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寻回玉佩

慕容泽离开大堂后,疾步走向光景楼。他现在真想马上就能到洛阳,去找他的凝儿。

当他走到后花园的时候,一道光射到他的脸上,慕容泽被那光刺的眯起了眼睛。他寻着光走去,到了假山后面,他从草丛中捡到了一块玉佩。

慕容泽惊讶地反复看着手中的玉佩,然而更多的是喜悦。这块玉佩正是慕容山庄所有,当年他故意留在那个小婴儿,当时他还后悔了好一段时间,因为他觉得自己太卤莽了,现在又终于回到他手中了。

但是,这玉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年他是放在小婴儿家中的,慕容泽看玉佩色泽晶莹剔透,不像是在这里很久的样子,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掉的,会是她吗?难道 她现在正在慕容山庄内,可是慕容山庄里的人少说也有千来人,查起来也不容易;更何况又不一定是山庄内的人,可能是寿宴期间客人丢下的吧。与慕容山庄结交的 人又是何其的多,根本无从下手。慕容泽甩甩头,现在找凝儿要紧,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慕容泽手中紧握着玉佩,然后朝光景楼走去。

江夜月得知诗凝被人掳走之后,嘴角浮起狡诈的笑容。她走到窗前,用玉手轻碰着窗前的那株美丽的秋菊,突然她紧握住花,然后手一松,花瓣纷纷地从她的指间飘下来,像一只只黄蝶,在空中飞舞着,而那株秋菊也只剩下梗。

“只要是我不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把它给毁了,无论是什么东西。”江夜月嘴角含笑,轻轻地吐出这句话。

“小姐,刚刚听庄主的手下说庄主要马上起程去洛阳了。”江夜月的丫鬟吟儿急匆匆地说道。

“去洛阳,为什么?”洛阳?难道又和那个狐狸精有关。

“好象……好象是要去找蓝小姐。”吟儿不敢抬头,声音颤抖地说道。

果然是,哼!慕容哥哥居然还是对她不死心,如果被他找到的话,那她这庄主夫人的位置就难保了。不行,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江夜月提起裙角,向光景楼跑去。

“慕容哥哥,慕容哥哥,让我进去。”慕容泽正在房中收拾着行李,但是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让他不悦地皱起了双眉。

“让她进来。”慕容泽冷漠地说道。

自从诗凝失踪后,慕容泽就恢复了以前的冷漠,不,应该说是比以前更加的冷漠,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势。

“慕容哥哥,听说你要去洛阳是吗?”江夜月看慕容泽脸色发黑,语气也放轻了。

“呃。”慕容泽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江夜月两眼发出闪亮的光芒。

“我有事要办,不是去玩的。”慕容泽拒绝地说道。

“你是找蓝姐姐的吗?我知道蓝姐姐一定是误会了,慕容哥哥让我一起去吧,这样我也可以向蓝姐姐解释啊,我和慕容哥哥是兄妹之情,绝无半点男女之情。”江夜月假惺惺地说,只有这样,慕容哥哥才会让她跟去。这样在路上她也会机会让慕容哥哥放弃去找那个狐狸精。

慕容泽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江夜月说的话有些道理,而刚刚看她说他们只有兄妹之情,想必她是想清楚了,这样也好。

“那好吧,你去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去。”慕容泽最后还是答应了。

“恩。”江夜月高兴地点点头,然后回出了慕容泽的房间。

“哎!”慕容泽放下手中的衣服,颓废地坐在床上,拿着玉佩傻傻地看着。

“泽儿。”慕容泽头上响起一声清脆地呼唤。

慕容泽抬起头,看清了眼前的人:“云姨。”

“哎!”云霞叹了一口气,拍拍慕容泽的肩膀说道:“如果让凝儿看到你这个样子的话,她会不安心的。”又是一个痴情种啊。

“她不会的,如果会,她也不会走了。”慕容泽默默念道,并且嘴角露出苦笑。

“说不定她是有原因的呢?你应该听她的解释啊。”云霞看着慕容泽颓废的样子,心中满是不忍。

“是吗?她会是这样的吗?”慕容泽眼中闪着希望的光芒。

“咦?这块玉不是……”云霞惊讶地盯着慕容泽手中的玉佩看。

“哦,对了,云姨。你看这玉佩,是不是我当年丢掉的那块?”慕容泽把手中的玉佩拿给云霞看。

“这块玉怎么会在你手中,它不是应该在凝儿那里的吗?”云霞疑惑地看着慕容泽。

“凝儿?”慕容泽嘴里默念着。

“对啊,有一次我在凝儿身上看过。对了,凝儿就是当初你嘴里挂着的那个小婴儿啊,当时你应该是把玉掉在蓝府了。”云霞露出灿烂地笑容,看来他们俩好象都还不知道啊。

“什么?云姨,你是说那个小婴儿就是凝儿,当初我去的是蓝府,太不可思议了。”当年他一直想问他娘这件事,但是很不巧,娘生了一场大病,直到后来去世 了,这件事也成了一个迷,没想到今天却解开了,而且在他五岁的时候就认识凝儿了,这难道就是缘分吗?慕容泽脸上出现了多天来都不曾见到的笑容。

“是啊,凝儿还说这快玉从小就一直戴在她身上,想想也十六年了吧。呵呵,无形中她已经当了慕容家的媳妇十六年了呢!”云霞打趣的说道。

没错,这块玉是对龙凤玉,是代表慕容山庄两位男女主人的象征。龙的那块当然是在慕容泽身上了,只是凤的玉在多年前失踪了,一直没找回,所以还未曾有人拥有过。

慕容泽一想到当年他心仪的小婴儿居然是凝儿的时候,心里的阴晦少了一大半,五岁时的他对还是小婴儿的凝儿一见钟情,十六年后他又一次对凝儿产生爱恋,难 道冥冥中自有定数,他和凝儿始终会在一起的。慕容泽紧紧地握着玉佩,他发誓这次他一定要亲身把这块玉佩戴在凝儿的脖子上。

慕容山庄外,龙颢天和南宫诚早已骑在马了,现在只等着慕容泽。

许久过后,慕容泽终于出现了,他的身后跟着江夜月。

南宫诚皱着眉头,侧头在龙颢天耳边说道:“慕容怎么让江夜月跟着的啊?”

“我也不清楚。”龙颢天摇头示意不知道。

“慕容,你不会是让江夜月跟我们一道吧?”南宫诚不是不愿意让江夜月跟,只是江夜月不像外表那样柔弱,其实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但不知为何慕容这般聪明的人却没发现。

“她和我们一起去洛阳。”慕容泽毫无表情地说道。

不是吧!南宫诚心里叫苦道,叫他一路上都对着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还不如他自己一个人走算了。

龙颢天眯着眼打量着江夜月,虽然他只见过江夜月一面,但是她很做作,在他们面前一副温柔的样子,但是在下人面前却是骄横跋扈。这是他无意间看到的,所以 他对江夜月没多大好感。他也看的出江夜月对慕容不是一般的兄妹之情,可是说江夜月爱慕容吧,也不竟然,更应该说江夜月是爱慕容山庄庄主夫人这个位置更为贴 切。

江夜月则是心里高兴极了。一路上有三个美男做伴,虽然那两个是慕容哥哥的朋友,但是一个南宫诚虽说他家在江湖上的地位是举 足轻重,但是他一副嚣张的样子,对她好象有些敌意,所以她不太喜欢南宫诚;另一个龙颢天温文而雅的样子,对她也是非常有礼,但是她总觉得跟他说话很不自 在,他说他家在京城是做生意的,家境还不错;但是比他们两个,她更喜欢慕容哥哥,不仅人俊美,除了有些冷漠,而且慕容山庄更是有名。

所以她这次一定要让慕容哥哥对蓝诗凝死心,那她才会有机会踏上慕容山庄女主人的位置,那个位置可是她从小一直梦想着的,无论谁也不能阻止她,否则她不会让他好过的。这时候,江夜月心里已经在想着如何对付诗凝的招数了。

慕容泽毫不理会他们三人,心里只想着能快点到洛阳,去见他思慕已久的凝儿。为了能见到凝儿,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的心仿佛早已飘到洛阳城里去了。

就这样,四人各怀心思地往洛阳前进……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