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永远的幸福

绿园的上空中弥漫着一层阴暗,而绿园中的气氛也变的很凝重。个个满脸深沉地看着正在为诗凝把脉的苏傲。

苏傲把诗凝的手放进被子中,起身看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无力地摇摇头。

顿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般美好的诗凝现在居然……苏甜儿和心儿捂着嘴,轻声的啜泣着。

慕容泽全身被抽走力气一般,他看着脸色苍白的诗凝,问道:“怎么可能,凝儿她……不会的……”凝儿一直都很健康的,她不会受这一点伤就倒了。

“哎!凝儿在和独孤霸打斗的时候用尽全身的内力,幸好凝儿内力深厚,不然她早已断气了。不过她现在内力尽失,再加上本身就已经中毒,救不了了。”苏傲惋惜地叹道,如此一位女中豪杰,即使是他也比不上。

“不会的,那她……”慕容泽脸色黯然,轻轻地抚摸着诗凝苍白的小脸。

“她现在虽然还有呼吸,但是……”苏傲声音哽塞,说不出半句话,他早已把凝儿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可是现在看到她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他的心怎能不痛呢?

“凝儿,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你怎么会中毒的?你不是所有的毒都能解吗?为何你现在还会这样?”慕容泽眼底竟流露出无限痛苦的眸光。

“她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如果我三姐不是为了救你,她会把最后一颗万能丹给你。她已经决定要吃了,可是就为了你,可你却一次又一次地让她伤透了心。”蓝忆竣一把扯起坐在床边的慕容泽,双眼愤怒地瞪着他。

慕容泽一时愣怔,感到黯然失神。是他自己害了诗凝,是他自己。“啊!”慕容泽大吼一声,他挣开了蓝忆竣,神情激动地走出了绿园。

“快去看看他。”苏傲看着慕容泽疯狂地跑了出去,心里不免担心起来。看来凝儿对他的影响很大啊。

龙颢天闻言,迅速地跟上慕容泽。

诗凝只觉得自己脑子一阵疼痛,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她房中聚满了人。而且苏甜儿和心儿正在哭泣着。她慢慢地站起身时,她惊呆住了。怎么回事?为什 么她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她不相信,又走到心儿眼前,大声说道:“心儿,心儿。”心儿一点反映都没有,只顾着自己在哭。诗凝抬起手想推她的时候,却发现 她自己的手居然穿过了心儿的身体。

诗凝心里慌了,她真的死了吗?她现在是灵魂出窍了吗?

“你还没死。”一个清脆而又甜美的声音响起。

诗凝环绕四周,却没发现一个人:“你是谁?”

“是我,你忘了吗?”突然诗凝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白衣的女子。

“是你,是你带我来这古代的是不是?你到底是谁?”诗凝质问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白衣女子微笑地说道。

“我不懂。”诗凝摇了摇头。

“我是你的前世,而你在现代是注定得不到幸福的,所以我把你带到了古代。怎么样?你找到了你的幸福了吗?”白衣女子问道。

“幸福?我不知道。”诗凝满脸苦楚地看着白衣女子,恳求地说道:“求求你,带我回现代好不好?我不要呆在这里了,反正我也活不成了。”

“你的体质很特殊,所以你这么容易就死的。再则,回到现代,你一辈子也得不到幸福,你也愿意吗?而且你真的想离开吗?”白衣女子看的出她心中的牵挂。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一想到可以回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心里还是那么的痛。

“哎!你还是好好想清楚再告诉我吧。”白衣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喂!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诗凝死跟着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无奈地把诗凝带到了她自己的居住的地方。

“你这里还真不错诶!这是什么?”诗凝兴奋地东摸摸,西瞧瞧的,好不快乐。完全没注意到某个人的脸色已经发白了。

“这个是‘知世镜’。”

知事镜?好奇怪的名字。诗凝突然间玩心大起,她学着白雪公主里面那个皇后的样子,双手摸着镜子,嘴里念道:“魔镜,魔镜,快告诉我,这世上谁是最美丽的人?”

诗凝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得到镜子的反应。诗凝撇撇嘴,不屑地说道:“什么吗?原来是骗人的。什么知事镜啊,它什么都不知道。”

白衣女子脸很无语地抽搐了一下:“它的作用是能知道过去和未来,不是你想的那些。”

“哦!嘻嘻。真有这么神奇吗?”诗凝羞愧地挠挠头。

“你看不就知道了。”白衣女子手一挥,镜子中出现了图象。

哇!太神奇了。比二十一世纪的发明还厉害。不错,这个地方好熟悉。这不是绿园吗?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慕容泽轻步走到诗凝的床边。他坐在床边,手抚摸着诗凝的脸,仿佛捧着稀世珍宝一般。慕容泽双眉紧紧地皱着,他看着诗凝的脸色一天天地苍白下去,心里很痛。

“凝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醒。如果你生气的话,那我把我的命还给你,只希望你能够醒来,即使用我的命换你,我也心甘情愿。”慕容泽满脸歉意地凝视着诗凝,“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一颗泪水滴在了诗凝发白的唇上,但是诗凝却还是没反应。

“凝儿,我们来生再见。”慕容泽深切而又充满眷恋的看着诗凝,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往他自己的心脏插去,血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顺着刀柄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慕容泽虚弱地靠在了诗凝的身上,他艰难地举起手,轻碰着诗凝的脸颊,嘴角露出淡淡地笑容:“等我……”说完,慕容泽失去了知觉……

而慕容泽手上的血流到了诗凝的嘴里,而诗凝的脸色也不再苍白了,渐渐地出现了血色……

诗凝在镜中看到了慕容泽用匕首刺中他自己的时候,诗凝脸色的血色褪去,她惊恐地喊道:“不……”诗凝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白衣女子看见诗凝一人还是像往常一般,静静地坐在秋千上。“都一个月了,你还没想好吗?”

诗凝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她淡淡地说道:“回去又能怎么样呢?”

自从一个月前,诗凝晕倒醒来后,她便得知慕容泽获救了。而且她身上的毒也解了。真是可笑,解药居然是慕容泽的血,原来当初她中的毒和慕容泽的一样,都是 “同心连”,是老天的捉弄吗?把她和慕容泽紧紧地牵在一起。但是她还是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所以这一拖就拖了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中,她每天占了白衣 女子的床,占了她所有能用的东西。哎!她只是不想自己太无聊了,可偏偏白衣女子很大方地让给她,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了别人着想吧。”白衣女子手一挥,知世镜立刻出现在诗凝的眼前,画面中出现的是她自己的房间。

她的原身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虽然脸色不再苍白,但是却还是没有清醒的痕迹。

慕容泽被龙颢天发现全身是血躺在诗凝旁边,也幸好是龙颢天发现了他,也不会因祸得富用他自己的血救了诗凝,但是她却到现在还没醒。

慕容泽用毛巾轻轻地擦着诗凝的脸,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不厌烦地重复地做着这件事。慕容泽深情地看着诗凝轻吟着:“凝儿,你为什么还不醒呢?苏庄主说只 要你醒来就没事了。可是你已经睡了一个月了,如果再不起来的话,你可就要变成小猪了。到时候……不……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唯一爱的凝儿。”慕容 泽掀开棉被,自己侧身躺在诗凝的旁边。

慕容泽靠近诗凝的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话。然后搂着诗凝,沉沉地睡着了。

诗凝捂着嘴,竭力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其实她早就已经决定了不是吗?她想留下来,而不是回去,这里有她最爱的人。想起刚刚慕容泽在她耳边说的那句“我爱你”时,她的心里早已激动极了。

诗凝站了起来,决定地说道:“我要留下来。”

白衣女子看到诗凝坚定的表情,她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这个恶魔终于要走了。

熟睡中的慕容泽失毫没察觉到他怀中的人儿眼角落下两行泪水。

而无情山庄的另一边也正在上演着这一个月来每天都发生的好戏。

蓝诗羽听说她最疼爱的妹妹一直昏迷不醒,她立马赶到无情山庄,但是她却看到三个害她妹妹的凶手。尤其是其中一个叫龙颢天的人。

“我好不容易才把凝儿从慕容山庄里救出来,你为什么要告诉慕容泽?”蓝诗羽大声斥责道。

“原来是你这个掳人犯啊,难怪凝儿会失踪,一切都是你弄出来的。”龙颢天看着眼前的蓝诗羽气愤地双眼冒火的时候,他心里就觉得痛快。

“掳人犯?你这个叛徒,你居然害凝儿中毒,我不会放过你的。”蓝诗羽威胁地说。

“呵!我等着。”龙颢天发现他对眼前的人儿有一种莫明的情愫。

…………

周围的下人个个都当没听到,因为他们已经听了一个月了,天天都是这么话,腻的很啊。

三个月后,慕容山庄落樱阁内,一个穿淡蓝色的衣裳的女子站在樱花树下,风一吹,樱花纷纷飘流在她的周围,而她就像是个落入凡间的天使,随着樱花在空中飞舞。

“凝儿,不是告诉过你,别出来吹风的吗?”慕容泽快速走到诗凝的身边,他双手一揽,将诗凝搂进了怀里。

“泽,你看,樱花好美哦!”诗凝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慕容泽,现在的她好幸福。打败了独孤霸后,武林盟主没选出来,但是武林第一美人的位置却让诗凝当上了,而且武林第一美人的位置永远都只属于诗凝。

“你身子还没康复,别再着凉了。”慕容泽心疼地环住诗凝。

“我没武功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哦!”诗凝俏皮地眨眨眼睛。

“我会一辈子都保护你。”独孤霸那件事一直是慕容泽心中的一个痛。

诗凝由心底扬起一抹微笑,她的选择是没错的。虽然她失去了武功,但是她却得到了一份完整的爱。

“庄主,你的两位表哥求见。”黄安恭敬地说道,虽然他不想打扰庄主和蓝小姐,但是那两位实在让他头疼,所以还是把他们扔给庄主解决比较好。

“让他们去大堂等。”慕容泽吩咐道。他又低头对怀中的诗凝说道:“凝儿,我们一起去吧。”

诗凝本想拒绝,但是这些日子来她实在无聊地很,去看看泽的表哥长什么样也不错。于是诗凝很爽快的答应道:“好啊。”

“慕容,你怎么现在才来啊,等……”一个男子看到慕容泽便不禁抱怨道,但是他看到了慕容泽身边的诗凝时,舌头大结般说不出半句话。

“咦?慕容,她是谁啊?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呃!我先自我介绍,我是江南第一美男子——曾谦秉。”曾谦秉毫不理会慕容泽杀人般的眼神。

“还有我,我的比他帅的弟弟,我叫曾谦昼,刚才真是失礼了。”她好美,好可爱,只想让人搂在怀中。

“哼!小妹妹,别听他的,他只会靠他的小白脸骗偏女人,你应该找像我这样稳重的才可靠。”曾谦秉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你们两个够了没?”慕容泽眼里冰冷含怒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兄弟,他后悔带凝儿一起来了。

“真欠扁?真欠揍?泽,他们的名字好奇怪哦!”诗凝皱起眉,模样倍极可爱。

而曾家两兄弟却一点也不在意诗凝把他们的名字给谐音化了。他们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她连皱眉的样子也这么的可爱!

“对,他们两个既欠扁又欠揍,以后少和他们混在一起。”慕容泽轻蔑地撇了他们一眼。

“喂喂,你是嫉妒我们吧。小美人,你别被他冷冰冰的外表给骗了,他啊可是一肚子坏水。”曾谦秉讨好地说道。

“我……”诗凝正想开口为慕容泽辩解的时候,又被曾谦昼给打断了。

“对啊,慕容在他五岁的时候居然把传家玉佩送给了一个女孩子,可是他回来后却说那个女孩子看到他又流口水,又一脸花痴地笑。”曾谦昼轻哼道。

“他真的那么说?”诗凝微笑地看着慕容泽。

“对啊,他还说……”

“你给我闭嘴。”慕容泽愤怒的斥责道。

“慕容,敢做不敢当吗?既然你已经与人家订了终身了,而现在你又骗这位小美人,你对的起她们吗?”曾谦昼边说边摇头。

“对了,说了这么久,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啊……”诗凝回头对着他们灿烂一笑:“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对着慕容泽又傻笑又流口水的那个蓝诗凝。”

曾家兄弟与慕容泽三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捂住眼睛,呻吟出声。

“凝儿,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原来师傅掉下落日崖后没死,而且师傅还找到了师母,他们在落日崖在生活呢。”慕容泽发动所有的人下崖找人,结果果然没让他失望。

“真的吗?那太好了。”诗凝露出了开心的笑靥。

慕容泽看了一眼诗凝,小心地说道:“凝儿,过些时候我们一起去落日崖找师傅好不好?”

“好。”诗凝还是沉静在刚刚的喜悦当中。

“然后我们再去京城找你二姐和颢天好不好?”蓝诗羽和龙颢天吵着吵着也居然吵出感情来了。

“好。”

“那我们成亲好不好?”

“不好。”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慕容泽不可置信地看着诗凝,他还以为他会说好的呢。

“我-说-不-好-”诗凝一字一句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他已经像凝儿求过好几次婚了,但是凝儿始终没有答应,今天他一定要问原因。

“因为我又丑又爱傻笑,而且还会流口水,娶我你不委屈吗?”诗凝拿他当初嘲笑她的话又堵了回去。

“我……”慕容泽没想到当初的玩笑话居然被当作他婚姻的障碍。哎!是他自己活该。“凝儿,那是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开玩笑?谁和你开玩笑了,我的样子像吗?”诗凝一脸严肃地看着慕容泽。

“凝儿,你要怎么样才能答应啊?”慕容泽一脸恳求地说道。

“哼!”

“凝儿……”

…………

到底诗凝最后有没有答应慕容泽的求婚呢?哈哈,我也不知道!

-------------------- 完 --------------------------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