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以假面目示人

离武林大会只剩三日了,而这几天也越来越多的武林人士入住无情山庄。但是诗凝没看到一个人,因为绿园在无情山庄的最北边,而武林大会举行的地点却是在最南边。可想而知苏傲对苏甜儿的疼爱,也并不想让那些人过来打扰她们俩人。

这几日,诗凝为了能适应自己易容过的脸不回把别人吓到,所以在脸上戴着面纱,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也遮去了左脸那块丑陋的胎记。

诗凝百无聊赖地坐在绿园的花园中,双手轻拂着在案上的古琴。她试了一下音,果然是把好琴,音质清脆明朗。诗凝双手轻弹着《梁祝》,这是她最喜欢的曲子,而她也弹出了《梁祝》的灵魂,仿佛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就在眼前上演一般,催人泪下。

慕容泽一个人走在无情山庄内。没错,他们已经在无情山庄了,为了方便看武林大会,所以受庄主苏傲的邀请,更何况苏傲和慕容家是世交,他更没理由可以拒绝。只是他还没能找到凝儿,虽然他们同杭州城,但是中间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一般。

慕容泽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琴声,而且琴声一会儿轻快,一会儿又变的悲伤,优美的琴声一直缭绕在慕容泽的心头。

慕容泽好奇是何人居然弹出这般美妙的琴声,他寻声而去,只见是一坐别院,上面写着“绿园”,慕容泽踏了进去。

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坐在榕树下,姿势幽雅地弹着琴。虽然她是背对着他,但是从她身后的背影看去,那个女子拥有婀娜多姿的身段。

这个背影看上去和凝儿很像,难道她就是……

慕容泽忍不住想走上前看个究竟的时候,那女子突然转过身,对上慕容泽的双眼。

是他!真的是他!慕容泽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诗凝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容泽,眼里不经意地流露出不舍的神情。他好象瘦了,也变的憔悴了,是为了她吗?诗凝紧握着双手,指甲也插入肉中,但是她失毫感觉不到疼痛。

是她吗?虽然她戴着面纱,但是她眼中流露出的不舍却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为什么?她明明不是他的凝儿,只是个陌生女子,他为何会对她产生感觉?

诗凝觉得自己和慕容泽对望有一世纪那么久,她回过神来,他应该认不出她的吧。

诗凝第一个反映就是离开这里,她怕她呆久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姑娘,请等一下。”慕容泽看见她想离开,忍不住叫住了她。她真的不是凝儿吗?

“公子有何吩咐?”诗凝娇嫩地声音响起,当初易容的时候,她也把声音改变了。

真的不是,声音一点都不像。慕容泽失落地苦笑,看来他想凝儿真的想疯了。

“没事,我以后可以来听你弹琴吗?”慕容泽也不知道为何说出这样的话。

诗凝楞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她轻笑道:“如果公子有兴趣的话,小女子随时欢迎。”说完,诗凝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第二天,慕容泽依约来到绿园。

诗凝以为慕容泽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诗凝心情飞跃,但是一想到她现在不是蓝诗凝的时候,心里感到失落。

慕容泽照旧静静地听着诗凝弹琴,一曲完毕后,慕容泽陷在琴声中迟迟不能回神。

慕容泽盯着诗凝的脸庞,轻声说道:“你和她很像,真的很像。虽然你们很像,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她。”

诗凝听到这话,心不禁快速跳着,他说的那个“她”会是自己吗?

“她很美,还有一点爱搞怪,和她在一起我觉得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时候,但是她却离开了。”慕容泽颤声苦笑。

诗凝的心一下沉浸了下来:“也许她有苦衷的吧。”

“呵呵,可能吧。”慕容泽眼里透露着一丝苦凄。

“我想那位姑娘也不想看到你这样的,她会伤心的。”诗凝看到慕容泽神情落寞的样子,心里仿佛在滴着血。

“你怎么知道,她会这么想吗?”慕容泽紧盯着眼前的人儿,试图在她眼中找出一丝熟悉感。

“我……我想应该会的,凡是有感情的人都会被你感动的。”诗凝眼神漂浮不定,不敢看着慕容泽。

“那你被感动了吗?”慕容泽眼里惊悸异常。

“我……当然了……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感动的。”诗凝毫无痕迹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雪儿……”诗凝托口而出,雪儿是她在二十一世纪最好的死党。

“雪儿……”慕容泽嘴里默念着,“在下慕容泽。”

“慕容公子有礼。”诗凝向慕容泽俯了俯身。

“我还有事,改日再来。”说完,慕容泽恢复了原来的冷漠,走出了绿园。

诗凝看着慕容泽冷漠而又孤单的背影,心里满满地载着痛苦,她也不愿看到这样,是她自私,她想趁现在多看看慕容泽,怕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慕容夫人这个位置从来就不属于她。

而慕容泽也弄不清自己的心意,他明知雪儿不是诗凝,但是却一直在雪儿身上寻找诗凝的身影。他也一直奇怪着雪儿面纱下面的脸庞,只是他却不曾开口要求道。

慕容泽一改前几日的行动,他不再去找诗凝,而是每天固定去绿园听琴。

这日,诗凝照旧在绿园弹琴,而慕容泽也依旧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

突然,一声呼叫打断了这种寂静。

“慕容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江夜月的声音在诗凝的身后响起。

诗凝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江夜月,然后又看了一眼慕容泽。原来他们真的在一起,诗凝嘴角露出自我讽刺的笑容。

慕容泽眯着双眼,不悦地看着江夜月,冷漠地说道:“有事吗?”

“慕容哥哥,你把人家带到这里,却扔在人家不管,人家好无聊哦。”江夜月嗲声嗲气地说道,听的诗凝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很忙。”慕容泽眼里冰冷含恨,说得不痛不痒。

江夜月没看到慕容泽眼中的厌烦,大声喊道:“忙?听她弹琴是你要忙的事吗?”这几天,她一直听说慕容哥哥在绿园听一个女子弹琴,而且为了这个女子,慕容哥哥没去找蓝诗凝了,虽然她很高兴慕容哥哥的转变,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是为了别的女子。

这样她今天要过来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把她的慕容哥哥迷地神魂颠倒,连他一直心心念念的蓝诗凝都不管。

眼前的女子虽然脸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是那不盈一寸的细腰,还有那婀娜的身段,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不用你管。”慕容泽不想搭理江夜月。

“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长的是何模样,而且还带着面纱,肯定是长的丑吧。”江夜月速度极快的上前拉下诗凝脸上的面纱。

诗凝惊讶的看着江夜月手中的面纱,然后手覆盖着左脸的胎记上。其实刚才她本可以挡住江夜月,但是她放弃了,因为她想看看慕容泽看到她这副样子后有什么表情。

江夜月没想到真的被自己猜中了,那个女子的左脸上有一大块胎记,这样相貌丑陋的女人是配不上她的慕容哥哥的,一想到这儿,江夜月的心也渐渐地明朗起来了。

慕容泽盯着诗凝的脸庞看着,在面纱拉下来的那一刻,他真希望看到的是凝儿,可是……他的梦想破灭了,她只是雪儿,不是他的凝儿。他心里感到一阵失落,他彻底地失望了。

慕容泽一手强过江夜月手中的面纱,交到诗凝的手中,然后转身面对着江夜月,斥责地说道:“月儿,你太不象话了,你怎么能拉雪儿的面纱。”

“我……我不是故意的。”江夜月不服气地死瞪着诗凝。

诗凝则毫不在意地从新戴上面纱,轻松地说道:“没关系,你们吓到了吗?”

“雪儿,我代我表妹向你道歉,希望你别介意。”慕容泽惭愧地说道。

“慕容公子不必客气,我习惯了。”诗凝嘴角露出淡淡地笑容。

“那我先告辞了,等改日在来道歉。”慕容泽拉着江夜月匆匆地走出绿园。

诗凝嘴角又露出了苦笑,他是在意的不是吗?他在意相貌丑陋的她,如果不是,他又为何这般匆匆的离去呢?这下,她该彻底地死心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