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剧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而成,剧本来自原作者木藤亚也(附注一)生前的同名日记小说《一公升眼泪》,本剧描述了现实中14岁就患脊髓小脑变性症(附注二),到后来不能说不能动的木藤亚也的前半生。剧中锦户亮扮演的麻生遥斗陪伴着池内亚也慢慢走过,实际上是根据木藤亚也的母亲木藤潮香女士,因女儿生前希望结婚谈恋爱却未能如愿要求剧组添加的架空人物。 

今年15岁的池内亚也(泽尻绘里香饰)出生于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家庭,一家六口每天的生活虽然平淡却很幸福快乐。从小就是好学生乖宝宝的亚也考上了自己心仪的高中,原以为从此光辉灿烂快乐的人生正等着自己,没想到却患上了不治之症——脊髓小脑变性症。慢慢地,亚也的身体机能开始不受控制本,走路无法保持平衡,经常跌倒,甚至不能好好写字,看着这么没用的自己,亚也哭了一次又一次,当她哭着问医生“为什么病魔会选上我?”的时候,更是让所有观众潸然泪下。 

在家人,以及喜欢的男生麻生遥斗(锦户亮饰)的支持下,亚也下定决心努力无悔地度过每一天,不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丝遗憾。 

另外,本剧的目的并不是让观众一起哭泣流下眼泪,而是希望通过亚也,让观众从中得到勇气,努力生存下去,学会珍惜生命。 

附注一:原作者木藤亚也(19621988)14岁患上不治之症“脊髓小脑变性症”,身体机能逐渐开始衰退,到18岁家人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告诉她真相。亚也24岁的时候,即去世前一年,她母亲整理的亚也的日记本《一公升眼泪》正式出书成册。 

附注二:脊髓小脑变性症是以运动失调为主要症状,病理学上是以小脑及其传入、传出途径的变性为主体的疾病,临床上是以肢体共济失调和构音障碍为主要特征。大量临床资料报告研究表明:小脑萎缩的大多数患者是属于遗传性的,且病情呈慢性、进展性恶化,若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很快就会危及生命。所以,一旦发现应及早用药治疗,有效地控制病情、改善原有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延缓生命。但却没有彻底根治的办法,属于不治之症。

演员 池内亜也(15)/沢尻 エリカ(泽尻 绘里香) 池内潮香(40)/薬师丸 ひろ子(药师丸 博子) 麻生遥斗(15)/锦戸 (锦户 ) 池内亜湖(13)/成海璃子 池内弘树(11)/真田佑马 池内理加(5)/三好杏依 河本佑二(17)/松山ケンイチ 西野良三(30)/佐藤重幸 杉浦まり(15)/小出早织 恩田耕平(15)/水谷百辅

一升的眼泪分集介绍 :



第一集
 青春的开始 

  15岁的池内亚也(泽尻绘里香饰)到附近最好的高中考试当天,却遇上了大雨,慌慌张张奔跑在雨中的亚也撞倒了麻生遥斗(锦户亮饰)的自行车,看到亚也受伤了,麻生用自行车送亚也去考试。结果原本并不想参加考试的他,也顺利进入了考场。最终亚也和麻生进入了都考进了著名的高中名和太东高中,更巧的是在同一班。由于亚也和麻生分别是男女生学号第一个,于是他们成了班上的正副班长。而第一次面对的课题就是不久后的一次合唱比赛。

  某天早上,亚也飞奔去上学,刚出家门没多远就摔倒了,下巴受重伤流血不止,惊慌的母亲潮香(药师丸博子饰)立刻开车送亚也去医院。神经内科医生水野宏(藤木直人饰)谨慎地表示希望给亚也做一个详细检查。

  亚也在学校尽责地担任班长,并努力组织大家合唱的事情,可惜所有人的反应都非常冷淡,于是亚也把自己家庭的状况都说了出来,并感性地表示,大家都还正直青春年少,还有很多时间,不应该彼此只有冷漠。

  另一方面,水野告诉潮香,亚也患上了脊髓小脑变性症,这种病会让亚也的身体机能逐渐丧失,智力毫无损害,但会变得不能走路不能说话,直至死亡,而且这种病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治好的病例。 

第二集 15岁,渐渐接近的病魔

  潮香不相信女儿这么小就患上绝症,于是要求找其他医生帮忙诊断,水野则告诉潮香,其实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亚也在有限的时间里,有意义地度过每一天。

  亚也在学校的工作非常顺利,班上同学都积极配合亚也合唱。放学后,亚也还顺利加入了学校的篮球社,实际上亚也考入这所高中,是因为自己从初中开始暗恋的学长河本佑二(松山健一饰)在这里,并且也在篮球社,他初中时送给亚也的签名护腕,一直是亚也最珍惜的宝贝。

  亚也因为之前下巴的伤痕要到医院消毒,认识了父亲在医院住院的小女孩优花(松本梨菜饰),优花的父亲坐在轮椅上,接优花丢过来的球时没接住,球一下打到了脸上。优花告诉亚也,自己的父亲当初也受过和亚也一样的伤。

  潮香为了亚也的并四处求医,很晚还没能回家,在回家途中接到亚也的手机短信,告诉她自己一切平安,让母亲担心了。看这短信,潮香忍不住哭了起来,回到家,把亚也的病告诉了丈夫瑞生(阵内孝则饰)

  亚也的球队和外校球队比赛,瑞生带着全家人去给亚也加油,看着球场上奔跑自如的亚也,瑞生和潮香都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样的女儿,居然以后会渐渐不能动了。

  大雨中亚也捡了一只被抛弃在路边的小狗回家,麻生提议取名“冈莫”,于是瑞生决定让小狗以后在池内家安居落户,引起了二女儿亚湖(成海璃子饰)的不满,认为父母偏心。

第三集 病魔为什么选上我?

  亚也的身体逐渐出现一些征兆,让她开始不安起来。同时,潮香和瑞生决定,但是不告诉亚也她生了什么病,只骗她说是青春期女孩都会出现的病症,只要吃药就能好,对此水野医生并不赞同,认为应该让亚也及早了解自己的病情,这样才不会浪费自己剩下的时间。

  学长佑二找亚也一起出去逛街,结果在一家店门口的时候,亚也没能躲开飞奔而来的一群小孩,摔倒在地。

  亚也独自到医院探望优花的父亲,优花的母亲对亚也说了优花父亲的情况,亚也一下子联想到了自己身上。亚也决定单独找水野医生询问,走了很长一段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潮香发现亚也最近并没有按照医生的吩咐,每天把自己的状况写成日记,水野告诉她,应该让亚也知道真相,心乱如麻的潮香死活不肯答应。

  亚也趁生物教室没人的时候,上网搜索“生病”“小脑”“脊髓”等关键字,结果查询到“脊髓小脑变性症”,亚也发现自己最近的症状和这种病的病征一模一样,非常伤心,此时麻生来到生物教室,看到麻生非常关心鱼的死活,却对人类漠不关心,亚也难过得哭了起来。

 

 合唱团比赛的日子终于来临了,仿佛一夜之间什么都想通了的亚也,变得积极起来。

  父母瑞生和潮香陪着亚也来到医院,不知如何开口的几个人,却听到亚也自己说出了病症的名称,当亚也哭着问“病魔为什么选上我?”的时候,一家三口哭作了一团。

第四集 两个人的孤独

  亚也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照常上学。麻生开始对这样的亚也留意起来。佑二即将毕业,于是决定邀请亚也和自己一起去焰火大会,并希望亚也能在自己生日那天为自己庆祝。高兴地答应下来的亚也,暑假第一天晚上打扮得很漂亮去赴约,谁知在一群人过马路的时候,亚也的脚再次不听使唤起来,直至地摔倒在地,看着满头是血的亚也,所有同学都吓呆了,站在队伍后面的亚湖飞奔过来,高声叫着姐姐的名字。

  亚也被送到医院急救,万幸虽然流了很多血,却只是轻伤并无大碍。但因为必须开始接受复健,亚也整个暑假都得在医院度过了。不知情的亚湖眼看如此,始终觉得奇怪,父母却不肯透露一个字。

  对亚也的状况非常在意的麻生,终于发现亚也得的是“脊髓小脑变性症”,受到了不小的震惊。

  亚也按照约定在佑二生日当天到动物园等待,但怯懦的佑二选择了逃避。在学校得知此事的麻生飞奔到动物园,孤立在雨中的亚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并说:“真希望时间能倒转,让我回到从前”。

第五集 残疾人手册

  亚也出院的当天,水野医生告诉潮香,应该帮亚也申请残疾人手册。潮香不肯答应,但最终还是把资料接在了手中。

  当天晚上,潮香和瑞生商量帮亚也申请残疾人手册的事情,瑞生非常生气,认为亚也并不需要这种东西,大声说:“我们不能给国家造成负担!”

  父母让亚也搭乘计程车上学,亚湖对此觉得非常奇怪,但瑞生和潮香都不肯说出实情,只是表示亚也还需要一段时间康复。

  回到学校的亚也由于生病,不能再担任班长,麻生也故意使诈摆脱了这个责任。

  亚也向麻生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哭,麻生于是告诉亚也,如果看到亚也哭,就要罚款,亚也苦笑着答应了。

  亚也无法忍受周围人好奇的眼神,于是要求上学放学都自己步行去学校。

  某天上体育课在板上休息的亚也,突然昏倒在地,吓了一跳的麻生立刻送他去医院。亚也得了脱水症,她告诉医生和母亲,去厕所就会有同学陪,为了不给别人造成困扰,她只能尽力控制自己的饮食。

  亚也开始每天不停对人说“对不起”,让潮香非常难受,最终她和瑞生决定,把一切都告诉家里所有人。同时说服亚也申请残疾人手册,亚也终于想通了,也不再对人说“对不起”,而是经常说“谢谢”。

  亚也为了不再哭泣,让麻生在外等待,自己则用电话亭的电话打给学长佑二,并微笑着向学长告别。

第六集 无情的眼神(无心的目光)

  亚也照例每天到医院做复健,并向水野医生提交日记。母亲潮香乐观地对水野医生说,最近亚也稳定多了,病情也并没有任何不良发展,还开心地认为说不定亚也就这么慢慢好转。看着这样的潮香,水野医生不敢告诉她真实的情况——实际上亚也的病情恶化很快,已经开始进入难以吞咽的阶段。

  亚也的弟弟弘树(真田佑马饰)参加了一个少年足球队,但总是射不准球门的他没有信心出赛,于是每天都在河边刻苦练习射门,偶然路过的亚也想出办法,为他在高大的桥墩上画上球门,叫弘树怎样做模拟练习,练习射门。

  亚也已经拿到残疾人手册了,现在走路不稳的她每天都要为了追赶到站的公车慢慢奔跑,但往往都被别人用奇怪的眼神注视,但亚也并不在意这些。察觉此事的麻生下决心把亚也当作普通人来对待,为了让她感觉自己是个普通人,还故意在生物教室使唤亚也。

  弘树积极的苦练得到了回报,他顺利代表球队出赛了,得意忘形的他向其他队员夸耀自己的大姐是个十项全能的大美人,却被其他队员看到亚也和亚湖在超市买东西,于是当面嘲笑弘树。恰巧赶到的亚湖对弘树不吭声的行为感到非常愤怒,拉他回家教训了一番,并告诉弘树亚也为了他出赛多么努力,弘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邀请亚也去看他的比赛。

 

第七集 我的地盘(我存在的地方)

  新年之后返回学校的亚也,已经坐上轮椅了。

  某天潮香到学校接亚也的时候,班主任告诉潮香,由于班上有学生家长抗议,希望让亚也转学到残疾人学校去。潮香对此大感愕然,于是告诉了水野医生,水野则表示赞同,并说这样亚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顾,并且在设施完善的残疾人学校,才对亚也同病魔战斗更有帮助。

  另一方面,潮香听从水野的建议到就近的残疾人学校参观,终于下定决心劝说亚也转学。却在回到家的时候因亚也的热情而退却。

  亚也希望一直和真理和朋友们在一起,无意中看到家里抽屉里藏着的残疾人学校简介,大发脾气,并拜托父母不要让自己转学。

  几天后,学校篮球社比赛,亚也到场为好朋友加油,真理不仅和她言归于好,并表示篮球社所有人和亚也一起加油,让亚也非常感动。而来参加家长会的潮香遭到家长们的指责,潮香于是努力解释希望让亚也自愿转学,希望再多给她一些时间。家长们终于让步,却有家长提出,既然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潮香为什么不干脆辞去工作到学校贴身照顾亚也呢?

第八集 一升的眼泪(一公升眼泪)

  亚也回到家,父母的神色虽然有些奇怪,却没有引起她丝毫怀疑。

  吃晚饭的时候,潮香宣布下个月打算辞职,只有她和丈夫瑞生一起的时候,瑞生问潮香,这是你一生最大的梦想,辞去工作放弃不是很可惜吗?潮香却回答最重要的是女儿。

  学校举办模拟考试,真理和松原早希(松本华奈饰)一如既往地扶亚也到考场,却在爬楼梯的时候,亚也不小心踩滑,和真理一起摔下了台阶,不仅亚也一身擦伤,真理的右手也不得不休息半个月,不得不被迫停止篮球比赛。

  亚也开始有了放弃在现在的学校就读的想法,晚上亚湖却告诉亚也,希望亚也再忍耐一下,自己一定努力考上东高,和姐姐在同一所学校,以后就能不麻烦别人,自己每天搀扶她上学放学。

  某天趁亚也提前放学,班上所有同学都表示不满亚也给大家带来了很多麻烦,连真理和早希也有些抱怨,看不过去的麻生忍不住站起来训斥所有人,最后才发现亚也就在门外。

  亚也下定决心转学到残疾人学校就读,并劝妈妈潮香不要辞去工作。最终,亚也一番出自内心的话感动了全班人,在大家的眼泪和歌声中离开了学校。

第九集 活出此刻精彩(活在当下) 

  亚也终于坐着父母给她买的电动轮椅到残疾人学校上课了。逐渐在残疾人学校适应了宿舍生活的亚也,却始终没有自己属于这个地方的感觉,但表面看来一切都好。潮香高兴地告诉水野医生亚也现在的情况,水野却严肃地告诉潮香,亚也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病情急转直下,很快就会出现吞咽困难、吐字不清的情形了,最糟糕的是只要稍微感冒,就很容易引起肺炎等并发症。

  麻生约亚也到水族馆约会,回家的路上却下起了大雨。当麻生把亚也送回家之后,潮香生气地骂了麻生一顿,并把亚也现在的情况告诉了麻生。麻生回家的路上接到亚也打来的电话,亚也消极的态度让麻生受到了不小程度的震撼。

  过了一段日子,麻生来找亚也,亚也告诉他,自己已经终于完全接受现实,懂得面对自己的病了。麻生则告诉亚也,自己喜欢亚也,虽然不知道将来会如何,但自己希望面对现在的心情,并告诉亚也,以后即使亚也说话再慢,只要是她说的话自己就会好好听,也会耐心地为她推轮椅。

第十集 情书

  两年过去了,18岁的亚也顺利从残疾人学校毕业。回家之后,父母及家人为她准备了舒适的卧房,但亚也感到并不满足,她需要的不是舒适的生活空间,而是希望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麻生考上城南大学医学院,并推着亚也的轮椅带她一起逛校园,看着其他不断走动的情侣们,亚也感到很难受。

  亚也自动要求住院,表示希望能每天都努力做复健,而不只是定期到医院作,希望可以在还能动弹的时候用自己的双腿走路。某天麻生来看她,正碰上亚也倒地失禁,亚也为此感到非常难堪。

  参加以前残疾人学校两位老师的婚礼时,亚也给了麻生一封信,开玩笑说这是情书。回到医院,亚也突然发生吞噎现象,看着喘不过气大汗淋漓的亚也,父母和水野医生都非常难受,亚也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写信告诉麻生,要和麻生彻底断绝关系,并含泪问出“我能结婚吗?”,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第十一集 奔向远方,那里不再有泪(去往远方,眼泪流尽的地方)

   时间如梭,很快就五年后了,这时的亚也已经20岁了。亚也的病情恶化到已经不能走路了,只能躺在床上或者让人抱扶到左轮椅的亚也,感到非常绝望,她在日记本上写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话。但她仍然每天坚持写日记,她告诉母亲潮香,这是现在自己还活着的唯一证明。某天麻生带着亚也的读者写来的明信片,原来亚也近年来一直在杂志上连载自己的日记,鼓励了很多人。亚也再次看到了生存的意义,重新燃起来对生存的渴望。医院谣传水野医生要跳槽,亚也听了很在意,当面询问水野,水野告诉亚也,亚也是自己的病人,永远不会抛弃她,亚也听了感到很安心,并告诉水野,希望自己死后能捐献遗体,以供水野研究这种病的病因之用。亚也慢慢不能说话也无法写日记了,每天躺在病床上的她,只能利用读字板和人缓慢地交流。某天夜里麻生来看亚也,两人作了一生中最长久,也是最后一次的交流。麻生告诉亚也,遇到亚也之后自己才敞开了心扉,并懂得了人生的意义,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人毫不在意,学会了珍惜。

  最终,亚也于25岁离开人世。留给人们的是对生命的渴望,并教会许多人什么生存的意义。

from:

百度贴吧一升的眼泪吧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