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聚集一庄

时间一晃就到了申时,擂台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至今却没有一个能长胜的。

这时候,天空中飘下五彩缤纷的花瓣,像十二月的大雪般,纷纷落到无情山庄。空中一个穿红衣的女子像仙女一样,从天上缓缓地飞下来,然后落到了擂台上。

全场的人都被这美景惊呆了,迟迟没能反应过来。而他们更是被这女子的容貌所惊艳。

诗凝伸手抓住一片花瓣在手中玩弄着,便好奇地打量着那名女子。

“甜儿,那个姑娘是谁啊?”诗凝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红衣女子。

“她啊……她就是人称凌波仙子——凌风舞。”苏甜儿满脸不屑地说道。

她就是凌风舞!“听你的口气好象对她不怎么喜欢啊?”果然不愧被内定的江湖第一美人,一副妖艳的模样,曼妙的身躯,如果她是男人,只怕她也会喜欢上这样的美人吧。

“哼!长的一副像狐狸精一样,专门勾引男人,而且我还听说她和五毒山庄的人走的很近,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苏甜儿气愤地说道。

诗凝看了一眼头冒怒火的苏甜儿,心里叹了一口气,她这个样子活像是被凌风舞强了老公一样。

“可是你不觉得她长的很漂亮吗?”凌风舞的一颦一笑都带着迷惑人的感觉。

“切!说起漂亮,她哪比的上你啊。哎!但是你偏偏换上这张脸,真是可惜了。”苏甜儿转过身,看着诗凝这张平凡而又丑陋的脸,心里不惊为她感觉不值。

“外表真的那么重要吗?”诗凝轻声地说,这句话既是问苏甜儿,也是在问她自己。

“外表虽然不重要,但是脸是父母给的,既然你有这么漂亮的脸蛋,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反而还要隐藏呢?”苏甜儿希望诗凝能露出真面目,也希望诗凝能把凌风舞比下去。

诗凝惊讶于苏甜儿说的话,她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却比苏甜儿这个古人还看不开。

苏甜儿没理会诗凝的表情,她像是自言自语地喃喃低语:“我娘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爹很伤心,我爹经常说,我有着和我娘一模一样的脸。但是爹却从来 没有因为这样而讨厌我,遗弃我,他非常的疼我,而且经常看着我发呆。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起娘了。”苏甜儿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意,但嘴角去露出了苦笑。

“甜儿,坚强点,你娘在天上看到你会很高兴的,她也希望你能健康,快乐,因为你是她用生命换来的不是吗?你应该带你娘好好的活。”诗凝也红了眼眶,平时活泼开朗的甜儿居然也有这样的苦。

“恩。”苏甜儿抹去眼角的泪水,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会好好的,我不会让娘伤心的。”

看到苏甜儿开心的笑靥,诗凝心中也渐渐地开明了,或许她该面对现实,而不是做无谓的逃避。

擂台上,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面对着眼前红衣绝色的女子,心里起了不少的波澜。那男子露出色迷迷的眼神问:“这个姑娘,你上来是打擂的吗?我劝你还是回家绣花好了。”

凌风舞露出迷人地微笑:“是啊,怎么?难道有规定女人不能参加吗?”

“是没有,不过……”

“没有什么不过,开始吧。”凌风舞打断他的话,她可不想在这些人上面浪费时间,她只是想引起全场人的注意,包括他在内。

那男子本想吓吓眼前的美人,但是她不为所动,刚刚从她的轻功看来,这女子功夫一定不错,他一定要打败她,不然他就会在这武林大会上失了面子。

两人在不断打斗,但结果却显而易见,凌风舞赢。

凌风舞扬起胜利的笑容,对摔在台下的那个男子说道:“承让了,小女子凌风舞。”

“哇!她就是凌风舞,江湖上人称凌波仙子的就是她吗?果然长的很美。”台下的人感叹道。

“对啊对啊,而且功夫又好。”

“她比传说中的还美!”

……

这些赞美声凌风舞都不在意,她在意的是他。凌风舞朝景亭望去,和慕容泽四目相对时,凌风舞唇边漾着一抹柔媚得甜入人心的笑意,但是笑容中却带着一丝令人无法捉摸的诡谲。

当年她受的委屈,她会一一奉还给他的。凌风舞心里默默念道。

慕容泽看到凌风舞时,本来冷漠的俊脸现在显得更加的阴沉。

“是凌风舞,她怎么出现了?”南宫诚惊讶地大叫。

凌风舞?龙颢天一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就皱到了一块。龙颢天转身看见站在擂台上的凌风舞,现在的她比起两年前更加的美丽,妖艳了,也更加的吸引人。但是她那蛇蝎的心肠却让人望而止步。而他回头看看慕容泽,发现他变地更加地深沉了。哎!

“慕容,她不会是来找你的吧?”南宫诚不确定地问。

“不知道。”慕容泽收回目光,淡淡地说。

“我想是了,两年前她不是……”

“南宫,闭嘴。”龙颢天轻斥的说。

南宫诚看了一眼慕容泽,然后闭上嘴巴,乖乖地坐下来喝茶了。

三人默契地谁也没有开口,两年前的事就想一个谜一样,深深地埋藏在他们心里……

诗凝站在望天阁里,看着擂台上和景亭那股不一般的情愫,让她感到不安。当她看到慕容泽他们对凌风舞出现时的惊讶,再到凌风舞那抹怪异的微笑,而慕容泽的眼中却流露出一丝的愧疚。

为什么?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一直围绕在诗凝的脑中。

无情山庄外,有两个人影躲在树后正鬼鬼祟祟地朝里头看。

“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吧!”那个跟班的小厮哭丧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家少爷。

“等等,先别吵!”而被称为少爷的男子则不耐烦地朝他甩甩手。

“什么人?”无情山庄内走出一对巡逻的人,正想往他们躲的方向走去。

那个少爷眼疾手快地拉着他的跟班,一路朝热闹地地方狂奔。

少爷甩来跟班的手,气喘吁吁地说道:“小扣子,叫你小声点,小声点,你是没听到还是怎么啦?居然被人发现了,幸亏我跑的快。”

这个少爷和那个跟班的就是蓝忆竣和小扣子两人,话说他们两人从离开扬州后,便一路游山玩水来到杭州,到了杭州之后,又听说举行武林大会,以蓝忆竣爱玩的性格,他当然会插上一脚了。只可惜无情山庄只让有门有派的人进,其余的人免谈,即使是用钱也无法行的通。

这次经验让蓝忆竣懂了一个道理:古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完全是狗屁。

刚刚蓝忆竣在无情山庄外只是想勘察勘察里头的情况,没想到他什么都还没来的及知道,就被人发现了,而罪魁祸首就是小扣子了。

“少爷,我不是故意的。”小扣子一脸无辜。

蓝忆竣看着一脸无辜表情的小扣子,更想打他了。

其实他想进去一点也不困难,就是这个小扣子,麻烦的要命。不知道他三姐在什么地方,三姐从小就向往江湖的生活,相比这次武林大会她一定会来看的吧。不知道三姐她进去了没,哎!

正当蓝忆竣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张告示,上面写着是:无情山庄急招一名懂医术的助手,为用期直到武林大会结束,报酬面谈。

蓝忆竣眼前一亮,这不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吗?到无情山庄报名是吧,那他现在就去,啊哈哈!

当蓝忆竣以最快速度到达无情山庄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他被眼前的场面吓到一跳,他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没有啊,大门上正挂着“无情山庄”四个大字。但是为何这里不像是招助手,反而更像集市,人来人往的,这里的人少说也来百来个。

“这次无情山庄对外招人,肯定是武林大会场面很壮观,如果被选上的话,我们就可以去看一看了。”蓝忆竣身边的人兴奋地说道。

“各位,今天无情山庄招人,而且只招一名,现在我就出题目,哪位答对的话,就可以入选了。”一个年老者站在无情山庄门口,大声地宣布道。

“这里有一个病人,你们谁能说出他得的是什么病就可以了。”那位老者又答道。

这时,一个年约七十来岁的老人走到那个病人前面,把了把脉,说道:“以我六十年的经验,他得是一般的伤风,看他脸色发白,而且一副无力的样子,定是得了伤风。”

“你眼花了吧,什么伤风啊,我看他是中毒了,你看他嘴唇发黑,这是中毒的现象。”另一个男子站出来说道。

“嗤。”蓝忆竣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真的不敢想象这些人平时到底是怎么给人看病的。

“小子,你笑什么?”刚才那个说中毒的男子气愤地说道。

“我笑你无知啊。”蓝忆竣没把他的态度看在眼里,只顾自己说了出来。

小扣子则怕他家少爷又要惹麻烦,不动声色地拉了拉蓝忆竣的袖子。

“你……”那男子气愤地涨红了双颊。

“哦?小兄弟,你说他得了什么病?”那个老者眼里流过一丝赞赏。

“他没有病。”蓝忆竣大声地说。

“哼!我看他是胡说八道的吧,都成这样了,还说没病。”

“对啊,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周围响起了一片不满的声音,但是蓝忆竣失毫不在意,他自信地说道:“虽然他脸色发白,嘴唇发黑,但是他吐气却是很顺畅,像平常人一样,而且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我感肯定,他一定是假装的。”

“啊哈哈!你说的没错,他是装的,应广,起来吧。”只听那老者一声令下,刚刚的“病人”已经站了起来。看的周围的人都傻了眼。

“小兄弟,你不仅懂医术,而且还观察入微,你被入选了。其他的人都散了吧。”老者高兴地说道。

笑话,他可是跟他师傅学了五年的医术,如果连这点都不懂的话,那他不白学了吗。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王伯。”王伯露出和善的笑容。

“王伯,我叫蓝忆竣,这个是我的书童,我们刚到杭州,而且还把盘缠给丢了,我们只像有个安身的地方,等存些盘缠够回家的路费就可以了。”蓝忆竣瞎说道。

“哦,是这样啊,没关系,王伯就帮你的,你们先进来吧。”王伯实在是可怜眼前这个男孩子。

蓝忆竣和王伯走在前面,而小扣子则跟在他们身后。小扣子惊讶刚才他家少爷的那翻话,他们没路费?现在只要在他家少爷身上搜一搜,来说也有几十万两,正别说他家老爷在各省都有银号,所以蓝家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饿死。

小扣子喃喃底语道:他家少爷可真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高手啊!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