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中毒事件

江夜月不动声色地离开了花园。江夜月一直低头苦思着,所以丝毫没注意到身后跟着一个人。

江夜月突然看到身后传来一声石头碰撞的声音,立刻停住了脚步,她大声急呼道:“是谁,出来!”

凌风舞不再躲藏,大方地走到江夜月面前。

“你是谁?”江夜月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美艳的女子。

“别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我可以帮你就行了。”凌风舞一见江夜月就知道她是单纯的小女孩,也正符合她的条件。

“帮我?我没什么好你帮的。”江夜月不懂她的意思。

“你讨厌蓝诗凝,我可以帮你对付她。”凌风舞说明来义,她不想拐弯抹角地说话。

“你……你怎么知道的?”江夜月吃惊地望着她。

“别问为什么?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凌风舞不悦地说道。

“我凭什么信你?”她们并不认识,不是吗?

“凭什么?就凭我和你一样,痛恨着蓝诗凝。”也痛恨着慕容泽,她要他们两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你为什么要恨她?”江夜月一听到她恨蓝诗凝,心也摇动了。

“因为她该死,她夺走了我的一切。”凌风舞咬牙切齿地说道。

江夜月思索了一会儿,轻轻昂首表示同意:“好,那我该做些什么呢?”

“很简单,你只要把这颗药丸给她吃下去就可以了。”凌风舞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她很高兴江夜月笨地进入了她设的圈套里。

“这是什么药?”江夜月不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一颗黑黑的小药丸。

“毒药。”凌风舞娇嫩诱人的双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毒药?江夜月心里沉了一下,她并不想致蓝诗凝于死地。

“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不除掉她,你的慕容哥哥是不会回头的。”凌风舞给江夜月下了一计猛药。

对啊,如果蓝诗凝不死,她就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只有蓝诗凝死了,她才可以和慕容哥哥在一起。

“好,我会让她吃进去的。”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让蓝诗凝吃下去。

“恩,还有这两颗药是给你和慕容泽的。你放心,这两颗是没毒的,最多是肚子疼一下。”凌风舞为了计划能圆满,她会不计代价,甚至牺牲无辜的人。

“为什么要我吃这个药啊?”江夜月心有颤抖,因为她觉得眼前的女子很可怕。

“吃这个是为了嫁祸给蓝诗凝,这样就能慕容泽对蓝诗凝死心,而你也就更多有机会了。”陵风舞耐心地解释着,因为这也是她的计划之一。

“真的吗?”江夜月双眼亮了起来。

“而且这两颗药如果给一男一女吃了,男的就会对女的死心塌地一辈子。”凌风舞嘴角露出一丝令人无法捉摸的诡谲笑意。

“我知道了,我会办好的,那我以后怎么联系你啊?”江夜月心里窃喜道,再过不久,她就可以当慕容山庄的真正女主人了。

“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你尽快办好这件事。”鱼儿已经上钩了,她就等着收网了。

“那好,我先回去了,再见!”江夜月怀中拿着那几颗药丸,兴奋地走了。

凌风舞看着江夜月离开时开心的笑容,从心底浮起一抹讽刺的笑,很快的,她的耻辱就会被洗刷了,慕容泽,你等着瞧吧,等你心爱的女人在你面前一点一滴地流 失生命,而你却无法救治的时候,你就知道心痛的感觉了。这也是她送给慕容泽的“大礼”。凌风舞唇边漾着一抹柔媚人心的笑意。

江夜月带着忐忑的心情走进绿园,她打听过今天慕容哥哥不在无情山庄,所以她才走进来的。

“你家小姐在吗?”一进绿园,江夜月看到心儿正在石桌旁边沏茶。

“哦,是江小姐啊,我家小姐在里面呢,她正要出来喝茶。”心儿扬起微笑。

“哦?”江夜月看了旁边的茶杯,心里浮起了一个想法。

“江小姐想见我家小姐是吗?那您先坐下来喝杯茶,奴婢马上进去叫小姐出来。”心儿得到允许之后,便进屋去了。

江夜月一见心儿离开了,便马上坐了下来,然后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就从自己怀中掏出两颗凌风舞给她的药丸。白色的是没毒的,黑色的是有毒的。江夜月正想把黑色的药丸放进茶杯时,身后传来了说话声,吓的江夜月一紧张,把两颗药丸分别掉进了两个杯子中。

“呦!江小姐今天怎么有空来绿园啊?”诗凝嗤笑地看着脸色突变的江夜月。

江夜月没理会诗凝的冷嘲热讽,她一心只在那两个茶杯上,她忘了到底哪个茶杯有毒,哪个茶杯没毒,这下可招了。

“怎么不说话啊?”诗凝优雅地坐了下来,疑惑地看了一眼江夜月。

“我……我没事。”江夜月答非所问。

诗凝的小脸无语地抽搐了一下,她什么时候问她有没有事了啊。“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应该是左边的没毒吧,江夜月心里想道。知道答案后,江夜月终于抬起头,看着蓝诗凝:“我今天来是跟你道歉的,喝了这杯茶,就算原谅我了,好吗?”江夜月双手端起右边的茶杯,递给诗凝。

诗凝疑惑地接了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紧张的江夜月。其实江夜月也不那么讨人厌,只是有时候太刁蛮任性了。一想到这,诗凝便毫不考虑地喝下了那杯茶。喝完后,诗凝的眉头皱了一下,而又立即松了。

江夜月见诗凝喝光了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她端起另一杯茶,也慢慢地喝进去了。

江夜月和诗凝聊了几句后,然后就找借口,冲冲地离开了。

诗凝满脸疑惑地看着江夜月急忙离开的背影,喃喃地语道:“她……今天怪怪的……”到底是哪里怪呢?她也说不清楚。

诗凝不再理会这奇怪的感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绿园里喝着茶。

江夜月离开绿园后立马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她怕蓝诗凝中毒的时候会被人怀疑到她头上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是她始终都没接到消息。而她的心也渐渐地不安起来了。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江夜月突然觉得全身发软,瘫倒在地。

“月儿,月儿,你怎么样了?”江夜月渐渐地睁开眼睛,看到一脸慌张的慕容泽,江夜月心里高兴极了。

“我没事。”没想到,慕容哥哥也会为她担心。“我怎么了?”她只觉得全身无力,就连呼吸也变弱了,胸口更是发闷。

“你中毒了,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好的。”慕容泽保留的说道。

“哦。”江夜月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这种情况和那穿红衣女子告诉她的不太一样,不过她心不在此,她都发作了,那诗凝呢?还有,她必须尽快把另一颗给慕容哥哥吃下去才行。

“庄主,粥来了。”门外丫鬟端着粥走了进来。

“拿给我吧。”慕容泽端着粥,轻轻吹着。

江夜月则沉浸在慕容泽的温柔当中。她突然开口道:“慕容哥哥,我想喝水。”

“好,你等一下。”慕容泽把粥放在床边,然后起身绕到桌子旁边去倒水。

而江夜月趁慕容泽倒水的时候,偷偷的把那颗药丸放进粥里,一瞬间,药丸就溶化在粥中,看不出一点异议。

“月儿,来。”慕容泽把杯子放到江夜月的嘴边,让她能轻松地喝到。

“慕容哥哥,我现在还不饿,这碗粥你吃吧。”

慕容泽本想拒绝,但是当他看到江夜月恳求的眼神时,他的心便软了。他一定要抓出下毒的人是谁?

“月儿,告诉我,你今天都吃了些什么?”慕容泽想从食物方面下手。

“我今天什么都没吃,只是在蓝姐姐那里喝了一杯茶。”江夜月照事先安排好的话说道。

“什么?你确定是在凝儿那里喝的吗?”慕容泽心惊了一下。

“是啊。”江夜月一说完,便呕地一声,口中吐出一滩血。江夜月看着自己吐出的血惊呆了,怎么会这样的?难道是她吃了那颗有毒的药吗?江夜月全身发冷,再一次昏厥过去了。

“月儿,月儿,快来人啊,快找大夫。”慕容泽神情着急地看着昏厥过去的江夜月,他该去绿园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绿园中,诗凝还在悠闲地喝着茶,但是一阵叫喊声却打断了这份宁静。

“三姐,不好了,出大事了。”蓝忆竣慌忙地跑了过来,大声地嚷嚷道。

“出什么事啦?急成这样?”诗凝撇了他一眼。

“三姐,是真的出事了。江夜月中毒了,而且是离开绿园之后。”蓝忆竣一字一句缓慢地说道。

“什么?中毒?你怀疑是我吗?”诗凝好笑地说道,但是她心里也很震惊,不知是谁要致江夜月于死地。

“很难说。”蓝忆竣不满诗凝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所以故意说道。

“呵呵,如果是我的话,你会怎么样?把我抓出来吗?”诗凝扬起微乎其微的笑意。

“三姐,别闹了,我不相信,但是别人不一定会怎么想啊?而且你还是……”蓝忆竣抿了抿唇,不再接下去说。

“而且我还是从小学毒,每天和毒打交道,从小就有‘毒霸天下’的理想是吗?”诗凝说出了蓝忆竣心中所想的。

蓝忆竣虽然不赞同三姐学制毒,但是她却从来没害过人,最多只是拿来整整人。但是他相信不是三姐做的。

“我相……”蓝忆竣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慕容泽居然站在绿园的门边,那刚才他们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吗?

诗凝也回过头,看见慕容泽鹰似的双眸锐利异常,而且嘴抿地紧紧地,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而他的双眼仿佛像看透她的灵魂。

慕容泽大步跨上前去,一手紧紧地抓住诗凝的手腕,冷漠地说道:“真的是你吗?”

“你相信吗?”诗凝反问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慕容泽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你把解药交出来,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你还是不相信我。”诗凝低头喃喃说道,而后她又抬起头,冷冷地说:“我没有解药。”

“为什么?无论她当初对你做了什么?你真的就这么狠心吗?”慕容泽激动地拉扯着诗凝。

诗凝被慕容泽摇晃着身子,而头也似乎越来越昏沉,心里更是有一股气直往上冲,但还是被她压住了。

“是,我是讨厌她,自从你们接吻之后我就一直讨厌她。你说你心里有我,但是你却带她来到杭州,你就这么离不开她吗?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又为何来招惹我。”诗凝激动地大声喊道。

慕容泽松开诗凝的手,转过身,冷清地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他和月儿接吻?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他不知道。

“呵!慕容泽,你别欺人太甚,我蓝诗凝没有你照样可以过的很好。”诗凝生气地撩下狠话。

“这就是你一直想说的话吧。”慕容泽转过身,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绝情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没有用了,什么‘万能丹’,像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只 作制毒药吧。对了,那次郡主的事我想也是你吧。”说完,慕容泽便毫不留情的捏碎了瓷瓶,而那颗万能丹也没逃过被毁的厄运。

“我不想再看到你了。”慕容泽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慕容泽一走,诗凝忍了多时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这句话一直缠绕在诗凝的脑中,诗凝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咧唇仰天笑了几声。好啊,正好她也不想看到他了。不想……

可能是诗凝太激动了,以至于一阵天旋地转后,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三姐……”蓝忆竣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欲倒地的诗凝,刚才的那一幕他都看在眼里,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用彼此的刺刺伤对方,最后只剩下两副受伤的躯壳。

蓝忆竣手放在诗凝的脉上,发现诗凝的气息虚弱,而且体内有一股气正在乱窜,而且她嘴角流出来的血居然呈褐色,这是中毒的状况。怎么会这样?三姐不是用毒高手吗?她自己怎么可能会中毒,而且还怎么巧,她和江夜月同时中毒。

但是该死的是他竟然不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有一点很清楚,她和江夜月中的毒不一样。

蓝忆竣不再多想,他抱起诗凝往里头走去,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她醒过来。他们还有万能丹不是吗?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