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得知真相

自从和若遥郡主相遇后已经过了三天了,虽然诗凝体内的毒还未发作,但是她的精神却一天比一天差。

蓝忆竣看着诗凝又在研究着体内的毒,心里一阵刺痛。

“三姐,别再研究了,这样你的身子会越来越差的。”蓝忆竣夺到诗凝手的书,扔在一旁。

“不研究,那我的毒不用解了吗?”诗凝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还有一颗万能丹吗?”真不明白三姐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难道自己的生命还比不上一颗万能丹吗?而且江夜月这样陷害她,可她居然还救她。

只有一颗了,因为她的体质特殊,即使毒会发作也至少可以拖个半年左右,说不定半年内她可以找出解药也不一定的啊。那又何必浪费了呢。

“三姐,你就听我的吧,快吃了吧。”蓝忆竣见诗凝毫无所动,便愤怒的吼道:“蓝诗凝,即使你不为自己着想,你也该为爹娘着想吧。如果他们知道你这样伤害自己的身子,他们会伤心的。”

诗凝眼睛眨了眨,或许她是时候该回洛阳了。

蓝忆竣见诗凝拿出万能丹,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吃了,就没事了。

当诗凝把万能丹放在嘴边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诗凝和蓝忆竣相对一望,诗凝收起了万能丹,然后转身去开门。

“咦?怎么是你们?”门外站的不是别人,正是龙颢天和南宫诚。

“凝儿,我们是替慕容来谢谢你的。”龙颢天眉宇间不禁流露出淡淡地忧愁。

“是吗?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吗?

“不是,他是相信你的。”龙颢天坚定地说道。

“那他为何……”

“他中毒了,现在已经……”南宫诚站出来,苦泣地大喊着。

中毒?诗凝转身看了一眼蓝忆竣,而后者却转过头。

“他怎么样了?”诗凝觉得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南宫诚摇摇头:“苏庄主也查不出是什么毒,该死的,到底是谁,如果被我抓住的话,我一定不饶他。”南宫诚气愤地双手紧握成拳头。

诗凝心里被针刺了一般,痛地无法呼吸。她掏出最后一颗万能丹,交到了南宫诚手中:“把这拿给慕容泽,他会好的。”

龙颢天与南宫诚楞了一下,盯着那可药丸看了很久,他们认地出这是救活江夜月的那颗神丹。

“凝儿,这……”南宫诚疑惑地看着诗凝。

诗凝朝他们露出温和的微笑说道:“反正我也用不着,只要能救他已经足够了。”这是她发自内心的笑。

“凝儿,谢谢你。”龙颢天和南宫诚双眼含泪地对诗凝说道。

“你们快去吧,晚了就不好了。”救活了他,他们也两清了。

“好,我先去了。”南宫诚兴奋地拿着万能丹跑出了绿园。

南宫诚走了,但是龙颢天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诗凝看。

“龙大哥,怎么啦?”诗凝逃避着龙颢天如鹰般锐利的眼神。

“凝儿,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也……”中毒了,他不感确定。

诗凝嘴角浮起一抹惆怅地笑:“我本身就是一个毒,即使中毒了又如何,龙大哥,你放心好了,我没事。请不要告诉别人。”

龙颢天再一次知道了诗凝的事,上次他告诉了慕容,可是这次他是否也该告诉他呢?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万能丹给慕容?”这样她不就会……

“我只要他好好的活着。”即使是恨她一辈子,她只要知道他心中有她就好了。

“那你自己呢?你就不管了吗?”龙颢天愤怒的咆哮着。

“我会有办法的。龙大哥,我希望你别告诉他,答应我好不好?”诗凝一脸哀求着看着龙颢天。

“好吧。不过你确定你会没事,如果你不能保证的话,我也不能保证。”龙颢天威胁地说道,他只想凝儿平安,他也不想慕容痛恨一辈子。

“我确定。”她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为了慕容泽,她选择了说谎。

“那好吧,你先休息,我走了。”龙颢天深深地看了一眼诗凝,然后转身离开了绿园。

诗凝身子一软,坐到了凳子上。刚刚的坚定已经在她脸上消失了,现在只剩下忧虑。

“三姐,为什么?”他好不容易才说服她吃,都怪那两个人。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知道慕容泽中毒却不告诉我,难怪你一直逼着我吃药。”诗凝眼圈红了,苍白清瘦的脸上带着泪水和苦笑。

“对,我知道,如果你知道他中毒的话,你一定会把万能丹给他的。可是我不想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蓝忆竣倔强地强压住欲往外流的眼泪。

诗凝站了起来,一把搂住蓝忆竣,然后把头靠在他的胸膛里,咽呜地说道:“谢谢你。”

“我才不要你谢我呢,恶心死了你。”蓝忆竣一拉推开诗凝,然后自己转过身去。

诗凝见蓝忆竣两腮隐约显出两朵的红晕,呵呵。他害羞了,真是个可爱的小鬼。

夕阳西下,在晚霞的余晖下,无情山庄笼罩着一层淡淡地霞光。

夕阳透过窗子,调皮地照在慕容泽那安静的脸庞上。南宫诚从诗凝那里得到万能丹后就立即拿他给服用。苏傲说,如果再晚来一步的话,慕容泽已回天法术了。

龙颢天心里很愧疚,为什么他和南宫诚到绿园向诗凝道谢只是个借口,他知道诗凝那里还有最后一颗万能丹,他赌诗凝对慕容泽的情意。他赢了,诗凝把万能丹交 给了他,但诗凝也把她自己的生命交了出来。这份情意,是他还不起的。就连慕容也还不起。他现在只希望诗凝很平安无事,不然他会愧疚她一辈子的。

“颢天,别担心,慕容会好起来的。”南宫诚安慰似的拍了拍龙颢天的肩膀。

龙颢天看了躺在床上的慕容泽,目光最后停留在窗外,他看着天边的云霞,淡淡地余光照在他脸上。他不是担心慕容,而是那个自己忍受的病痛折磨的诗凝。

经过五天的调理后,慕容泽恢复了以往的精神。完全看不出他中过毒。

慕容泽能下床后,便心急着去看江夜月。他来到江夜月的房中,看到江夜月完好无缺地坐在书桌前写字,心里也塌实了。

“慕容哥哥,你来了。”江夜月一抬头,便看见慕容泽,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

“是啊,月儿,你还好吗?”自从江夜月中毒后,他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很冷漠,他愧疚,他没能照顾好她,让她中毒了。

“恩,我没事了。”江夜月心虚地轻声回答。她成功了,现在的慕容哥哥对她真的很好,只是中间出了点意外,原来她把毒药换错了,她自己喝了有毒的那杯,而 蓝诗凝喝的是没毒的。但是她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蓝诗凝救了她。她心里虽然很感激她,但是她是不会说的,她不想让慕容哥哥知道是她做的。

“没事就好,我会找出下毒的人的。”慕容泽暗暗发誓,他不相信凝儿会做这样的事。

“什么?下毒的人不是蓝诗凝吗?”江夜月的心脏停了一下,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不是她,因为我前几天也中毒了。”他那几天根本没和凝儿一起,他也中毒了,不很奇怪吗?

“什么,怎么会这样的。”江夜月吃惊地大叫。为什么她和慕容哥哥都会中毒,不是说白色的没毒,但为何慕容哥哥也中毒了,难道白色的是有毒。那黑色的呢?

“慕容哥哥,那蓝诗凝她现在呢?”江夜月急切地问道。

“她还在绿园。”慕容泽把江夜月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他不知为何江夜月会如此的紧张。

“她没事?”为什么结果和那穿红衣的女子说的不一样,有问题?她一定是被骗了,蓝诗凝以前不是有扮过丑女吗?说不定那个红衣女子也是她假扮的。

“月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慕容泽语气冷漠,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我……”江夜月本像撒谎躲过,但是当她一接触到慕容泽如黑墨般严厉地眼神时,嘴巴不由自主地说道:“其实下毒的人是我,是一个穿红衣的女子给我的,我不知道那是有巨毒的。”

“什么?原来是你?”慕容泽眼睛闪着严肃的光芒,眼里冒出的愤怒火焰照亮了他冷俊的面孔。“你是想毒凝儿的吧,结果却没想到自己中了毒。”

“我……我……不是故意的。”江夜月看着慕容泽噬血般地眼神,全身颤抖地说道。

“不是故意的。来人,把表小姐带回她自己的家中,永生都不得踏进慕容山庄一步。”慕容泽无情地说道。这已经是给她最轻的惩罚了。

“不……你不能这样做……”江夜月一想到自己的庄主夫人的宝座就这样没了,就拼命地哭喊着。

“表小姐,请赎罪。”两个壮汉把江夜月压出了无情山庄。

就这样,江夜月就被送走了。而慕容泽却心急如焚,刚刚他从南宫那里得知他和江夜月的命都是靠凝儿的万能丹才得救时,心里更加的气愤。

他恨自己,恨自己没弄清事实,污蔑凝儿,还对她说出那样伤人的话,还把凝儿送他的万能丹毁了,更不应该的是把他们俩的定情信物的玉佩也摔碎了,凝儿还会原谅他吗?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