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决战的开始

武林大会快要接近尾声了,而武林中人却个个胆战心惊的。只有五毒山庄庄主独孤霸一副悠闲的样子,因为没人打的过他,唯一一个能与他抗衡的也早在十年前失踪了。现在他可是稳坐武林盟主的位置了,也没人敢与他作对。与他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独孤霸一人独自坐在亭中饮酒,好不惬意。

慕容泽毫无生息地走到独孤霸身后,而独孤霸在慕容泽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到了。

“什么人?”独孤霸严厉地吼道。

“在下慕容泽。”慕容泽惊讶地看着独孤霸的后背,没想到他竟然发现了。

“慕容?”独孤霸转过身,看着慕容泽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冷冷地笑:“原来你就是慕容凌那老匹夫的儿子,果然有乃父的风范。”

慕容泽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他的紧握的双手却出卖了他。

“前辈,在下有事相商,可否借一步说话。”慕容泽语气客气又而稳定着说道。

“哦?我和你好象没什么事可以商量的吧。不过看在你是慕容凌的儿子上,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样,我就跟你走一趟吧。”独孤霸轻蔑地撇了他一眼。

“前辈请。”慕容泽首先走在前头,把独孤霸带到落日崖上去。

诗凝本来想去后山看看有什么药可以解自己身上的毒时,却无意间发现慕容泽和独孤霸走在一起。诗凝好奇地想跟上去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竣儿,你是,吓死我了。”诗凝呼了口气,拍拍自己受惊的心脏。

“三姐,你才吓死我了呢,刚才我看见你贼头贼脑地盯着前面看,看什么呢?”蓝忆竣伸长脖子,却什么也没看到。

什么贼头贼脑的?会不会说话啊。诗凝心中虽然很抱怨,但是却还是老实的告诉了他:“我刚才看见慕容泽和独孤霸在一起,好象要发现什么事一样。”

“三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忘不了他?”蓝忆竣一脸认真地说。

“我……”诗凝欲言又止,忘不了又如何?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吗?

“哎!我知道了,我们快走吧。”蓝忆竣轻叹了一声,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

“呃?去哪里啊?”诗凝疑惑地看着蓝忆竣。

“你不是想去找慕容泽吗?我不放心,所以我和你一起去。”蓝忆竣没好气地送了诗凝一个大大的白眼。

“嘻嘻!真不愧是我的弟弟。”诗凝笑眯眯地拍拍蓝忆竣的头。

“再拍我就后悔了。”蓝忆竣打掉诗凝的手,“快走吧,不然跟不上了。”

“恩。”诗凝快步跟上了蓝忆竣。

落日崖是无情山庄后山的一座山崖。落日崖群峰参天,山丘屏列,岭谷交错,到处清荣峻茂,水秀山灵,犹如一幅风景优美的画图。霞海出现时,则天上闪烁着耀 眼的金辉,群山披上了斑斓的锦衣,璀璨夺目,瞬息万变。落日崖上地势平坦,从落日崖往下望去,云雾缭绕在山崖周围,犹如蓬莱仙境,令人置身其中,神思飞 越, 浮想联翩,仿佛进入梦幻世界。而落日崖的深度也没人知晓,可谓是万丈深渊吧。

独孤霸见慕容泽带他来到落日崖,心里不禁想起十年前的那件事。独孤霸紧皱着双眉,语气冷情地说道:“你带我这里做什么?”

慕容泽把视线从眼前的美景中拉回来,转过身,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取你的性命。”

“啊哈哈,就凭你?”独孤霸仰天长笑,笑声回荡在山崖中,直到消失不见。

“那再加上我们俩个呢?”龙颢天和南宫诚从两边走到慕容泽身边。

“你们……”独孤霸没想到慕容泽竟找来帮手。

“独孤霸,这么多年你危害武林,也是时候得到报应了。”龙颢天脸上带着冷意,完全失去了平时的优雅。现在的他多了一份霸气,像个真正的君主。

“哼!就凭你们三个人也想对付我。”独孤霸目光阴沉的瞪着他们。

躲在山崖附近的诗凝用手捣住嘴巴,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虽然慕容泽他们有三人,但是她和独孤霸交过手,他们不一定能赢得过他。诗凝心中不免为他们担心。

“哇!我们运气太好了,一来就能看到这样的情景。”蓝忆竣兴奋地差点要冲出去了。

诗凝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一下,恶狠狠地说道:“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

呜!他只是兴奋了点吗?用的着这么用力。蓝忆竣垮着一张脸。

而正在对峙着的四人没发现周围的动静,心里只想着打败对方。

这时,落日崖上又出现了另一道声音:“他们三个不够,那加上我呢?”

一个穿褐色衣裳的男子走到慕容泽他们身边去。

“是你?易崤?”孤独霸吃惊地望着眼前一脸颓废的男人,但是他还记得他的眼神,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忘记的眼神。

“呵呵,没想到你还记得啊。”易崤讽刺地说道。

诗凝和蓝忆竣想对望了一眼,在确定他们自己没听错了,便急忙跑过去。

“师傅。”诗凝和蓝忆竣异口同声地说道。

“凝儿,竣儿,是你们。”易崤一看到两位爱徒,突然间眼前一亮,“三年了,没想到你们都长大了。”

易崤看到他们后心里直感到欣慰,但是他见到凝儿时,眼中有着不少惊艳,凝儿和她真像,真的好像。

“师傅,着三年来你去哪了,我们好想你哦!”诗凝眼中带着一丝泪光。

“师傅去做很重要的事了。”易崤的眼神不禁往落日崖下瞟去。其实他三年一直呆在落日崖上,他是在陪他的落儿,落儿一个人在这里一定很孤单。

“凝儿,你……”易崤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微笑着的诗凝,他握着诗凝的手,不小心碰到诗凝的心脉,发现诗凝体内有股真气乱撞,不像中内伤,反而像是……

“师傅,我没事。”诗凝扬起淡淡地笑。诗凝的微笑明显消落了易崤的担心。

易崤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一个叫声打断了。

“师傅?”

诗凝和蓝忆竣都没说话,他们也觉得很好奇,这声“师傅”到底是谁叫的。

“呵呵,泽儿,好久不见了。”易崤转过身,看着这个自己的另一个徒弟。虽然他没正式收他们做徒弟,但是在他的心中,他们早已是了。

什么?慕容泽就是师傅第一个收的学生吗?怎么可能?

诗凝质疑地抬头看向慕容泽,而慕容泽的眼神也正好与诗凝相撞。他们默默地看着对方,仿佛像一道吸引力般,紧紧地栓住他们的视线。

诗凝看到慕容泽不再像以前那样耀眼了,他的眼中充满了一股浓浓的忧愁。是她造成的吗?即使是,她也不能回头了。诗凝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当诗凝出现时,慕容泽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慕容泽的神态露着难以理解的情感,是高兴,是悲伤,或是心疼。她脸色变的苍白了些,好象风一吹就会倒一样,她是生病了吗?不!她已经放弃他的感情了,那他为何还这么在乎她呢?

易崤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两个爱徒间的暗涌风波,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他从他们眼神中看的出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哎!其实泽儿和凝儿的性格很像,他们只替对方着想,却出来没想过自己。

“你们师徒讲好了?”独孤霸不耐烦地说道,“还有,易崤,难道你忘了我们在师傅面前发过誓,这辈子都不收徒弟的吗?”独孤霸露出邪恶地笑。

“当然记得,不过我从来没收他们做徒弟,只是交他们武功而已。”易崤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他已经消失了十年了,为何现在才出现。

“我来陪落儿,如果不是你,落儿她也不会……”易崤双眼充满怒火,仿佛要把人吞噬了一般。

“呵!对,是我打落儿达下崖去的,那又怎么样?是师傅偏心,把最好的都给你,而我什么都没有。”独孤霸回想起以前,那是他心里的一块痛。

“你以为是师傅偏心吗?是你自己,你被你自己的贪心给毁了,你妄想得到一切,但是你早就被师傅看透了。”易崤愤怒地斥责道。

“哼!我有今天的地位是靠自己的命拼出来的,而你呢?师傅把落儿嫁给你,还把武林盟主让给你当,什么好处都让你得尽了,就连大师兄也没有。”独孤霸看了慕容泽一眼,然后仰天大笑。

“和你说这些多也是白费,自己我就要为落儿报仇。”易崤也不愿多说,他的落儿已经死了,他的心也早就死了。

“哼!十年前我把落儿打下山崖,那十年后我也可以把你打下去,你和落儿就可以团聚了。”独孤霸恶狠狠地说道。

两人相互纠缠在一起,打地不可开交。

其实,独孤霸,易崤,慕容凌,还有苏傲四人都是拜在逍遥生门下。后来江湖上就出现了“逍遥四子”。而逍遥生也因有这四个徒弟而自豪。逍遥生有一女名落 儿,和他们四人从小青梅竹马。但是逍遥生把落儿许配给最小的徒弟易崤,并且把武林盟主的位置一并串给了他。逍遥生的决定引起了独孤霸的不满,撇开大师兄慕 容凌不说,独孤霸为老二,而逍遥生却给了年龄最小的易崤。所以在逍遥生病逝后,独孤霸骗落儿上了落日崖,把她推了下去。而易崤闻言,心中大悲,从那时起他 和独孤霸就结怨,而易崤也放弃了武林盟主的位置,一心漂流在世间。而独孤霸也离开了逍遥门,直到后来自己创立了五毒山庄。

原来,他们之间的居然有这样的联系。哎!诗凝不禁感叹道。

眼见易崤也不是独孤霸的对手时,慕容泽三人很默契地一起上前,四对一,双方的实力虽然平等,但是独孤霸却还是没那么好对付。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