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气 愤

三年后,洛阳

  洛阳城内的大街热闹非凡,路边的摊子应有尽有,叫卖声,呐喊声,锣鼓声……络绎不绝的人走在大街上。然而街上的人最热门的话题则是蓝俯的三小姐。

  “上次我看到蓝三小姐去清香寺了。”

  “我也看到了,蓝三小姐长的真漂亮啊,像个仙女一样。”

  “对啊对啊,如果我能娶到像她这么漂亮的娘子就好了。”又一个花痴道。

  “去你的吧,就你那样,还想娶蓝三小姐。”

  “对啊,而且听说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是个旺夫旺子之象,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

  那一群一直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

  “哼!蓝三小姐是你们八卦的对象吗?”一个挑6衅地声音响起。

  众人停止议论,纷纷回头看着“元凶”。“你是谁啊?”

  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位年约十六岁的年轻男子,一张白皙的脸,标致的五官,一席紫色的长袍更是突出他的珍贵,真是一副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画啊。不过被他手上的冰糖葫芦给破坏了。

  “他……他好象蓝三小姐啊。”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指着眼前的美男子说道。

  紫衣男子明显楞了一下,没错,他就是穿上男装后的诗凝。“呃……那个……我是蓝三小姐是远房亲戚,所以长的像也不为过啊。”诗凝边说边往后退。

  “哦,说的也是啊,不过……”那妇人刚要问他的时候,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人影了。

  诗凝边跑边往后看,再发现没人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没发现她前面的人。“砰”的一声,诗凝撞到了人。

  诗凝慌忙的低下头,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被撞到的人一脸怒火,大声的骂道:“真是见鬼了,你出门没带眼睛吗?还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了啊。”

  诗凝一听到这话,怒气一下子就往上窜,“我已经和你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哼!碰到你算我倒霉。”

  南宫诚原来的怒火还未消,心底又涌了上,一脸挑衅地说道:“呵!瞧你这个儿,原来是个没发育完整的小毛孩啊。”

  诗凝连续两次深呼吸,平定心里的怒气后,展开甜甜的笑容,道:“对啊,大叔,我是没发育完整,但总比某些人只长个不长脑的人要好的多吧,你说是吗?大叔!”诗凝故意将“大叔”两个字加重音。

  南宫诚脸很无语地抽搐了一下,脸色被怒火染成了红色,愤怒地咆哮道:“臭小子,有胆子报上名来。”靠!居然叫他大叔,他有这么老吗?

  “我叫吴辞仁。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诗凝向他挥挥手,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你给我站住。”南宫诚正想追,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灏天,你拉我干什么?”

  “南宫别追了,我们还有要事。”龙灏天面无表情地说道。

  南宫城无奈地甩甩手,他发誓他一定要抓到那个吴辞仁。

  摘星楼上,一个男子端着酒杯,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在眼底,嘴角透着一丝令人无法捉摸的诡谲的微笑。

  “慕容,你来的好早。”龙灏天露出一抹微笑。而旁边的南宫诚一脸怒色还未退去。

  被称为慕容回敬他一个微笑,问道:“南宫,你没事吧?”

  “哼!那个叫吴辞仁的臭小子,我一定会抓到他的。”南宫诚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是找不到他的!”慕容泽撇了南宫诚一眼,继续喝着酒。

  “为什么?”南宫诚不懂他的好兄弟话的意思。

  龙灏天摇着手中的扇子,说道:“你还不懂吗?读读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不就是吴辞仁吗?吴辞仁?无此人!!!”该死的他,居然敢骗他。南宫诚彻底地被惹火了。

  这三人是莫逆之交,也是结拜兄弟,每个月他们都会约时间聚一次会,就像今天。

  慕容泽,扬州人,家族世代经商,涉及的领域很广泛:丝绸,茶叶,酒楼,运输业,绣庄……凡是能赚钱的,慕容家都参与其中。再加上慕容泽英俊的外表,更是各家千金追求的对象。不过他冷漠的外表,使的很多人望而止步。

  龙灏天,龙凛国的君主,十五岁继位至今,治国有道,人民生活幸福。是个难的一见的好君主。至于和慕容泽成为莫逆之交,完全属于意外之料。

  南宫诚,南宫家族的第九代传人。南宫家在武林上的地位可谓是举高万众,是武林主持正义的一方,江湖中的人没人不知南宫世家。

  而他们三人共同的特点是长相俊美,拥有世人羡慕的家世和身份。当他们三人站一起时,全天下都在他们的掌握中,使的他们一见如故,相见狠晚。

  诗凝一路跑回蓝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从后门进入。而蓝忆竣像往常一样,在门口把守。

  “三姐,你怎么啦?跑的这么急?”蓝忆竣看着眼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三姐,心里疑惑极了。

  “那个……没什么啦……我先回去了……”诗凝像避瘟疫一样逃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蓝忆竣一个人在后门嘀咕着。

  诗凝又跑回自己的闺房,换上女装,拿着从外面买回来的小吃,向绿柳院走去。

   绿柳院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蓝诗羽,由于算命先生说她天生带煞,所以才被爹安排在俯中最远的别院。蓝诗羽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柔柔弱弱的。诗凝觉得亏欠 她很多,她只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魂,而她则是蓝皓的亲生女儿,为何她们的待遇这么不同,就是为了一个无知的命格。如果当然是诗凝自己命中带煞,那今 日呆在这绿柳院的是不是她了呢?

  “二姐,你在吗?”诗凝再次踏入这人人避而逃之的院子。

  “是凝儿吗?”一个黄鹂般柔弱地声音响起。

  “恩,二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东西来了?”诗凝微笑地把手中的袋子放在桌子上。

  “凝儿,你以后还是少来吧,如果被爹发现了就不好了。”蓝诗羽知道在这个蓝俯中,只有她这个妹妹对她最好了。

  “二姐,没事啦,爹出门谈生意了,他不会发现的。”诗凝心里感叹道,她只能在爹出门后才能来。二姐一副林妹妹的样子,真不感想象她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才好。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免的等爹回来被发现了。”蓝诗羽担心地说。

  “那好吧,你记得把点心吃了,知道吗?”诗凝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她吃点心。

  蓝诗羽微笑着点点头。

  兰儿走到蓝诗羽旁边,她望着诗凝离开的背影说道:“小姐,你真的不告诉三小姐,其实小姐你……”

   “兰儿,别说了。凝儿这么单纯,我不想让她知道,等她找到了好的归宿,我就会带着你离开这里,你愿意吗?”蓝诗羽不想让她唯一的妹妹知道她其实没她想的 那么软柔,小时候有一位高手逃避追杀误闯蓝俯,是蓝诗羽救了他,而他为了感激她,并教她武功。自从她的娘亲去世后,诗凝一直很照顾她,所以她现在所做的一 切都是为了报恩。

  “小姐,我当然愿意了。”兰儿很高兴能和她家小姐一起离开这里。

  诗凝离开绿柳院,路过大厅的时候被人叫住了。

  “凝儿,过来。”厅内蓝皓向诗凝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爹怎么啦?”诗凝好奇的问。

  “你又去绿柳院?!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去不要去,你怎么就是不听啊?”蓝皓生气的咆哮道。

  “爹,二姐也是你女儿啊,她又没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啊?”诗凝倔强的叫嚣。

  “她是个不祥之人,再说我哪里对她不好了,有丫鬟伺候她,还请先生给她上课,我亏待她了吗?”蓝皓也不想这样,只怪她命中带煞。

  “如果爹真的对她好的话,就别让她住在绿柳院。”

  “凝儿,我也已经答案你的要求给她请老师教她,可是请了三个都被她给煞到,而且还都死了。洛阳城都知道我蓝皓有个扫把星女儿,没人敢来教她了。”想想都觉得可怜,还指不定哪天就轮到他自己了。

  “爹,那三个先生死关二姐什么事啊。第一个是他在赌坊赢了钱,因为太高兴没看到前面的马车,结果被马活活踩死;第二个是因为他是个酒鬼,那天夜里在湖边喝酒,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的;第三个……”诗凝还没说完,就被蓝皓打断了。

  “好了,够了,反正她是个扫把星准没错。以后你别去找她就行了。免得你也遭遇了。”蓝皓也知道不关蓝诗羽的事,但是一想她是个灾星,心里就有气。

  诗凝也不再说什么,她只希望尽自己的所能来照顾蓝诗羽,毕竟二娘死后,她也只剩下一个人了。


from: 《小说阅读网》-《搞怪俏千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0474.html

anamn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