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揭穿真面目 (下)

慕容泽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在门上发现了一枚飞镖,上面还有一封信。慕容泽拔下飞镖,朝四周望去,很明显这信是给他的,但是会是谁呢?

慕容泽心中带着疑问打开了信,写的是:若想知道绿园那个女人的真实面目,亥时到后山一聚。切记只需你一人过来即可。

绿园?难道是雪儿?可是什么真实面目?慕容泽抬头看了一下黑夜,发现离“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慕容泽不假思索地朝后山走去……

藏在暗处的凌风舞看见一个黑影从远到近,嘴角浮起得逞的笑容。

慕容泽按时来到后山,却没看到一个人,突然有种受骗的感觉。正当慕容泽挪开脚步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慕容庄主刚来就想走了吗?”

慕容泽转身看着眼前的人,冷酷地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呵!再怎么说我们也两年没见了不是吗?你就不能对我……”

凌风舞的话还未说完,就给慕容泽打断了:“你我并不熟,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凌风舞看着慕容泽欲离去的背影慌住了,“难道你不想听绿园那个女人的事吗?”

慕容泽一听到这个,停住了脚步,他回过身,神情还是冷淡地看着凌风舞。

凌风舞压住满腔地怒火,脸上装出温柔的表情,说道:“其实绿园那个女人是装的,我是说她的外表是装的,她根本不叫什么‘芯瑶’,她叫蓝诗凝。蓝诗凝,你应该认识吧?”凌风舞用一种期待的表情看着慕容泽。

慕容泽虽然听不懂她在讲些什么?也不知道谁是芯瑶?但是他听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凝儿?真的是凝儿?

凌风舞看着慕容泽的脸突然间变了色,还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便接着说:“她就是像利用她现在的这张脸骗过你,希望你永远都找不到她。”

慕容泽听到凝儿居然想一辈子都不让他找到,心里气愤地直想抓她来好好的打一顿。

凌风舞为自己的成功在心里乐开了花。哼!这下蓝诗凝死定了,虽然她不知道蓝诗凝和慕容泽之间有什么仇恨,但是看到慕容泽杀人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之间的仇恨很深。她就是想借慕容泽之手除了蓝诗凝。哼!让她在武林大会上出丑,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慕容泽得知雪儿就是凝儿的时候,便离开了。而现在后山也只剩下满脸充满怨恨的凌风舞了。

第二天清晨,慕容泽踏进了多天来都未曾进的绿园。昨夜,他本想立刻跑去找诗凝问个清楚,但是他忍住了。一个是天色真的太晚了,还一个原因是他要想清楚见到凝儿后到底该怎么做?现在,他出现在绿园,也代表着他作出了决定。

诗凝一早就坐在院中发呆,不知过了多久,她总觉得身后有一道炽热的光芒盯着她。当诗凝一回头的时候,她楞住了。

诗凝没想到慕容泽居然站在他面前,但是他却一改往常的冷漠,现在的他则是一脸怒气,活像别人欠他钱一样。

正当诗凝傻楞楞地直盯着慕容泽看的时候,慕容泽一把抓住诗凝的手臂,然后带到自己的怀中,把头埋在诗凝的颈项边,喃喃低语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该死的想她,见到她之后他更加的不想放手,他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她,直到永远……

“什么?”诗凝不解地看着正用力搂着她的慕容泽,前几天还嫌她难看没来找她,可是今天却抱着她,什么世道啊!

“为什么要骗我,凝儿?你是凝儿,对吧!”慕容泽抬起头,眼里冰冷含恨,说得不痛不痒。

“我……我不是……”诗凝慌住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慕容泽发怒地撕开了诗凝脸上的假皮,露出了她自己原本绝色的俏脸。

“我……我……”诗凝被慕容泽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慕容泽竟变的如此冷漠绝情。

“为什么?告诉为什么?”慕容泽深沉的眼底却掠过一丝苦楚和思念。

“为什么?因为我要自由,因为我不喜欢被束缚,因为我要的是一心一意的爱,因为这些你都给不起我。”诗凝的心被狠狠的揪住,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如掉了线的珍珠,缓缓地滴在地上,也滴进了慕容泽的心里。

慕容泽伸手轻轻拂去诗凝脸上的泪水,便温柔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给不起?”

诗凝惊讶地抬头看着慕容泽,原本以为他是开玩笑,但是诗凝却在他脸上看到了认真和真诚。他真的愿意吗?诗凝心里默默念道。

“凝儿,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慕容泽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恳求。

“好。”诗凝轻声应道。

“你……你刚才说什么?”慕容泽不可思议地看着诗凝。

“我说好。”诗凝展现幸福的笑靥。原来接受比拒绝来的容易,也来的开心。她决定了,她要好好把握住,当他看到慕容泽失落的表情时,她的心也在徘徊着。但是现在她可以安心了。

“太好了。”慕容泽一扫以往的阴晦,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原来开心只是这么简单,那她的逃跑不就是白费了吗?

“慕容泽,为什么前几天你离开后就没再来过,现在一来就揭穿我的真面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中间搞鬼。

“呃?这个……我早就怀疑过雪儿就是你了,但是看到你的‘容貌’后我就失望了;后来我想开了,我一直听你弹琴,是因为雪儿身上有你的影子,但是后来觉得这样对你或雪儿都不公平,所以就不再进绿园了。”这也是当时他最挣扎的时候,他当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

“是吗?我不是因为我长的‘丑’才不来见我的?”诗凝心里还是很介意这件事。

“你以为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慕容泽不悦地瞪着诗凝。

“嘻嘻!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吗!”诗凝赔笑道。

慕容泽看着失而复得的凝儿,心里百感交集。他从怀中掏出玉佩,放到诗凝面前,命令地说道:“把玉佩戴起来,别摘下来,不然的话……”

诗凝看着那块玉佩,突然眼前一亮,这不是她戴了十六年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他手中。“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的?”

“这本来就是慕容山庄的。”慕容泽挑了挑眉。

“你骗人,这玉佩已经跟了我十六年了,怎么可能是慕容山庄的。”诗凝皱起眉,模样倍极可爱。

“不信?那你看看这个?”慕容泽再次从怀中掏出另一块玉佩。两块玉佩合在一起拼凑成一条龙。而两块玉佩分开时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图案,只以为是花纹,这也是这两块玉佩的奇特之处。

“怎么可能?这块玉佩是你的?”诗凝不敢相信眼前的慕容泽就是她从小口口声声喊着要报仇夺去她初吻的人。

“正是我,这块玉佩是我留给你的,当时你应该还只有一个月大吧。没想到我真的见到你了!”慕容泽难以想象,他从小到大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诗凝听到这个消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慕容泽则是一脸兴奋地说道:“凝儿,怎么啦?是不是太高兴了啊?”

诗凝回过神,一脸假笑地看着慕容泽:“还我的初吻,你这个混蛋!”

慕容泽看着一副咬牙切齿的诗凝,吓的直在院中跑。两人你追我赶的玩的不亦乐乎,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幸福的味道,而他们的心也靠的更近了。

“慕容哥哥!”绿园另一个声音响起,而正在追逐的两人也停下了所以的动作。

诗凝一看是江夜月,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慕容泽。

慕容泽收起了笑容,冷漠地看着江夜月说道:“有事吗?”

江夜月一心看着慕容泽,并为发现身边还有一个诗凝:“慕容哥哥,你怎么一早就来这里了,那个丑女有什么好看的?”江夜月一想起那个丑女,心里有种作呕的感觉。

丑女?居然敢说她是丑女?真的好样的。

慕容泽看见诗凝一脸因气愤而涨红的小脸,心里感到好笑。“我是来看凝儿的。”慕容泽明确地说道。

“什么?蓝诗凝?她怎么可能在这里?”江夜月惊讶地叫道。

“我为什么不可能在这里啊?我就是你口中的‘丑女’,怎么?没认出来吗?”诗凝一脸假笑地靠近江夜月。

“你……你就是那个丑女……”江夜月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丑女居然是蓝诗凝。

“怎么?很失望吗?”诗凝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你……”江夜月吃惊地指着诗凝,但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泽!怎么办?你表妹好象不喜欢我诶!”诗凝一脸幽怨的走到慕容泽跟前,然后依偎在他怀中。

慕容泽顺势把诗凝抱在怀中,他知道怀中的人儿又露出了恶魔的本性,居然她想玩,那他自然奉陪到底了。

“月儿,还不向凝儿道歉,当初你说过的话忘记了吗?”慕容泽绷着一张脸,显得更加的冷漠了。

“对……对不起,我和慕容哥哥只是兄妹,你别想太多了,我有些不舒服,我先走了。”江夜月苍白着脸,跑出了绿园。

诗凝从慕容泽怀中抬起头,露出胜利的笑容。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