚开,一个丫鬟还想拦我,不想活了吗?”一个女声嚣张地叫道。

“小姐,我拦不住她,可是她偏偏就闯进来了。”心儿跑到诗凝面前噘着嘴,苦恼地说道。

诗凝听了心儿的话,皱着眉头望着眼前大约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她模样很清秀,虽然没有惊人的美貌,但算是很耐看的女孩;秀气的五官以及娇小纤细身材,但是一副高傲的样子却让她大大地失了分。

“哼!也不怎么样吗?”那女子眼里露出不屑的神情。

“呃?请问你是?”诗凝直觉眼前的女子对她有敌意。

“听说三名候选人只剩下你一个了,我还以为是什么货色呢?原来长着这副德行啊。呵,我是谁?我叫江夜月,慕容山庄的庄主是我表哥,你应该清楚了吧!”江夜月高傲的扬起下巴,斜着眼睛看着诗凝。

清楚?她是很清楚啊,不就是慕容泽的表妹吗?干吗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样子啊。

“呃!我知道了,原来你是慕容庄主的表妹啊,江小姐有礼了。”诗凝扬起一抹微笑。

“哼!我可不仅仅只是‘表妹’,慕容哥哥从小对我就特别宠爱,而且慕容哥哥是我的。”江夜月今天刚来慕容山庄,就听说慕容哥哥对这个蓝诗凝特别的好,她嫉妒地马上跑过来看个明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哦?”诗凝闻言一挑眉,好笑地问道:“既然是你的,那你跟我说什么啊?”哎!刚走了个宋紫依,又来个江夜月,都跟她说过同样的话,而且都喜欢叫慕容泽哥哥,真郁闷,难道她们是亲戚,这值得考虑。

“我是来警告你别勾引慕容哥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江夜月满脸怒气,只差双眼冒火了。

“呵!到底是谁勾引谁啊?”诗凝一脸无辜地望着发怒的江夜月,心里直觉得爽快。

“你……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居然说慕容哥哥勾引你。”江夜月气地发抖地指着诗凝。

“谁勾引谁?去问你的慕容哥哥不就清楚了吗?”诗凝冷下脸,语气凝重地说道。

“你……”江夜月显然被诗凝的态度吓到了。

“以后没事的话,请你不要乱闯落樱阁,这不是你来的地方。”诗凝甭着脸,下起逐客令来。

“哼!谁稀罕啊,以后请我来我还不来呢。”说完,江夜月趾高气昂地走出了落樱阁。

“小姐,你生气了?”心儿看着满脸冰霜的诗凝,小声地问道。

“没事,我们进去吧。”诗凝看着江夜月离去的背影,心里无限感慨。

在看到江夜月以前,诗凝就决定离开;看到江夜月之后,她更应该要离开了。一个宋紫依不够,又来了个江夜月,还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个江夜月呢?而且古代表哥表妹的身份更是说明了很有可能结为夫妻,她可不想在其中凑上一脚。

作为现代人,坚持的是一夫一妻制,像古代的一夫多妻是她看不惯的。而她的原则是坚持一夫一妻制,如果做不到的话,她宁可不要,即使是自己所爱的也一样。

即使她决定要爱下去的时候,她也绝不会失了自己原有的个性,不愿为任何人改变自己的性格,她就是她,独一无二的她。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