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再次相遇(下)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啊?”南宫诚怎么看都觉得她很面熟。

“呵呵……怎么可能啊。有也可能是我长的比较大众化吧。”诗凝尴尬地笑道。

“是吗?”南宫诚看见诗凝不断地点头,心里疑惑又增加了一分。

她长的大众化?龙颢天嘴角不停的搐动着,但是他还是忍住没笑出声来。

“吴辞仁。”龙颢天嘴里轻轻地吐出三个字。

龙颢天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当场的人都听到了。

诗凝一听到这三个字,噩梦般的感觉直向她冲过来。她脑子里浮现出“她死定了”,这四个大字。

“吴辞仁。对,就是他。”南宫诚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名字的,难怪他觉得蓝诗凝很面熟,原来就是她。

慕容泽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自己怀中的诗凝。

诗凝把小脸埋在慕容泽的手臂内,硬是不敢抬起来。

“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病西施’真是叫错了啊,她哪像有病,还女扮男装出来,呵!”南宫诚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诗凝听到南宫诚冷嘲热讽的话,心里气愤极了。正当她想开口的时候,慕容泽却强先了一步。

“好了,南宫,看在我的面上,你和凝儿以前的恩恩怨怨就此一笔勾销。”慕容泽温和的口气却让人不容否决。

“好吧,我也没想过真找她报仇,更何况是个弱女子,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罢了。”南宫诚喃喃低语说。

诗凝听到这话,挣开慕容泽的怀抱,走到南宫诚面前,温柔地说道:“南宫大哥,以前凝儿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请你原谅。”

“哎呀!你别这样啊,我最受不了女孩子了。”南宫诚大声叫道,脸却不争气的红了。

呵呵,南宫诚还真是可爱啊。诗凝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与其多一个敌人,还不如多一个朋友。而且南宫家在武林中的地位也是举高望重,认识南宫诚,对她以后的江湖生活可是有很多的帮助。

这个龙颢天看上去身份也应该很珍贵吧。但是就不知道是哪家的,而且姓龙的可不过见啊。

“我可以叫你凝儿吗?”龙颢天不顾好友传来杀人似的眼神。

“当然可以了。”诗凝扬起微笑,她对这个龙颢天感觉还不错。

“凝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和慕容是什么关系啊?”龙颢天边说边看着发狂的慕容泽。

慕容泽愤怒地盯着龙颢天看,可是当龙颢天问到她和他的关系时,他便安静下了来,因为他也想听听答案。

在场的三个男人都看着诗凝,诗凝尴尬地不敢看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哪……哪有什么关系啊,我们就是朋友啊。”

朋友?该死的她,居然只把他当做朋友看待。慕容泽气愤地双手握拳。

“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南宫诚也凑了一脚。

“对啊。”诗凝眨眨眼睛,不是朋友那还是什么啊,更何况他什么也没对她说过,不是吗?

龙颢天和南宫诚闻言,都向慕容泽投去一计可怜的眼神。

慕容泽看着两个好友传来的眼神,心里的愤怒又加深了。这该死的女人,如果他只当她是朋友的话,他会抱她吗?如果是朋友的话,那他还会吻她吗?慕容泽真想把她抓过来,狠狠地吻下去,看她还当他是朋友不!

诗凝当然不知道慕容泽现在的想法了,她还沉静在自己的幻想中。

“对了,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的呀?为什么不到外面去?外面很热闹啊?”难道他们也和她一样吗?

“呃?外面太无聊了,不适合我们。”龙颢天有所保留地说道。

“哦,也对啊,外面的人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不是当官的,就是一些江湖中的人,还有生意人,就差当今皇上没来了,如果皇上也来的话,那就好了。呵呵。”诗凝开玩笑地说道。

在场的两个人额头都冒着冷汗,只有龙颢天笑眯眯地看着诗凝。

“呵呵,是啊,如果皇上有来的话就好了。”他不就站在她面前吗?如果让凝儿知道他就是皇上的话,那会怎么样?

“呵呵,那是不可能的啦。听说皇上都喜欢饮酒作乐,而且还后宫佳丽三千呢?他就不怕忙不过来吗?”诗凝最讨厌这种皇帝了,可能是由于古装片看多了吧。

“哦?那你觉得当今皇上长什么样呢?”龙颢天好奇地问道。

“我觉得啊,他应该长的肥头大耳,而且是又胖又矮。”诗凝边说边在脑子中勾画出那个画面。

“咳咳!凝儿,今天太晚了,我先送你回落樱阁吧。”慕容泽打断了诗凝接下去的话,如果再让她说下去的话,还不晓得这笨丫头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哦,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啊。”诗凝看看外面的已经全黑了,所以就朝他们挥挥手。

诗凝和慕容泽离开后,南宫诚拉拉旁边的龙颢天,不可思议地说道:“喂!我没听错吧,刚才慕容说送凝儿回落樱阁,是‘落樱阁’诶,为什么凝儿可以住,我就不行?”当初他趁慕容泽不在的时候,偷偷住进落樱阁,结果被慕容泽给丢了出去,那次真是太丢人了。

“呵呵,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了。”龙颢天摇摇手中的纸扇。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是什么意思?不懂?”南宫诚摇着头。

落樱阁是慕容泽为他自己的妻子所准备的,当然不会让任何人住进去。当然,住进去的人就是慕容泽默认的妻子了。这只有龙颢天知道。好象凝儿自己也不知道吧,呵!有趣!龙颢天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

落樱阁外。

诗凝看着迟迟还不离开去慕容泽,忍不住地说道:“我先进去了,再见!”

说完,诗凝逃一般地望落樱阁内跑,没跑两步,就被另一道力量拉住了,然后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你……”诗凝的话还未说出口,嘴就被堵住了。

慕容泽把诗凝拉到自己的怀中,低头吻住了诗凝的红唇。这个吻一改以前的温柔,而变的狂野,缠绵,让诗凝沉醉在其中。

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久,诗凝才重获呼吸。诗凝抬头狠狠地盯着慕容泽,而慕容泽嘴角却露出满足的微笑。

慕容泽再次低头,这次不是吻她,而是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下去,然后说道:“这是对你的惩罚。”说完,便转头离去。

诗凝只觉得唇上一片刺痛,当她从疼痛中醒来时,只听到慕容泽说了一句话,便匆匆地走了。

对她的惩罚?他没发烧吧?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吗要惩罚她啊,而且还咬她嘴唇,疼死了。

不过,刚才那个吻。一想起刚才慕容泽吻她的样子,脸上马上就烧了起来。诗凝用手指轻轻抚摩着自己的红唇,嘴角也微微上翘……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