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离别前夕

今天已经是慕容山庄举行寿宴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了。龙颢天与南宫诚自那日见过后便走了。夜依旧是夜,而慕容山庄也依旧是那么的热闹。

这种热闹却不属于诗凝,她默默离开了前堂。这几日她总是没见过蓝忆竣的身影,只知道他每日早出晚归,却从来不晓得他在做些什么。

诗凝决定今晚去蓝忆竣的房中等他,顺便谈一下离开的事情。

当诗凝路过后花园的时候,突然听到细微的响声,远处就看到了两个人影。

奇怪!大家都在前堂向慕容老庄主贺寿,怎么会有人在后花园里呢?诗凝带着心中的疑惑向黑影走去。

离黑影越来越近了,诗凝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听到两个黑影说话了。

“慕容哥哥,你真的喜欢蓝小姐吗?”江夜月好不容易才把她的慕容哥哥从前堂拉出来,为了想问问他和蓝诗凝的关系。

“你问这个做什么?”慕容泽眉宇间流露出质疑的神情。

“人家只是想知道吗?你就告诉我吧!”江夜月撒娇地说道。

“哎!我其实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朋友罢了。”慕容泽敷衍地说道,他还不准备把他和凝儿的关系告诉任何人。

“真的吗?你们真的只是朋友?”江夜月兴奋地答叫起来,她就知道慕容哥哥是不会喜欢那个蓝诗凝的,果然没错。

“是啊。”慕容泽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心里却想着正在凝儿在做什么呢?

朋友?他只是把她当作朋友。多可笑的字眼啊,她还幻想着慕容泽是喜欢她的,可是她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那先前的那两个吻算什么?只是耍着她玩吗?

诗凝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了一般痛,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真是傻了眼了。

慕容泽和江夜月两人居然抱在一起,而且还在接吻。

诗凝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则放在心脏上。她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然后转身跑了。

她一直跑,一直跑, 等到离他们很远的地方时,诗凝才停了下来。她只觉得一股酸意从心底伸上来,然后蹲在路边呕吐了起来。

他们是表兄妹啊,怎么会接吻的。表兄妹接吻就跟亲兄妹接吻一样,只会让诗凝感到恶心,想吐,这不是乱伦吗?虽然在古代表兄妹结婚是常有的事,但是诗凝还是不支持这样的事。

而另一边,慕容泽没想到江夜月居然垫起脚,吻住了他。

那一瞬间,慕容泽忘记了挣扎,忘记了所有的动作。只是楞楞地站在那里,因为在他的眼中,江夜月只是他的妹妹,从小他也特别疼爱她。那是因为江夜月和他在 五岁时见过的那个小婴儿一样的可爱,所以他将所有对那个小婴儿的疼爱都寄托在江夜月的身上,他也试图找过那个小婴儿,但是却毫无所获。

江夜月胆战心惊地吻着慕容泽,但是她发现他没有推开她,心里便乐开了花。因为他就此接受了她,可是她没想到,慕容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思绪已不知飘到何处去了。

当慕容泽反应过来的时候,急忙推开了江夜月,并且大叫斥责道:“月儿,我只是当你是我的妹妹,这次我先原谅你,如果以后再发现这样的事话,我不会对你客气的。记住,你只是我的妹妹而已。”

江夜月望着慕容泽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我不要当你的妹妹,我喜欢你,我……”

慕容泽头也不回地就大步离开了,也不管江夜月在他身后喊的那些话。

江夜月看着头也不回的慕容泽,心里更加的气愤了。她恨蓝诗凝,一定是她,自从她出现后,慕容哥哥才对她这么冷淡。她不会让蓝诗凝好过的,一定不会……江夜月心里默默念到……

诗凝混混遏遏地走到蓝忆竣的房间,不知过了多久,蓝忆竣才推开门。

蓝忆竣惊讶的发现诗凝在他房中,而且还是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像一尊瓷娃娃,随时都有可以摔碎一般。

“三姐,你怎么啦?”蓝忆竣摇摇坐在椅子上的诗凝。

诗凝一听到有人叫她,便抬起头:“竣儿,你回来了啊。”

蓝忆竣看见诗凝的眼睛红红地,像是哭过一样,心情沉重地问道:“三姐,发生什么事了?”

“竣儿,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怎么都没看到你啊?”诗凝像没听到蓝忆竣的话一般,只顾着自己心中的疑问。

蓝忆竣叹了一口气:“大哥说我们在扬州的生意出了点问题,让我去处理一下。”

“严重吗?”

“不严重,已经处理好了。”

诗凝看着眼前的蓝忆竣,心里无限感慨。虽然他有时候很顽皮,喜欢捉弄人,但是他有真实的才华,虽然只有十四岁,还算是个小孩子,可是他现在俨然是个大人,都说古代的小孩早熟,都是真的。

“竣儿,既然你的事处理好了,慕容山庄的寿宴也结束了,我们离开吧。”诗凝向蓝忆竣说出了心里的渴望。

“离开?为什么?你和慕容泽不是……”

“没有,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难道你忘了,只要一过完寿宴,我就会离开,而且我还有两年的自由。”诗凝急忙打断蓝忆竣的话,她不想再听到有关她和慕容泽的任何事了。

蓝忆竣看着诗凝激动的表情,定知道她一定发生过什么事,也不再多说什么。

“三姐,只要你觉得值得的,我答应你,我们明天就离开。”与其让她在这里伤心,离开让是个不错的决定。

“真的吗?”她真的要离开了。

蓝忆竣不语,只是默默的点头。

当诗凝回到落樱阁的时候,天几乎都快要亮了。她把正在睡梦中的心儿叫了起来,让她收拾包袱,她准备天一亮就走。

大约到了辰时,诗凝正想起身向慕容泽告别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诗凝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慕容泽和管家黄安。

诗凝还未开口,就听到慕容泽抢先一步说道:“听说你要走了,是吗?”

“是啊,我正要向你告别。”诗凝对上慕容泽稍显急色的眼神,心里苦笑,他也会着急吗?

“为什么?”慕容泽想不通她为何在这个时候想离去。

“寿宴不是结束了吗?我也该离开了。”诗凝淡淡地说道。

“不准,我不准你离开。”慕容泽激动地摇晃着诗凝的双肩。

诗凝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向被抽走所以的力量一般,但是她还是坚决地说道:“你没有资格不让我离开。”

“哼!没资格?黄安,从现在起,不得让蓝小姐踏出慕容山庄一步,知道了吗?”慕容泽向诗凝投去一副看我有没有资格的眼神。

“是。”黄安微抬头看着诗凝的表情。

诗凝为之一楞,但是她很快的恢复了。他以为只要让人看住她就行了吗?她想离开,谁也挡不住。

“你就好好的呆在这里吧,直到你不想离开为止。”慕容泽甩甩袖子,转头离去。

他怕他再不走的话,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他绝不允许自己伤害凝儿,即使她伤害了自己也一样。

慕容泽离开不久,蓝忆竣便进来了。

“我走不了了。”诗凝嘴角露出苦笑。

“我知道。”蓝忆竣刚才一直在门外,里面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你带着心儿先离开吧。”诗凝望着蓝忆竣,轻声说道。

“小姐,我要和你一起走。”心儿死也不会和小姐离开的。

“傻瓜,你还怕我走不了吗?”诗凝好笑地说道。

“对啊,你留下来只会让三姐增加负担。”蓝忆竣嘴角露出坏坏的笑。

“竣儿,别这样说心儿。”诗凝不悦地看着蓝忆竣。

“小姐,少爷说的没错,我还是先跟少爷先走好了。”对啊,她留在小姐身边只会害了小姐。

“那好,你们现在马上就走,你们在城外等我。”诗凝拿着包袱给心儿。

“你一定要小心啊,小姐。”心儿的眼泪又哗啦啦的往下掉了。

“知道了,你们快走吧。”诗凝把他们送出落樱阁后,自己又回到房间。

为什么要这样逼她?慕容泽,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今晚,就今晚,她一定会离开慕容山庄,然后开始她新的生活。

昨天诗凝几乎一整晚都没睡,趁现在好好补个眠,晚上才有精神实行她的逃跑计划。

诗凝躺在床上,一会儿便沉睡在梦乡了。在梦中,她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然后一个白色的身影一直围绕在她的梦中迟迟未曾离去……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