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武林大会

慕容泽拽着江夜月离开绿园后,然后松开了抓住江夜月的手。江夜月受不住力道,“砰”地一声摔倒在地。

“慕容哥哥,你在做什么?”江夜月倒在地上,她不敢相信慕容哥哥居然推她。

“谁准你去绿园的?”慕容泽阴晦着一张脸。

“我……我只是去看看而已。”江夜月小声地嘀咕着。

“看看而已?那你为什么要摘掉雪儿的面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可能会伤害到她。”慕容泽气愤地提高了音量。

“你干吗对人家这么凶啊,她只是个丑女,而且我才是你的表妹,她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个陌生人。”江夜月委屈地哭喊着,难道她在慕容哥哥的心目中连那个丑女也比不上吗?

慕容泽勾起薄唇,冷冷的泛起一抹笑。是啊,他只是和雪儿一见如顾,为何他要这么在意她的感受,他不是一直都是在意凝儿的吗?说起凝儿,他这几天一直到在绿园,却没有找凝儿,真是该死。

“反正你别去招惹她就行了,如果被我发现的话……你是知道的……”慕容泽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为什么,她无论多努力,慕容哥哥总是看不到她的心。江夜月坐在地上,牙齿狠狠地咬住嘴唇,双手紧紧地握住。

诗凝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绿园中一动不动。直到夜幕降临时,她还是坐在那里,像个瓷娃娃般,没有一点温度。

“凝儿,你怎么啦?”苏甜儿轻轻地推了推诗凝。

诗凝慢慢地抬起头,长长地睫毛在月光下眨了眨,刹是好看。“甜儿,你看。那边有两株花,一株是正在开放,而且美丽又旺盛;而另一株枯萎又弱小;你会喜欢哪一株啊?”诗凝淡淡地说道。

苏甜儿顺着诗凝手指过去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两株花,虽然她不懂诗凝为何问这样的问题,但她还是老实的回答了:“如果是我,我当然选漂亮的那朵了,另一朵又丑又小的,谁会喜欢啊。”

“对啊,这么丑,没人会喜欢的;只有漂亮的才会喜欢;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为什么到现在才发觉。”原来人都是这么现实的,如果她不是长的美的话,慕容泽应该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吧。

“凝儿,你没事吧。”苏甜儿看着诗凝一脸悲伤的样子,心里真的慌了。

“没事。”诗凝摇摇头,嘴角露出凄美的笑容。

“凝儿,我听说慕容山庄的庄主慕容泽一直在找人,我想那个人应该是你吧。”苏甜儿看诗凝的身子颤抖一下,她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你……你告诉他了?”诗凝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没有,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之前说躲人应该指的是他吧。”苏甜儿虽然很想告诉他,但是凝儿和她是好朋友,她是不会出卖凝儿的。

“甜儿,有时候太聪明也是件坏事。”诗凝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确也没有矢口否认事实。

“嘿嘿。聪明是天生的吗?没办法啊。”苏甜儿朝诗凝抛了个眉眼。

“小心尾巴都翘起来了。”诗凝也不忘损损她。

“哪有,讨厌啦。”苏甜儿噘着嘴,娇声说道,“对了,明天就是武林大会了,咱们去看看吧。”

武林大会?她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好啊。”诗凝应声答应。

参加武林大会不是一直都是她想要的吗?为何现在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变地越来越沮丧……

第二日,武林大会照期地举行了。各大门派的人都聚集在无情山庄的后山。为了方便比赛,无情山庄还特意搭建了一个擂台。

擂台下面人山人海,而擂台上的两边各摆着兵器,旁边站着几个穿红衣的武夫,为的是把受伤的人抬下去治疗。而擂台的上方是武林盟主尹枫和无情山庄庄主苏傲的位置,他们则是这次武林大会的评判。

大会以武取胜,凡是上台的人都必须接受另一个人的挑战,只到剩下最后一个人为止。而最后一个胜出的人也就是这次的武林大会的得主,也就是武林盟主。

时间已经接近午时,锣鼓声响策天空,锣鼓声一起,也就代表着武林大会的开幕。武林盟主尹枫首先站在擂台上,用他低沉而又严肃地声音说道:“这日本盟主借 无情山庄举行武林大会,为的是选出杰出的人来接管武林盟主,此次比赛以点到为止,不得使用暗器,更不可以治人以死地,有违以上要求,则取消资格,不得参与 比赛。比赛以把对手打到擂台外算获胜。好,现在开始!”

武林盟主的这一翻话后,便有人上台去了。只见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向台下拱了拱手,道:“在下青台派蒋堂笙,有哪位上来比试比试?”

话音刚落, 一名穿白衣的男子飞了上来:“在下楼云青,很多指教。”

说完,楼云青便从身后拔下剑,朝蒋堂笙刺去。蒋堂笙则用剑把他挡了回去,两人来来往往十几回合,却分不出胜负。楼云青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踢中他的胸膛,蒋堂笙就这样倒到了擂台外。

“哈哈。我赢了,还有谁上来。”楼云青骄傲地拿剑指着台下的人。

“我来。”又一个人飞到了擂台上。

擂台上再次呈现出热闹的打斗场面。

“哎!真是无聊,连这种三脚猫的工夫居然还敢来上,我真替他们害臊啊。”南宫诚坐在静亭中,正和慕容泽还有龙颢天悠闲地喝着茶。

静亭是无情山庄内观赏风景最佳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擂台上的一举一动,而且连全城的风景都尽收眼底,无情山庄的静亭是杭州城内有名的地方。

“南宫,人家上去打擂关你什么事啊?”龙颢天撇了南宫诚一眼。

“这不是污辱了我的眼睛吗?居然看到这种比赛,胃口都没了。”南宫诚无聊地翻着白眼,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想溜。

龙颢天看了一眼擂台上的情景,觉得南宫诚的话也不假,那些人的工夫实在是差的很,看到现在却没一个是高手,哎!

“慕容,你不参加武林大会吗?”南宫诚好奇地问道。

“没兴趣。”慕容泽冷漠地说道。

“没年都是这句话,可不可以换句新鲜的。”他怎么感觉慕容越来越冷了,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他不需要冰块啦!南宫诚心里大叫。

慕容泽目光阴沉的瞪着他,而南宫诚看到慕容泽的目光时,身体颤抖了一下,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呵呵……那个……武林大会算什么啊,呵呵……还是找凝儿要紧啊……”

慕容泽把目光转离了南宫诚身上,但是他的双眼却变地更加的深沉了。

龙颢天看到慕容泽莫不做声地样子,就狠狠地瞪了南宫诚一眼,南宫诚心里怔了一下,心里嘀咕道:“又是我的错。”

龙颢天转过头,安慰道:“慕容,我相信凝儿还在杭州诚,你想啊,凝儿最爱热闹了,武林大会这么热闹的事,杭州诚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相比凝儿也听说了,她不会错过这种热闹的。”

慕容泽听了龙颢天的话后,双眼浮起一丝希望。

南宫诚也兴奋地说道:“对对对,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去找凝儿,而她自己也可以送上门来,到是我们只要……嘻嘻……”南宫诚满脸奸笑着。

殊不知,他们在亭中的情景都被在望天阁的诗凝看的一清二楚。虽然诗凝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他们的表情她却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慕容泽一脸冰霜冷漠的样子,是她认识他以来从没见过的。她觉得这样的慕容泽另她好陌生,好象另一个人一样。

“凝儿,真无聊,一点都不好看。”苏甜儿沮丧地说道。

“是吗?”诗凝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容泽,她想把他所有的样子都记在脑子中。

“不会吧,凝儿,你没看吗?”苏甜儿惊讶的大叫,不是她太夸张了,而是她们已经站在这里看了两个时辰了,而凝儿回她的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可想而知凝儿没看了。

她没看吗?不,她一直都有看。她一直都在看着慕容泽,而非是擂台上的比赛。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